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马丁如是说

1月

布拉佛斯的剑

Q:书中说瓦雷利亚钢剑是十字护手,刺客的剑会不会有别的形状?比如迅捷剑的花式或碗状护手。

A:不会有篮状、碗状等护手,它们在现实中很晚才有,不宜出现在一把维斯特洛铁匠打的剑里。

写卷五

好消息:今天写完了一章。

坏消息:这章我至少已经写完过四次了。

不过我想这次应该搞对了。我还在和弥林结搏斗,两天前我想了个新办法,换成一个新的POV,似乎还挺有效。从内部比从外部观察更好,而且回忆比对话更好构建幕后故事。

2月

移动卷五章节

Q:卷五会不会有些章节被移到卷六?

A:有可能。当然,如果我早知道它们会被挤到下一卷里,现在就不会写了,所以我写的都是打算放在卷五里的。但手稿交给编辑时,他们有时会说:“这一章放在下一本书里会更好。”珊莎的章节和一章我写好的艾莉亚已经是这样了。

主要是看成书究竟有多厚。如果它写完后比《冰雨的风暴》还厚,那你可以赌上你的长子说一定会有章节被移到下一卷去。但这不是全部的因素……而且别担心,我还没写完呢。不过已经有1200页了。

还未完成

这头怪物的时间线让我发狂。我知道卷五一出,就会有人把它和卷四整合,提出合适的章节顺序。祝你们好运,很庆幸我用不着干这活。这么多浪迹天涯的角色,有的章节只有几小时,有的长达数月,还得考虑到严格按时间排序未必会最有戏剧效果……我头都炸了。单是卷五的时间线就是个婊子养的。

也许应该把一些章节移到卷六里,让卷五和卷四保持完全平行,在相同时间点上结束。不过我没这么做,因为卷五写得太久,我希望至少解决一些卷四的悬念(尽管又来了新的悬念),所以……

3月

《神秘骑士》出版

Suvudu Warriors采访

神秘骑士》是三篇里面最复杂最难写的,花的时间比另两篇长得多。

我希望将来能写一整串邓克伊戈的中篇小说,从小到老,最后集成一本书——更可能是三四本。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几篇的点子,当然还有最后一篇(可能会很难写)。

最难的是找时间写。我本希望在在《冰与火之歌》每卷之间写一篇新的,但《誓言骑士》和《神秘骑士》都很难写,我都不得不把故事放在一边,在继续写《冰与火之歌》时,让它在我的潜意识中酝酿,之后再回来完成。写完卷五后我希望再写一篇,但这不是承诺。

听他怒吼

詹姆在奇幻角色大乱斗(Suvudu Cage Match)中击败了克苏鲁!不过下次他的对手会是头龙,娜奥米·诺维克笔下的“无畏”。等丹妮入侵维斯特洛时,这次的经验应该能派上用场。

4月

C2E2问答

Q:有没有建立管理角色信息的系统?

A:越来越难了。大部分信息在脑中,不过的确画了主要家族的族谱。现在经常得掉头去重读以找出角色信息。经常用到“搜索”按钮,有了它方便多了。得掉头查几百个人的瞳色,真让人疯了。我知道观众们都有眼睛,但不知道大家的瞳色。只有要亲吻时才会注意到瞳色。作为一个棕眼人,书里却没几个棕眼,真是烦。蓝眼太多了,要是你有紫瞳……你一定是VIP!真希望从没有写明任何角色的瞳色,这样就不用老是回去查它,而可以把精力放在查证角色的语言风格之类的地方。我尽力让角色的语言风格保持一致,每人都忠于自己独特的谈吐风格。

Q:卷四里宗教地位上升,你怎么考虑的?

A:我受到百年战争和十字军启发。人们在这种时候会倒向宗教,我希望在书里表现出这一点。我也想引入常被忽略的疫病元素。故事里魔法师用一道闪电就能杀上千人,现实中死于疫病的人比战场上更多,因为在大型军队里很难保证卫生条件。但不好决定要写多少,我可不想最后像《蒙提·派森》那样人人都淹没在屎里。

Q:现在最享受的故事线?

