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兰尼斯特
Jaime Lannister
House Lannister.png Kingsguard.PNG
Jaime art.jpg
配图:詹姆·兰尼斯特 By Anja Dalisa© 人物形象是电视剧演员尼古拉·科斯特·瓦尔道
基本信息
别名 弑君者
兰尼斯特雄狮
残废
头衔 爵士
御林铁卫队长
东境守护(前)
势力 兰尼斯特家族
御林铁卫
文化 维斯特洛
出生 266AC,出生于凯岩城
人物关系
父亲 泰温·兰尼斯特
母亲 乔安娜·兰尼斯特
恋情 瑟曦·兰尼斯特
不和 艾德·史塔克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权力的游戏 (登场)
列王的纷争 (登场)
冰雨的风暴 (POV)
群鸦的盛宴 (POV)
魔龙的狂舞 (POV)
关于《权力的游戏》电视剧中的詹姆·兰尼斯特,请参看TV:詹姆·兰尼斯特
那个少年,从小想当亚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个弯,最后成为了微笑骑士。




詹姆·兰尼斯特Jaime Lannister,人称“弑君者”,是一位兰尼斯特家族的骑士。他是凯岩城领主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和妻子乔安娜夫人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也是他们的长子。他有一个双胞胎姐姐瑟曦,和一个弟弟提利昂

詹姆在年仅十五岁就成为了“疯王”伊里斯御林铁卫,是这支享有极高声誉的传奇骑士团史上最年轻的成员。[1]他在篡夺者战争中为了阻止野火焚烧君临,背叛了他的国王,将其杀死在铁王座之下,因此得到了“弑君者”这个充满轻蔑和鄙视意味的外号。[2][3]

詹姆一直都与他的双胞胎姐姐瑟曦秘密保持着肉体关系。并生有二子一女——乔佛里弥塞菈托曼,尽管三个孩子的官方身份是瑟曦与劳勃国王的后代。[4]

从《冰雨的风暴》这一卷开始,詹姆成为了一个POV人物

美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中,詹姆由丹麦演员尼古拉·科斯特·瓦尔道(Nikolaj Coster-Waldau)饰演,从第一季起就是该剧的重要角色之一。

性格与外貌

可参阅:詹姆·兰尼斯特有关的图片。(59张)
詹姆 by MagaliVilleneuve 出自FFG

詹姆生得高大英挺,金发飘扬,有着“闪亮的碧眼和利如刀锋的笑容”。[2] 他被公认是一名相貌英俊的美男子,还同时拥有迷人机智和冷酷傲慢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詹姆和瑟曦的长相非常相似,“像一个模子刻出的雕塑”[5]。小时候他们甚至互换衣服假扮对方,连父亲泰温都看不出来[6]布兰·史塔克认为詹姆看上去像是“传说中的骑士”。[7] 作为御林铁卫的一员,詹姆身着白色盔甲,身披白色斗篷,不过他以自己的金甲闻名于世。手持镀金长剑,偶尔戴着嵌有雄狮的头盔。[8][9][10][11][12] 被俘一年后,詹姆的外貌彻底改变了。因为不允许清理,他现在脸上都是浓密的胡须,头发因许久不洗而打结。这次俘虏让他看上去瞬间老了五岁,面孔苍白、脸颊消瘦、双眼神凹。尽管如此,外人依旧可以一眼就看出他的帅气和魅力。[13][14] 为了在旅途中隐藏身份,詹姆修剪了发型,只留下下巴的黄色胡须。[14] 当他到达君临时,胡须又长出了一些,变成粗糙的胡渣。[15] [16] 他的面颊依旧消瘦,下凹,下垂的眼袋让他又老了几岁。[17] 詹姆开始让头发和胡须恣意生长,[18] 不过一些头发已经开始变得灰白。[19]

詹姆天生就是名战士,对政治和谋略小有兴趣,他很少将事情认真对待。[5] 他本人承认,仅有当战斗和做爱时候才有真正活着的感觉。[6] 他给旁人留下傲慢无力、是非不分、毁誉的印象[20][21][3][22] 杀死疯王令他声名狼藉,他说的每一句话最终都成为丑化自己的证据。[23] 此外,詹姆还非常轻率、顽固、易怒。[24][25] 大家都知道他没有耐心,[26] 并担心他的行为会带来严重的后果。[27] 詹姆作为一个伟大的战士,[28] 他的手下对他十分忠诚。[29][30] 他英勇无比,不惧死亡。[14]

历史

少年时期

詹姆和他的双胞胎姐姐瑟曦自幼年起就形影不离,甚至在童年时期开始观看动物的性行为进行模仿。一次偶然中,他们被母亲乔安娜·兰尼斯特的侍女撞见,詹姆的卧室立即被搬到城堡的另一边,瑟曦的卧室安排士兵值守。同时两人都被母亲警告不许再犯,否则将不得不告诉他们的父亲。[21][31]

