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里斯
Varys
Varys by Amoka.jpg
基本信息
別名 蜘蛛、八爪蜘蛛
太監
羅根
頭銜 情報總管
人物關係
好友 伊利里歐·摩帕提斯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登場)
烽火危城(登場)
劍刃風暴(登場)
群鴉盛宴(提及)
血龍狂舞(登場)
電視劇


瓦里斯Varys,外號「蜘蛛」,在為七國鐵王座服務的御前會議中擔任一個頗具神秘感的職務——情報總管,實際上就是間諜頭子。在電視劇中由Conleth Hill扮演。[1]

性格與外貌

可參閱:瓦里斯有關的圖片。(14張)
Conleth Hill飾演瓦里斯

瓦里斯是靠着無數的秘密和情報來過日子的,他通過他的那些「小小鳥兒」們編織成的情報網來收集秘密。瓦里斯將秩序和平衡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只有在有利於達成這樣的局面時他才會顯示出一定的忠誠心。他可以為任何一方提供消息,幫助一方打擊另一方,並操縱和維持着七國各方勢力之間的平衡。正因如此,與他合作的勢力都覺得他很惹人反感且不能信賴。

瓦里斯是一個太監,圓圓胖胖的光頭,身上帶着一股脂粉氣。他喜歡穿着舒適的衣物,色彩鮮艷的上等絲綢,以及便於藏起腳步聲的軟拖鞋。同時他又是一個偽裝大師,可以輕易改變自己的形象、走路的方式、身上的味道和衣飾的裝扮,由此令旁人認不出他。

歷史

當然,瓦里斯所說的一切都是不能輕易相信的。不過目前為止,他宣稱自己是生於里斯[2],曾經是個奴隸,被賣到一個戲班子裏當學徒,戲班的老闆有一條小船,帶着他們往來在自由貿易城邦間做巡演,有時也去舊鎮君臨。有一次他們在密爾停留時,一個男人用一大筆錢要求買下瓦里斯,數目之大足以令戲班老闆無法拒絕。曾經聽說過一些男人會如何享用小男孩的瓦里斯對那個男人很恐懼,但沒想到對方是需要用他的陽具來完成血魔法。男人給瓦里斯喝了一種藥劑令他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但是可以感覺到一切。接下來男人切下了瓦里斯的男根並丟到了火焰中。[3]

儀式結束後男人將沒有了利用價值的瓦里斯趕到了大街上任他自生自滅,而戲班子已經揚帆離去,他開始過上乞討和行竊的生活,很快就成為了密爾有名的竊賊,競爭者們開始排擠他,把他從密爾趕了出去,之後他來到了潘托斯[3]在潘托斯,瓦里斯和名為伊利里歐·摩帕提斯的刺客成為了朋友,兩個人做起了新營生——瓦里斯從扒手們那裏將東西偷走,伊利里歐則將它們交給失主來換取報酬。很快在潘托斯丟失了貴重物品的人們都知道要找他們來找回自己失去的財物。除此之外,潘托斯的竊賊們也找他們,一半是想要殺了他們(當然都沒能成功),另一半則是為了讓他們幫忙銷贓。不多久,瓦里斯和伊利里歐積攢起了不小的財富。

瓦里斯意識到情報的價值遠在金子和寶石之上,他開始訓練起一支「小老鼠」的隊伍(就像在維斯特洛的那些「小小鳥兒」一樣)。瓦里斯買下一些孤兒當「老鼠」,他選擇那些年紀最小的,安靜而又靈敏的,瓦里斯教會他們攀爬牆壁,滑進煙囪,也教他們讀寫。「老鼠」們會找到情報、信件、帳本或是圖表,他們看過之後將它們留在原地不動,根本不會有人察覺。情報的收集讓瓦里斯和伊利里歐的財富比過去成倍地增長了起來,瓦里斯也因此聲名遠揚(或者說聲名狼藉),他的這一特殊才能甚至飄洋過狹海傳到了七國國王的耳朵里,這位國王恰好不信任所有人,無論是他的兒子,他的妻子,還是他的首相[4]

