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五季ep6分集介绍.jpg
UNBOWED, UNBENT, UNBROKEN
第5季不屈不挠
首映日2015/05/17
本土收视6.24

不屈不挠Unbowed, Unbent, Unbroken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六集,总播放集数第四十六集。本集由Bryan Cogman编剧,并由Jeremy Podeswa执导,于2015年5月17日首播。

艾莉亚正在接受训练。乔拉提利昂落入了奴隶贩子手中。崔斯丹弥赛菈计划着以后的美好生活。詹姆波隆到达了目的地流水花园沙蛇向他们发起了攻击。在临冬城内将有一场婚礼。

演员

主演

Nikolaj-coster-waldau-sag-awards-2016-04.jpg
Jaime Lannister

客座演员

Will Tudor.jpg

摘要

布拉佛斯

艾莉亚继续在无面者手下训练。她把一具尸体从上到下收拾干净后,两个人把尸体搬到了门的另一边。艾莉亚非常好奇门的另一边是什么。她刚想走进门内,流浪儿就挡在面前,闩上了门。艾莉亚想知道她擦拭干净的尸体都拿去干嘛了,但流浪儿只告诉她在恰当的时候她自会知道。带着无解的疑问,艾莉亚要求玩真假脸的游戏。流浪儿说艾莉亚已经玩过,而且已经玩输了。她又问起艾莉亚她是谁,艾莉亚答无名之辈。流浪儿只是告诉艾利亚回去干活,她刚想走时,艾莉亚反问她是谁。流浪儿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她是一个鳏居的领主的独女,父亲再婚后又有了一个女儿。她的继母为了给自己的女儿铺路,便下毒想害死她。流浪儿发现了继母的阴谋,找来无面者替自己报仇。流浪儿突然问艾莉亚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艾莉亚惊到了。她之前一直全盘相信她的故事,此刻答不出来十分羞赧。流浪儿再次叫她回去干活,并表示如果艾莉亚想玩好真假脸的游戏,就必须学会把谎言说的惟妙惟肖。后来,在艾莉亚睡觉时,贾昆·赫加尔又来测试艾莉亚。这一次,当他问她是谁的时候,艾莉亚讲述了自己前来加入无面者的前因后果,并试着在真事里掺进谎话。不过贾昆总能够判别真伪,每次艾莉亚说谎都会挨鞭子。她坚持说她恨猎狗,贾昆因此抽了她好几下。临走前,他告诉她,她不仅在向他撒谎,也在向自己撒谎。

一个悲伤的父亲带着重病的女儿来到了黑白之院。他向艾莉亚诉苦说为了治病他们找过全布拉佛斯的治疗者,花光了每一枚铜板。他表示女儿现在终日受病痛折磨,想让她找到安宁。艾莉亚坐在女孩身边,给她讲了一个编造的故事,说她自己也曾身患重病被父亲带到这里,喝了这里的井水后就被治愈了。女孩被说服,喝下了碗中的水。井水给女孩带来了宁静的死亡,艾莉亚则成功地证明了她有说谎的能力,于是被贾昆带到了千面之厅,那是一个地下巨室,藏有数千张人脸。那都是从祭司们清洁过的神庙中的尸体身上剥离出来的。无面者询问艾莉亚是否已做好准备放弃从前的身份,成为无名之辈。沉默片刻之后,他便宣称她太执着于史塔克的身份,尚未做好成为无名之辈的准备,但她已经可以成为“别的东西”。

