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含有暂无官方翻译的名词。
有一些其他的词条可能与此词条重名或近似,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invoke:Infobox|infobox}}

血龙狂舞{{#invoke:En|en|Dance of the Dragons|}}坦格利安王朝中期一次血腥内战,起源于韦赛里斯一世的长女雷妮拉与第二任妻子阿莉森·海塔尔的长子伊耿争夺铁王座继承权

战争由韦赛里斯王于{{#invoke:Date|date|129|}}驾崩后开始,持续了两至三年。最终两派的领袖雷妮拉与伊耿都先后去世,由雷妮拉之子伊耿继承王位,是为伊耿三世,结束战争。

在2013年,作者乔治·R·R·马丁为文集《危险的女人》写作一篇关于血龙狂舞的三万字小说,名为《公主与王后》,假借葛尔丹博士之笔写下一篇“…(大致)真实的血龙狂舞起源故事”。稍后,马丁又公布在文集《游侠》(Rogue)撰写一篇名为《浪荡王子,国王的弟弟》的外传作品,继续以葛尔丹博士之笔讲述在韦赛里斯一世统治时,血龙狂舞的起因是如何种下的故事。此作品将以韦赛里斯一世的弟弟和雷妮拉的丈夫戴蒙亲王为中心主角。[1]完整未删节版本的《公主与王后》(约八万字)和《浪荡王子》将出现在一部名为《血与火》(Fire and Blood)的坦格利安家族全史,确切出版时间仍然未定。[1][2]

背景

国王韦赛里斯一世与他那来自艾林家族的第一任王后艾玛·艾林共有三个孩子,但只有雷妮拉公主能长大成人。由于缺少一个继承他王位的儿子,韦赛里斯一世开始培养雷妮拉成为他的继承人。年轻的雷妮拉被允许参与国家大事的各类讨论中,甚至被允许列席御前会议[3]在{{#invoke:Date|date|105|}}年,国王更命令全国贵族起誓捍卫他女儿的权利,许多贵族懂得国王的用意,雷妮拉很快拥有了拥护自己的派系。[4]

然而,在王后去世后,国王娶了海塔尔家族的阿莉森女士,并且又有了四个孩子。其中包括三个儿子,长子便是伊耿。海塔尔王后与雷妮拉公主的争斗日趋明显,在{{#invoke:Date|date|111|}}年的君临比武大会的晚宴上,海塔尔王后身穿绿袍出席,雷妮拉公主以一身鲜明的红黑色长裙出现,自此两人的支持者分别被称为“绿党”与“黑党”。海塔尔王后与她的党羽也多番劝说国王改立伊耿为继承人。尽管如此,雷妮拉的继承顺位似乎完全不受影响,韦赛里斯一世拒绝妻子的要求,并公开表示他希望雷妮拉继承王位的意愿。[5][4]

血龙狂舞的爆发也可能牵涉多人间的私怨。谣传克里斯顿·科尔爵士曾是雷妮拉公主的情人(红堡弄臣蘑菇讲述一个截然相反的版本,科尔从未对公主不轨,他对公主的憎恶源于她毫不节制的对他表示爱意),后来二人的私情却不愉快地终结,科尔从此记恨公主。伊蒙德王子与雷妮拉的儿子们的私怨也有促使双方关系恶化,伊蒙德王子的一只眼睛被公主的孩子弄瞎,导致王子对雷妮拉一方的憎恶。也有说雷妮拉的叔叔和第二任丈夫戴蒙亲王是阿莉森王后的父亲御前首相奥托·海塔尔爵士的政敌,首相积极反对公主继位,认为公主只会沦为戴蒙亲王的傀儡。此外,雷妮拉与戴蒙放荡的私行(谣言指雷妮拉的首三个儿子并非她与兰尼诺·瓦列利安爵士所生,而是与情人哈尔温·斯壮爵士的私生子。三子没有瓦雷利亚外貌特征,加强了这个谣言的流传),也被绿党用作反对其继承权利的借口。[5][4]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的王朝史中,关于女性继承权的争议一直未平息,王室也未建立完整正式的继承法则。在{{#invoke:Date|date|92|}}年,杰赫里斯一世的长子伊蒙亲王去世,国王决定选择了自己的次子贝尔隆继承人,而绕过伊蒙的独女雷妮丝公主。可是九年后贝尔隆也逝世,为免战争爆发,杰赫里斯选择召开大议会决定王储的人选。雷妮丝公主与她的长女兰娜尔及幼子兰尼诺皆有参选,其对手则是贝尔隆的长子、后来的韦赛里斯一世。最后大议会把除了韦赛里斯与兰尼诺以外的参选人剔除,韦赛里斯赢得大多票数,取得王储之位。两年后,韦赛里斯一世顺利继位。虽然韦赛里斯王坚持让雷妮拉继承王位,而且雷妮拉的坦格利安血统比伊耿纯正(雷妮拉的父母都是杰赫里斯的孙辈),在{{#invoke:Date|date|105|}}年国王也让全国诸侯发誓捍卫雷妮拉的继承权,但“仲裁者”的选择及101年大议会的决定留下男性优先继位的法律先例,加上安达尔人的继承法则是儿子优先,后来也被绿党用来反对雷妮拉的宣称。[5][4]

