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其他的词条可能与此词条重名或近似,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瓦德·佛雷
Walder Frey
佛雷家族.png
Old Walder Frey.jpg
基本信息
别名 迟到的佛雷侯爵
头衔 孪河城侯爵[1]
河渡口领主
势力 佛雷家族
宗教 七神信仰
出生 208AC
人物关系
配偶 第一任 皮雅·罗伊斯
第二任 赛蕊妮·史文
第三任 阿梅丽·克雷赫
第四任 阿莱莎·布莱伍德
第五任 莎娅·河安
第六任 蓓珊妮·罗斯比
第七任 安娜娜·法林
第八任 乔苏珊·恩佛德
继承人 参见佛雷家族继承顺序
封君 艾德慕·徒利(曾经)
培提尔·贝里席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神秘骑士(登场)
权力的游戏(登场)
列王的纷争(提及)
冰雨的风暴(登场)
群鸦的盛宴(提及)
魔龙的狂舞(提及)
电视剧

瓦德·佛雷Walder Frey,是佛雷家族族长、孪河城侯爵、河渡口领主。尽管已经九十高龄,年老体弱,但他在族人面前仍旧脾气暴躁、呼来喝去。[2]他自负、敏感、野心十足、不值得信赖,因他的多位夫人及成群的儿女而出名。他刚刚娶了第八位夫人,他们尚无子嗣,但她已经怀孕。[3]多次婚姻为他留下了二十二个嫡生儿子和七个嫡生女儿,以及不知道具体数目的私生子女。由于他的子孙们彼此无情地明争暗斗并且恬不知耻地讨他的欢心,所以他把对家族的忠诚看得非常重要。很多的佛雷族人为了讨好佛雷侯爵,给儿子取名为瓦德、女儿取名为瓦妲。在剧集中,他由David Bradley饰演。

性格与外貌

佛雷侯爵脾气暴躁,因痛风而被困在椅子上,尽管他时常吹嘘自己仍能繁衍子嗣。[4]岁月让他磨光了头发,掉光了牙齿,松弛了皮肤,在许多他的后裔看来,佛雷侯爵长得像黄鼠狼一般狡猾。[4]

他是一个记仇且报复心极强的人。早在劳勃叛乱时,由于最后才响应封主霍斯特·徒利的号召,他被称为迟到的佛雷侯爵,对此他耿耿于怀,直到17年后罗柏·史塔克借道孪河城时仍不忘提起此事。在罗柏背誓撕毁婚约后,瓦德·佛雷在众多女儿中选择相貌最出众的萝丝琳·佛雷与已知即将沦为阶下囚的艾德慕·徒利结婚,以此彰显罗柏撕毁婚约的不智(尽管当事人罗柏可能并未感受到)。如果说血色婚礼事件的两名主谋之中卢斯·波顿是纯理性的利益驱使,那么瓦德·佛雷的背叛则更多是出于报复心态。

历史

当他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时,瓦德参加了他姐姐的婚礼。[5]据说,就是因为他发现了姐姐和仆从的私密关系,所以才会有那场婚礼。[6]

篡夺者战争中,瓦德率领的军队直到三叉戟河之役中反叛军获得胜利后才赶到战场。从此以后,他的封君霍斯特·徒利就称他为“迟到的佛雷侯爵”。[2][7][8]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Section icon agot.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一 (已出版)

五王之战中,瓦德侯爵再次在封君的召唤中迟到,这次是由艾德慕召集徒利家族的封臣支持罗柏·史塔克。由于孪河城渡口对于罗柏大军的战略必要性,瓦德侯爵与史塔克家达成协议,为自己的孩子和罗柏以及艾莉亚签订了婚约;另外还把小瓦德大瓦德送往临冬城作养子,把奥利法·佛雷安排为罗柏·史塔克的侍从。[8]

David Bradley as Lord Walder Frey (TV series)

列王的纷争

Section icon acok.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二 (已出版)

瓦德侯爵的长子兼继承人史提夫伦·佛雷为罗柏·史塔克英勇战死。当罗柏·史塔克违背与佛雷的婚约,娶了简妮·维斯特林的消息传到孪河城,瓦德侯爵的新任继承人莱曼·佛雷在盛怒中宣称解除佛雷家族对北境之王的支持。

冰雨的风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三 (已出版)

瓦德侯爵与泰温·兰尼斯特卢斯·波顿密谋,意图背叛史塔克家和徒利家。瓦德派遣罗索·佛雷谎称把侯爵的女儿萝丝琳嫁给艾德慕·徒利,并以此修复双方关系;从而把罗柏和他的主要封臣引诱到孪河城。在婚礼上,瓦德的部下伏击了罗柏和他的所有从属(尽管他们实际上受到宾客权利的保护),残酷地屠戮了罗柏、凯特琳·史塔克、北境之王的许多封臣以及部分北方军队,[9]这次叛乱被称作红色婚礼。随后,瓦德侯爵公开表示对兰尼斯特家族屈膝效忠,作为回报,他的次子艾蒙·佛雷得到了奔流城及其封地。[10]

