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斯·波顿
Ramsay Bolton
Bolton.png
Ramsay Bolton.jpg
配图:拉姆斯·波顿by Amok
基本信息
别名 拉姆斯·雪诺
波顿家族的私生子
恐怖堡私生子
臭佬
头衔 临冬城霍伍德城伯爵
恐怖堡代理城主
势力 波顿家族
文化 北境人
出生 282AC或更早
人物关系
配偶 第一任:†唐娜拉·霍伍德
第二任:“艾莉亚·史塔克”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列王的纷争(登场)
冰雨的风暴(登场)
群鸦的盛宴(提及)
魔龙的狂舞(登场)
电视剧
关于《权力的游戏》电视剧中的拉姆斯·波顿,请参看TV:拉姆斯·波顿

拉姆斯·波顿Ramsay Bolton,是卢斯·波顿的私生子,原名拉姆斯·雪诺,后被托曼·拜拉席恩国王合法化。拉姆斯自认为是个真正的波顿[1]且对自己的庶出身份充满怨恨,他骄傲的把自己当做恐怖堡的正统继承人,并对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以残忍的手段相向。拉姆斯残酷,野蛮,不受管教,以折磨他人为乐。他相当遵循波顿家族的古道——将敌人活活剥皮。

拉姆斯有一群与他性格相投,忠诚追随左右的士兵,被称为“私生子的好小子[2]。这个名字显然是外人起的,没有人在拉姆斯面前敢提起私生子这三个字。私生子的好小子们和拉姆斯一样残忍堕落。拉姆斯的私人战马叫做血子.[3]

外貌和性格

可参阅:拉姆斯·波顿有关的图片。(16张)

拉姆斯长得一身肉,嘴唇像大蠕虫,黑色长发。[4]

拉姆斯本身狡诈而冷血,具备一定的谋划和操纵能力,不过他更偏爱虐待和病态的行为,例如把赤裸的姑娘放进波顿家族的森林里,然后带着一群凶猛的猎狗追猎她们。对于那些让他舒舒服服爽一把的姑娘,他也让她们死的痛快(当然是在强奸之后),然后剥了尸体的皮。为了“纪念”这样的姑娘,他会给狗取她们的名字。至于那些让他不爽的女人,她们还是会被强奸——有时被他,有时被猎狗们,有时一起——然后被活生生的剥皮。所有的人皮收藏都被作为战利品带回恐怖堡。[5][3]

剥皮虽然是波顿家的传统,但这项传统已经被禁止了几个世纪。拉姆斯对于剥皮这项活动的执着,来源于他厌恶自己的私生子身份,急于标榜自己是个波顿。

历史

拉姆斯是卢斯·波顿强奸某位磨坊主的老婆的产物。卢斯在打猎的时候看上了磨坊主的老婆,并决定违背法律,实践被禁止的“初夜权”传统——领主有权力上平民的新娘。

当拉姆斯的母亲来到恐怖堡,宣称她需要资助来抚养已经变得不听管教的拉姆斯时,卢斯送给拉姆斯一个仆人。此人由于某种未知的天生怪病而皮肤发臭,尽管常常洗澡,他还是闻起来很糟糕,人称“臭佬”。把他送给拉姆斯实际上是卢斯的一个残酷的玩笑,但俩人却变的密不可分。卢斯后来深思到底是拉姆斯带坏了臭佬,还是臭佬带坏了拉姆斯。不管怎样,臭佬总是忠诚的遵从拉姆斯的指令。拉姆斯有一次提到臭佬从不违抗自己。五王之战的两年前,因为卢斯的嫡生子多米利克去世,(卢斯·波顿向席恩讲述此事时暗示极有有可能是拉姆斯下毒)又没有其他孩子,于是他把此私生子带到恐怖堡作为继承人。在此之前拉姆斯与母亲生活在一起。[1][3]

近期事件

列王的纷争

Section icon acok.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二 (已出版)

当卢斯随罗柏出征时,拉姆斯开始在恐怖堡屯兵。[1]在得知临近的霍伍德家的土地同时失去领主和继承人后,他立即派遣恐怖堡的兵力入侵。拉姆斯最终夺取了霍伍德的城堡,强迫寡妇唐娜拉·霍伍德伯爵夫人嫁给自己[6],随后把她锁在塔里,不给她食物。霍伍德夫人在被活活饿死之前吃了自己的几根手指头。[4]罗柏·史塔克的要求下,曼德勒大人派人缉拿拉姆斯来阻止他的暴行。威曼的人马发现拉姆斯时,拉姆斯刚刚强奸并杀害了一个农家女,臭佬正在奸尸。拉姆斯把自己的衣服给了臭佬让他逃跑,结果臭佬被误认做他而被射杀,拉姆斯因此保住性命,却也被认作犯人被带到临冬城[7]