奴隶湾

奴隶湾西部,在穿越烟海期间把小船丢在古瓦雷利亚废墟后,提利昂·兰尼斯特乔拉·莫尔蒙步行前往远在奴隶湾东部的弥林。在路上,提利昂苦恼于乔拉设想中可以偷船偷补给的村庄始终没有出现,他们只能靠走,吃莓子和树根充饥。他们聊起了提利昂出现在瓦兰提斯的原因,提利昂惊讶于这个话题竟到现在才被谈起,他告诉乔拉他实际上是从维斯特洛逃出来的,因为他杀了他的父亲。他坦白自己下手的原因是父亲要因为自己未犯的罪行处死自己,事后还搞上了他爱的女人。乔拉点头表示这听着像是弑亲的合理动机。提利昂随即表示尽管乔拉很不堪,但至少他可以声称自己有个好父亲。乔拉问起他怎么会认识自己的父亲杰奥·莫尔蒙,而提利昂和他讲起了自己造访长城结识熊老的经过,评价道:他是个伟大的领导者,能够真诚地为所有手下着想,是个稀世之才,就像守夜人颂词说的,“世上再难见如此之人”。乔拉听说父亲已死,大感震惊。提利昂以为乔拉早就知道,此刻有些内疚。乔拉问父亲是怎么死的,提利昂回答说他只听闻有人报告说他的父亲领队远征墙外,却遭遇哗变,被自己人谋害了。乔拉在悲痛中静静听完,便换了话题,表示该上路了。

在路上,提利昂问乔拉为什么要追随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她何德何能超过其他列王,维斯特洛又为什么要支持她,要知道她的父亲可是疯王。乔拉解释说自己曾经愤世嫉俗不相信命运,但看到丹妮莉丝毫发无伤地带着幼龙浴火而生那一刻起,她就成了他的信仰,而铁王座依律也本该属于她。提利昂不置可否地表示这并不能证明她会成为一个好女王,特别是坦格利安以疯狂闻名,她的父亲就是个绝好的例子。

他们看到远处有条贩奴船,乔拉拉着提利昂伏倒在地。不过他们在躲藏之前已经被看到,奴隶主们从树丛中出现在他们身后,把他们抓个正着。带头的奴隶主马尔科原想把他们带回瓦兰提斯。但提利昂声称乔拉是维斯特洛最优秀的骑士之一,能在弥林刚刚重开的竞技场卖个好价钱。尽管这和预想的有差距,但提利昂和乔拉的确是重新开始迅速向弥林和丹妮莉丝的方向前进了。

多恩

波隆詹姆·兰尼斯特穿着杀掉的马泰尔士兵的装束前往流水花园。波隆好奇詹姆在花园内找到弥赛菈·拜拉席恩后会做什么,詹姆回答说他喜欢临场发挥,波隆挖苦说那金手大概也是临场发挥的结果。彼时艾拉莉亚·沙德沙蛇们已经到了花园内。艾拉莉亚派她们去劫持弥赛菈,并说这是为了奥柏伦

弥赛菈正和未婚夫崔斯丹·马泰尔在花园内闲庭信步,崔斯丹的父亲道朗·马泰尔和侍卫阿利欧·何塔在楼上看着他们。道朗评论说他们是对甜蜜的小情侣,但他们还没意识到他们的订婚是件多么危险的事,因此他和阿利欧必须保护他们。道朗询问阿利欧是否还记得怎么使长斧,阿利欧则保证自己宝刀未老。

詹姆和波隆很快潜入流水花园,撞见弥赛菈和崔斯丹在接吻。詹姆试着说服弥赛菈跟他走,但崔斯丹插进来,怀疑起了波隆身上的血迹和詹姆的多恩长袍。崔斯丹想拔剑时被波隆一击击倒,吓坏了弥赛菈。詹姆想拉她走,但他们受到了沙蛇的突袭。波隆和特蕾妮娜梅莉亚二人缠斗在一起,而奥芭娅·沙德持矛直取詹姆,把他和弥赛菈分开。奥芭娅命令娜梅摆脱波隆,抓住弥赛菈,但娜梅想把弥赛菈强行带走时,阿利欧和道朗亲王的侍卫赶到,把他们团团围住,缴了所有人的械。詹姆、波隆、艾拉莉亚和沙蛇们均被囚禁起来。

君临

培提尔·贝里席到达君临,还未见瑟曦就被蓝赛尔·兰尼斯特和麻雀们当面拦住。蓝赛尔警告说他们已经肃清了君临的腐败旧态,新的君临不会容忍他的皮肉生意。培提尔对他们的威胁一笑了之。