战争

序幕

在{{#invoke:Date|date|129|}}年三月久病在床的韦赛里斯一世驾崩后,阿莉森·海塔尔王后与她的父亲首相奥托·海塔尔爵士联同了御林铁卫队长、后来被人称为“拥王者”的克里斯顿·科尔爵士和御前会议的绿党成员一起忤逆国王的意愿,加冕伊耿王子。当消息传至龙石岛时,因怀孕而逗留岛上的雷妮拉公主早产。恢复过来后,黑党立刻举行加冕典礼作回应。此时两王并立,各不相让,这导致了一场接近三年的血腥内战——“血龙狂舞”。

双方最初避免发生流血冲突,而是全力缔结盟约拉拢各大家族。期间,绿党试图开出慷慨的和解条件让雷妮拉体面地臣服,但她拒绝放弃自己应得的权利。黑党赢得了谷地北境铁群岛[6]狭海诸侯的支持,西境海塔尔家族加入了绿党一边,而王领河湾地河间地分裂,各有支持者。可是在争夺风息堡加盟时,双方发生了第一次正面冲突。

  • 君临政变:韦赛里斯一世死后,王后迅速命人封锁消息(有人认为她甚至可能下毒加速国王之死),并指示御林铁卫传召御前会议的大臣。占多数的绿党成员试图以各种理由剥夺雷妮拉的继承权利,提出反对的财政大臣林曼·毕斯柏里伯爵遭科尔杀害。在场诸位绿党大臣立下血誓,保证绝不背叛。随即绿党控制了国库,将国库的财富分成四部分运走。同时,首都大批黑党被捕下狱,伊耿二世的加冕未受任何阻碍下于龙穴举行。国王直至死后七天,尸身腐臭至无法隐瞒,其死讯才被公开。此时,御林铁卫中的史蒂芬·达克林爵士窃去韦赛里斯王的冠冕,趁夜色带著少数随从溜出君临,投奔雷妮拉公主。
  • 雷妮拉加冕:国王驾崩及伊耿加冕的消息传至龙石岛后,暴怒的雷妮拉公主突然早产,她诞下了一个死产的怪胎女儿维桑尼亚。她恢复过来后,随即集合自己的支持者,召开“黑党会议”,制订作战方案准备对抗伊耿。第二天黑党仓促举行加冕典礼,及时抵达的史蒂芬爵士受到众人热烈欢迎,领全境守护者戴蒙亲王亲手为妻子雷妮拉戴上她曾祖父与父亲的王冠,血龙狂舞拉开序幕。
  • 全国分裂:乘着国王去世但未公布的先机,绿党先行通报凯岩城奔流城高庭旧镇及一切可能的支持者。同时他们也翻查101年大议会的记录,寻找可能的盟友和敌人。奥托爵士派出了伊耿二世国王的弟弟伊蒙德王子南下与风息堡结盟。黑党在雷妮拉加冕后,也积极拉拢支持者。雷妮拉差遣了她的长子杰卡里斯·瓦列利安骑龙北上,巨龙的威势与风度翩翩的王子说服了临冬城鹰巢城白港三姐妹群岛荒冢屯加盟黑党,亦派遣次子路斯里斯·瓦列利安骑龙南下请求博洛斯·拜拉席恩公爵结盟。在奔流城,年老病衰的徒利公爵希望加入伊耿二世一方,但他的孙子违抗了祖父的遗命,最终加入了黑党一方。杰卡里斯王子与克雷根·史塔克公爵订下了冰与火的誓约,答应将来把一位公主嫁入史塔克家族。只有提利尔家族多恩在这场将至的战争里完全保持中立。
  • 和解努力:伊耿二世派出大学士欧维尔到龙石岛提出和解条件,若雷妮拉承认伊耿为王并来到铁王座前宣誓效忠,她获准保留龙石岛的封地,此地日后也会传给她的长子,而她的次子能继承瓦列利安家族潮头岛。她和戴蒙亲王的两个儿子则会成为红堡的上宾,成为国王的侍从和侍酒。其馀一众效忠雷妮拉的领主等也获得赦免。雷妮拉拒绝接受,因她才是先王属意的继承人。她声言除非她夺得王座,否则绝不罢休。
  • 破船湾狂舞:路斯里斯来到风息堡前,伊蒙德王子早已抵达该地,并与博洛斯公爵一位女儿订婚,赢取风息堡支持。迟来的路斯里斯未能与风息堡达成盟约,在返回龙石岛途中于破船湾上空被伊蒙德王子袭击而死。
  • 红堡刺杀:作为报复,路斯里斯的继父戴蒙亲王通过他的旧识,找到跳蚤窝的刺客经秘道潜入红堡,杀害伊耿二世的儿子杰赫里斯。这次事件导致伊耿二世的妻子海伦娜·坦格利安王后陷于极端悲痛而发疯,双方各失去一位龙骑士。两位王子之死意味着血龙狂舞的厮杀真正开始。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0}}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0}}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0}}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0}}