詹姆九岁那年,母亲在分娩他的弟弟提利昂时因为难产而去世。尽管提利昂是个畸形的侏儒,詹姆仍然对他表现出一个哥哥应有的全部真诚的爱。[5]

十一岁时,詹姆在秧鸡厅成为了萨姆纳·克雷赫爵士的侍从。两年之后以侍从的身份赢得了人生第一个团体比武的冠军。

成为骑士

詹姆赢得比武 by Amok ©

十五岁时,詹姆在剿灭御林兄弟会的战斗中因为作战英勇被亚瑟·戴恩爵士封为骑士[32]之后他前往君临城探访数年未见的姐姐,却被告知泰温公爵计划让他迎娶奔流城公爵霍斯特·徒利的第二个女儿莱莎·徒利瑟曦提议詹姆接替刚刚去世的哈兰·格兰德森爵士,加入御林铁卫,这样既可以接近姐姐,又可以避免和莱莎的婚事。经过一晚激烈的性爱之后,他同意了瑟曦的计划。[32]

一个月之后,詹姆获准加入御林铁卫。在赫伦堡的举行的授职典礼上,由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为他披上白袍,成为御林铁卫史上最年轻的成员。[1] 但是,伊里斯国王当晚就翻了脸,命他返回君临城去保护蕾拉王后韦赛里斯王子,使他丧失在河安大人举办的比武大会中取得荣誉的机会。詹姆立刻意识到国王选他加入御林铁卫仅仅是为了剥夺泰温的继承人,以此来羞辱他疯狂嫉妒着的泰温公爵[33]此外,原本打算能接近姐姐的计划也落了空,泰温公爵因为这个变故而震怒,辞去首相职位带着瑟曦返回凯岩城。詹姆却留在宫里,守卫着日渐疯狂的国王。

御林铁卫

詹姆爵士 by © John Picacio

詹姆担任御林铁卫期间,伊里斯的疯狂愈加严重,对于国王的疯狂行径,詹姆时常陷入一种矛盾并且困扰的心境。一天晚上,他和琼恩·戴瑞蕾拉王后的卧室外值班守卫,听见伊里斯在内像野兽一般粗暴的蹂躏她。詹姆忍不住说道,“我们曾发誓保护她不受他人伤害。”而戴瑞却回答他,“是的,但是国王除外。”[1]布兰登瑞卡德·史塔克被处以酷刑的时候,他同样表达了这种不安的心情,杰洛·海塔尔却提醒他:“我们发誓守卫国王,而不是审判国王。”[13] 后来詹姆用“视而不见,进入自己的内心”的方式应付伊里斯的种种酷刑,这种方法他在后来教给了儿子托曼,让他以此来面对严酷的现实。

篡夺者战争爆发后,伊里斯拒绝詹姆加入平叛王军,只是命他留在君临作为潜在人质,防止彼时尚未明确表示倾向的泰温公爵加入叛军。

当战争局势明显偏向叛乱者一方,君临眼见即将陷落,伊里斯在宠幸的火术士的协助下,计划在城内四处埋下野火罐子,宁可将整个城市付之一炬也不愿白白送给劳勃·拜拉席恩。接连放逐两位首相欧文·玛瑞魏斯琼恩·克林顿之后,伊里斯任命科尔顿·切斯德接任。新首相请求国王放弃这个疯狂的计划,苦苦哀求却终究无用,一气之下扯掉首相项链扔在地板上。因为这个,伊里斯将他活活烧死,并把职位赏给自己最信任的火术士罗萨特。在这期间,詹姆一直护卫着国王,知晓他计划的每个细节但是始终保持沉默[3]

弑君者

詹姆杀死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 by Michael Komarck ©

三叉戟河之战的爆发促使泰温采取行动,他率兵抵达君临城下,以援军的名义请求进入。尽管瓦里斯认为泰温是叛徒,伊里斯国王还是听从派席尔大学士的建议,为泰温打开大门。一旦进入城中,泰温立刻调转矛头指向伊里斯,拉开了君临沦陷的帷幕。伊里斯得知后大怒,命令詹姆将他父亲的首级献上。詹姆没有听从命令,而是前去将受命毁灭全城的火术士罗萨特杀死,随后在铁王座下一剑割断伊里斯的喉咙,以防他将焚城命令下达给另一名火术士。

詹姆坐上铁王座,泰温公爵麾下的伊利·维斯特林爵士、罗兰德·克雷赫伯爵率领众人随即到来,目睹了詹姆所做的一切。他们询问是否要拥立新王,詹姆不置可否,只是坐在铁王座上,将染血的宝剑横陈于膝,静静等待下一个来人。这时,艾德·史塔克骑着马带领手下闯入大殿,对他声称王座应当归劳勃·拜拉席恩所有。