梅里·佛雷看来,瓦德侯爵将不久于世,而一旦他去世,所有佛雷就只能自扫门前雪了。尽管瓦德·佛雷侯爵脾气暴戾行事顽固、言语毒辣,但他确确实实地关心所有家人,即使是那些令他失望的。前任继承人史提夫伦·佛雷还活着的时候也还好,他是跟着瓦德长大的,认同血浓于水的道理;但侯爵的孙子和曾孙们(包括现在的新继承人)的价值观则完全不同。[11]

群鸦的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四 (已出版)

瓦德侯爵向君临派遣渡鸦,要求更多封地。这件事在御前会议上引发争论,直到科本指出,君临城里的许多人(以及整个维斯特洛的许多人)都认为红色婚礼是一件违反所有诸神和凡人的律法的罪行。科本还指出,世人认为王室和瓦德·佛雷的罪行有联系,这对于王室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而最好的办法则是寻找一个替罪羊因红色婚礼而受到诸神的惩罚。派席尔质疑,瓦德侯爵是不会杀死自己的;而瑟曦·兰尼斯特则坚信,无论是谁从瓦德·佛雷手中继承孪河城,必然早已惯于受惊,而使他们脱离无辜的最好方法就是指认他们为罪犯并通缉他们。

魔龙的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五 (已出版)

瓦德·佛雷的几十个子孙被杀,凶手是无旗兄弟会或是北方人(比如威曼·曼德勒或是“临冬城的幽灵”),他们都声称这是为了给红色婚礼主持正义。讽刺的是,因受到红色婚礼的报复而被杀的佛雷比五王之战中战死的佛雷要多得多。

电视剧

美剧《权力的游戏》中,截止至第六季,并未出现无旗兄弟会报复佛雷家族的剧情。

第六季

佛雷得知奔流城黑鱼夺走的消息大怒,命令他的两个儿子以被俘的艾德慕·徒利为条件将奔流城抢回来。[12]

《权力的游戏》中艾莉亚·史塔克的复仇

詹姆·兰尼斯特的帮助下,佛雷很快就夺回奔流城。一行人在孪河城设宴庆祝他们的胜利,佛雷讨好詹姆,称自己背叛封君徒利家族没有不妥,正如詹姆弑一样。两人不欢而散。次日,佛雷用餐时,因两个儿子迟迟不现身而烦躁不已。在女佣的提醒下,佛雷才意识到自吃的正是两个儿子做成的佛雷派。女佣摘下假面,佛雷才知道这是史塔克家的小女儿前来复仇。最后,艾莉亚将他干脆得割喉,正如血色婚礼上佛雷儿子割断母亲的喉咙一样干脆。[13]

家族

  • 瓦德侯爵与第一任妻子的子孙:
  • 瓦德侯爵与第二任妻子的子孙:
  • 瓦德侯爵与第三任妻子的子孙:
  • 瓦德侯爵与第四任妻子的子孙:
  • 瓦德侯爵与第五任妻子无后代。
  • 瓦德侯爵与第六任妻子的子孙:
  • 瓦德侯爵与第七任妻子的子孙:

引用与注释

  1. 小说的原著中并无爵位区分,所有领主都是“lord”,“侯爵”的爵位称号是中文译者根据身份演绎而来
  2. 2.0 2.1 权力的游戏章节 28,凯特琳。
  3. 群鸦的盛宴附录
  4. 4.0 4.1 冰雨的风暴章节 49,凯特琳。
  5. 他的名字在神秘骑士中并未出现,但 马丁指出婚礼上那个小孩子就是瓦德。
  6. 七王国的骑士神秘骑士
  7. 冰雨的风暴章节 35,凯特琳。
  8. 8.0 8.1 权力的游戏章节 59,凯特琳。
  9. 冰雨的风暴章节 51,凯特琳。
  10. 冰雨的风暴章节 72,詹姆。
  11. 冰雨的风暴终章
  12.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六集,吾血之血
  13.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十集,凛冬的寒风
5.0
1人评价
avatar
M
2
第一段中“多次婚姻为他留下了二十三个嫡生儿子和七个嫡生女儿,以及不知道具体数目的私生子女。”
原著和Westeros上嫡生子的数量都为二十二,请问是灰机有误,还是我有所遗漏?
2年
avatar
五点共圆
1

应该是二十二,已经改正了。

2年
avatar
Reasno
0

回复@五点共圆:感谢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