初战

黑党抢先展开军事行动,戴蒙亲王制订作战方案,封锁君临的水域和夺取在大陆的立足点。绿党也展开反击,拔除王领里的黑党据点。伊耿二世国王不满首相奥托爵士无力对付雷妮拉,于是罢免他并改以铁卫队长克里斯顿·科尔爵士为首相。

  • 火磨坊和石篱城之战:赫伦堡失守后,布雷肯家族的绿党军队接着在火磨坊石篱城战败,戴蒙亲王与布莱伍德家族攻取了石篱城。
  • 封锁君临瓦列利安家族的舰队在雷妮丝公主骑龙保护下占领了黑水湾,由潮头岛至龙石岛到喉道的水域都被封锁,首都对外贸易被完全掐断。
  • 刺杀雷妮拉克里斯顿·科尔任相后,马上对黑党展开反击。他派遣了铁卫亚历克·卡盖尔爵士假冒其孪生兄弟伊利克潜入龙石岛,尝试刺杀雷妮拉(一说是杀害她的儿子们)。可是,伊利克却巧合地遇上亚历克,两人决斗,同归于尽。
  • 暮谷镇陷落:在罗斯比城史铎克渥斯堡皆向克里斯顿爵士投降后,绿党首个攻击目标是达克林家族暮谷镇。守军猝不及防,暮谷镇迅速失守,港口和市镇都被洗劫和烧毁,达克林伯爵被斩首。
  • 鸦栖堡之战:暮谷镇陷落后鸦栖堡遭到围攻。克里斯顿爵士在这里布下陷阱,雷妮丝公主骑龙救援守军,结果落入圈套,遭到伊耿二世和伊蒙德王子的夹击。公主和她的龙奋战至死,伊耿二世和他的金龙阳炎在此战中重伤,接下来的一年里,伊蒙德王子领摄政王之位代替哥哥执政。鸦栖堡在同日被攻破,遭绿党屠城。金龙因为无法被移动,于是一直留在鸦栖堡的战场上。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1}}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1}}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1}}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1}}

全面战争

由北方的临冬城至东境的鹰巢城已经全面动员,克里斯顿爵士担忧如果他们都集结到戴蒙亲王麾下,君临将无法抵挡他们的力量。摄政王伊蒙德认同戴蒙亲王是他们最大的威胁,他自恃拥有维斯特洛最老最巨大的龙瓦格哈尔便能战胜所有人,未有选择谨慎行事,而是集结大军准备攻打赫伦堡。在南境深处,海塔尔家族正积极动员力量参战,而雷妮拉的支持者也出兵对抗他们。

而在黑党一边,丧子和诞下死产女儿等事让雷妮拉女王身心大受打击,无法执政。雷妮丝公主之死导致女王最大的支持者——也是公主的丈夫——潮头岛伯爵科利斯·瓦列利安大为不满,他与女王激烈争吵后黑党核心分裂。女王的长子杰卡里斯·瓦列利安接过母亲的责任,重新团结黑党,他任命祖父科利斯伯爵为女王之手,与他一起制订夺取君临的策略。同时,他尽量避免让自己的弟妹们再生意外,于是把他们分别送到潘托斯海鸥镇。在杰卡里斯掌政时,他最重要的决定是征召庶出龙骑士,这道命令日后将造成巨大的影响。