詹姆坐在铁王座上 by Michael Komarck ©

接下来的日子,詹姆暗中搜寻到剩下两个参与了伊里斯焚城计划的火术士:贝里斯高苟思,然后杀了他们。[3] 尽管艾德·史塔克竭力抗争,坚称詹姆应当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军团劳勃国王还是赦免了他,让他继续留任御林铁卫。与此同时,劳勃也四处宣扬,让他的新名号弑君者闻名于世。

尽管背叛疯王的行为令他受尽各种辱骂,詹姆仍然认为杀死伊里斯是令他自豪的杰作。而他杀死疯王的真正动机,也从未被世人所知晓。

劳勃国王统治时

尽管姐姐瑟曦嫁给劳勃国王成为了王后,詹姆依然与她保持着特殊关系。其后的数年间,瑟曦一共生育了三个孩子:乔佛里王子弥塞菈公主托曼王子。虽然在大多数人眼中,他们都是劳勃国王的子女,而实际上,詹姆才是这三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同时,从外貌上讲,三个孩子的长相都与亲生父母非常相似。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Section icon agot.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一 (已出版)
詹姆·兰尼斯特剧照

琼恩·艾林去世后,劳勃国王北上前往临冬城造访奈德·史塔克,邀请他继任琼恩担任首相。随行队伍几乎包括整个宫廷,詹姆和瑟曦也在其中。

詹姆和瑟曦在临冬城一个废弃的塔楼内私会时,被布兰·史塔克撞见。布兰受惊之下几乎从塔顶跌落,詹姆伸手将他拉了上来,随后为了使私会之事不外泄而从窗户将他推出塔外。虽然布兰并未如詹姆所愿死去,但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奈德·史塔克接受劳勃的邀请来到君临城出任首相,并且着手调查琼恩·艾林的真正死因。[34][35]调查过程中,奈德发现历代兰尼斯特家族与拜拉席恩家族联姻产下后代的均为黑发,而瑟曦的三个孩子:乔佛里、弥塞菈和托曼均为金发,[4]由此察觉了詹姆和瑟曦的特殊关系。

与此同时,奈德的妻子凯特琳·史塔克夫人由于怀疑詹姆的弟弟提利昂布兰遭受暗杀的幕后主使而将其抓捕。[36]詹姆听闻消息后,带领人马在君临一条大街上围堵了刚从妓院出来的奈德一行。詹姆要求奈德下令释放弟弟,遭受拒绝之后命令手下攻击奈德和他的随从,自己则是策马离去。一阵厮杀之后双方各有死伤,奈德的一条小腿也在搏斗中被马压断。[37]随后詹姆从君临逃离,加入他父亲大军。[11]

詹姆被捕 by Mathia Arkoniel ©

詹姆率领一支西境军队对付河间诸侯,在金牙城击溃了艾德慕·徒利的主力部队,成功包围了奔流城[38]随后,罗柏·史塔克率领一支北境军队奔赴河间支援奔流城,在呓语森林之战袭营之战成功偷袭兰尼斯特军。詹姆发现中了埋伏之后一度发起猛攻,试图击杀罗柏扭转败局,战斗中杀死了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的两个儿子艾德托伦,以及哈瑞斯·霍伍德伯爵的儿子戴林恩,但终于还是不敌被俘。

列王的纷争

Section icon acok.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二 (已出版)

泰温公爵指派提利昂代理首相期间,提利昂承诺设法营救詹姆,以此来赢得瑟曦的支持。[39] 提利昂派出四个人跟随使团混入奔流城,在他们的策划解救下,詹姆曾一度逃脱囚室之外。途中被提前返回的艾德慕发现,双方发生激烈的打斗,詹姆以手中之剑给对方以重创,砍死砍伤数人,最终却寡不敌众,未能成功逃离。艾德慕因此而被激怒,取消原本较为优待的囚禁条件,将詹姆由塔楼囚室换到肮脏的地牢之中严密监禁。为了防止再次逃脱,又将其手脚戴上相互连接的锁链,并将脚镣钉在墙上。[40]这段时间,瑟曦在君临将他们的堂弟蓝赛尔当做情人,作为詹姆的替身。

五王之战期间,詹姆一直被囚禁在奔流城。关于释放的谈判始终未能取得进展,提利昂以首相身份公开宣称愿意释放史塔克家的两名女孩换取哥哥詹姆归来,但是罗柏·史塔克却并未同意。凯特琳在得知两名幼子的死讯之后伤心欲狂,于是趁夜晚私自前往地牢对詹姆进行审讯,并放走了詹姆,以求换回自己的女儿。[41]

冰雨的风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三 (已出版)
失去右手后的詹姆 by Mustamirri