瑟曦和贝里席见面时拒绝承认与洛拉斯·提利尔教会武装逮捕一事有干系。贝里席并没有信这鬼话,他警告说提利尔家族一定不会对此侮辱忍气吞声的。瑟曦则声称自己才是受了侮辱,因为差点与她订婚的洛拉斯爵士居然更喜欢男人的陪伴。瑟曦解释了她传唤贝里席的原因:她怀疑他到底忠于谁,问他若是到了非常时期,谷地是否会在铁王座麾下战斗。培提尔向她保证乖罗宾需要他的建议,而他永远忠于铁王座。贝里席披露说珊莎已经回到临冬城卢斯·波顿正计划把她嫁给拉姆斯·波顿。听说波顿背叛,瑟曦勃然大怒。小指头火上浇油说选择抛弃饱受敌视的南方家族,与最后的史塔克结合将给波顿带来对北境更稳固的统治地位。他规劝瑟曦耐住性子,等波顿和史坦尼斯两败俱伤,在胜者还未缓过来时趁虚而入渔翁得利。他建议让瑟曦的叔叔凯冯·兰尼斯特詹姆·兰尼斯特领一支兵北上。瑟曦轻蔑地说她叔叔不会有统帅军队的勇气,而詹姆则正执行一项“敏感的外交任务”。小指头提议让谷地的士兵代为攻打北境,但瑟曦对他的领兵能力存疑。贝里席说服了她,宣称自己“生来就为了侍奉”。贝里席想要的回报是被任命为北境守护。瑟曦同意跟国王谈谈这事。

奥莲娜·提利尔听说孙子被捕后回到君临。她试图和瑟曦协商释放洛拉斯。但瑟曦继续装傻充愣,坚称是教会武装逮捕了洛拉斯,自己与此毫无瓜葛。奥莲娜警告说她的行为严重威胁了兰尼斯特-提利尔联盟,而后者正是君临的粮食来源。瑟曦告诉奥莲娜大麻雀正准备初步评判洛拉斯是否值得宽恕,并表示有对此信心。

大麻雀先审问了洛拉斯,他否认了所有指控。大麻雀又询问了玛格丽·提利尔,她也不承认对他的事有任何了解。大麻雀随即传唤奥利法,他是洛拉斯的“侍从”,他承认玛格丽曾撞见过他们,并且看起来并不惊讶。为了证明自己的证词,奥利法告诉大麻雀洛拉斯有一枚形如多恩的胎记,这让洛拉斯又惊又怒。大麻雀认定现有证据已足够展开审判,便把洛拉斯收监。玛格丽也因在诸神面前做假证而一同被捕。她被强行带走时大呼托曼,但他手足无措。奥莲娜则悲伤地看着瑟曦脸上难以掩饰的得意表情。

北境

临冬城米兰达来到珊莎的房间。她来帮珊莎沐浴,以保证她美美地出现在拉姆斯·波顿的婚礼上。她帮珊莎擦背的时候,米兰达提到拉姆斯有过很多女孩,但她们很快就让他厌烦,然后拉姆斯便把她们残忍杀害。珊莎知道米兰达想故意吓唬她,她反将一军,告诉米兰达她清楚他们的关系,并表示没人能在她自己家吓得倒她。

片刻后,席恩前来带珊莎去婚礼,珊莎拒绝挽起席恩的手臂,不管他怎么哀求:如果她不照做拉姆斯会惩罚他。之后在神木林中,臭佬在结婚仪式上把珊莎托付给了拉姆斯,主持人是卢斯·波顿,有众多北境诸侯作见证。回到卧房后,拉姆斯要求珊莎褪去衣服。臭佬想走,但拉姆斯命令他留下。他嘲弄道:“你和这个女孩一起长大,现在正好见证她变成女人。”他恼怒于珊莎的磨蹭,动手把她脸朝下按在床边,粗鲁地撕开她裙服的背部。他解开搭扣时,珊莎顺从地待在原地,但开始默默流泪。臭佬心烦意乱,也开始静静哭泣。拉姆斯就这样强行圆了房。

参考与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