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席爾
Pycelle
Grand Maester Pycelle.jpg
基本信息
頭銜 大學士/國師
勢力 學城
蘭尼斯特家族
宗教 七神信仰
出生 216AC[1]
死亡 300AC,死亡於君臨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登場)
烽火危城(登場)
劍刃風暴(登場)
群鴉盛宴(登場)
血龍狂舞(登場)
電視劇


派席爾Pycelle是一位學士,他在御前會議出任大學士一職,已經為王國服務了許多年。他更忠心於泰溫公爵和蘭尼斯特家族。在電視劇中,派席爾學士由Julian Glover扮演。

外貌與性格

可參閱:派席爾有關的圖片。(8張)

他的光禿禿的頭頂上布滿老人斑,幾束稀疏的白髮垂掛在額頭兩邊。[2][3] 他的學士項鍊是由二十四種金屬片所串成,沉甸甸地從脖子一直垂到胸口,[2]長長的雪白鬍鬚流泄至胸前。[3]

派席爾不是一個兢兢業業遵照誓言形勢的國師。他時不時的會偷偷根據自己的需要做一些不合規矩的事,比如在政治事件中造成有傾向性的影響。他對泰溫公爵特別崇拜。[4]

生平

派席爾的學士項鍊是在梅卡一世時期鍛造的。[5]他作為大學士已為七大王國服務長達四十二年之久。在他成為國師前,他的前任們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相繼去世:八十歲的喀斯在服務伊耿五世不到一年便告去世;喀斯的繼任者——八十九歲艾蘭多同樣在一年內不堪重負而逝世;艾蘭多的繼任者梅龍在前往君臨就職的路上感染風寒而死。為此,伊耿五世要求樞機會推舉一名「年輕人」。正因如此,年僅四十二歲的派席爾才被推選為新一任的大學士。[6]

他服侍過的國王有——伊耿五世、傑赫里斯二世伊里斯二世勞勃一世喬佛里一世以及現在的托曼一世。與其說他效忠的對象是王國,倒不如說他更多是忠誠於蘭尼斯特家族[5]篡奪者戰爭的末期他認為泰溫公爵會取得王位,因此想方設法說服了伊里斯二世向泰溫公爵打開君臨的城門;在柯蒙學士為中毒的首相瓊恩·艾林排毒治療並見起色時,他果斷趕走了他,最終導致艾林不治身亡;他對瑟曦王后亂倫通姦一事三緘其口,嚴守秘密;在御前會議中,他的所作所為通常都是為了維護蘭尼斯特家族的利益;在瑟曦被教會逮捕後,他成功地控制住國王托曼御前會議;是他授予凱馮·蘭尼斯特七國攝政王的頭銜,並試圖與凱馮一起糾正瑟曦犯下的錯誤,直到兩人雙雙被瓦里斯謀殺。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Julian Glover飾演派席爾(電視劇)

凱特琳·徒利收到了瓊恩·艾林因病亡故的消息,她告訴艾德·史塔克信上說艾林公爵走的很倉促,派席爾學士對此也無能為力。[7]他為艾德的上任召開了新首相參與的第一次御前會議,後來在艾德調查瓊恩·艾林的死亡原因時,他試圖讓艾德懷疑瓦里斯

艾德·史塔克在街上與詹姆·蘭尼斯特爵士起了衝突並落馬傷了腿,派席爾負責照顧他的健康並診治他的傷勢。[8]格雷果·克里岡在河間地帶兵掠劫民眾,焚毀村莊,派席爾則試圖緩解大家因此對蘭尼斯特家族的針對。艾德愈發確信派席爾是皇后的人了。

珊莎·史塔克在艾德死後悲傷不已,失去親人的痛苦將她折磨得憔悴不堪,派席爾在瑟曦·蘭尼斯特的安排下來見她,強迫她接受身體檢查,並留下了些藥劑讓她用來安撫神經幫助入睡。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提利昂讓派席爾給道朗·馬泰爾親王寄去一封信,[9]他照辦了,不過在寄走前先讀了。他把信上的內容告訴了瑟曦·蘭尼斯特,瑟曦以此向提利昂對質。提利昂在談判與北境的和平條件時他亦在場。