布蕾妮、詹姆和他的表弟克里奥·佛雷驾着一只小船前往君临。由于在奔流城羁押将近一年,詹姆变得十分消瘦,加上长时间未经修整的头发,使他看起来十足像一头雄狮。为了不被奔流城侍卫队长罗宾·莱格爵士带领的追兵再次擒获,詹姆决定剔去一头标志性的金发,留下蓬乱的胡子,使自己看起来就像另一个人。和追兵激斗的过程中,布蕾妮悄悄爬上悬崖,扔下卵石、推下巨大的岩石,将对方的船只砸毁,由此摆脱了追击。[14] 但是,他们却未能逃过瓦格·霍特带领的勇士团,这群人曾经由泰温公爵所雇佣,现在已经转而投向新近加冕的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

瓦格·霍特怀疑自己的上司卢斯·波顿有投向兰尼斯特家族的打算,于是命令手下佐罗将詹姆的右手砍下,打算以此将泰温公爵的怒火引向波顿。[21]

对于詹姆来说,失去用剑的手,失去战斗的力量,就等于被摧毁了一切。他陷入深深的绝望,失去了生存的意志。一同被捕的布蕾妮始终在一旁鼓励他,提醒他世上还有很多事情值得他活下去:比如家庭、比如复仇。当被押送到赫伦堡,波顿伯爵命令一位被学城开除的学士——科本治疗詹姆断手,科本对伤口进行了清洗、缝合和包扎。[23]

詹姆营救布蕾妮 by Marc Simonetti ©

詹姆和布蕾妮在浴室里共用一个浴盆洗澡,詹姆向布蕾妮吐露了君临城之战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甚至包括伊里斯野火焚城的计划。之后,卢斯·波顿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席间暗示只要詹姆能确保他父亲大人不在断手一事上追究自己的责任,就愿意放他回家。双方就此达成一致,波顿伯爵便命令“铁腿”沃顿护送詹姆平安到达君临城。而布蕾妮却被留下,作为瓦格·霍特的奖赏。[3]

波顿伯爵出发前往支援罗柏国王,由沃顿启程护送詹姆前往君临,还有科本学士一路随行以确保詹姆的健康。途中,詹姆枕着一截鱼梁木树桩睡着,梦见了兰尼斯特家人、雷加王子、已经死去的御林铁卫兄弟,和布蕾妮。因为这个梦,詹姆决定掉头转回赫伦堡,从瓦格·霍特的手里救下了布蕾妮。[33]

行进途中,詹姆得知乔佛里的死讯,虽然并不悲伤,但是为了尽早回到姐姐身边给她安慰,决定改为急行军。当队伍到达君临城,他们撞见了洛拉斯·提利尔爵士。洛拉斯非常愤怒,控告布蕾妮谋杀蓝礼·拜拉席恩,詹姆又一次将她解救出来,并且为了阻止两人相斗而将她拘留于塔楼待讯。随后詹姆来到圣堂看望为儿子乔佛里守灵的瑟曦,久别重逢,他们在乔佛里灵前的祭台上激烈地做爱。——随着两人关系的破裂,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发生亲密关系。

泰温公爵试图让詹姆退出御林铁卫,回到自己身边,娶妻生子,当凯岩城的继承人,但是遭到詹姆的强烈拒绝。

由于失去用剑的手,他将泰温所赠的瓦雷利亚钢守誓剑转送给了布蕾妮,让她去寻找并且保护珊莎·史塔克,使之免于落入瑟曦之手。[42]

即使提利昂被瑟曦指控,接连输掉庭审和比武审判,詹姆依然不相信提利昂就是谋杀儿子乔佛里的凶手。他强迫瓦里斯安排放走提利昂。在他逃走之前坦白了一件旧事:多年之前詹姆曾告诉提利昂,他秘密结婚的妻子泰莎是自己花钱雇来的妓女,只是为了让提利昂体验男女之事。后来,为了给他深刻的教训,泰温公爵命令整营的士兵随意“享用”泰莎,还让提利昂最后一个上。实际上泰莎确实是一个农夫的女儿,她爱上提利昂也并非出自安排。詹姆当年的谎言完全出自泰温的强迫,这次放走他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

得知真相的提利昂暴怒,将詹姆推倒在地,报复性地谎称乔佛里死于自己的谋杀并向声称瑟曦背着他和蓝赛尔奥斯蒙·凯特布莱克以及月童出轨。随后提利昂扔下詹姆独自离去,在詹姆不知情的情况下潜入泰温的卧室,杀死了自己的父亲,然后逃得无影无踪[16]

群鸦的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四 (已出版)

由于认为是自己私自放走弟弟才会导致父亲被杀,詹姆心怀愧疚,决定在贝勒大圣堂为父亲守灵七天七夜。当天夜里,瑟曦冒雨前来请求他出任国王之手,詹姆拒绝,瑟曦生气地离去。为了拉拢提利尔家族,在詹姆的建议之下,瑟曦同意了托曼和玛格丽·提利尔的婚事,以此换取梅斯·提利尔在婚礼完成之后离开君临。[43]