A:丹妮的故事线正变得重要起来,不过我一直在和弥林结搏斗,所以没法享受它。写艾莉亚故事时很享受,可以专为她写本书,一整本青年小说……但她的故事不全属于现在要讲的大故事,我有够写十二篇小说的信息,很难把它们都放进来。[1]

Q:有没有哪个角色既是易形者又是无面者

A:应该没有。

Q:寒铁为何不支持戴蒙·黑火二世

A:以后也许会揭示。到处都有政治斗争,黑火集团里一样有各种派系。

5月

萝丝

我喜欢剧里新加的角色萝丝,那个红发妓女。也许该把她写到书里……

同人

我对同人小说不满意的一点是它的名字。事实上,我自己就写过同人,那还是我读高中的60年代,发表在漫画同人杂志上。但那个年代,这个术语并不意味着“使用别人的角色和别人的宇宙的小说”,它的意思仅仅是“粉丝为粉丝写的,在同人杂志上发表的业余小说”。那时漫圈才刚起步,而我们多数人都是孩子……有些人犯了错误,在他们的同人杂志中发布了业余爱好者写的蝙蝠侠或神奇四侠的故事,很快被National(如今的DC)和Marvel叫停。而其他人则更有理智,我也一样。我是一个粉丝,业余爱好者,就像今天的同人作家一样,为了爱而写故事……然而,尽管我爱正义联盟、神奇四侠和蜘蛛侠,我却没写他们的故事。我发明了自己的角色,为他们写故事:机械战士加兹、马塔·雷、雪地骑士。[2]当Star-Studded Comics(当时的著名同人杂志)的编辑和发行人霍华德·凯尔特纳邀请我为他创造的两个角色(发电人和怪异博士)写故事时,我抓住了机会……但只是在霍华德发出明确邀请和允许之后。这就是我写的同人小说。我不知道这个词何时何地开始被用来形容今天所谓的同人小说。我希望能有一个新的用词,尽管我承认自己想不出一个合适、明晰又没有冒犯性的词。这让我很困扰:人们听说我写过同人小说,就以为我未经其他作家同意,就写了取自他们作品的故事。

对我来说,同意是这个问题的核心。如果作家想允许甚至鼓励别人使用他们的世界和角色,那很好。他们可以随意。如果作家不允许那样……我认为应该尊重他们的愿望。

我个人认为允许同人小说的作家犯了一个错误。我不是说写同人小说的人邪恶、道德败坏或不可信任。多数人对原作都诚实、真挚而热情,而且对原作者充满善意。但是(1)任何一个人群中总会有一撮也许不那么好的人;(2)这扇门一旦打开,很难再次关闭。

许多科幻和奇幻作家都听过几十年前的一个案例,它说明了允许同人小说可能带来的危险。作家玛丽昂·齐默·布拉德利(MZB)曾经积极鼓励她的“黑暗之极”系列小说的同人创作,甚至阅读和评论粉丝的故事。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有一天她在一个同人故事中遇到了一个与她正在写作的“黑暗之极”小说类似的构思。MZB写信给粉丝加以解释,并提出可以象征性付款,并在书中加以致谢。粉丝回答说,她希望得到共同作者署名以及一半稿酬,否则将提起诉讼。于是MZB没有冒法律危险,放弃了这本小说。她从此不再鼓励和阅读同人小说,并在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论坛上报告了这件事,以警告其他作家避开危险。这差不多是二十年前了,对我,以及我这一代的许多其他科幻奇幻作家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你也许会说,这不过是很久以前的孤例。没错。那么让我再举两个例子:ERB(埃德加·赖斯·巴勒斯)和HPL(霍华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ERB创造了人猿泰山和火星的约翰·卡特,HPL创造了克苏鲁神话。ERB以及他生后的公司极为重视保护他的版权,尝试使用泰山,甚至在未经其允许的情况下使用可疑地类似于泰山的猿人,就等着像砖头一样接律师函吧。HPL则完全相反,克苏鲁神话很快就成了我们流派最早的共享世界之一。HPL鼓励Robert Bloch和Clark Ashton Smith等作家朋友从他的克苏鲁神话中借用元素,并增加一些元素,HPL自己又会反过来借用。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是HPL朋友的其他作家也开始撰写克苏鲁神话,直到今天。

