瑞肯·史塔克毛毛狗临冬城的地窖里。- Chris Casciano©为Fantasy Flight Games所作的插画

临冬城的地窖Crypt of Winterfell位于临冬城的下方,是史塔克家族成员墓穴的所在。[1]

位置和布局

地窖入口老旧厚重的大门是铁树制成,[2]位于城堡最古老的区域,靠近首堡的地基。[3]地窖寒冷阴暗,有许多层,层与层间由狭窄曲折的石头螺旋阶梯连接。其中一层有两两成对向远处延展的花岗岩支柱,它们中间埋葬着故去的史塔克。历任临冬城公爵的石棺前,立着他们的石头雕像,有的满面胡须,有的则修面整洁。[4]巨大的石制冰原狼蜷伏在他们脚边。根据传统,每位临冬城之主的腿上都要放置一把铁制长剑,以确保这些怨灵被封印在陵墓里,然而有一次奈德发现其中最古老的铁剑早已锈蚀殆尽。地窖的天花板是个拱顶。[5]

这个大而深的墓窖比临冬城本身还大,年代更久远的君王被葬在更深、更幽暗的楼层。[4]据说最下面一层已经部分垮塌。[3]在《冰与火之歌》正传故事的开端,地窖里年代最近的坟墓属于瑞卡德·史塔克公爵、布兰登·史塔克莱安娜·史塔克。没有封上的空墓穴继续向后延伸,那是为未来的史塔克家族成员准备的。[5]

传统上只有北境之王和临冬城公爵享有雕刻肖像的荣耀,然而艾德·史塔克公爵额外为布兰登和莱安娜造了雕像。[4]那里还有威廉·史塔克公爵的弟弟“躁动”的阿托斯的雕像。[6]

历史

艾莉亚·史塔克第一次去临冬城的墓窖时还是个小女孩,老奶妈告诉她那里有蜘蛛和狗一般大的老鼠。那时候,琼恩·雪诺身上扑满面粉,扮成幽灵吓艾莉亚和她的兄弟姐妹。[7]布兰·史塔克曾和琼恩、罗柏、艾莉亚和珊莎在墓穴里玩耍。[4]艾莉亚有时还躲在地窖里,在石头国王间玩“进我的城堡”、“美女与怪兽”的游戏。[8]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一抵达临冬城劳勃·拜拉席恩国王就和艾德·史塔克公爵一起前去地窖祭拜故人。[5]他们来到瑞卡德·史塔克公爵墓旁,他的子女布兰登莱安娜·史塔克躺在他两侧的石棺里。

黑城堡琼恩·雪诺告诉山姆威尔·塔利有时自己会梦见临冬城的地窖。他害怕等在里面的东西,总会在梦里的场景变得极度阴暗时惊醒。[9]

君临时,艾德梦见自己置身于临冬城下的墓窖,在凛冬国度的王者冰冷的注视下行走,石砌的冰原狼朝他嘶吼。莱安娜的雕像对他耳语:“奈德,答应我。”[10]

布兰·史塔克鲁温学士说他梦见自己和三眼乌鸦一起去了地窖,还在地窖里和远在君临的父亲说了话。阿多拒绝背布兰进入地窖。为了证明艾德公爵不在那里,鲁温学士带布兰去了地窖。布兰认出了冬境之王们的雕像:琼恩·史塔克瑞卡德·史塔克席恩·史塔克“造船者”布兰登“焚船者”布兰登罗德利克·史塔克、降服王托伦·史塔克;还有临冬城公爵克雷根·史塔克瑞卡德·史塔克,以及瑞卡德的子女布兰登和莱安娜。瑞肯·史塔克躲在为艾德公爵预备的空墓穴中,声称自己昨晚也梦见了父亲。之后在鲁温学士的塔楼,他们收到了渡鸦从君临带来的艾德·史塔克的讣告。[4]

列王的纷争

瑞肯大瓦德小瓦德去了地底的墓窖,一名石匠正在那里往花岗岩上凿刻艾德·史塔克的雕像。瑞肯的行为激怒了布兰。[11]

玖健·黎德告诉布兰他做了一个绿色之梦,在那个梦中,布兰和瑞肯躺在墓窖里,在无尽的黑暗中与死去的国王和石制冰原狼相伴。[12]

克里奥爵士将艾德公爵的遗骨送到奔流城,交给了他的遗孀凯特琳·徒利。凯特琳差遣哈里斯·莫兰护送它回临冬城安葬。[13]

偷袭临冬城得手后,席恩·葛雷乔伊拒绝让鲁温学士将布兰和瑞肯的遗体葬到墓窖里。临冬城的仆人们所不知道的是,那两具遗体属于磨坊主的儿子们,而非失踪的史塔克家的孩子。[1]

围攻临冬城的战斗开始前,布兰、瑞肯、 梅拉、玖健、欧莎和阿多就一直躲在地窖里。布兰透过夏天得知战斗似乎结束了,于是欧莎点燃火把准备出去察看。火光下,布兰看见周围是莱安娜和布兰登、他俩的父亲瑞卡德公爵、艾德勒公爵、威廉公爵和他的弟弟躁动的阿托斯多诺公爵、伯隆公爵和罗德威公爵、独眼的琼尼尔公爵、巴斯公爵、布兰登公爵和曾与龙骑士决斗的克雷根公爵。[2]