由于得知了他和瑟曦的私情,叔叔凯冯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差,在泰温公爵的葬礼之后就匆匆离去。随着两人在处理政务上的分歧日益加剧,姐姐也越来越疏远他,很快,詹姆就在瑟曦的命令之下离开君临,前往奔流城接手围城事宜。临走前他找人做了一只可以用皮带绑在断肢上的假手,新“手”用纯金打造,指甲的部位镶嵌着祖母绿,手指半拢,可以握住酒杯,也可以把盾牌绑在上面,但是无法握剑。为了锻炼左手,行军途中,詹姆每天晚上都和伊林·派恩爵士比武练习,却只能被揍得遍体鳞伤。

詹姆与姑妈吉娜·兰尼斯特 by Pojypojy ©

经过赫伦堡的时候,他任命博尼佛·哈斯提爵士为代理城主,并释放了一些羁押在此的俘虏,包括白港威里斯·曼德勒爵士。有天晚上,詹姆和罗兰·克林顿爵士起了冲突,因为后者提到布蕾妮的时候出言不逊,令他非常生气[19]。于是詹姆打发罗兰和格雷果·克里冈的手下护送威里斯前往女泉镇,从那里再乘船回到白港[44]

离开赫伦堡后,詹姆在堂弟蓝赛尔的封地戴瑞城再次停下。蓝赛尔面容憔悴,已经皈依七神,心怀忏悔地向他坦白了曾经和瑟曦有过私情[44]

到达奔流城后,詹姆和表弟达冯·兰尼斯特以及莱曼·佛雷率领的联军会合。詹姆亲自前往城外和布林登·徒利谈判,但是并未说服对方开城投降。于是詹姆找来他们的俘虏、布林登的侄子、奔流城的现任领主艾德慕·徒利,告诉他将会被释放回城。只要献城投降,就可以和布林登穿上黑衣成为守夜人,城内居民则可以自由选择去留;如果顽抗到底,破城之后就会全部杀光烧光,他的妻子一旦生下孩子,也会被立即杀掉[22]。艾德慕献出城堡,并且选择前往凯岩城当俘虏。他在开启城门之前偷偷放走布林登,詹姆对此非常愤怒,派人四处搜寻,但并未成功。[45]

不久,詹姆收到一封瑟曦的求救信。瑟曦被总主教囚禁,即将遭受审判,请求詹姆作为代理骑士为她参加比武审判。詹姆并未回复,只是命人将信烧掉了。[45]

魔龙的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内容来源 正传部分 卷五 (已出版)

詹姆抵达鸦树城,解决陷入僵局的围城战泰陀斯·布莱伍德伯爵亲自向他投降,詹姆尽量避免使他感到屈辱,不过还是按杰诺斯·布雷肯伯爵的要求把布莱伍德家一部分土地划归布雷肯家。詹姆也向这两支曾为罗柏·史塔克效命的家族索要了人质。

随后他率部返回奔流城,驻扎在铜分树村外。当天晚上,塔斯的布蕾妮意外造访,声称她已经找到珊莎·史塔克,请求詹姆独自跟她前去,否则猎狗就会杀了那女孩。[46]詹姆跟随她离开,至今仍然下落不明。[47]

电视剧

Section icon tv.png  内容来源 HBO电视剧「权力的游戏
本部分与小说中有关「詹姆·兰尼斯特」的剧情设定、人物命运可能有差异,请勿混淆,更多电视剧与小说的差别请查阅此处

第四季

詹姆挥舞着新铸成的瓦雷利亚钢剑

泰温计划让詹姆卸任御林铁卫一职回到凯岩城,代替自己凯岩城公爵的位置,但被詹姆拒绝。[48]詹姆不同意布蕾妮将珊莎救出君临的计划,而是认为君临才是对珊莎最安全的地方。[48]

提利昂向詹姆推荐了波隆陪他练剑。在婚礼上,詹姆与洛拉斯·提利尔发生了口角。[49]乔佛里死后,詹姆来到贝勒圣堂同瑟曦一起悼念死去的儿子。支走其他人后,詹姆试图用吻安慰瑟曦,随后在乔佛里的尸体旁边强行与瑟曦发生了关系。[50]

詹姆试图说服瑟曦相信提利昂的清白,但被瑟曦拒绝。詹姆约布蕾妮在白剑塔碰面,将自己的瓦雷利亚剑和一身新铠甲送给她,让她找到珊莎,保护她不受自己姐姐的伤害。此外,他还将波德瑞克·派恩交给布蕾妮当侍从。[51]

在提利昂受审前,詹姆发现找来的证人都对提利昂非常不利。泰温同意放过提利昂,但表示他需要认罪,最后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52]在比武审判开始前,詹姆拜访了关在牢里的提利昂,两人谈起去世的表亲欧森·兰尼斯特。返回场内的詹姆与泰温、梅斯·提利尔、瑟曦、派席尔瓦里斯同坐。[53]

