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权力的游戏》电视剧中的艾德·史塔克,请参看TV:艾德·史塔克
艾德·史塔克
Eddard Stark
House Stark.PNG
Collage lb image page7 5 1.jpg
基本信息
别名 奈德
头衔 临冬城公爵
北境总督
北境守护
国王之手
势力 史塔克家族
文化 北方人
宗教 旧神
出生 +/-263AC[1],出生于临冬城
死亡 298AC,死亡于君临
人物关系
父亲 瑞卡德·史塔克公爵
母亲 莱亚娜·史塔克
配偶 凯特琳·徒利
恋情 薇拉(流言)
渔夫之女(流言)
子嗣 罗柏
珊莎
艾莉亚
布兰
瑞肯
琼恩·雪诺
继承人 罗柏·史塔克
封君 劳勃·拜拉席恩
好友 劳勃·拜拉席恩
不和 詹姆·兰尼斯特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冰与火的世界(提及)
权力的游戏(POV)
列王的纷争(提及)
冰雨的风暴(提及)
群鸦的盛宴(提及)
魔龙的狂舞(提及)
电视剧

艾德·史塔克Eddard Stark,昵称“奈德”,是史塔克家族的家主,临冬城公爵、北境总督、北境守护。他与劳勃国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并一同发起战争推翻了坦格利安王朝。在小说开始时,劳勃国王请求艾德出山担任他的国王之手,他由此南下。在国王驾崩后,君临上演了一系列的政治角逐,艾德成为了失败者,被继位的乔佛里·拜拉席恩以叛国的罪名斩首。

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由肖恩·宾饰演。

外貌与性格

可参阅:艾德·史塔克有关的图片。(41张)

艾德35岁上下,长脸,黑褐发色,灰色眼瞳。修剪齐整的胡须已经开始发灰。[2]外貌上不如他的哥哥布兰登魁梧和英俊。[3]艾德性格上继承了家族恪守荣誉,公正无私的传统。家人们认为他很和善,但是由于他总是一副严肃的神情,常常被外人误解为对别人不屑与冷淡。

尽管艾德·史塔克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位好的领袖,无法与自己的哥哥布兰登相提并论,但是他对于荣誉的执着恪守和公正严明的处事作风依然赢得了许多北境家族的尊重和爱戴。

历史

奈德从八岁开始就与劳勃·拜拉席恩一道作为琼恩·艾林养子鹰巢城长大[4],他视劳勃为手足,琼恩为生父。伊里斯二世在下令杀死奈德的父兄之后,曾下令琼恩·艾林交出两位养子的头颅,艾林拒绝了命令并率先在东境举起了反叛大旗。继承了临冬城公爵爵位的奈德,也在北境发起了反叛。

他在一位渔夫及其女儿的帮助下计划从谷地乘船返回北境,却于中途遭遇风暴,渔夫死于海难,女孩将奈德送到了甜姐岛,在波内尔伯爵的协助之下经从甜姐岛抵达白港,潜回北境,最终得以举兵反叛伊里斯二世。在南下和在南方作战的劳勃会合之前,奈德迎娶了本该嫁给自己哥哥布兰登的凯特琳·徒利。[5]

随后奈德带领霍兰·黎德马丁·凯索威廉·达斯丁伊森·葛洛佛马克·莱斯威尔席奥·渥尔六人,在多恩边境的找到了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安置自己妹妹莱安娜的极乐塔。在那里,奈德的七人团大战三名御林铁卫(“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白牛”杰洛·海塔尔奥斯威尔·河安)。除了霍兰·黎德和奈德本人之外,所有人全部战死,不幸的是,战斗结束后不久,莱安娜便去世。这惨烈一幕亦成为了他日后挥之不去的梦魇。