瓦里斯就此在伊里斯二世的宮廷里開始了他的情報頭目職業生涯,伊里斯非常依賴太監的情報網,各種捕風捉影的消息令他變得愈發偏執和疑神疑鬼。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對此厭惡地表示伊里斯的王朝已經變成了瓦里斯的王朝。瓦里斯知曉很多紅堡的密道(無疑是伊里斯告訴他的),他讓他的「小小鳥」們終日徘徊通過那些密道竊聽有價值的消息匯報給他。瓦里斯甚至警告伊里斯他的兒子雷加王子想要以出席赫倫堡比武大會為掩飾,實則召集貴族們謀劃推翻他父親的政權,為此,自暮谷城之亂後寸步不離紅堡的伊里斯才會親自前往那場比武大會。[5]

篡奪者戰爭爆發了,在三叉戟河之役後,瓦里斯勸告伊里斯不要向泰溫·蘭尼斯特打開城門,不能信賴他。而伊里斯這一次卻聽取了國師派席爾的建議,向蘭尼斯特軍敞開了城門。這次事件的見證人之一詹姆·蘭尼斯特爵士感到非常諷刺,這可能是唯一一次伊里斯應該接受瓦里斯的建議,可他偏偏沒有。

瓦里斯在接下來的歲月里繼續為勞勃國王和他的繼承者們服務,而看起來他似乎對坦格利安一脈確實抱有忠誠心,他和伊利里歐·摩帕提斯一起進行着密謀,企圖讓坦格利安的血脈重新奪回鐵王座。書中的線索透露出,有可能是瓦里斯當年將嬰兒伊耿從襁褓中和另一個嬰孩換掉,使勞勃以為那孩子已經死了。之後他把伊耿悄悄運送到了狹海對面交給雷加的好友(同時也是之前被伊里斯下令驅逐的首相)瓊恩·克林頓撫養長大。為了掩飾克林頓的行蹤,他還編造並傳播開一個虛假的故事版本,說克林頓在偷竊黃金團的財物被逮到後趕走了,終日酗酒鬱鬱寡歡而死。

克林頓對這個謊言可不怎麼喜歡,但瓦里斯說一個人若是英勇戰死很容易被世人惦念,但若是個小偷和酗酒至死的傢伙,則沒有人會關心,很快便被所有人遺忘掉。[6]

已知的偽裝

瓦里斯使用多個偽造的身份來掩飾自己的行蹤。提利昂對此評論:

「不止如此,模樣、氣味、走路方式通通都不一樣,」提利昂道。「大多數男人都會上當。」 [3]
  • 一個身披用料粗糙的厚重褐色長袍的壯漢。[7]——穿着沾滿泥濘的破爛靴子,一身汗臭。他的面容被蒙頭斗篷遮住,兩手藏在重重疊疊的袖子裏。起初他的說話聲低沉怪異。艾德·史塔克發現他是瓦里斯時大吃一驚。他注意到太監從前的甜膩語調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輕細且銳利如鞭的口氣。
  • 一個乞丐幫的乞丐。[3]——一個胖胖的乞丐,穿着打補丁的骯髒袍子,光腳上裹了層泥,脖子上用皮繩掛了個碗,就像修士佩戴水晶一樣。他身上的味道足以嗆死一隻老鼠。
  • 一個女人。[8]——她肥胖豐滿,圓圓的臉如粉紅的月亮,有一頭濃密的黑捲髮。一瞬間提利昂還以為這是洛麗絲
  • 一個地牢看管,羅根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首相的比武大會結束後,瓦里斯喬裝打扮來到當今首相——艾德·史塔克公爵的寢室中拜訪他,他警示艾德瑟曦王后妄圖謀害勞勃國王,他聲明自己是為了要維護王國的和平並願意幫助艾德對抗蘭尼斯特家族。瓦里斯向艾德坦言前任首相瓊恩·艾林是死於一種名為里斯之淚的毒藥,而他之所以會遇害是因為他「問的太多了」。[7]