  • 撒播龙种:黑党急需要更多的龙骑士来对付敌人,于是杰卡里斯号召龙石岛及附近岛屿所有坦格利安家族私生子后裔——也是所谓的“龙种”——尝试驯服他们的龙,不过许多明显没有龙王血统的人参与了。许多参与者在过程中死去或烧伤,最终,四个或许是“龙种”的骑士因此诞生。
  • 喉道之战:早前与奥托爵士缔结盟约的三女儿王国,派遣沙拉克·洛哈率90艘战舰突袭瓦列利安舰队。他们掳获了前往潘托斯途中的雷妮拉幼子韦赛里斯,女王的四子伊耿虽然逃回龙石岛但他的龙重伤而死。接着两军在喉道发生激战。杰卡里斯王子与四位新的龙骑士参战,敌人溃败,最终只有28条船成功返回石阶列岛。但黑党也损失惨重,瓦列利安舰队丧失三分一力量,杰卡里斯与他的龙阵亡,潮头岛受到严重破坏。
  • 蜜酒河之战蒙德·海塔尔伯爵为伊耿二世起兵后,半月间旋即在蜜酒河畔被两支黑党军队包围。战况不利绿党之际,伯爵的侍从、伊耿二世的弟弟戴伦王子骑龙从天而降,形势立刻逆转,黑党大败。
  • 红叉河之战凯岩城公爵杰森·兰尼斯特率军大破三河领主,攻入河间地,但公爵在此战中受重伤死去。
  • 进军赫伦堡:在半月间,摄政王伊蒙德与国王之手克里斯顿爵士集合了四千人北上进攻赫伦堡。首都内有人向戴蒙通风报信,时机来临,亲王派出渡鸦通知众人落实其计划。
  • 解放鸦栖堡维里斯·慕顿伯爵率兵与一些狭海蟹爪半岛诸侯联手夺回鸦栖堡。他们尝试杀死伊耿二世的金龙,但徒劳无功,慕顿伯爵与约60人战死。半月后增援赶至战场,发现金龙已经消失,似乎是伤愈飞走了。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2}}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2}}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2}}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2}}

黑党胜利

损失第二个儿子没有击倒雷妮拉,反而使她坚强起来。战争已经来到第二年,戴蒙亲王的计划实现,铁王座易主,黑党迎来他们的胜利。伊蒙德的军队溃散,“拥王者”殒命,东方的三女儿王国瓦解,海洋又一次归于瓦列利安家族控制下,现在是雷妮拉称王事业的顶峰。尽管如此,雷妮拉的王位仍未稳固,半个王国仍然反对她,内战持续未平。

  • 君临陷落:伊蒙德愚蠢的行军使首都缺乏人力和巨龙的防守,戴蒙亲王与雷妮拉女王骑龙出现在君临上空,都城守备队中戴蒙的拥护者看到这个信号后迅速制服绿党指挥官并夺取城门。龙石岛军队渡海登陆,黑党以极轻微的代价占领首都,雷妮拉终于登上铁王座。随后她清算绿党的重要人物,奥托爵士等人被斩首,海伦娜王后与阿莉森太后被软禁。可是,伊耿二世与他的子女梅拉尔杰赫妮拉、两位御林铁卫维里·费尔爵士及瑞卡德·索恩爵士和情报总管拉里斯·斯壮却神秘消失。
  • 赫伦堡易主:经19天行军后,伊蒙德与科尔夺得已成空城的赫伦堡,但很快就收到君临失陷的消息。
  • 湖畔之战莱佛德伯爵指挥的一支西境部队朝着赫伦堡进发。然而,优柔寡断的伯爵使他的队伍被困于神眼湖西岸与两支敌人军队之间。他派到赫伦堡求援的乌鸦全部被射落。黑党为免夜长梦多,向敌人发动总攻。大批西境士兵被赶落湖中淹死,许多绿党贵族战死,合计双方超过两千人死亡。这场战役是血龙狂舞期间死伤最惨重的陆战之一。在学城的编年史中此战被命名为“湖畔之战”,但对许多生还者来说,此战更应该称为“喂鱼大战”。
  • 石山脊之战:湖畔之战后,克里斯顿爵士建议伊蒙德应该南下,重整旗鼓再次进攻。但是摄政王不肯像懦夫般行事,他骑上瓦格哈尔单独离开赫伦堡。爵士率领仅存的3,600名战士南下与戴伦王子等人会合,途中他被黑党持续袭击,又因为敌人坚壁清野而无法从沿路村镇夺取补给。终于,在他离开赫伦堡后的第四天,位于神眼湖以南的一处石山脊,身心俱疲的“拥王者”和他的队伍迎来末日。科尔很快被乱箭射死,其部队溃散。
  • 铁群岛参战:“红海怪”道尔顿·葛雷乔伊大王正式参与血龙狂舞,乘西境空虚与杰森·兰尼斯特公爵阵亡于河间地之际,进犯兰尼斯特家族的领地。铁民无法攻破防御太强的凯岩城,但是他们洗劫了整个兰尼斯港,掳走大量女人,将它烧成平地,又攻克了仙女岛。接下来两年,甚至血龙狂舞结束后至红海怪死亡前,铁民仍然继续肆虐西境的海岸。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3}}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3}}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3}}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3}}

战略转折

在{{#invoke:Date|date|130|}}年中,学城宣布冬季将至,但无碍战事发展,绿党继续展开猛烈反攻。在河间地,狂暴的伊蒙德驾驭瓦格哈尔焚烧城堡。而由参天塔伯爵蒙德·海塔尔与戴伦王子率领的南境大军跨越了曼德河,一路拔除黑党在南方的据点,朝着七国首都进发。凯岩城与风息堡依然反对雷妮拉。