“臭佬”

席恩·葛雷乔伊占领了临冬城之后,拉姆斯为了获得自由而宣誓效忠席恩。他自称为“臭佬”,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同时为席恩出谋划策,得到了席恩的信任和重视。他参与了帮助席恩追捕从临冬城逃脱的布兰瑞肯的行动中。在两个史塔克家男孩成功的逃脱后,他帮助席恩想出了一个计划来掩饰真相,即杀掉两个和史塔克同岁的农家男孩,剥了尸体的皮,来避免被认出。席恩剥了皮的农家男孩带回临冬城,号称这是布兰和瑞肯,并把他们的脑袋插在城墙的枪尖上。此举震惊了整个北境,席恩成为北境人眼中十恶不赦的变色龙(turncloak)。[8]

达格摩的进攻被挫败时,北方人怀着对席恩的愤怒,起兵围剿临冬城。即使没多少胜利的希望,席恩仍然不愿意放弃城堡,他准备和有限的几个对他忠诚的铁民一起作最后一搏。拉姆斯趁机提出他可以去恐怖堡带回援军来帮助席恩,尽管席恩对此很是怀疑,但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便放拉姆斯去了。[9]

在与父亲商议之后,拉姆斯和他的部队向临冬城进发,碰巧遇上罗德利克爵士和他的军队过来打声招呼。此时拉姆斯已经换下他仆人的装束,穿着一身盔甲,带着红色头盔,和罗德利克会面。当老骑士向他伸出友谊之手时,拉姆斯砍掉了他的胳膊,然后带领恐怖堡军队蹂躏被吓呆了的北军。当他骑行到临冬城门下,拉姆斯对席恩展示罗德利克爵士,兰巴德·陶哈克雷·赛文的尸体,作为对其忠诚的表示。喜出望外的席恩打开城门,但拉姆斯露出真面目,迅速占领临冬城并大肆劫掠,冷血的杀害很多其中的居民,歼灭了剩余的铁民,并俘获了席恩。[7]

冰雨的风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三 (已出版)

拉姆斯因他出色的服务(注:自称在铁民对临冬城的屠杀中解救妇女和儿童。[10])而受到托曼·拜拉席恩国王的奖励,被正名为拉姆斯·波顿,卢斯的正统继承人。[11] 拉姆斯把席恩关在恐怖堡,剥了他的皮,并把其中的一小片寄给罗柏·史塔克作为礼物,来证明席恩“谋杀”布兰和瑞肯的罪行已经得到了报应。[12]在红色婚礼之后,卢斯将由珍妮·普尔假扮的艾莉亚·史塔克许配给他,使他成为了临冬城的领主。[13]

群鸦的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四 (已出版)

拉姆斯招兵买马向南进发,准备从后方攻入卡林湾(仍被铁民们占据)。[14]

魔龙的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五 (已出版)

拉姆斯强迫席恩扮演臭佬——他被杀的仆人。他不允许席恩洗澡,并在他身上涂排泄物。拉姆斯先剥了他脚趾或手指上的一些皮,让席恩感受几天的极度痛苦,再让席恩哀求自己砍掉被剥皮的部位(将之称为赐予慈悲)。因为痛恨席恩的微笑,拉姆斯打断了他几颗牙。此外据说他还净了席恩的身。

可参阅:席恩/生殖器

凯拉因为不懂得路回去临冬城,于是协助席恩一起逃跑,求他带自己回家。凯拉因为太惊恐而不肯分头逃跑,结果两人一起被猎犬抓住了。原来这一切是拉姆斯·雪诺的设计,要猎捕他们。席恩被押回恐怖堡,而凯拉则承受惨痛的死亡作为惩罚。[2]拉姆斯很享受这次狩猎,打算把他一头猎犬命名为凯拉。瓦德都成为了拉姆斯的侍从。[2]

在卢斯的授意下,拉姆斯以席恩为使者,派他暂时换回席恩的身份前往卡林湾游说。拉姆斯许诺生病挨饿的铁民们只要投降,就会有食物和和安全。铁民投降了,结果全体被拉姆斯在睡梦中杀害,活生生的剥了皮,将尸体陈列在卡林湾的道路旁边。[15]