瓦里斯在御前會議上將喬拉·莫爾蒙傳遞迴來的消息告訴了勞勃國王——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懷孕了,勞勃命令他找人想辦法將丹妮母子刺殺。伊利里歐和瓦里斯在紅堡的地窖中秘密會見,討論該如何延緩史塔克家跟蘭尼斯特家的開戰,以便他們有更多的時間準備他們的計劃。[9]

瓦里斯繼續在喬佛里國王身邊充當告密者的角色,喬佛里希望找個人為他父親的死作出氣筒,瓦里斯建議整肅巴利斯坦·賽爾彌。於是喬佛里和瑟曦罷免了賽爾彌的御林鐵衛一職,議事廳內外不少人見證了這齣荒唐的鬧劇。[10]因為這次罷免,賽爾彌之後來到東方加入了丹妮莉絲一方,[11]而這正是瓦里斯所希望的。

艾德·史塔克被囚禁後,瓦里斯扮成獄卒的模樣去見他,說服了奈德為了他女兒珊莎的生命,也必須要認下自己沒犯過的罪,這樣瑟曦就會允許他加入守夜人的行列以免罪,而狼家獅家就能避免一場戰爭。當奈德問起瓦里斯他究竟為誰效忠時,那個瞬間瓦里斯看上去是那麼罕有的真誠,他宣稱自己所有的作為都並非為了個人的權力欲、榮譽渴望或是忠誠心,而是單純地在為整個王國打算。[12]

不過瓦里斯對於奈德的安排最後還是落了空,喬佛里違背了議會的意願,在最後一分鐘執行了奈德的死刑,而沒有讓他穿上黑衣,這一舉措震驚了瓦里斯和所有圍觀的人。[13]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Varys - by TheMico ©

提利昂進入破鐵砧後,發現瓦里斯和雪伊在一起。瓦里斯和提利昂之間不露鋒芒的互相用言語智鬥了一番。瓦里斯隨後問提利昂對紅彗星有什麼看法,並告訴提利昂它預兆了國王的到來,伴隨的將是血與火。在瓦里斯離開前,他留下了一個謎語。[14]


三位地位顯赫之人坐在一個房間,一位是國王,一位是僧侶,最後一位則是富翁。有個傭兵站在他們中間,此人出身寒微,亦無甚才具。每位顯赫之人都命令他殺死另外兩人。國王說:『我是你合法的君王,我命令你殺了他們。』僧侶說:『我以天上諸神之名,要求你殺了他們。』富翁則說:『殺了他們,我所有的金銀珠寶都給你。『請告訴我——究竟誰會死,誰會活呢?』
[14]

提利昂·蘭尼斯特抵達君臨出任首相一職,瓦里斯和他建立起了合作關係,向他報告一些城內發生的事情。瓦里斯幫助提利昂逐漸將都城守備隊控制在手裏,並告訴了他瑟曦王后與她的堂弟藍賽爾·蘭尼斯特通姦一事。[15][16]

瓦里斯幫着提利昂保護他的情婦雪伊,安排了一條秘密路線讓他可以去見她,同時又能瞞過瑟曦的耳目。[15]在兩個人的合作過程中,瓦里斯將自己是如何被閹割的故事告訴了提利昂。[16]也正是瓦里斯將詹德利交給了尤倫去加入守夜人,以避免這男孩因為是勞勃的私生子而遭遇到瑟曦爪牙的毒手。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提利昂·蘭尼斯特黑水河之役的重創中清醒過來後,他找來瓦里斯,希望能恢復他們的同盟,包括繼續幫助他維持雪伊的秘密。瓦里斯答應了他。然而瓦里斯在提利昂的審判中做出了對他很不利的證詞,這些證詞並非偽造,證詞的內容包括兩人之間的一些對話等,但事實上將提利昂推向了極為不利的位置。提利昂被判了死刑後,詹姆威脅瓦里斯幫他把弟弟救出來,在詹姆的劍下瓦里斯只好同意(瓦里斯是否還有其他目的並不清晰,不過據詹姆所說是如此)。在解救提利昂的過程中,提利昂問瓦里斯首相塔密道的事,瓦里斯在表面上建議提利昂不要管這些,趕快逃走,不過還是告訴了提利昂可以到達他老爸泰溫寢室的密道——而提利昂通過這條密道潛入殺死了自己的父親。[17]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由於幫助提利昂潛逃(並殺了自己的父親泰溫),瓦里斯的情報總管生涯就此終結了。瑟曦懸賞他的人頭,但瓦里斯就此銷聲匿跡無影無蹤。而據傳一位地牢的看守「羅根」在提利昂潛逃的夜晚也同時失蹤了。在這位羅根位於地牢的住所里,科本學士發現了一枚古老的提利爾家的金幣,他把它交給了瑟曦。[18]讀者們有很多理由可以懷疑「羅根」就是瓦里斯(因為獄卒們對「羅根」的描述與瓦里斯在《權力遊戲》中所扮成的去見奈德·史塔克的獄卒非常一致),而那枚金幣可能正是瓦里斯為破壞提利爾與蘭尼斯特之間的結盟而留下的。