当时拥有七条的雷妮拉女王兵分两路应付绿党的反击,两位龙骑士前往女泉镇抵御伊蒙德,两个被派到君临的西南门户腾石镇协防,其馀留守首都。雷妮拉——昔日曾被君临市民赞美为“王国之光”的少女——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睚眦必报的暴君。民众被逼忍受越来越高的税赋,还有更多被处死的“叛徒”,首都已经没有多少民众爱戴她了。她拒绝听从首相现在大赦绿党的建议,她终有一天会宽恕拜拉席恩兰尼斯特那些人,但首先要先杀掉她那几个篡夺者弟弟。

背叛滋生怀疑与更多的背叛。此刻是背叛频生的时间,“腾石镇之叛”后雷妮拉自此被永无休止的猜忌吞噬,最终一手将她自己的势力摧毁,促成自己的倒台与末日。

  • 苦桥之劫:负责护送伊耿二世之子梅拉尔王子到旧镇御林铁卫瑞卡德·索恩爵士在苦桥附近被截下,索恩本人被一群暴徒杀死。暴徒争夺王子,拉扯间将王子活活撕成几块。稍后进军至此的海塔尔伯爵一怒之下纵兵蹂躏苦桥,并处死苦桥伯爵夫人。
  • 河间地袭击戴瑞城赫伦堡以及许多大小城镇,城堡和磨坊等都被伊蒙德疯狂报复,化为焦土。河间地陷于恐慌,鸦树城、暮谷镇和女泉镇都向女王求援,雷妮拉指派丈夫戴蒙亲王与私生女龙骑士蓖麻北上。他们的搜索徒劳无功,伊蒙德一直移动,袭击不同地方。
  • 第一次腾石镇之战:九千黑党士兵和两位私生子龙骑士白发乌尔夫铁锤修夫驻守腾石镇抵挡人数庞大的南境军队。城郊的战斗里黑党败北,但是罗德瑞克·达斯丁伯爵率领北境人发起决死冲锋,杀死了对方的主帅蒙德伯爵与猛将布兰登·海塔尔爵士后才倒下。可是在战况似乎将要扭转的重要一刻,两个龙骑士突然变节,向腾石镇吐下龙焰。城镇因此陷落,接踵而至的暴行更是史上罕见,妇女被反复强暴,老弱和男孩被屠杀,大量民众被烧死或逃跑期间淹死于河中,腾石镇化为一片废墟。“腾石镇之叛”是内战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雷妮拉的倒台由此开始。
  • 逮捕龙种:腾石镇之叛后,黑党丧失对任何庶出龙骑士的信心。女王禁止恐慌的民众进出首都,并在幕僚建议下决定拘捕其馀两位庶出龙骑士,蓖麻与亚当·瓦列利安爵士。首相科利斯伯爵极力劝阻,无效后他抢先派人通知亚当爵士逃亡。在金袍子抓住亚当前,他及时骑上龙逃离君临,伯爵因此被关进黑牢,等候处决。当消息公开后,效忠瓦列利安家族的人放弃雷妮拉,自行返回潮头岛。
  • 女泉镇变节:女王命令曼佛利·慕顿伯爵捕杀蓖麻,她除了是庶出外还谣传与戴蒙亲王有亲密关系,因此被判叛国。左右为难的伯爵不愿破坏宾客权利,又恐惧受戴蒙或雷妮拉报复,无法抉择。他的学士诺伦化解这难题,他把信件交给戴蒙亲王。戴蒙让女孩骑龙逃离七国,然后也离开了女泉镇。曼佛利伯爵拒绝让诺伦学士独自承担叛国罪名,当夜,女泉镇宣布效忠伊耿二世。
  • 神眼湖狂舞:戴蒙亲王骑着魔龙科拉克休独自来到赫伦堡,等待伊蒙德王子来临。两星期后,伊蒙德在先知亚丽·河文指引下来到这里。两人在神眼湖上空作最后的决斗,同归于尽。
  • 双龙搏斗:约在“腾石镇之叛”同时,一艘瓦兰提斯商船目击龙山东面有两条搏斗。船员稍后在岛上的酒馆、妓院和客栈吹嘘这件事,使消息传遍整个岛屿。翌日早上,人们在山脚找到了野龙灰影的尸骸,当时许多人(包括雷妮拉留下的龙石岛代理城主)都武断地说是另一条野龙贪食者杀死了灰影。城主因此禁止任何人在龙山东面捕渔,以免贪食者袭击人类。只有一些有心人察觉到,船员提及杀死灰影的是有金色鳞片,而不是贪食者黑如煤炭的鳞片。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4}}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4}}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4}}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4}}