詹姆放走了提利昂

瑟曦在白剑塔找到詹姆,说已经将两人的秘密透露给泰温,令詹姆震惊不已。随后瑟曦开始色诱他,詹姆最终没能禁住诱惑。詹姆将提利昂救出监狱,并安排他坐瓦里斯的船逃往大海另一端的厄斯索斯[54]

第五季

瑟曦将收到来自马泰尔家族的威胁并责备詹姆从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詹姆表示自己会带弥赛菈回家。随后詹姆带者波隆一同前往多恩寻找弥赛菈。[55]当詹姆和波隆进入流水花园时,看到弥赛菈与崔斯丹·马泰尔一起嬉戏。詹姆试图带走弥赛菈时被计划暗杀弥赛菈的沙蛇攻击。双方发生争斗,直到阿利欧·何塔带着马泰尔的守卫赶到。波隆、沙蛇和艾拉莉亚被捕。[56]

詹姆警告弥赛菈处境危险,但隐瞒了马泰尔欲为红毒蛇报仇的事实。弥赛菈却表示自己想嫁给崔斯丹。[57]不久,詹姆被带至流水花园的大厅,与道朗·马泰尔亲王、艾拉莉亚·沙德和崔斯丹·马泰尔王子和弥赛菈一起进餐。道朗同意让弥赛菈回家,但要坚持多恩与铁王座的和平关系,因此崔斯丹和弥赛菈的婚约不得取消;此外,他还要替代奥柏伦·马泰尔在御前会议的席位。詹姆接受了道朗的条件。[58]

随后詹姆、波隆、弥赛菈和崔斯丹一并乘船前往君临。道别时,艾拉莉亚借机拥吻弥赛菈并下毒。启程后,弥赛菈坦白了自己知道詹姆就是自己的父亲,并且对此表示开心。就在詹姆激动不已之时,弥赛菈毒发身亡。[59]

第六季

詹姆从多恩带回了弥赛菈的尸体。发誓必将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60]随后詹姆来到贝勒圣堂托曼一起悼念弥赛菈。随后詹姆支走托曼并胁大麻雀远离自己的家人。[61]

詹姆陪瑟曦一起参加了御前议会,成为了瑟曦干预朝政的坚定支持者。[62]他帮助瑟曦说服了凯冯和奥莲娜,集结提利尔兰尼斯特的军队,准备向大麻雀动手。[63]

贝勒圣堂兵变未遂后,托曼移除了詹姆御林铁卫的职务,命他带兵夺回黑鱼徒利夺走的奔流城[64]詹姆在波隆的陪同下率领8000大军抵达奔流城,从佛雷家族手中接手了指挥权。他优待了艾德慕,并试图劝布林登投降,但黑鱼拒绝了他。[65]

布蕾妮出现,告诉詹姆自己完成了对凯特琳·徒利的誓言以及此行的真实目的——寻求黑鱼的帮助。詹姆最终同意布蕾妮进入奔流城劝说黑鱼投降,答应让徒利大军安全北上,并将守誓剑永远赠给了布蕾妮。[66]

詹姆引诱艾德慕献出奔流城,并称自己可以为了瑟曦做任何事。最终,艾德慕终于同意交出奔流城。[66]奔流城沦陷之后,詹姆看到布蕾妮与波德瑞克在黑夜中划船离开奔流城,挥手向她道别。[66]

夺回奔流城之后,詹姆和波隆出席了在孪河城召开的庆功宴。随后他率军返回,来到了几乎被野火夷为平地的君临。詹姆选择了留在瑟曦的身边,并出席了瑟曦的加冕仪式。[67]

家族

语录

好好想一想,我为爱情做了些什么。[7]
—— 詹姆推下布兰·史塔克时说


史塔克,可别瞎担心哟,我只是先帮咱们劳勃暖暖位子罢了。不过这把椅子恐怕坐起来不大舒服哪! [8]詹姆对刚到达红堡艾德·史塔克


没人能像我。世上只有一个我。[13]


这世上虽有一个人为我从未付出的善意爱着我,却有很多很多人因我最大的恩惠而辱骂我。 [13]
—— 詹姆对凯特琳·徒利


我老实告诉你,玷污我的正是这身白袍,别无他物。[32]
—— 詹姆对布蕾妮


詹姆打定主意,定要归还珊莎,如果可能,连她妹妹一起还。这当然不是为赢得什么狗屁荣誉,但众人皆以为他反复无常,他却偏要恪守信誓,感觉多么美妙![21]
—— 詹姆选择坚守自己对凯特琳·徒利许下的誓言


詹姆: 爵士,你有所失职,不曾向我们的新弟兄教诲最基本的职责。

马林: 什么职责?
詹姆: 保护国王的生命。自我离城以来,死了几个国王?两个?[15]

—— 詹姆和马林·特兰


那个少年,从小想当亚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个弯,最后成为了微笑骑士[17]詹姆想着过去的自己