两位作家,两种决定。看起来很正常。

而问题在于,ERB死时是个亿万富翁,住在一个名叫泰山的小镇的大牧场里。而HPL死时一贫如洗,一些传记作者认为,贫困带来的营养不良可能加速了他的死亡。HPL在其他作家中受欢迎得多,但光有爱是不够的,偶尔能有根牛排吃也不赖。每拍摄一部泰山电影,巴勒斯公司都能获得可观报酬,并且从《火星公主》电影改编(我在好莱坞时参与了它的制作)中收入颇丰,无疑也能从正在制作的这部电影里捞一笔……尽管这本书现在属于公有领域了。[3]洛夫克拉夫特的版权方有从The Dunwich Horror、Herbert West、Re-Animator,以及最近的Dagon等电影,还有《克苏鲁的呼唤》的在线版上拿过一分钱么?我不清楚,不过我很怀疑。如果他们真拿到了,我敢打赌那也只是杯水车薪。而与此同时,新作家可以直接从克苏鲁神话中挖掘宝藏,写出新故事和新小说。

我知道,克苏鲁和约翰·卡特一样,现在都属于公有领域。但这不重要。HPL因为让太多人在他的沙盒中玩耍,而几乎丧失了对自己创作的控制权。这就是我上面(2)的意思。同人小说之门一旦打开,就很难再次关闭。

作家的创作是他的生计。归根结底,版权是ERB和HPL不同境遇的本质原因。还有人会奇怪为何多数作家会这么注重保护它吗?

我们这些人,不愿意允许同人作者使用我们的世界和角色,不是出于刻薄,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我们的创造。

此外,我们也必须这么做。关于版权的讨论很多,关于同人小说是否是非法的,是否是合理使用(顺便说一句,它不是合理使用,至少跟我对这个术语的理解不一样,而我在出版《末日狂歌》时,对“合理使用”有了不少认识。),但没有人提到版权法的一个关键:必须主动保护版权。如果有人侵犯了你的版权,你也知道,却不去保护你的版权,法律会认为你已放弃了版权。此后任何人都可以用你的东西做任何想做的事。如果我允许Peter、Paul和Nancy发表《冰与火之歌》同人,却什么都不说,那么Bill B. Hack和Ripoff出版社决定出版《冰与火之歌》同人赚钱时,我也没有立场去反对。Peter、Paul和Nancy也许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动力只是对我的世界和角色真挚的爱,但Bill B. Hack和Ripoff出版社却毫不在乎,他们只想要钱。

打开门后,你无法控制谁会进来。

没有人会这样做,我听到有人在背后低语。哈,出版史上这种情况多得是。甚至饱受非议的巴勒斯公司,在60年代就成了受害者,当时有人忘记及时更新某本泰山图书的版权,而一家三流漫画公司钻了空子,立马发行了一部完全未经授权(且未支付费用)的泰山漫画。

这就是像我这样的作家不允许同人小说的部分原因.最后,我想暂时搁置所有法律和财务问题,转向更个人的方向。许多年前,我因小说《子女的肖像》而赢得星云奖,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作家与他创造的角色间的关系。我在现实中没有孩子,但角色就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有人带走他们,谢谢。即便是那些说自己爱我的孩子的人。我敢肯定这是实话,毫不怀疑这种感情的诚意,然而……

有时我允许其他作家和我的孩子们一起玩。例如在共享世界《百变王牌》中。但我认为这是两码事。共享世界严格受控,比如《百变王牌》就由我掌管。我来决定谁可以借用我的作品,然后审核他们的故事,批准或驳回他们做的事。我会说:“不,Popinjay会这么说”或是“抱歉,巨龟永远不会那样做。”更重要的是(这在《百变王牌》中从未出现过,但在其他一些共享世界中却发生过)“不,绝对不行,你的角色不能强奸我的角色,我他妈才不管你认定他有多强大。”

这就是《百变王牌》,这个世界和这批角色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共享。《冰与火之歌》完全不同。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虐待维斯特洛人。

Q:能细说下《末日狂歌》和合理使用的事情吗?