女王垮台

神眼湖决斗后,雷妮拉已经失去了她的首相和他的军队的支持,还有额外损失了三个龙骑士。她王位的三道支柱——戴蒙亲王、瓦列利安家族和龙骑士——现在全部倒下,她的统治也已经到了尽头。听闻腾石镇遭受的暴行以及南境大军进逼后,君临民众无处可逃,人人都认为末日将至,他们尽情享乐挥霍,深信雷妮拉不能保卫他们。君临变成一个极端危险的火药桶,只需要一点火花便能引爆歇斯底里的民众。

不过在腾石镇,南境大军裹足不前,只因他们在失去参天塔伯爵后缺乏一个足以令众人信服的领导者。霍巴特·海塔尔爵士,一生庸碌但却是腾石镇驻军中资格最老的海塔尔家族成员,成为了最高指挥。两位叛徒龙骑士与河湾地贵族的冲突日益剧烈,政治角力——而非前进——成为了腾石镇驻军最关注的事,一场大胆的谋划在贵族间开始进行。而在雷妮拉的根据地龙石岛,另一场致命的背叛也在进行,陌客正在岛上静候她。

  • 君临暴乱:瓦列利安支持者抛弃她后,一天傍晚,伊耿二世的妻子海伦娜王后自红堡高处跃下死亡。很快街道上充斥着雷妮拉派人杀死自己的异母妹妹的谣言,义愤填膺的民众还没有忘记她的儿子杰赫里斯惨死一事。当夜,君临发生暴动。暴乱自跳蚤窝开始,蔓延至大半个都城,人数不足的黑党军队无法镇压数量超过他们几倍的暴民,金袍子司令罗斯·拉盖特和女王铁卫队长洛伦特·马尔布兰战死。一个名为佩金的雇佣骑士加冕了他的侍从崔斯丹为王,宣布那侍从是先王韦赛里斯的私生子。暴乱持续,首都的城门接连失守,大量金袍子弃械逃亡或变节,雷妮拉对首都的统治至此已经终结。
  • 雷妮拉逃亡:黑党一致认同他们已经失去了首都,第二天清晨雷妮拉带著仅存的少量支持者冲出巨龙门,逃离首都。雷妮拉一路上担惊受怕,直至获得暮谷镇短暂收容才安定下来。她拒绝下属任何建议,决定回去龙石岛孵化新的龙,卷土重来。没钱没船的她被逼把自己的王冠卖给一个布拉佛斯商人,支付返回龙石岛的船费。在她不知情下,一个死亡陷阱正在岛上等待她。
  • 三王之月:君临暴乱后,七国的首都被三位伪王统治,分别是声称是先王韦赛里斯的私生子的崔斯丹·真火(Trystane Truefyre)、声称是伊耿二世的私生子的四岁的“淡发”盖蒙和煽动起冲击龙穴的先知“牧羊人”。牧人控制了大部分城区,而崔斯丹和佩金入主了红堡,盖蒙的妓女母亲则在维桑尼亚丘陵的一家妓院里统治自己的地盘。他们的统治最终都被率领风暴地军队加入战争的博洛斯·拜拉席恩公爵结束。
  • 蒺藜:在腾石镇,政治斗争日益剧烈,野心勃勃的私生子龙骑士公然宣称要获得高庭作领地,甚至觊觎王位。伊蒙德王子之死加剧他们的争拗,南境贵族无法决定应否加冕戴伦为王。修夫同意他们要推举一个国王出来,但这个位置不属于年轻的戴伦,反而应该是由他来坐。乌尔夫支持他的同伴,在场的贵族几乎不敢相信这对逆贼的傲慢。十三位南境大军的贵族策划杀死他们。由于参与者在血蒺藜客栈的招牌下筹划这次阴谋,史称他们为蒺藜。
  • 第二次腾石镇之战:在蒺藜落实计划的那一晚,腾石镇爆发第二次战役。早前逃亡的亚当·瓦列利安爵士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飞到河间地仍然效忠女王的城堡组织军队,反攻腾石镇。四千黑党士兵夜袭南军,亚当爵士骑在龙上喷火焚烧他们的营地。在开战前,绿党先损失了所有龙骑士,戴伦王子战死,乌尔夫则醉得连战斗打响也不知道,而修夫被蒺藜之一的琼恩·罗克顿爵士杀死。虽然绿党没有龙骑士参战,但他们的龙(除了银翼外)还是升空与亚当爵士的龙缠斗。最终,三条龙在混战中坠落地面,搏斗至死。绿党损失惨重,失去了戴伦王子和两条龙,还有大量补给和战马。然而黑党缺乏攻城武器和龙,无法除掉城中的敌人,于是主动撤退。
  • 南境撤退:蒺藜中九人阵亡,但是他们还有乌尔夫尚未解决。修夫和戴伦都死了,乌尔夫决定现在应该由他来作国王。第二天早上,蒺藜之一的霍巴特爵士向他献上有毒的青亭岛金酒,对方命他和自己一起同饮。霍巴特爵士没有背叛他的盟友,他痛快地与龙骑士一起喝下毒酒。稍后,乌尔夫在睡梦中死去,霍巴特爵士太迟把毒酒吐出来,也因此毒死。没人能够骑上银翼,而海塔尔大军也接近彻底瓦解,乌尔温·培克伯爵认输,率领残存的士兵撤退。威胁君临的南境大军至此烟消云散,亚当·瓦列利安牺牲自己拯救了都城所有人。
  • 龙石岛陷落:约半年前君临失守时,伊耿二世被他的情报总管拉里斯·斯壮偷运离开城市,扮成平民藏在龙石岛上养伤。国王那条金龙离开了鸦栖堡战场,失踪了一段时间后,因不明原因下飞回了龙石岛。在国王伤势好转后,其党羽引领他与自己的龙重聚。伊耿养伤期间,他的手下开始策反许多对雷妮拉不满的人。当时机成熟时,不用一个小时,他们就趁夜色夺取了城堡并杀死了雷妮拉留下的代理城主。他们唯一遇到的反抗是戴蒙之女贝妮拉·坦格利安。她避开了派来抓捕她的人,及时骑上自己的龙迎战敌人,可是,伊耿二世击败了她,贝妮拉被俘,她的龙被杀,不过国王和金龙也受了不轻的伤。不久,雷妮拉与她仅存的儿子伊耿回到龙石岛。他们在返回城堡途中被伏击,所有女王铁卫被杀,雷妮拉与伊耿被抓住送到国王面前。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5}}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5}}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5}}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5}}