卢斯对拉姆斯的很多行为颇有微词,表示拉姆斯在进行“打猎”时应该稍微谨慎些——此时他在北境已然声名狼籍了。[3]

作为和泰温公爵联盟协议的一部分,拉姆斯在临冬城迎娶了由珍妮·普尔假扮艾莉亚·史塔克。由于艾莉亚离开北境时年纪尚幼,北境的诸侯们都不熟悉她的容貌,即便有所怀疑也没有证据。席恩,作为史塔克的养子,被要求参加婚礼,并作为娘家代表送“艾莉亚”出嫁。婚后拉姆斯经常当着席恩面虐待珍妮·普尔。[16]梅丽珊卓的建议下,琼恩·雪诺委托曼斯·雷德来临冬城解救自己的妹妹艾莉亚,最终曼斯·雷德成功从临冬城将席恩和珍妮·普尔救走。[17] 之后,琼恩收到一封署名拉姆斯的信件,信中声明他已经打败了史坦尼斯的军队,杀了国王,抢了他的剑光明使者。他同时要求琼恩送回他的新娘,如果琼恩不交人,他就自己来取。这封信的内容的真假仍待考证。[18]

凛冬的寒风

Section icon twow.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六 (预览版)在正式发布后可能会有所调整

拉姆斯带领着军队向史坦尼斯进军。[19]

拉姆斯的语录

剥了他们的皮,波顿老爷常说:裸体的人少有秘密,但被剥皮的人没有秘密。[8]
—— 伪装成“臭佬”的拉姆斯对席恩·葛雷乔伊


——波顿先生。告诉你,我老婆啃手指之前,居然敢叫我雪诺。[7]


留下佛雷家的孩子,其他的都烧掉。烧!烧!烧光![7]
—— 临冬城陷落之后

关于拉姆斯的语录

这篇文章含有暂无官方翻译的名词。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给我记清楚,野种。[3]
—— 卢斯·波顿对拉姆斯


权力需要礼仪的包裹,方能发挥最大效力。你想有朝一日成为统治者的话,最好从现在开始学。[3]
—— 卢斯·波顿对拉姆斯


众人都说那孩子狡猾成性,还带了个跟班,凶残的个性跟他不相上下。大家叫他‘臭佬’,据说他从不洗澡。这私生子和臭佬一同外出打猎,猎的对象可不是鹿。我听过关于他们的种种传闻,就算以波顿家族的标准而言,这些故事都叫人难以置信。而今我的夫君和好儿子都已蒙诸神宠召,这私生子对我的领地真是垂涎三尺。[1]


卢斯·波顿固然冷酷狡诈,好歹有点人性,大伙儿忍一忍也就算了。但他那个私生子……他们说他是个残暴的疯子,是个怪物。[20]
—— 某位洛克家族成员


罗贝特: 邪恶存在于血统里,他是个因奸情而生的杂种。无论小鬼国王管他叫什么,他都是个雪诺。
威曼: 有哪个雪诺比他更黑心?
罗贝特: 波顿家的人一贯狡猾残酷,但这家伙实在是个人皮野兽。[5]


我明白。他的血液有问题,需要用水蛭治治。水蛭会吸走血液里的所有污染,吸走愤怒与痛苦。满腔怒火是没法思考的。不过对拉姆斯来说……我怀疑,他的脏血连水蛭都能毒死。[3]


Theon: Never call him that! Ramsay Bolton, not Ramsay Snow, never Snow, never, you have to remember his name, or he will hurt you.
Stannis: He is welcome to try. Whatever name he goes by.[21]Theon Greyjoy and Stannis Baratheon


Theon: Lord Ramsay is the one Your Grace should fear.
Stannis: I defeated your uncle Victarion and his Iron Fleet off Fair Isle, the first time your father crowned himself. I held Storm's End against the power of the Reach for a year, and took Dragonstone from the Targaryens. I smashed Mance Rayder at the Wall, though he had twenty times my numbers. Tell me, turncloak, what battles has the Bastard of Bolton ever won that I should fear him?
Theon: You do not know him.
Stannis: No more than he knows me.[21]Theon Greyjoy and Stannis Baratheon

家族


引用与注释

4.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滚动条会挡到字啊 强迫症来看的话很不爽(*  ̄︿ ̄)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