A:书中引用了许多歌词。我认为是合理使用,所有引用都不超过两行。但出版商的律师更保守(出版商在此类问题上总是保守的,宁愿避免诉讼而非打赢官司),他说这不算合理使用。我于是咨询了自己的律师,他是美国版权法的顶尖专家。他说:“我认为这是合理使用,但从未有过决定性的判例。如果您未经许可就使用,会被起诉。我认为您最终会占上风,但音乐发行商将一路与您抗争,诉讼费用可能会达到六位数。我愿意为您的案子奋斗到最后一分钱,我们可以赢得一场历史性判决。”我宁愿留着最后一分钱。于是我去申请了许可,花了六个月时间和几千美元……但避免了六位数的支出。到目前为止,关于歌词还没有决定性的判例。据我所知,关于同人也没有。

Q:如果在你去世后,有人写你的作品同人,你对此怎么看呢?

A:如果人死而有知,那我会作为怨灵复活来诅咒这些人,每晚在他们枕边唱My Mother the Car的歌词。[4]不过我并不相信这种事,所以我估计不会在意。我总会死,但我的继承人还活着,他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我希望继承人尊重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并非所有继承人都会这么做。我可以给你章节和词句,然而……但愿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永远活着。他去世后,我很担心我们会看到《索伦反击战》,由(空白处填写您最喜欢的枪手的名字)完成,蓝本来自一张纸屑,他们在托尔金的一只旧远足靴底找到了它。

Q:《罗森克兰茨和吉尔登斯特恩已死》并未减少《哈姆雷特》的光辉。有许多这样“合法”作品的例子,写作动机与同人小说相同。您觉得两者有什么区别?

A:法律区分了仍受版权保护的作品与公有领域作品,我也是。我认为这一边界很重要。因此我对《罗森克兰茨和吉尔登斯特恩已死》没意见。如果莎士比亚还活着,我可能观点就不一样了。

Q:科霍尔的黑山羊和淹神似乎就是对HPL的致敬,因此,我不确定你是否应该谴责其他以微妙的方式向你的作品致敬的作者。真正的同人小说都是关于某个出现在系列小说里的热门角色的,比如福尔摩斯、泰山和柯南。我了解的托尔金“同人小说”大多是想解释他本人没有详细讲述的的内容(第二纪元和第三纪元,世界地图的未探索区域)。我认为,读者有理由对作者暗示的内容感兴趣,如果作者没有提供,那么他们想自己动手,也可以理解。例如,如果有人用亚夏或纳斯为背景写故事,你会很不舒服吗?他其实只是用了你发明的地名。

A:“很不舒服”?不会。但如果有人撰写并发表一个亚夏或纳斯的故事,我一定会恼火。我没写过这些地方,但脑海中有它们的形象,而我不希望其他人来描绘。迄今为止它们只不过是地名。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不能自己命名呢?

Q:你在Suvudu Cage Match也写了几篇同人。[5]

A:区别在于是否有授权。例如,我在帕特里克·罗斯福斯同意后,写了詹姆与科沃斯的对战。他也就这一战写了自己的版本。

Q:但罗伯特·乔丹已经去世了。

A:主办方Suvudu安排了相关事项,联系了所有作者——至少是在世的作者。布兰登·桑德森代表吉姆[6]出赛。就我所知,都有授权。

Q:乔治·卢卡斯对同人很热衷,但是同人电影的存在并没有将《星球大战》的世界带入公有领域。因此很明显,有某种处理知识产权的办法,既能允许同人,又不会失去版权。

A:当你像卢卡斯一样,有足够的钱和律师时,你就差不多可以自己随意制定规则。

Q:你欢迎RPG社区的活动,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A:游戏与写作不一样。此外,RPG得到了许可证。我拿了钱,审核了内容,如果我不想做,只需说,“不,谢谢。”同人小说不允许原作说“不,谢谢”。对我而言,这就是区别。