战争结束后,劳勃坐上铁王座,是为劳勃一世。加冕礼之后,奈德带着一位名叫琼恩·雪诺的私生子返回北境。对于雪诺的真实身份只字未提,即使是对凯特琳亦是三缄其口。此时有传言说雪诺的母亲是多恩贵族戴恩家族亚夏拉·戴恩亚瑟·戴恩的妹妹),[4]高德瑞奇·波内尔伯爵则声称是帮助奈德渡海的渔夫女儿生下了琼恩·雪诺。[6]

六年之后,铁群岛巴隆·葛雷乔伊发动叛乱,自称铁群岛之王,奈德又跟随劳勃参与了对他的征讨。击败巴隆之后,将其子席恩收为养子兼人质。随后九年间,奈德从未长期离开自己的封地,亦与南国纷繁复杂的政治斗争保持距离。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Section icon agot.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一 (已出版)
肖恩·宾 饰演 奈德·史塔克

琼恩·艾林离奇死亡后,劳勃国王请奈德出任新的御前首相。奈德虽然不大情愿,最终还是在凯特琳·徒利的建议下决定南下君临(原著中为凯特琳·徒利鲁温学士都支持艾德南下,而剧集中改为凯特琳·徒利反对),调查艾林死因。在抵达王城后,奈德惊讶于劳勃的挥霍无度,导致亏欠兰尼斯特家族一笔巨大的负债,而御前会议对此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劳勃宣布为庆祝奈德上任首相举行一场比武大会,奈德极力阻止,未果。比武大会分为长枪比武、团体近战和射箭比赛,吸引了来自七大王国的各路骑士和自由骑手。

在调查的过程之中,奈德发现了琼恩·艾林生前与劳勃的弟弟史坦尼斯来往密切,两人已经在城中暗自寻访到了数个劳勃的私生子,而奈德本人也在寻访的过程中拜访了劳勃的一个私生子“大牛”詹德利。然而随着凯特琳·徒利逮捕了提利昂·兰尼斯特史塔克兰尼斯特家的关系迅速恶化。而此时奈德却与劳勃就是否刺杀狭海对岸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事上争执不休,御前大臣中仅有奈德和巴利斯坦两人认为不应该谋杀坦格利安女孩。奈德一怒之下打算弃职还乡。在计划离开君临返回临冬城的前一天,奈德被培提尔·贝里席带去拜访了劳勃的又一个私生子,一名叫做芭拉的女婴。返回途中,奈德遭遇为弟报仇的詹姆·兰尼斯特,打斗中腿部被战马压成重伤。劳勃探望了养伤中的奈德,原谅了他并且重新授予他国王之手的职位。[7]

劳勃外出打猎期间,艾德坐在铁王座上替他处理民众请愿。三名河间地领主报告了在河间地与西境交界处,格雷果·克里冈劫掠了一些村庄。艾德派出贝里·唐德利恩密尔的索罗斯,一队骑士,包括他自己的护卫前去平乱,依法制裁克里冈。[8]

当他开始调查琼恩·艾林对劳勃的私生子不同寻常的兴趣来源时,奈德恐惧的发现劳勃法律上的三个孩子,实际上是王后瑟曦和她的孪生弟弟詹姆的乱伦产物。[9] 艾德决定和瑟曦当面对质,给她一个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的机会。[10] 然而,瑟曦利用了奈德给她的这段缓冲时间,策划了对劳勃的谋杀,并且买通了都城守备队。当劳勃垂死躺在病榻上时,奈德先是断然回绝了劳勃的幼弟蓝礼关于将三个孩子扣为人质的建议,继而又回绝了培提尔·贝里席让他放弃支持劳勃的长弟史坦尼斯继位,而接受瑟曦与詹姆13岁的儿子乔佛里继位,奈德自己作为摄政王的建议。[11] 贝里席向奈德保证他会得到都城守备队的支持,然而劳勃一死他便背叛了奈德。[12] 瑟曦得到了因贝里席的背叛而转头支持她的都城守备队,以叛国罪为名将奈德逮捕入狱。

