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伦堡 by MarcSimonetti ©
河间地与赫伦堡的位置
河间地与赫伦堡的位置
赫伦堡
河间地与赫伦堡的位置
剧集中的赫伦堡
剧集片头动画中的赫伦堡

赫伦堡Harrenhal是一座建于征服战争之前的巨大城堡,位于河间地,在神眼湖北岸。它是七大王国中最大的堡垒,但自从征服战争以来,这一直就是一个阴暗且满目疮痍的地方。

布局

城堡有五座非常巨大的塔楼,以及同样厚重的城墙。城墙是难以置信的厚,里面的房间就算给巨人住都足够。城堡的拥有者通常是维斯特洛上最富有的人,拥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地。

赫伦堡面积是临冬城的三倍,其建筑大到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马厩可以容纳一千只马,神木林占地20亩,厨房跟临冬城的大厅一样大。

不过,赫伦堡的大部分已经衰败。河安家族只使用五座塔楼的下三分之二层,留下剩下的部分渐渐变成废墟,城堡的许多地方已经几十年无人涉足。蝙蝠寄居于部分塔楼的顶端。[1]

城墙与塔楼

赫伦堡以庞大的规模建造,厚重而陡峭的城墙就像悬崖一样耸立着,从地上看在城墙顶部的城垛中的投石机就跟虫子一样小。赫伦堡的门楼就跟临冬城的主堡一样大,上面的石头开裂而褪色。从门楼外看,由于被高墙挡住了视野,五座塔楼只有塔顶才能被看到。

城堡的五座塔楼之中,最矮的塔楼就是减去一半都比临冬城最高的建筑要高,但是没有一座塔楼是完好无损的。塔楼被扭曲,石头崩裂,几个世纪前被坦格利安的龙焰所熔化。他们的原名随着黑心赫伦之死而不为人知。[1]

五座塔楼:

  • 恐怖塔
  • 寡妇塔,通过一座石桥与焚王塔相连。底部是一间用来关押犯人的巨大牢房。
  • 号哭塔,底层有储藏室,下方是巨大的地窖。
  • 厉鬼塔,后面与圣堂的废墟坐落在其附近。
  • 焚王塔,城主的房间位于此。通过一座石桥与寡妇塔相连。

已知的城门:

  • 大门,通过大门,城墙之厚以至于需要穿越至少一打的杀人洞才能到达另一边的院子。
  • 东门,比中门小,位于厉鬼塔附近。

其他

  • 百炉厅,是城堡大厅的名字,而事实上只有大约34或者35个炉子,据说能容纳一整只军队[1]。地板是由光滑的石板铺成,有通向上方两个走廊的楼梯。
  • 厨房,位于一个圆形的石质建筑内,有一个半球形的屋顶。整座建筑都是厨房。跟临冬城的大厅一样大。[1]
  • 兵营大厅,位于军械库上方,为士兵们用餐场所[1]
  • 军械库,位于兵营大厅下方,锻炉所在的位置。
  • 神木林,被围墙围住的占地超过二十亩,有一条小溪从中流过,心树似乎有一个充满仇恨的面庞,有个扭曲的嘴和一双燃烧的眼睛。位于兵营大厅和军械库之后。心树上刻有十三道漆黑的划痕,一道痕迹代表戴蒙·坦格利安亲王留在赫伦堡的一天,那时候他正在等待伊蒙德王子的到来。据说每逢春天这些划痕都会“流血”。[2]
  • 流石庭院,士兵和骑士们习武以及他们的侍从清理武器和装甲的地方。有着凹凸不平的地面,位于号哭塔附近。有一座封闭的走廊在流石庭院上方,以及一个正对着其的拱门[1][3]
  • 熊坑,十码宽,五码深,石头墙壁,沙子地面,周围有六圈大理石长凳[3]。位于城堡的中部。
  • 浴室,一间屋顶低矮的房间,布满了巨大的石管道。自由贸易城邦风格的浴室可以容纳六七个人。[4]浴室是由石头和木材建成,只有一个入口[5]

历史

黑心赫伦

维斯特洛往事——赫伦堡 讲述人:凯特琳
赫伦堡 by Cris Urdiales ©

黑心赫伦铁群岛河间地,为纪念他自己而建造了赫伦堡,打算将其建成整个维斯特洛最伟大的城堡以傲视其他人。他花了40年的时间来实现他的梦想。数以千计的来自其他王国的俘虏累死在了采石场或者五座巨大的塔楼上。无数的鱼梁木被伐倒以提供椽木和横梁。

完工之后,赫伦国王吹嘘说他的新要塞是不可攻破的,而且确实如此。但是他没有考虑到征服者伊耿和他的。龙不会被高墙和塔楼所阻挡,最终赫伦在最高的塔楼中被龙炎活生生的烧死,因此这座塔被称之为焚王塔。由于极高的温度,城堡呈一个烧焦,熔化的样子。[6]