Q:对我而言,同人小说就像是某人在读你的书,然后坐下来用你的角色和场景想象另一个场景。当然,你创作了角色,但人们有权想象自己喜欢的任何事物。而把那些私人幻想放在纸上与少数朋友分享,在我看来似乎并非冒犯攻击。只要没有人试图从中赚钱,我看不出有何危害。

A:为私人娱乐活动写一些东西并“与少数朋友分享”是过去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一代的许多作家认为同人小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原因之一。但互联网改变了基本规则。如今“少数朋友”可以数以万计。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多大的数……但我认为少数朋友和成千上万的陌生人之间有天壤之别。

Q:许多人在创作冰火的同人画,你似乎并未反对。如果有人描绘角色的方式与你想象的不同,或者将其放置在书中未提及的场景,会让你困扰吗?

A:艺术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它有自己的规则。就我而言,同人画没问题。事实上我很喜欢俄罗斯艺术家Amok画的肖像,喜欢到了邀请他成为官方画家。当然,这些画会将与我自己的描述有所不同。甚至绘制冰火插图的职业艺术家笔下的角色也有很大差异。(当然,一旦HB0剧集上映,演员的面孔将成为绝大多数公众心目中的角色面孔)

Q:你举的MZB的例子其实要复杂得多,是提到的那位粉丝的说辞。

A:我引用的是MZB自己在论坛上的说法。因此问题就变成了“你相信谁?”

Q:有没有合法途径向fanfiction.net这类网站维权?

A:当然可以起诉。这是美国,我们几乎可以起诉任何人。问题是,花费这么多时间、费用和精力值得吗?恐怕未必。诉讼会消耗许多财力与情感。我的人生有更值得去做的事。我想总有人会起诉,但应该不是我。

最近在我、Diana Gabaldon和Charlie Stross的博客,以及互联网上的许多地方,都发生了有关同人小说的激烈辩论。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双方都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

关于版权、商标、侵权、合理使用、获利等等的问题都有了许多讨论……但同人小说家们一直在说这全是因为爱,从来无关乎金钱。而我仔细想了想后,认为他们是对的。

全是因为爱。

两边都是。

让我们忘记所有法律和财务问题。我们已经为此吵翻天了。让我们谈谈感情。

我认为同人作者写某些角色是因为爱他们,而反对同人的作家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也爱他们。这便回到了“我的角色是我的孩子”这个话题,这可能正是关键。

当然,不是所有作家都这么想。有人会说:“随你怎么处理我的角色,我都不在乎,只要你不影响我的生计。如果你影响到我的收入来源,我自然会让你闭嘴。其他时候,尽情玩吧。”如果你执这一观点,那没问题。但我不是。我永远不会这么说。我确实在乎你怎么处理我的角色。

小说就是小说,全是编的,由纸上的单词织就的梦想和愿景。每个理智的作家都明白这一点,所有读者也一样。然而……

50年代,我还是孩子时,读了许多漫画,包括许多超人的相关作品。那些漫画有时会发表一篇所谓的“虚构故事”。即便还是个小孩,我也知道那是个蠢名字。毕竟所有的故事本来就都是虚构的!今天我们将其称为“假设故事”或“平行宇宙故事”。它们是超人主线之外的故事,“如果氪星没爆炸”“如果超人和露易丝结婚了”之类。其中有些是很好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发生了很多事,比50年代“真实”的超人故事中发生的多得多。即使这样,它们永远不能调动我的感情,因为它们不是“真实”的。

当然,超人本人就不是真实的,这些故事都不是真实的,即便八岁的我也明白。但读者和作者之间有一个契约。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力求确保它的真实;而你作为读者,阅读时将假装这些人是真实的,故事中的事件真的发生了。要是没有这层假装,你为什么要在乎呢?