一天深夜,提利昂帶着夏嘎提魅闖入派席爾的臥室與他對質,當時他正赤條條地和一個女僕躺在床上翻雲覆雨。夏嘎割掉了派席爾標誌性的雪白鬍子並恐嚇他,膽小的派席爾向提利昂坦白了自己一直以來諸多為討好蘭尼斯特家族而犯下的叛國行徑。比如他本有法子可以救瓊恩·艾林,而他卻無所作為任其不治而亡;篡奪者戰爭時他設法讓伊里斯二世向蘭尼斯特軍敞開了城門;他甚至坦白若野豬造成的傷害不足以致命,他會幫瑟曦結束掉勞勃一世的性命。提利昂把這個小人扔進了紅堡的黑牢里。[10]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泰溫·蘭尼斯特將派席爾放出了黑牢官復原職,因為泰溫聽說學城打算派一個提利爾家族的人來王宮接替派席爾的職位,這可不是他樂見的。派席爾失去了他漂亮的大鬍子,在黑牢里經受了不少折磨,這讓他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整個人看上去破敗而又蒼老。他在喬佛里瑪格麗·提利爾的婚禮上睡着了,喬佛里中毒時他還昏昏沉沉地睡着,瑟曦太后因此對他的印象非常惡劣。

提利昂·蘭尼斯特被指控是謀殺喬佛里的兇手,派席爾在審判過程中作為證人,檢舉了提利昂曾經從他的架子上取走毒藥的事,以證明其的確具有謀害喬佛里的可能。[11]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喬佛里死後,派席爾大學士與瑟曦太后之間的關係可不再像過去那樣牢固了。瑟曦任命一個遭到學城放逐的學士科本加入了御前會議,派席爾極力反對。瑟曦更是因他對父親泰溫·蘭尼斯特的屍體處理不好,讓她丟盡了臉面而愈加記恨他。[12] 坦妮婭夫人告訴瑟曦太后,派席爾經常出入小王后瑪格麗·提利爾的宮廷圈子,瑟曦對他完全失去了信任。[13]派席爾對瑟曦的很多舉措都反對,常跟她對着幹,例如暫緩賠償布拉佛斯鐵金庫的債務,或是同意七神教會重新設立教團武裝。在瑟曦的施壓下,派席爾只好向她供認了自己給瑪格麗王后調製過月茶(避孕藥劑)一事。

這一發現對瑟曦而言是個絕好的打擊瑪格麗的機會,在派席爾的證言下,她努力設計陷害瑪格麗於叛國和通姦的罪名中,把瑪格麗交給了總主教關押。[14]

瑟曦考慮要找人替換掉派席爾,看上去派席爾在朝中的地位已經岌岌可危了。然而當瑟曦被教會拘捕後,派席爾成功地把握住了這個機會,將御前會議控制在了自己手中。他把奧斯佛利·凱特布萊克都城守備隊隊長的位子上撤掉了,以保證他無法利用守備隊的力量救出瑟曦和他同樣被教會拘捕的弟弟奧斯尼。在《群鴉盛宴》結尾處,科本學士告訴瑟曦現在王國的實權掌握在派席爾國師與哈瑞斯·史威佛手上,他們已經讓渡鴉前去凱岩城請凱馮·蘭尼斯特來出任攝政王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派席爾依舊擔任着大學士的職務,不過他得小心梅斯·提利爾針對他的憤怒,作為瑪格麗的父親,他對於派席爾供認自己的女兒向他要過月茶這件事自然非常惱火。派席爾向凱馮爵士要求派護衛給他,他對自己的人身安全很不放心。他的請求後來被證明是有必要的——派席爾在自己的臥室中被瓦里斯伯爵所殺,瓦里斯同樣也除掉了凱馮·蘭尼斯特,以確保瑟曦給王國造成的混亂局面無人可以彌補。

引用與注釋

  1. 詳見派席爾的年齡推斷。
  2. 2.0 2.1 權力遊戲章節 20,艾德。
  3. 3.0 3.1 烽火危城章節 17,提利昂。
  4. 冰與火之歌的世界
  5. 5.0 5.1 權力遊戲章節 25,艾德。
  6. 群鴉盛宴章節 36,瑟曦。
  7. 權力遊戲章節 2,凱特琳。
  8. 權力遊戲章節 45,艾德。
  9. 烽火危城章節 20,提利昂。
  10. 烽火危城章節 25,提利昂。
  11. 劍刃風暴章節 66,提利昂。
  12. 群鴉盛宴章節 17,瑟曦。
  13. 群鴉盛宴章節 28,瑟曦。
  14. 群鴉盛宴章節 43,瑟曦。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