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提尔·贝里席
Petyr Baelish
OldBaelish.pngHouse Baelish.png
Sardag littlefinger.jpg
配图:by Sardag
基本信息
别名 小指头
头衔 三叉戟河总督
赫伦堡公爵
峡谷守护者
财政大臣(前)
势力 贝里席家族
文化 维斯特洛
宗教 七神信仰
出生 268AC[1],出生于五指半岛
人物关系
配偶 莱莎·艾林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权力的游戏(登场)
列王的纷争(登场)
冰雨的风暴(登场)
群鸦的盛宴(登场)
魔龙的狂舞(提及)
电视剧
关于《权力的游戏》电视剧中的培提尔·贝里席,请参看TV:培提尔·贝里席

培提尔·贝里席Petyr Baelish公爵, 又称小指头,曾是一位来自五指半岛的小贵族,被奔流城霍斯特·徒利公爵收为养子。后来成为劳勃·拜拉席恩一世御前会议中的财政大臣,并在劳勃死后通过权术赢得了赫伦堡作为自己的封地。随后他前往谷地,与莱莎·徒利成婚,进而将艾林家族掌控在自己手中。培提尔以“仿声鸟”作为自己的个人纹章,取代了他父亲的布拉佛斯泰坦巨人。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贝里席由著名演员艾丹·吉伦饰演。

性格和外貌

可参阅:培提尔·贝里席有关的图片。(18张)

培提尔出生在一个毫无影响力的小家族,毕生大部分努力都是为了提升他卑微的阶级,渴求权利和地位,期望成为伟大的人物。培提尔在金钱和贸易方面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在阴谋诡计方面更是一个无可匹敌的大师。当然,比他的聪明才智更庞大的是他的野心。

培提尔身材矮小、体型普通,但有着英俊的相貌。他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下巴上有一小撮胡子,深色的头发中夹杂着些许灰白。[2]

历史

培提尔·贝里席的曾祖父是一个为科布瑞家族效力的来自布拉佛斯雇佣剑士,所以当他的儿子成为一个誓言骑士的时候他就选择了泰坦巨人的头作为家徽。贝里席大人的父亲是众多小领主中领地最小的那个,仅仅在五指半岛中最小的那个拥有一些岩石地。在九铜板王之战中,他的父亲与徒利家族结下了友谊,所以培提尔作为养子被送到了奔流城[3]

在奔流城,培提尔作为被监护人与地位远高于他的人一起长大。徒利家的孩子们——凯特琳莱莎艾德慕·徒利也是最早给他取了“小指头”的外号的人,外号来源于他家的领地。[2] 当他们长大时,培提尔爱上凯特琳,但凯特琳却对她只像兄弟一般,没有其他的感情。当凯特琳与布兰登·史塔克订婚时,培提尔为了她向比自己大很多的布兰登要求决斗。布兰登很轻松的赢了,但在凯特琳的请求下饶恕了贝里席的性命。凯特琳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跟他说话,并将布兰登死后培提尔写给她的每一封信都烧了。[2]

跟姐姐不同,莱莎·徒利,从小深爱着培提尔,无视了他对凯特琳的迷恋,她趁培提尔因为凯特琳的拒绝而大醉的时候溜进了他的卧室,跟他上床了。精神混乱的培提尔可能将莱莎误认为是凯特琳,而且在那晚确实叫她为“凯特琳”。[4]从那以后他就宣称(公开的和私下的)他取了徒利姐妹两人的处女。不久,莱莎怀了培提尔的孩子。当霍斯特·徒利发现的时候,他要求莱莎喝下月茶打掉那个孩子,并将培提尔驱逐出了奔流城,因为贝里席家族太弱小,根本不足以与徒利家联姻。[5]

培提尔一直与莱莎·徒利保持着暧昧关系,甚至是在她和琼恩·艾林结婚之后,莱莎说服琼恩·艾林提拔培提尔为海鸥镇的税务官。他使得当地的税收增加了十倍之后,琼恩大人开始一再的提拔他,直到他最终成为国王劳勃·拜拉席恩的财政大臣。[6]他的财力和影响力为他赢取了许多盟友和门路,其中包括君临守卫部队,他还经营妓院,不止为了钱财更为了获得消息。有这些资源作为基础,贝里席用一系列的谎言和出卖迅速获得了政治力量上的极大提升。[7]