我接受‘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的指导——告诉你,他可以一边用右手撒尿,一边以左手使剑,砍翻你们五个废物。[17]


我失去了右手,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儿子,失去了姐姐,失去了爱情,不久连弟弟也要失去。可他们居然告诉我,兰尼斯特家族赢得了战争。[42]


我生过国王,也害过国王,珊莎·史塔克却是好不容易能染指那宝贝荣誉的机会。[42]
—— 詹姆对布蕾妮


或许某一天,兰尼斯特,或许某一天老百姓们会真的称呼你为金手将军:公正的金手将军。[19]
—— 詹姆吊死土匪时想

他人眼中的詹姆

琼恩发觉自己几乎无法将视线自他身上抽离。这才是王者应有的风范,詹姆走过面前时,他如此暗想。[2]


只有詹姆·兰尼斯特爵士看起来比较像故事里的伟大骑士,他也是七铁卫之一,不过罗柏说他杀了疯狂的老王,已经不能算御林铁卫了。[7]


提利昂很清楚哥哥那对凡事都蛮不在乎的个性,因此不想跟他计较。自己过去那段惨痛而漫长的童年岁月里,只有詹姆对他有过那么一丝感情和尊重,光为这一点,提利昂就不愿跟他计较任何事。[5]


劳勃:我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我叫他办的事他没有一次让我失望,就连我现在的王位都是靠他的宝剑赢来的咧。

艾德:他发誓以性命守护国王,结果却一剑割了国王的喉咙。
劳勃:妈的,总得有人动手吧?要是他没杀掉伊里斯,那么不是你杀就是我杀。
艾德:我们可不是宣誓效死的御林铁卫[8]


至于刚愎轻率又冲动易怒的詹姆,那就更别提了。遇到绳结,只要能用剑斩成两段,哥哥是决计不会动脑筋解开的。[24]


詹姆和我不只是姐弟,我们根本是分成两半的同一个生命,我们共享同一子宫。据我们家老师傅说,他托着我的脚方才来到人世。当我俩结合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完整。[4]


我弟弟胜过你朋友一百倍。[4]瑟曦·兰尼斯特艾德·史塔克


换成你哥哥詹姆,他绝不会屈服于一介妇人之手。[68]


弑君者? 就那个以他誓言守护的国王的鲜血来玷污自己宝剑的虚伪骑士吗?[69]


哥哥詹姆总有办法使人忠心追随,甚至赔上性命都在所不惜,提利昂可没这本领。他拿黄金换取忠诚,用姓氏使人服从。[29]


自那晚在呓语森林被俘以来,詹姆·兰尼斯特便连刮面也不被允许,那张和太后如此神似的面容而今被蓬松的胡须所覆盖。灯光下,长须闪着金光,他看上去就像硕大的金黄猛狮,虽然被铐住,依然很雄伟。未梳洗的头发纠结垂肩,身上衣物业已破烂,面孔则苍白枯槁……但这位男子依然充满了力与美。 [13]


凯特琳满心厌恶地俯瞰他。世上还能找到别的人像他这般美丽却又如此可鄙吗?[13]


你好英俊,一袭白衣,大家都说你是最勇敢的骑士。后来我和许多男人睡过,每次都闭上眼睛,假装那是你,假装他们有你柔软的皮肤和金黄的卷发。[33]
—— 皮雅


当时他因为长期囚禁而变得虚弱,手腕上还有锁链。假如没有锁链的牵制,他的力量又不曾被削弱,那么七大王国之内,没有一个骑士能与他匹敌。詹姆有过许多恶行,但他是个绝顶高手!把他弄成残废实在是异常残酷的行为。杀死狮子是一回事,砍掉他的爪子,折磨其心智,又是另一回事。 [28]布蕾妮忆起詹姆断手前与她的一次战斗


你笑的模样像吉利安,打起仗来像提盖,你身上还有某些属于凯冯的精神,否则就不会披上白袍了……但提利昂才是泰温的儿子,不是你。[70]


詹姆: 你的条件呢?

布林登: 对你?我不跟你谈条件。
詹姆: 那你还来谈判作甚?
布林登: 围城枯燥得要命,我是来欣赏你的断肢,并且听听你要如何掩饰自己新一轮丑行的。结果很遗憾,你的表现不及格。弑君者,你总是教我失望。[22]

—— 詹姆和“黑鱼”布林登


图科·李霍,尽管黑得像学士的墨水一样,但是身手迅捷而有力,是他自詹姆·兰尼斯特以来见过最好的天生剑客。


我哥哥詹姆堪称宇内名将,但他对权力没兴趣,别人把权柄交给他,他会躲得远远的。[71]