狂舞终结

雷妮拉的死并未意味着战争完结,伊耿二世只是取得一次短暂且甘苦交半的胜利。他收复了红堡和王位,但是更多黑党的新军将投入战场。接下来他短短半年的复辟里,王国仍然处于动荡,直至伊耿二世殒命,和平才再一次降临维斯特洛。

  • 雷妮拉之死:雷妮拉被俘并被弟弟伊耿二世下令喂给他的龙,她的儿子伊耿目击母亲被国王那条金龙活活吞食。约两个月后,国王的龙阳炎因为早前与贝妮拉的战斗而伤重死去。伊耿二世留下了外甥作人质,以对付还效忠黑党事业的领主。伊耿国王命人通报全国关于雷妮拉的死讯,并规定所有文档和编年史必须以“公主”来称呼雷妮拉,以抹除她作为女王的记录。多事的{{#invoke:Date|date|130|}}年接近结束,国王决定返回君临,收复他的王座。
  • 伊耿复辟:风息堡公爵博洛斯·拜拉席恩率军进入君临,恢复秩序,伊耿二世的统治复辟。三王之月里的绝大部分的伪王和他们的重要支持者都被处死(盖蒙的母亲被处死,但孩子被国王收养)。伊耿二世答应将迎娶博洛斯的长女为王后,又赦免了潮头岛伯爵科利斯·瓦列利安,并将他纳入御前会议,并差使泰兰·兰尼斯特爵士到狭海对岸聘请雇佣兵作战。伊耿二世虽然复辟,但是黑党的领袖们恐惧雷妮拉的遭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以她的儿子伊耿的名义继续抵抗。
  • 国王大道之战:黑党重新组织一支军队直扑君临,由年轻的克米特·徒利公爵、班吉寇·布莱伍德伯爵和其姐姐亚莉珊率领,克雷根·史塔克公爵也带领一支部队全速南下。博洛斯公爵率军出城迎战黑党,尤其在知道对方的领袖不过是少年和女人后,他就更加轻心大意,结果在君临城郊的厮杀中拜拉席恩大败,博洛斯公爵也殒命于克米特公爵手下。
  • 伊耿驾崩:黑党兵临城下,最后一支绿党军队覆灭,伊耿二世大势已去。科利斯伯爵劝喻国王投降,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但是,伊耿二世一口拒绝,更计划要割下外甥伊耿一只耳朵以教训黑党。可是,众人已经看出伊耿二世不免败亡,他们背叛了他。仆人为他奉上一杯有毒的红酒,于是伊耿二世被谋害死去。黑党军队再次胜利入主君临,瓦列利安舰队又一次效忠铁王座,伊耿三世被拥上王位。
黑党 绿党
存活战力