离开墓窖时,欧莎拿了密肯锻造的放在艾德公爵墓前的剑,梅拉拿了瑞卡德公爵的,阿多拿了把巨大沉重的铁剑,布兰则取走他同名叔叔布兰登的武器。通往出口的路上,他们经过了“降服王”托伦·史塔克、“春王”艾德温、“饿狼”席恩·史塔克、“焚船者”布兰登和“造船者”布兰登、乔拉杰诺斯“恶人”布兰登“月王”沃顿“新郎”艾里昂艾隆“甜蜜的”班扬“苦涩的”班扬“雪胡王”艾德利克的雕像。[2]

冰雨的风暴

绝境长城的路上,布兰想起除了自己和梅拉,阿多也拿了把巨大沉重的铁剑。那把剑古老得多,早已变钝,锈迹斑斑。[14]

琼恩·雪诺梦见自己在石制国王的宝座之间跛行。国王们对他低吼“你不是史塔克家的人,这里没有你的位置”。[15]

群鸦的盛宴

慈祥的人询问艾莉亚当她闻到黑白之院里的蜡烛时想了些什么。此时艾莉亚的回忆中就有坐着无数国王石像的地窖。[16]

魔龙的狂舞

布兰在三眼乌鸦的洞穴里看到的场景中,有些人的脸曾被铭刻在墓窖中的石像上。[17]

芭芭蕾·达斯丁伯爵夫人要求席恩带她到地窖的入口,而后他们共同步入黑暗中。席恩看见了“雪胡王”艾德利克、“造船者”布兰登、“饿狼”席恩·史塔克和伯隆·史塔克的石像。他们注意到一座石像膝上的的锈剑不见了,同样失踪的还有瑞卡德·史塔克布兰登·史塔克的剑。芭芭蕾向席恩吐露了她年轻时和布兰登的往事。[3]

随后霍莉也让席恩带她去地窖。席恩猜测她想通过地窖离开城堡,拒绝帮助她和尔贝[18]

语录

带我到你们家墓窖去,我要聊表敬意。[5]


劳勃:该死,奈德,真有必要把葬在这种地方么?她不该与阴暗为伍……

艾德:她是临冬城史塔克。她属于这里。
劳勃:她应该安葬在风景优美的山丘上,坟上种棵果树,头顶有阳光白云与她为伴,有风霜雨露为她沐浴。
艾德:她临终前我就在她身边。她只想回家,长眠在布兰登父亲身边。[5]


不知怎的,我很清楚自己必须下去,但我却不想下去。我害怕等在里面的东西。[9]


你没这个权力!那是我们家的地方!史塔克家的地方![11]
—— 布兰·史塔克听说弟弟曾带大瓦德小瓦德进入地窖后,尖声训斥弟弟


这是尸骨已寒后的安息殿堂,是属于死者的黑暗大厅,是仇视生者的恐怖之地。[2]
—— 布兰·史塔克眼中的地窖


这些面容坚毅刚强,不管曾犯下滔天罪恶还是一生向善,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史塔克。布兰知道每个人的故事。他向来不怕墓窖的气氛,因为这是他家园的一部分、他本人的一部分。他一直都知道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和他们安息在一起。[2]
—— 布兰·史塔克在地窖里想道


……我梦到的只有墓窖,只有王座上的国王石像。有时我听见罗柏父亲的声音,似乎在举行宴会,但我与他们之间隔了一堵墙,那里没有我的位置。[19]


席恩:你想干什么?

霍莉:我想去墓窖瞧瞧。它在哪儿呢,大人?您会带我去看吗?他们说里面幽深漆黑,是个触碰彼此的好地方。那些死去的国王会欣赏呢。[18]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列王的纷争章节 56,席恩。
  2. 2.0 2.1 2.2 2.3 2.4 列王的纷争章节 69,布兰。
  3. 3.0 3.1 3.2 魔龙的狂舞章节 41,变色龙。
  4. 4.0 4.1 4.2 4.3 4.4 权力的游戏章节 66,布兰。
  5. 5.0 5.1 5.2 5.3 5.4 权力的游戏章节 4,艾德。
  6. 冰与火之歌论坛,关于史塔克家族的推测:阿托斯·史塔克和罗德瑞克·史塔克
  7. 权力的游戏章节 50,艾莉亚。
  8. 冰雨的风暴章节 22,艾莉亚。
  9. 9.0 9.1 权力的游戏章节 26,琼恩。
  10. 权力的游戏章节 47,艾德。
  11. 11.0 11.1 列王的纷争章节 4,布兰。
  12. 列王的纷争章节 35,布兰。
  13. 列王的纷争章节 39,凯特琳。
  14. 冰雨的风暴章节 9,布兰。
  15. 冰雨的风暴章节 64,琼恩。
  16. 群鸦的盛宴章节 22,艾莉亚。
  17. 魔龙的狂舞章节 34,布兰。
  18. 18.0 18.1 魔龙的狂舞章节 46,临冬城的鬼魂。
  19. 冰雨的风暴章节 75,山姆威尔。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