赛尔弥看重的是御林铁卫的宝贝荣誉,向来排斥詹姆加入那个小圈子。劳勃叛乱之前,老骑士说詹姆太年轻、太嫩;劳勃叛乱之后,他则四处宣扬该让弑君者脱下白袍、披上黑衣[72]
—— 提利昂·兰尼斯特想着巴利斯坦·赛尔弥非常蔑视詹姆的行径

图库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群鸦的盛宴章节 16,詹姆。
  2. 2.0 2.1 2.2 权力的游戏章节 5,琼恩。
  3. 3.0 3.1 3.2 3.3 3.4 冰雨的风暴章节 37,詹姆。
  4. 4.0 4.1 4.2 4.3 权力的游戏章节 45,艾德。
  5. 5.0 5.1 5.2 5.3 权力的游戏章节 9,提利昂。
  6. 6.0 6.1 列王的纷争章节 60,珊莎。
  7. 7.0 7.1 7.2 权力的游戏章节 8,布兰。
  8. 8.0 8.1 8.2 权力的游戏章节 12,艾德。
  9. 权力的游戏章节 29,珊莎。
  10. 权力的游戏章节 30,艾德。
  11. 11.0 11.1 权力的游戏章节 39,艾德。
  12. 权力的游戏章节 58,艾德。
  13.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列王的纷争章节 55,凯特琳。
  14. 14.0 14.1 14.2 14.3 冰雨的风暴章节 1,詹姆。
  15. 15.0 15.1 冰雨的风暴章节 62,詹姆。
  16. 16.0 16.1 冰雨的风暴章节 77,提利昂。
  17. 17.0 17.1 17.2 冰雨的风暴章节 67,詹姆。
  18. 群鸦的盛宴章节 7,瑟曦。
  19. 19.0 19.1 19.2 群鸦的盛宴章节 27,詹姆。
  20. 权力的游戏章节 34,凯特琳。
  21. 21.0 21.1 21.2 21.3 冰雨的风暴章节 21,詹姆。
  22. 22.0 22.1 22.2 群鸦的盛宴章节 38,詹姆。
  23. 23.0 23.1 冰雨的风暴章节 31,詹姆。
  24. 24.0 24.1 权力的游戏章节 38,提利昂。
  25. 冰雨的风暴章节 68,珊莎。
  26. 权力的游戏章节 63,凯特琳。
  27. 列王的纷争章节 54,提利昂。
  28. 28.0 28.1 群鸦的盛宴章节 4,布蕾妮。
  29. 29.0 29.1 权力的游戏章节 62,提利昂。
  30. 冰雨的风暴章节 4,提利昂。
  31. 群鸦的盛宴章节 3,瑟曦。
  32. 32.0 32.1 32.2 冰雨的风暴章节 11,詹姆。
  33. 33.0 33.1 33.2 冰雨的风暴章节 44,詹姆。
  34. 权力的游戏章节 6,凯特琳。
  35. 权力的游戏章节 25,艾德。
  36. 权力的游戏章节 28,凯特琳。
  37. 权力的游戏章节 35,艾德。
  38. 权力的游戏章节 55,凯特琳。
  39. 列王的纷争章节 3,提利昂。
  40. 列王的纷争章节 39,凯特琳。
  41. 列王的纷争章节 45,凯特琳。
  42. 42.0 42.1 42.2 冰雨的风暴章节 72,詹姆。
  43. 群鸦的盛宴章节 12,瑟曦。
  44. 44.0 44.1 群鸦的盛宴章节 30,詹姆。
  45. 45.0 45.1 群鸦的盛宴章节 43,瑟曦。
  46. 魔龙的狂舞章节 48,詹姆。
  47. 魔龙的狂舞章节 54,瑟曦。
  48. 48.0 48.1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一集,双剑
  49.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二集,王家婚礼
  50.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三集,碎镣之人
  51.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五集,托曼一世
  52.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六集,国法家法
  53.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八集,比武审判
  54.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十集,万生之子
  55.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二集,黑白之院
  56.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六集,不屈不挠
  57.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七集,礼物
  58.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九集,魔龙的狂舞
  59.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十集,圣母慈悲
  60.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一集,红袍祭司
  61.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二集,
  62.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三集,破誓者
  63.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四集,陌客之书
  64.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六集,吾血之血
  65.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七集,残人
  66. 66.0 66.1 66.2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八集,无名之辈
  67.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十集,凛冬的寒风
  68. 权力的游戏章节 56,提利昂。
  69. 权力的游戏章节 57,珊莎。
  70. 群鸦的盛宴章节 33,詹姆。
  71. 魔龙的狂舞章节 22,提利昂。
  72. 魔龙的狂舞章节 57,提利昂。
5.0
1人评价
avatar
0
0

这个人我不太喜欢,不是因为他推下布兰,也不是因为篡夺者战争时放他那不要脸老爹进城。是因为他把疯王杀了后,把伊莉亚娘仨忘得一干二净。

16个月
avatar
Yiyi
0

詹姆电视剧部分完成,quote部分也更新完毕。

17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