就在卷一事件发生之前,莱莎的丈夫国王之手琼恩大人发现国王劳勃·拜拉席恩所有的孩子都非他亲生,而是詹姆·兰尼斯特瑟曦·兰尼斯特乱伦所生,他决定将这发现告知国王。培提尔熟练地控制莱莎毒死了自己的丈夫,告诉她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他把儿子送给别人做养子。在琼恩大人死后,他又让莱莎给她的姐姐凯特琳写了一封信指控王后瑟曦·兰尼斯特毒死了琼恩大人。[4]

近期事件

小指头 by robotdelespacio

权力的游戏

艾德·史塔克成为国王之手之后,凯特琳·徒利也来到君临与丈夫商量关于有人想要谋杀布兰。尽管她想着不被人发现的入城,但是培提尔还是知道她的到来,并把她带到了一间妓院。在那里培提尔告诉她用来谋杀布兰的那把匕首原本是他所有,但是在一场打赌之中输给了提利昂·兰尼斯特[2](这是一个谎言,直接导致不久之后凯特琳抓获提利昂,间接导致后来的五王之战)。培提尔把艾德带来见他的妻子,并劝说他因为没有明显的证据所以最好暂时把匕首的事放一边按兵不动,还对凯特琳发誓他会帮助艾德查找杀害琼恩·艾林的凶手。[8]

在艾德·史塔克担任国王之手期间,培提尔骗得了他的友谊,一方面由于他对凯特琳的感情,更由于他直接的警告奈德,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不要信任任何人,包括培提尔自己,他还帮助奈德调查琼恩·艾林的死因。[9] 在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受到致命重伤之时,他任命奈德为摄政王和全境守护者,贝里席建议奈德·史塔克不要管瑟曦王后的两个儿子乔佛里·拜拉席恩托曼·拜拉席恩并非国王的亲生子,更不要管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才是法定继承人的事,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保证乔佛里顺利即位,以避免全面的战争,并以摄政王的身份攫取最大的权力。艾德·史塔克大人拒绝了这个建议,并希望在他对抗瑟曦的时候能够通过培提尔的帮助获得都城守备队的拥护。[10]贝里席同意了,但却在最终时刻背叛了奈德,倒戈支持瑟曦,导致奈德被捕,最终因叛国罪被斩首处决。[11]

列王的纷争

蓝礼·拜拉席恩国王被刺杀之后,培提尔和提利昂·兰尼斯特决定与提利尔家族结盟以便赢得风暴地那些不愿向史坦尼斯国王效忠的贵族们的忠诚。培提尔自愿前去苦桥说服他们以结成盟约。[12]通过说服双方达成乔佛里国王和玛格丽·提利尔之间的联姻,培提尔很成功的构建了兰尼斯特—提利尔联盟。[13]他带着提利尔的军队和泰温·兰尼斯特的军队同一时间回到君临。兰尼斯特和提利尔的同盟在持续数小时的激战黑水河之战中袭击了史坦尼斯军的后方。正是培提尔让加兰·提利尔穿成蓝礼国王的样子在战斗中引起了史坦尼斯的军队恐慌。[14]作为回报,培提尔受封赫伦堡公爵,但事实上赫伦堡还在罗柏·史塔克手下的卢斯·波顿控制之下。不管怎样,名义上成为河间地的总督让他成为最显赫的贵族之一,尽管河间地饱受战火摧残。[15]通过红骑士唐托斯爵士培提尔始终保持着和珊莎·史塔克的联系,他让唐托斯含糊的告诉珊莎可以将她带回家。培提尔还通过奥斯尼·凯特布莱克奥斯佛利·凯特布莱克奥斯蒙·凯特布莱克获得皇室的秘密消息。提利昂·兰尼斯特将瑟曦王后的守卫全部迁走之后雇佣了凯特布莱克兄弟做瑟曦的守卫,提利昂认为他们拿钱向自己效忠,但事实上他们是培提尔的手下。[6]