{{#invoke:DotDCompare|alive|black|6}}

{{#invoke:DotDCompare|alive|green|6}}

丧生或丧失战斗能力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black|6}}

{{#invoke:DotDCompare|casualty|green|6}}

结局

伊耿三世加冕为王,但是情况仍未稳定。伊耿二世派往狭海对岸的人仍未回来,没有人清楚新一轮战事会否爆发。同一时间,西方的铁民仍然肆虐,一个将持续五年的严冬正笼罩着维斯特洛,人心不安,这段时间被称为“虚妄的黎明”(False Dawn)。科利斯伯爵派出使团到风息堡、旧镇及凯岩城议和,希望结束战争。在等待议和结果时,克雷根·史塔克公爵抵达君临,他获命为国王之手,接管朝政。一天内,他审判了许多谋害伊耿二世国王的人,科利斯伯爵、拉里斯·斯壮伯爵都被拘捕。大部分人披上黑衣,拉里斯伯爵及铁卫盖尔斯·贝格莱佛爵士选择处决,而科利斯伯爵得到他两个外孙女雷妮亚贝妮拉帮助下获得国王赦免。惩罚了叛徒后,史塔克公爵马上辞职返回临冬城,他短暂的任期被称为“狼时”。

绿党在狭海对岸空手而回,和议也成功,血龙狂舞正式落幕。由于伊耿二世死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儿子来继承王位,而他的弟弟们也无一生还,因此伊耿二世活下来的独女杰赫妮拉嫁给了伊耿。这样,一度分裂的坦格利安家族再次团结起来。随后黑绿和解,直至{{#invoke:Date|date|136|}}年伊耿三世成年前,来自两派的一些贵族成为了年少的伊耿三世国王的摄政,与国王之手泰兰·兰尼斯特爵士一起执政,第一代的摄政共有七人:

影响

绝大部分坦格利安家族成员都在内战中死去,大多数的龙也在争斗中被杀,[7]四条龙活过了血龙狂舞,只有三条龙仍然还在七国(银翼贪食者黎明),偷羊贼跟随了蓖麻不知去向。[5]

详情请阅读:蓖麻/去向

战后,坦格利安家族修改了他们的继承法。家族的女性成员的继承顺位,被置于包括旁系分支的所有男性成员之后。故此,在伊耿三世和他两个儿子戴伦贝勒去世后,雷妮拉的次子韦赛里斯继承王位,而非伊耿的长女戴安娜

关于血龙狂舞的作品

这场战争是歌谣《血龙狂舞》的主题,也是许多学士研究的主题。关于血龙狂舞的记录有慕昆大学士的《血龙狂舞真史》和葛尔丹博士著作的《公主与王后》。

外部连结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Not a Blog,The Rogues Are Coming...(2014-03-12)。
  2. Not a Blog,The Princess and the Queen(2013-08-31)。
  3. 马丁如是说,善良王后亚莉珊与雷妮拉(2006年6月18日)。
  4. 4.0 4.1 4.2 4.3 {{#invoke:Ref|trp|||}}
  5. 5.0 5.1 5.2 5.3 {{#invoke:Ref|tpatq|||}}
  6. {{#invoke:Ref|twoiaf|0||}}
  7. 马丁如是说,(1999年4月3日)。

{{#invoke:Navbox|navbox}}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
L
1

这里有点问题,既然雷妮拉的妈妈是艾林家族的,那后面怎么又说她父母都是坦格利安? 国王韦赛里斯一世与他那来自艾林家族的第一任王后艾玛·艾林共有三个孩子,但只有雷妮拉公主能长大成人。韦赛里斯一世顺利继位。虽然韦赛里斯王坚持让雷妮拉继承王位,而且雷妮拉的坦格利安血统比伊耿纯正(雷妮拉的父母都是杰赫里斯的孙辈)

13个月
avatar
SerGawen
1
读的很仔细,但是这里是这样的~雷妮拉的母亲爱玛·艾林罗德利克·艾林+丹妮菈·坦格利安(人瑞王杰赫里斯一世之女)的后代,因此爱玛有1/2的坦格利安家族血统,雷妮拉即是3/4的坦格利安血统。而伊耿二世的母亲一方没有任何坦格利安血统,他是1/2坦格利安,1/2海塔尔,所以才说雷妮拉的血统比伊耿二世更纯正。另外雷妮拉的父母都是杰赫里斯的孙辈也是没有问题的,父亲是嫡孙,母亲是外孙女。~感谢反馈,如果太绕了不好理解可以看这张图
坦格利安家族谱系图2.0by Gawen.jpg
13个月
L
0

回复@SerGawen:谢谢!

13个月
avatar
Dhpike
1

萌萌那个龙的模版怎么改啊。。。晨光是官译么?模版里可以改了

25个月
avatar
AemonTargaryen
1

Module:DotDCompare/data

晨光不是官译。

25个月
avatar
AemonTargaryen
1

你要改啥?两大畜生的名字我已经改了。

晨光是哪儿来的?这名字只在世界集里出现过

25个月
avatar
Dhpike
0

哦不是官译啊,那词条中没标注,还以为你们谁问了CX呢

2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