科本學士接替了瓦里斯的位子,人們忙不迭地巴結他,並為了金錢把情報賣給他,間諜什麼的似乎還挺容易當的。瑟曦覺得瓦里斯總是令大家覺得他是不可或缺的,讓人們依賴着他,這些事科本也完全能做得到。而實際上,科本可遠遠不如瓦里斯那般消息靈通,他也沒有瓦里斯那樣無孔不入的可靠的情報網。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瓦里斯通過紅堡的密道潛入到大學士派席爾的住所殺了他,之後派了一隻「小小鳥兒」去找凱馮爵士(他在瑟曦陷入醜聞後接替她出任攝政王),謊稱是國師有事要找他。

凱馮·蘭尼斯特到了後,瓦里斯用十字弓射中了他。他告訴凱馮,自己這麼做是為了阻止凱馮有機會收拾好瑟曦留下的爛攤子,他說凱馮死後,瑟曦大概會懷疑是提利昂聯手了提利爾做的,而提利爾家則會懷疑瑟曦,接下來還會有人把帳算到多恩人頭上。疑雲和猜忌將會籠罩着小托曼的王國,威脅着貴族們的聯盟。在凱馮死前,瓦里斯對他表示歉意,說自己也不想這麼做,他全都是為了這個國家以及它未來的君王——伊耿六世

緊接着瓦里斯招來了他的「小小鳥兒」們,讓他們來結束凱馮爵士的痛苦。[19]

語錄

暴風來了又走,巨浪沖刷過頭,大魚吃掉小魚,可我依舊好端端地在海里划水呢。 - 瓦里斯 對 提利昂 所說 [15]


為何在你們這些王公貴族的權力遊戲裏面,永遠是無辜的人受苦最多? - 瓦里斯 對 艾德 所說 [12]

引用與注釋

  1. HBO: Game of Thrones: cast and crew
  2. 權力遊戲章節 25,艾德。
  3. 3.0 3.1 3.2 3.3 烽火危城章節 44,提利昂。
  4. 血龍狂舞章節 5,提利昂。
  5. 血龍狂舞章節 67,廢王者。
  6. 血龍狂舞章節 24,流亡首相。
  7. 7.0 7.1 權力遊戲章節 30,艾德。
  8. 劍刃風暴章節 12,提利昂。
  9. 權力遊戲章節 32,艾莉亞。
  10. 權力遊戲章節 57,珊莎。
  11. 烽火危城章節 63,丹妮莉絲。
  12. 12.0 12.1 權力遊戲章節 58,艾德。
  13. 權力遊戲章節 65,艾莉亞。
  14. 14.0 14.1 烽火危城章節 3,提利昂。
  15. 15.0 15.1 15.2 烽火危城章節 8,提利昂。
  16. 16.0 16.1 烽火危城章節 29,提利昂。
  17. 劍刃風暴章節 77,提利昂。
  18. 群鴉盛宴章節 7,瑟曦。
  19. 血龍狂舞終章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參見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