冰雨的风暴

山谷之王 by Mike Capprotti

在御前会议的一次会议中,贝里席告诉泰温公爵提利尔打算偷偷将珊莎带去高庭将她嫁给维拉斯·提利尔。这让泰温公爵有足够的时间将她先嫁给了提利昂,以换取泰温将莱莎·徒利嫁给贝里席,贝里席的新身份是赫伦堡公爵,足以与莱莎联姻,而莱莎依然爱着贝里席。这样贝里席不费一刀一枪就将艾林谷纳入了自己的手中。协议达成之后贝里席去了艾林谷,提利昂则填补了财政大臣的空缺。[16]虽然培提尔离开了君临,但是他没有直接就去艾林谷,他依然待在君临附近直到乔佛里在婚礼上被刺杀。在混乱中唐托斯爵士将珊莎带出了君临,送到了培提尔手上。培提尔随后杀死了唐托斯,向珊莎解释说乔佛里死后她会成为被通缉,这种情况下安全就成了第一要务,而唐托斯这样的醉鬼不可能保守这样的秘密。接着他解释了他怎样和奥莲娜·雷德温密谋杀死乔佛里的细节,比如在珊莎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她所带的镶有紫水晶的发网将扼死者带入婚礼毒死乔佛里,还有雇佣一些比武竞技的侏儒作为娱乐来陷害提利昂·兰尼斯特为杀死乔佛里的凶手,希望以此判提利昂死刑,而让珊莎免受与提利昂婚姻关系的困扰。[6]

贝里席将珊莎的头发染成其他颜色,并让她伪装成自己的私生女阿莲·石东,然后带她乘船前往谷地。他们在贝里席继承来的五指半岛上的贫瘠领地上停了几天,莱莎在那里等着他,并且希望他们能立刻成婚。虽然小指头希望能够在鹰巢城举办婚礼,但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喜宴和洞房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就去了鹰巢城,但培提尔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接一个的走访谷地的诸侯,希望确保他在新位子上的权威。

培提尔对珊莎的喜爱(貌似是从她母亲转移到她身上)越来越明显,后来他吻了她,却被莱莎看见。在嫉妒的怒火之中她想杀了珊莎,培提尔及时赶到劝说莱莎放了珊莎,也是那时莱莎透露她怎样在培提尔的指示下毒杀了丈夫琼恩·艾林,写欺骗的信给姐姐的事。然后培提尔将莱莎推出了月门,并把谋杀的罪名扣在莱莎最喜欢的歌手马瑞里安头上,因为他正是目睹一切的唯一一人。[4]

群鸦的盛宴

小指头 by Algesiras ©

莱莎死后,培提尔以劳勃·艾林是他的养子为由自命为峡谷守护者。谷地最有实力的几大诸侯组成公义者同盟要求培提尔交出小劳勃。林恩·科布瑞在双方的谈判当中拔出了剑,这一违反宾客权利的行为给了培提尔要求继续监护小劳勃一段时间的理由。培提尔向珊莎解释了他将如何在这一段时间里除掉弱小的反对者、赢得摇摆派的支持、孤立坚定的反对者的计划,而林恩·科布瑞,事实上已被培提尔收买,他会加入每一个反对小指头的阴谋。培提尔还打算将珊莎嫁给艾林家族的继承人哈罗德·哈顿,并借此为她赢回北境。

魔龙的狂舞

当王室因为瑟曦王后的一连串愚行而欠下巨额债务的时候,凯冯·兰尼斯特爵士希望小指头能回到君临继续做财政大臣。

瑟曦琢磨珊莎的事时,回想起在珊莎被兰尼斯特家许配给提利昂之前,培提尔曾表示愿意迎娶珊莎,但由于出身低微而被拒。[17]

凛冬的寒风

培提尔按珊莎的建议举行比武大会,选出八位给劳勃的新护卫,以笼络渴求荣耀的谷地骑士。珊莎来不及找到培提尔来接待安雅·韦伍德夫人与她的同伴,不久之后她才在地库里找到他。培提尔指示格拉夫森伯爵和贝尔摩伯爵不要急着出售粮食,而是应该等到其他公义者同盟诸侯的存库开始空缺、粮价更高时才把食物卖给他们。在两位伯爵离开后,他指导珊莎如何迷倒哈利。[18]

电视剧

Section icon tv.png  内容来源 HBO电视剧“权力的游戏
本部分与小说中有关“培提尔·贝里席”的剧情设定、人物命运可能有差异,请勿混淆,更多电视剧与小说的差别请查阅此处
首相比武大会上的珊莎·史塔克和培提尔(TV)

美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的小指头部分自莱莎·徒利死后做了很大改动,并直接删除了艾林家族的继承人哈罗德·哈顿这个角色。