(在几十年前的一次米尔福德会议上,我与两位新浪潮作家长久而激烈地争论。他们认为,既然小说不是真实的,就不应该假装是真实的,好小说的核心是遣词用句,故事应该像抽象艺术的二维性一样,来欢颂它们的“纸质性”,而不是像古典绘画一样试图创造三维的错觉。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不喜欢抽象艺术。我当然也不喜欢纸质性的故事,我想要错觉,我希望故事和角色尽可能真实,至少在我阅读它们的过程中是这样。)

“虚构故事”和“假设故事”能满足人的头脑趣味,但它们从未使我投入情感。我阅读它们时,就知道里面的任何东西都不重要。如果超人或他的某个朋友死了,那不算什么,他们下期就会回来。另一方面,几年后,格温·斯黛西去世时,我几乎和彼得·帕克一样悲痛欲绝。格温·斯黛西对我来说是真实的。

(顺便一提,这也是为什么我讨厌,讨厌,讨厌如今在漫画和电影中普遍得要命的重启。在我看来,这违反了作者与读者之间未成文的契约。你告诉过我彼得·帕克跟玛丽·简结婚了,你让我读了十年他们的夫妇故事,你从未说过它们是虚构的……现在你却转身告诉我,不,他们没有结婚,他们从未结婚,一切都没有发生,记得要继续买我们的漫画,现在我们要告诉你真正的故事。抱歉,再见。我再也不会上当了。这纯属胡说八道。

作为读者(书籍漫画)和观众(电视电影),我想要看到可以同情、倾心、信任的角色。没有这类人物的作品,我很快就会失去兴趣;而若是找到了它们……即便我知道这只是虚构作品,也会开始非常在乎它。

比方说,我还没看过《异形3》。我热爱《异形》和《异形2》,但我在《异形3》的早期影评里得知,新电影一开始就会杀了纽特……这让我气坏了。我没去看这部电影,因为不想让这坨屎占据我的脑海。上一部电影让我爱上了纽特,整部片都是雷普莉解救她的故事,结局太令人满足……现在却有些混蛋要跑来撒泡尿毁了一切,只是为了让人震惊。我也从未看过此后的《异形》系列,因为它们都是我拒绝接受的虚构“现实”的一部分,甚至我非常佩服的老朋友朗·普尔曼出演的那一部也没看。

事实是,这没有用。尽管我避免看电影,但评论已经在井里下了毒。我对《异形3》的内容了解得太多了。我知道纽特死了,仅仅这一点知识就毁了我对《异形2》本身的欣赏。这依旧是部令人兴奋的好片,但我看到片尾,纽特爬进睡眠舱问雷普莉她会不会做梦时,我没法再像以前一样在眼角带着一滴泪而心满意足,却总会记起,“干,纽特体内有异形,她就要死了”,于是又恼怒起来。

一个不存在的角色永远都不存在。我明白,但这并不会削弱人的感情。

如果我对别人创造的角色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你能否想象我对自己的角色有多强的感受?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们比作我的孩子。我可以关心纽特、格温·斯黛西、弗罗多、亚哈船长和盖茨比,但我对巨龟、阿布纳·马什、提利昂·兰尼斯特、琼恩·雪诺、哈维兰·图夫和丹妮莉丝的关心要胜过千倍。他们是我的儿女。

我想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正是因为这种强烈情感,这场关于同人小说的双方讨论才会这么激烈。

同人作者爱上了某些角色,并希望让故事更适合他们,以他们期待的方式发展。我知道许多《侠胆雄狮》的老粉都认定凯瑟琳和文森特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偶尔会来场冒险。他们恨不得抹杀整个第三季。许多老粉对凯瑟琳之死的感受与我对纽特之死的感受一样强烈。他们想撤消它。想必也有纽特没死的《异形》同人。对角色的爱促使人写这些东西。天哪,如果有人雇我写一部新的《异形》剧本,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说:“嘿,记得《异形2》结尾纽特问她会做梦吗?其实她做了。从那一刻起的所有电影都是她的噩梦。我的新电影将从纽特和雷普莉苏醒开始……”我知道,这正是我刚刚谴责过的重启。尽管控诉我吧。我想这会是历史上最昂贵的同人。真可惜我永远没有机会。

但是让我们转过头来,从作者的角度来看。粉丝们或许非常喜欢我们的角色,但我们更爱他们。突然之间,我们看到一个故事,里头其他人正在与我们的孩子一起做各种事……我们从未想过,从未授权过的事,甚至可能愚蠢或恶心。我们杀死的角色复活了,活着的角色死了,反派被洗白,异性恋变成同性恋,罗密欧与朱丽叶没有自杀,他们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了十七个孩子。