血龙狂舞

自从征服战争以后,城堡似乎变成了一个累赘——太大而且维护起来过于昂贵。自从赫伦死亡以后,城堡几经易手,而每一个得到城堡的贵族家族都遭到了不幸的命运。据说由于赫伦的恐怖统治,城堡被诅咒而且闹鬼。传说赫伦将人血与泥灰混合来筑城[5]。诅咒阻止了任何人一直占有着城堡。所有获得赫伦堡的家族都死光了。

在赫伦之后,曾经占有赫伦堡但已经灭绝的家族,按顺序:

血龙狂舞以前,赫伦堡受斯壮家族统治,在称为“红春天之年”(The Year of the Red Spring)的120AC年,莱昂诺·斯壮伯爵与他的长子哈尔温因为一宗离奇火灾而烧死,盛传是赫伦的诅咒害死了他们,不过更可能是有人谋杀了他们。[7]

内战期间,斯壮家族因为投效绿党而遭到雷妮拉女王的丈夫戴蒙·坦格利安亲王攻击。他骑龙降落在赫伦堡,代理城主西蒙爵士不战而降,让此地一度成为黑党在大陆的立足点。在他引出了伊蒙德王子后,亲王夺取了防御薄弱的君临,留下空城。暴怒的伊蒙德骑着瓦格哈尔蹂躏河间地,赫伦堡又一次被龙焰吞没。

戴蒙亲王因失去了他谣言中的爱人蓖麻后单独来到赫伦堡,等待伊蒙德王子。王子在先知亚丽·河文的指引下骑龙抵达赫伦堡,两人在神眼湖上空作最后的对决,同归于尽。[2]

王朝中期

斯壮家族在血龙狂舞后的情况不明,但无疑他们在黑火叛乱前就已经灭亡,城堡转归到罗斯坦家族手上。声名狼藉的罗斯坦为赫伦堡添上另一重恐怖气息,据说,疯狂的丹奈尔·罗斯坦夫人会放出蝙蝠抓捕小孩,又享用人肉盛宴,沐浴活人的鲜血。

罗斯坦家族维持了好几十年后灭亡,赫伦堡改封给河安家族。显赫富强的河安家族于281AC年举行了影响深远的赫伦堡比武大会。在这里,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向莱安娜·史塔克献上爱与美的桂冠,播下篡夺者战争的种子。不久以后叛乱爆发,河安家族可能站在了王室一边,导致家族衰微。

五王之战

在五王之战的早期,势如破竹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不费一兵一卒便夺得了赫伦堡,驱逐了河安家族。同时,城堡被瑟曦·兰尼斯特太后封给杰诺斯·史林特,奖赏他协助自己击倒艾德·史塔克。但提利昂·兰尼斯特奉父命,以首相的身份剥夺了他的头衔并将其送往长城。黑水河之役后,泰温公爵将城堡封给培提尔·贝里席,并命他总督三叉戟河流域的土地,嘉许他促成兰尼斯特与提利尔家族的婚姻。尽管贝里席从未踏进过赫伦堡一步,但是他一直保留着他赫伦堡公爵的头衔,使得他的社会地位提高到足以迎娶谷地摄政莱莎·徒利

事实上城堡在战争中曾被多次攻夺,而且隐藏了无数的暴行。开始赫伦堡是由亚摩利·洛奇爵士和格雷果·克里冈爵士所率领泰温的封臣驻守的。他们都被一个叫做勇士团的佣兵团所支持。而这三队人都是一路烧杀抢劫后到达赫伦堡的。这些人残忍的对待城堡里的下层平民。由于洛奇的人和勇士团的人不和,结果造成了不少伤亡。泰温离开后,让洛奇作为城主。一直藏在城堡中的艾莉亚·史塔克说服了贾昆·赫加尔帮助他释放关押在城堡中的北方人俘虏并反抗兰尼斯特的人。后来勇士团的人屠杀了兰尼斯特的人和他们的手下,并将城堡交给卢斯·波顿

卢斯统治了赫伦堡很短时间。瓦格·霍特怀疑卢斯倒戈向了兰尼斯特,并砍断了詹姆·兰尼斯特爵士的手阻止他。但是计划失败了,北方人放弃了城堡并留给了勇士团。而勇士团的人在兰尼斯特复仇的怒火悬挂在他们头上的时候,却沉溺于荒淫施暴,让城堡的熊坑挤满了受害者。最终格雷果·克里冈爵士返回城堡并屠杀了所有没有逃走的雇佣兵。后来格雷果离开去参加提利昂·兰尼斯特的比武审判,留下他的兵痞守卫城堡。詹姆·兰尼斯特爵士奉命支援攻打奔流城的盟军途中经过赫伦堡,他赶走了克里冈的人马,并命风暴地骑士博尼佛·哈斯提爵士和他率领的“百人圣战团”驻守城堡。至此,赫伦堡在五王之战经历的暴行似要结束。

赫伦堡之所以有个被诅咒的名声,是因为许多最近指挥或者驻守过城堡的领主骑士都落得了悲惨的下场。

引用与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