第四季

莱莎·徒利死后,约恩·罗伊斯安雅·韦伍德和凡斯·科布瑞来到鹰巢城查询莱莎自杀的真相,怀疑贝里席是幕后真凶。几人叫来目击者“阿莲”询问真相。出乎意料的是,阿莲上来就表明了自己是史塔克家长女珊莎的身份,并做了为证,称莱莎看到小指头亲吻自己的脸颊后十分愤怒、跳下月门自杀。在珊莎的证词下,他们彻底相信了贝里席。随后小指头希望罗伊斯和韦伍德能够支持谷地公爵罗宾·艾林,并称自己会将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之后,小指头问珊莎为何要帮他,珊莎答道是为了保全自己。[19]

贝里席安排并鼓励罗宾勇敢迈出城门,巡视谷地。抬头望去,被换了新衣的珊莎惊艳。[19]

第五季

培提尔质疑布蕾妮的忠诚

贝里席与珊莎·史塔克约恩·罗伊斯观看罗宾·艾林笨拙得练剑,并将罗宾留给罗伊斯,希望在此他的武艺可以有显著提高。临别前,小指头对罗伊斯说他会带珊莎回到五指半岛,实际上是带她前往北境[20]

一行人在酒馆用餐时,珊莎提到临行前贝里席收到的一封信,小指头称信中提到的是一次求婚。谈话时他们被恰好在此地用餐的布蕾妮波德瑞克·派恩发现,布蕾妮准备强行带走珊莎,小指头嘲笑布蕾妮“誓言骑士”的身份,称她效忠的对象却都死亡;他称自己是珊莎的姨夫,而且并不信任将珊莎交给她。[21]

来到卡林湾,贝里席才告诉他他们的目的地是临冬城,而联姻的两个人其实是珊莎与拉姆斯·波顿。贝里席称这是为史塔克家族复仇的唯一的办法。[22]

到达临冬城后,小指头与拉姆斯商量拉姆斯与珊莎的婚事,拉姆斯保证不会伤害珊莎。波顿到来,支走了拉姆斯。原来两人早已达成协议。小指头称兰尼斯特家族已经不再是威胁,却收到瑟曦寄往鹰巢城寻找小指头的信。卢斯怀疑小指头的忠诚,小指头却说不必担心。[22]

美剧权力的游戏-指珊CP.jpeg

临冬城的地窖内,贝里席在莱安娜·史塔克的雕像前找到珊莎。贝里席回忆赫伦堡比武大会上的莱安娜,回忆起当时的自己。珊莎发现贝里席准备外出,贝里席称自己要回君临,并说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很快就会从黑城堡南下攻打临冬城,介时珊莎将会被封为北境守护。如果一切不能如愿,贝里席希望珊莎拿下拉姆斯,以此将临冬城收入自己之手。[23]

回到君临时,贝里席与已经追随大麻雀蓝赛尔有了首次交锋。在红堡内,贝里席认为逮捕洛拉斯并非明智之举,瑟曦将一切责任推给了宗教和国王。交谈中,贝里席表示谷地与王室站在同一战线,并透露珊莎回到临冬城与拉姆斯许下婚约的消息。瑟曦暴怒,贝里席建议凯冯·兰尼斯特带军北上,待史坦尼斯与波顿大战后,坐收渔翁之利。被瑟曦拒绝后,贝里席自荐带谷地大军北上,希望得到“北境守护”的称号作为嘉奖。[24]

奥莲娜收到贝里席的信后,来到妓院找他,却发现妓院已被迫关闭。奥莲娜将洛拉斯和玛格丽被捕都归咎于贝里席,并说两人站在一条战线,共同进退。贝里席告诉她了一个秘密:瑟曦和蓝赛尔有过奸情。不久后,瑟曦被大麻雀投入监狱。[25]

第六季

GOT609 100915 HS DSC1639.jpg

珊莎临冬城逃亡后,培提尔来到符石城,骗过约恩·罗伊斯, 成功说服罗宾·艾林,获权率领谷地大军前往北境帮助珊莎。[26]

之后,培提尔独身前往鼹鼠村与珊莎和布蕾妮密会,他声称谷地大军已经驻扎在卡林湾,随时都能为珊莎效命。面对珊莎的指责,培提尔表示自己不了解拉姆斯的为人,愿意接受惩罚,甚至愿意受死。临走前,培提尔提醒珊莎,琼恩只是她的异母兄弟,让珊莎对琼恩有了防备。第季