瓦里斯拜访了地牢中的奈德,告诉他由于珊莎的求情,如果他承认自己犯下了叛国罪,他就会被原谅,并且北上长城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军团。奈德一开始拒绝了他,但是为了保护落入兰尼斯特手中的女儿,他放弃了荣誉,同意认罪。[13] 他被带到了贝勒大圣堂的讲坛上,并不知道尤伦,他的女儿艾莉亚·史塔克和伪装了的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也在人群中观看。艾德做了承认自己叛国行为的公开演讲,却未曾料想乔佛里于最后关头变卦,执意判处奈德死刑,让瑟曦,瓦里斯和总主教大为震惊。伊林·派恩用艾德·史塔克自己的巨剑寒冰将他斩首。[14] 乔佛里把艾德的首级插在城堡墙上的长枪上,并且逼他的女儿珊莎观看。[15]

列王的纷争

Section icon acok.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二 (已出版)

提利昂·兰尼斯特就任御前首相后,下令将奈德的头颅从城墙上拿下,并将尸骨一道送回奔流城凯特琳·徒利在奔流城继而命令哈里斯·莫兰将尸骨送回临冬城的陵墓,以和史塔克家族的历代先祖,以及艾德的父亲,兄长和妹妹合葬。然而就在运送途中,铁群岛葛雷乔伊家族突袭了北境,并占据了北上必经之地卡林湾。随后临冬城陷落,奈德的尸骨亦下落不明。

艾德·史塔克 by jiegelamu

魔龙的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五 (已出版)

布兰·史塔克在训练成为绿先知的过程中,曾透过临冬城的心树看到自己的父亲艾德·史塔克在从前祈祷的影像。他听到奈德祈祷妻子能够原谅自己,并且希望琼恩能够和罗柏像亲兄弟一样并肩长大。

芭芭蕾·莱斯威尔曾在奈德之兄布兰登凯特琳·徒利定亲前非常热切地想要嫁给他。但之后,她嫁给了威廉·达斯丁,没过多久便在极乐塔之战中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她对席恩·葛雷乔伊表示她将他丈夫的牺牲完全归咎于奈德。她还说一旦自己得知了奈德尸骨的下落,绝不会让它们返回临冬城,和祖先们安葬在一起,作为对奈德当年没有将她丈夫的尸骨带回北境的报复。

然而,许多其他的北境家族回忆起奈德时依然带着敬意和爱戴。尽管奈德生前认为自己不如哥哥布兰登适合做一个领主,但是他公正而具有荣誉感的做为仍然受到了北境人民的尊敬。

家族

艾德·史塔克与凯特琳·徒利育有五个孩子,还有一个私生子琼恩·雪诺,养子席恩·葛雷乔伊

[16]

语录

布兰: 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艾德:人唯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2]

—— 布兰和艾德


史塔克家族的人体内仍流有‘先民’的血液,我们相信判决死刑的人必须亲自动手。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你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至死,统治者若是躲在幕后,付钱给刽子手执行,很快就会忘记死亡为何物。[2]
—— 艾德对布兰说


北方的冬天很冷很苦,但史塔克家族会熬过去的,这么多年来我们不是一直都熬过来了吗?[17]
—— 艾德对劳勃·拜拉席恩


艾德: 我们不再是当年的年轻小伙了。

劳勃: 你小子从来也没年轻过。[18]

—— 劳勃与艾德


你不但要了解自己的部下,还必须让他们也了解你。别想叫你的手下为一个他们所不认识的人卖命。[19]
—— 艾德对罗柏


亚瑟: 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吧。

艾德: 不对,一切将在这里结束。[7]

—— 艾德与亚瑟·戴恩


“倘若换成别的小孩威胁到罗柏、珊莎、艾莉亚、布兰或瑞肯的生命,他会怎么做?甚或,倘若琼恩威胁到她亲生孩子的性命,凯特琳又会怎么办?”他不知道,他祈祷自己永远不要知道。[10]
—— 艾德心想