当然我们可以耸耸肩说:“这些事情没有真正发生过。这不是官方故事。它们只是虚构的。它们不真实。”而且我敢肯定很多作者都会这样做,但我不能。抛开所有法律和财务问题不谈,我不想读盖茨比和黛西一起逃亡的同人,更不想读盖茨比与汤姆·布坎农逃亡的同人,或是他俩与黛西的3p,或是盖茨比奸杀黛西……而且我很确定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也不想读。现在,把盖茨比、黛西和汤姆换成琼恩·雪诺、杰· 阿卡洛伊、哈维兰·图夫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相信你就知道我会怎么反应。

正如纽特一样,我不想这样的景象占据我的头脑。即便它们是精美的景象,纵然你爱我的角色,只对他们做美好、甜蜜、快乐的事情,你还是在用我的人搞事情。我在这里不会用任何类比,我知道那会让人不满……但这让人感到被侵犯了。

也许这不合理。这些都是脑中的人,纸上的字。谁在乎他们会怎样?让我们一起欢颂他们的纸质性。

但我不这么思考。这与金钱,版权或法律无关,是直觉的情感反应。这全是因为爱。两边都一样。

Q:我认为你的作品所有方面都是A+,除了性描写。有些地方就是在冒犯和物化女性,我妻子是双性恋,她对你写的女同场景极为震惊。也千万拜托不要再用“密尔女人的沼泽地”[7]这个词了,我从没见过更粗俗的形容女性器官的词汇。

A:请别忘了你读到这个词时,是谁的POV。词汇、文法、意象,构成了人物的声音,用于塑造其形象。我在提利昂章节中用到的某些词汇、短语和描述永远不会出现在布兰章节里,反过来也一样。至于冰火里的性描写……我的目标是把每一场都依照情景、人物、关系、视角等写得独一无二。有些场景就是要写得丑陋反胃,有些则要写得色情。它们都是通往角色内心的窗户,有些甚至推动了情节发展。不过倘若你妻子对它们都感到被冒犯了……恐怕我就失败了,至少对她而言。然而,每个人的体验都不一样,在性方面更是如此。一位读者认为火辣的场景,另一位看来可能滑稽,反过来也一样。

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采访

Q:托尔金修改了《霍比特人》,以避免它和《魔戒》的冲突。现在书里有没有你想做修改,以符合后来的情节发展的地方?你会这么做么?

A:的确有些我想掉头去修改的内容,等我写完冰火后可能会有更多这种地方。我不确定我会不会这么干。不知道托尔金到底改了多少内容,但我知道斯蒂芬·金对《黑暗塔》系列的前几本做过重大修改,以符合后面的发展。也许会吧。其实现在就有一件我在考虑的事。还不能细说,它可能会影响……只是个小改动,为电视剧打算改个小角色的名字。如果最后决定要改的话,我也许会在书里把他的名字也给改了,所以书再版时这个角色的名字会变。不过我还没最终决定要不要改。[8][9]

Leprecon

Q:西利欧·佛瑞尔还活着吗?

A:至少在电视剧里还活着,我刚为他在S1E8里写了几个场景。

梅丽珊卓和黑门

Q:梅丽珊卓说要山姆说出长夜堡黑门的位置,但书里他直接去了布拉佛斯。所以说他没有带梅丽珊卓回长夜堡看黑门吗?