在临冬城决战时,琼恩率领的史塔克军队几近被拉姆斯全灭,最后关头培提尔和珊莎率领谷地大军赶到,剿灭波顿大军,帮珊莎夺回了临冬城。

语录

艾德大人,您实在学得太慢。不信任我,是你跳下马背以来所做过的最明智的事。[27]
—— 培提尔对艾德·史塔克说


我不是警告你别信任我的嘛。[11]
—— 培提尔对艾德·史塔克说


一袋金龙买得一时安全,一支好箭可保一世平安。[28]


记住,永远都要让你的敌人迷惑,永远都要让他们猜不透你的打算、看不清你的为人,这样你真正的目的就不会暴露。很多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些没有明显好处的事,甚至是一些表面上看来有损于自己利益的事。珊莎,当你日后加入到游戏中来时,请记得这第一课。[28]
—— 培提尔对珊莎·史塔克说


君临城内,只有两种人。要么当玩家,要么做棋子。[6]


许多重荣誉的人在为子女打算时,会做出原本不愿涉足的事。[29]


阿莲,每个人都有渴望,了解他们的渴望,就能了解对方,然后就可以操纵他。[6]
—— 培提尔对阿莲·石东


翻遍君临,你也找不到一个人胸前缝有仿声乌纹章,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培提尔在城中没有朋友。[6]


在权力的游戏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会拒绝执行你为它们设计的行动。记住这点,阿莲,这是瑟曦始终学不会的一课。[30]

他人眼中的培提尔

他打小就很机灵。可机灵和睿智是两回事[2]


他嘴角虽然泛起笑意,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却没有笑。[31]
—— 珊莎·史塔克对培提尔的第一印象


至于小指头……天上诸神才知道小指头在玩什么把戏。[32]
—— 瓦里斯


小指头是七国上下第二狡猾的人。[33]


要我跟他同伙,那我宁可娶一只科霍尔的黑羊[33]
—— 当被问及自己是否与小指头结盟时,瓦里斯艾德·史塔克


小指头的钱似乎能凭空诞生,只需指头轻轻一撮。[16]


他外表虽不出众,不高也不壮,但我告诉你,他比世界上所有人加起来还能干。你要乖乖听他的话,不可违拗。[6]

注释与引用

  1. 详见培提尔·贝里席的年龄推断。
  2. 2.0 2.1 2.2 2.3 2.4 权力的游戏章节 18,凯特琳。
  3. US Signing Tour ; Half Moon Bay ; CA
  4. 4.0 4.1 4.2 冰雨的风暴章节 80,珊莎。
  5. 冰雨的风暴章节 2,凯特琳。
  6. 6.0 6.1 6.2 6.3 6.4 6.5 6.6 冰雨的风暴章节 68,珊莎。
  7. 列王的纷争章节 17,提利昂。
  8. 权力的游戏章节 20,艾德。
  9. 权力的游戏章节 33,艾德。
  10. 权力的游戏章节 47,艾德。
  11. 11.0 11.1 权力的游戏章节 49,艾德。
  12. 列王的纷争章节 36,提利昂。
  13. 列王的纷争章节 41,提利昂。
  14. 冰雨的风暴章节 67,詹姆。
  15. 列王的纷争章节 65,珊莎。
  16. 16.0 16.1 冰雨的风暴章节 19,提利昂。
  17. 魔龙的狂舞章节 65,瑟曦。
  18. 乔治·R·R·马丁官方网页,《凛冬的寒风》阿莲试读章
  19. 19.0 19.1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八集,比武审判
  20.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一集,战争将至
  21.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二集,黑白之院
  22. 22.0 22.1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三集,大麻雀
  23.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四集,鹰身女妖之子
  24.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六集,不屈不挠
  25.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七集,礼物
  26.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四集,陌客之书
  27. 权力的游戏章节 25,艾德。
  28. 28.0 28.1 冰雨的风暴章节 61,珊莎。
  29. 群鸦的盛宴章节 10,珊莎。
  30. 群鸦的盛宴章节 23,阿莲。
  31. 权力的游戏章节 29,珊莎。
  32. 权力的游戏章节 32,艾莉亚。
  33. 33.0 33.1 权力的游戏章节 58,艾德。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JOooker
0

小指头是公爵还是伯爵来着?infobox和近期事件冲突啊😓

2年
avatar
Longqiaojushi
1

小指头后来被封为赫伦堡公爵了。

2年
L
0

```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