瑟曦: 王位近在咫尺,你只需伸手便可夺取天下。詹姆跟我说过,君临城陷那天,你发现他坐在铁王座上,便要求他交出王位。那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只需爬上阶梯,坐上王位。可悲啊,可悲的错误。

艾德: 我这辈子犯过的错,超乎你的想象。然而这却不是其中之一。[10]

—— 艾德与瑟曦


世上不变的唯有凛冬。我们的确有可能失败,但……假如我们胜利呢?[6]
—— 艾德对某位波内尔

关于艾德的语录

奈德,你律己太严了。你老是这德行,他妈的,不会有女人想跟圣贝勒上床的。[18]
—— 劳勃对艾德说


去你的,奈德·史塔克。你和琼恩·艾林都该死,我这么爱你们,结果你们是怎么对我的?你或琼恩才应该来当国王。[20]
—— 劳勃对艾德说


奈德·史塔克,我知道你没办法说谎,不管是为了爱还是为了荣誉。[20]
—— 劳勃对艾德说


是的,大人,若真要动刀动枪,您将会是劳勃·拜拉席恩唯一的朋友。[20]
—— 瓦里斯对艾德说


“史塔克,你把荣誉当铠甲穿在身上,自以为能保你平安,结果却让自己负担沉重,行动困难。[11]
—— 培提尔·贝里席对艾德说


艾德大人,您是个正直磊落的人,我常常忘记这点,因为我这辈子很少遇见您这样的人。当我见到诚实和荣誉给您带来何种下场之后,我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13]
—— 瓦里斯对艾德说


您那奈德呢,本该亲吻这双结果伊里斯的手,却非要轻蔑那张他来的时候替劳勃暖过位子的屁股。[21]


我了解艾德·史塔克。你父亲非我之友,但只有傻瓜才会怀疑他的荣誉和忠诚。[22]


她记得很久以前父亲说的话:当大雪降下,冷风吹起,独行狼死,群聚狼生。他说的是反话。如今独狼艾莉亚活着,狼群却被捕杀、剥皮。[23]

引用和注释

  1. 详见艾德·史塔克的年龄推断。
  2. 2.0 2.1 2.2 权力的游戏章节 1,布兰。
  3. 冰雨的风暴章节 45,凯特琳。
  4. 4.0 4.1 权力的游戏章节 6,凯特琳。
  5. 权力的游戏章节 2,凯特琳。
  6. 6.0 6.1 魔龙的狂舞章节 9,戴佛斯。
  7. 7.0 7.1 权力的游戏章节 39,艾德。
  8. 权力的游戏章节 43,艾德。
  9. 权力的游戏章节 44,珊莎。
  10. 10.0 10.1 10.2 权力的游戏章节 45,艾德。
  11. 11.0 11.1 权力的游戏章节 47,艾德。
  12. 权力的游戏章节 49,艾德。
  13. 13.0 13.1 权力的游戏章节 58,艾德。
  14. 权力的游戏章节 65,艾莉亚。
  15. 权力的游戏章节 67,珊莎。
  16.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史塔克家谱。《冰与火之歌的世界》的合著者 Elio 已确认家族树中存在多处错印,所有本应该姓Royce的人都被错印改姓为Rogers。本模板已予以修正。
  17. 权力的游戏章节 4,艾德。
  18. 18.0 18.1 权力的游戏章节 12,艾德。
  19. 权力的游戏章节 22,艾莉亚。
  20. 20.0 20.1 20.2 权力的游戏章节 30,艾德。
  21. 列王的纷争章节 55,凯特琳。
  22. 冰雨的风暴章节 76,琼恩。
  23. 群鸦的盛宴章节 6,艾莉亚。
0.0
0人评价
avatar
0

奈德是否为骑士

7个月
avatar
Reasno
2

扩展阅读 lotr:波洛米尔

24个月
S
1
The things we love destroy us every time.
24个月
avatar
2

凛冬将至,狼家必胜~

2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