A:相信她自己找到了。

6月

兜圈子

卷五会变短一点。我决定把写完的两章亚莲恩从卷五移到卷六。我已经调整了很多次,原计划《魔龙的狂舞》里根本没有亚莲恩的POV,但后来发生了某个事件,必然会引发多恩的反应。这一事件原本安排在卷末,但调整了四十七次后,我把它移到了卷中。于是时间线要求多恩的反应发生在这卷里,而不是下卷。所以我写了两章亚莲恩,并打算再写一章……此外还需要一章从另一视角的观察,作为必要补充。此外……

但我又重整了结构,把原来的事件放回卷末,这意味着亚莲恩章节可以如我最早的计划一般回到卷六。这也意味着我不必再完成第三章亚莲恩和另一个POV的补充章节。[10](但同时,它也使我必须修改第三个POV的两个章节。上周的草稿里它们发生在这一事件之后,而现在必须挪到这一事件之前。幸运的是,只用改几句台词就好。)[11]

这个举动使卷五少了四章(两章已完成,一章写了一半,一章还没动笔),它也意味着卷六写好了四章(一章艾莉亚,一章珊莎,两章亚莲恩)。[12]

我正在狂舞,尽可能快地狂舞。但有些时候,我感觉自己在兜圈子。

7月

神秘银河签名会

Q:剧集会不会影响角色今后的命运?

A:好问题。有个女演员(现在还不能说是谁)完全不像试镜的角色,但她太棒了,他们就是想要她。如果她拿到这个角色,那肯定会影响今后书里的人物形象。[13]

演员公布

剧集把莱莎的儿子改了名字,从“劳勃”改作了“罗宾”。不过他依然是“乖罗宾”。

马瑞里安没有改名,虽说我主动提出可以改。一直有人认定他的名字来自同名的Marillion乐队,让我很烦。我命名他时从没听说过这个乐队,不过之后就老是听人提起了。[14][15]

10月

Octocon

Q:有没有后悔写在书里的东西?

A:现在故事相当复杂,最近老希望没同时杂耍这么多球。七大王国真有必要吗?五个就挺好。九个自由贸易城邦呢?由于我是靠写作为生,只能写一本就卖一本。有时会希望自己能全写完再出版,这样就能有修订的自由了。

改名

Q:你在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采访中提到的想改名的角色,是劳勃·艾林吗?

A:不是他,是马瑞里安,为了避免与同名乐队混淆。不过HBO认定没必要改名。

马瑞里安困扰了我好多年,我给他起名时,从没想过那个乐队。[14][8]

贝尔法斯特片场

Elio和马丁讨论了正在准备的世界集中的问题,马丁透露了出现在他挪到卷六的三个多恩章节中的某个角色的信息。[16]

11月

冰与火之日问答

与中世纪相比维斯特洛有更好的染料技术,所以他们除了红色外,还有猩红色、深红色等颜色。他们还有中世纪没有的搪瓷和在盔甲中掺入颜色的办法。

每年看橄榄球时都能找到一两个好名字,将来用到小说里。

我不在意你们怎么拼读角色的名字。我心目里艾莉亚是双音节词,ar-ya,像刀一样锐利坚硬,而不是aria这样的三音节词,听着像歌剧。而珊莎听起来就像花儿一样。


瓦德

神秘骑士》里哭闹的小孩就是正传里的瓦德·佛雷大人。

引用与注释

  1.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9年8月,JOE采访
  2. 详见《梦歌》。
  3. 《火星公主》电影改编流产过数次。1993-1994年,马丁写了《火星公主》电影剧本,未制作。2012年,《异星战场》上映。
  4. 讲的是母亲作为一辆车复活的故事。
  5. 2010年3月的奇幻角色大乱斗活动,马丁写作了詹姆对战赫敏、克苏鲁、《弑君者传奇》的科沃斯、《时光之轮》的兰德等角色的小品文。
  6. 罗伯特·乔丹本名。
  7. 群鸦的盛宴章节 32,瑟曦。
  8. 8.0 8.1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0年7月,演员公布
  9.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0年10月,改名。是马瑞里安。
  10.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6年5月,新章预览。补充POV应该是已确认会出现在卷六POV里的阿利欧·何塔
  11. 事件可能是小伊耿入侵。补充POV可能是琼恩·克林顿,他将在《凛冬的寒风·亚莲恩II》之后与亚莲恩会面。第三个POV可能是瑟曦或琼恩,在原稿中听到了有人入侵的消息。
  12. 四个章节均已放出试阅,见卷六试阅章节
  13.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1年7月,EW采访。已确认是欧莎
  14. 14.0 14.1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0年5月,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采访
  15.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0年10月,改名
  16.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0年6月,兜圈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