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五季ep5分集介绍.jpg
KILL THE BOY
第5季杀死男孩
首映日2015/05/10
本土收视6.56

杀死心中的男孩Kill the Boy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五集,总播放集数第四十五集。本集由Bryan Cogman编剧,并由Jeremy Podeswa执导,于2015年5月10日首播。

丹妮莉丝弥林做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琼恩向一个另类的潜在盟友寻求协助。布蕾妮仍在寻找珊莎席恩仍在拉姆斯的控制之下。

演员

主演

Nikolaj-coster-waldau-sag-awards-2016-04.jpg
Jaime Lannister

客座演员

Peter-Vaughan-200.jpg
Maester Maester Aemon
Brian-Fortune-200.jpg
Othell Yarwyck

摘要

弥林

弥桑黛照看着身受重伤的灰虫子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达里奥·纳哈里斯则正为死去的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守灵。此时西茨达拉·佐·洛拉克也前来吊唁巴利斯坦。达里奥提议退回大金字塔,以此为根据地把鹰身女妖之子斩草除根,但丹妮莉丝决定把弥林所有贵族的族长都抓起来,西茨达拉身为一家之长也在其中。丹妮莉丝带着这些被抓的族长进入关着雷哥韦赛利昂的地下室,无垢者强迫他们朝前走,黑暗中隐隐有咆哮声传来。丹妮莉丝说一个好的母亲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孩子们有时确实需要管教,但绝不能放弃。说着她朝达里奥点头示意,达里奥把一名族长往前一推,雷哥一下子喷火烧死了族长,然后两头龙把此人一撕为二,享用了起来。丹妮莉丝表示龙知道谁是无辜的,说着她碰了碰达里奥的背,似乎想把他也喂龙,但接着丹妮莉丝说她不想把龙喂得太饱,说完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灰虫子惊醒过来,看到弥桑黛守在床边,他问巴利斯坦怎么样了,弥桑黛摇了摇头。灰虫子说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巴利斯坦,也辜负了其他同伴,还辜负了女王,但弥桑黛让他不要这么想,她说在战斗中受伤并不是值得羞愧的事,当时他中了圈套,又是以一敌多。灰虫子说自己觉得羞愧,是因为当匕首刺中他的时候,他觉得非常害怕。弥桑黛表示人人都害怕死亡,但灰虫子说自己并非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弥桑黛。弥桑黛感动不已,亲吻了灰虫子。

丹妮莉丝问弥桑黛自己到底应不应该重新开放竞技场,弥桑黛说她知道丹妮莉丝在自己经验不足的时候会聆听其他谋臣的谏言,若觉得谏言有误,亦会选择无视。之后丹妮莉丝去牢里见西茨达拉,后者祈求女王宽恕他。丹妮莉丝说她决定重新开放竞技场,但只有自由人可以参加竞技。她还说自己决定嫁给弥林贵族的一名族长,以此团结全城上下的人。她表示自己很幸运,因为眼下就有个求婚者跪在她面前。说完丹妮莉丝便离开了,留下了还没缓过神来的西茨达拉。就这样,西茨达拉不仅保住了性命,不久之后,他还将成为弥林的亲王。

绝境长城

山姆把一张奴隶湾送来的纸条念给伊蒙学士听,上面写的是丹妮莉丝的近况。山姆称赞说丹妮莉丝很有勇气,但伊蒙学士更担心她的安危,因为眼下她孤身一人、强敌环伺,也没有人可以引导她,她唯一在世的亲人远在千里之外,一无是处、奄奄一息。这时琼恩走了进来,说他要和伊蒙学士单独谈谈。琼恩说自己要下一个充满争议的命令,命令一出,半数守夜人都会恨他。伊蒙学士说黑城堡本来就已经有半数人恨琼恩了。他要琼恩尽管下令,还说守夜人总司令这个位子本来就不好坐,但如果运气好,他就能找到勇气做需行之事。他要琼恩“杀死心中的男孩,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琼恩找来托蒙德,提出要和野人联手。他想让托蒙德去长城北边召集所有的野人,然后把他们都带回来。琼恩说他会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并把长城以南的土地分给他们定居。作为回报,异鬼来袭之时,野人要和守夜人一起战斗。起初托蒙德拒绝了,为了说服他,琼恩打开了他手上的镣铐。最后托蒙德的态度缓和下来,说大部分野人都在艰难屯。琼恩提出给托蒙德人马,但托蒙德说他需要船,于是琼恩表示会去找史坦尼斯借船。托蒙德又提出了最后一个条件,那就是要琼恩和他一起去,好让野人相信这不是守夜人设下的陷阱。

听到要和野人联手,守夜人大多表示反对,说许多无辜之人就是死在了野人手下。琼恩的好友艾迪森也表示反对,说野人杀了他们的好友葛兰派普。尽管如此,琼恩还是决定执行他的计划。山姆在图书馆读书,他告诉吉莉说自己在被送来当守夜人之前,曾经想去学城成为一名学士。这时史坦尼斯走了进来,他提起山姆的父亲蓝道·塔利,说蓝道曾在岑树滩之战大败劳勃·拜拉席恩。他还问山姆是怎么杀死异鬼的,山姆说自己用了龙晶匕首,史坦尼斯沉吟了一下说龙石岛上有大量龙晶。山姆表示自己一直在查阅有关龙晶为什么能杀死异鬼的资料,但眼下还没有什么结果。史坦尼斯让他继续看书,说完便离开了。

之后史坦尼斯告诉戴佛斯·席渥斯说他们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前往临冬城。戴佛斯建议他等到琼恩带着野人回来再出发,但史坦尼斯说他们多等一天,波顿家族胜利的机会就大一分。他还说要带上赛丽丝希琳一起离开,因为他觉得长城都是罪犯,呆在这里并不安全。第二天一早,史坦尼斯和梅丽珊卓走在最前面,带着军队向临冬城进发了。

北境

塔斯的布蕾妮波德瑞克·派恩仍跟着珊莎·史塔克,他们到了临冬城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波德瑞克觉得珊莎说不定在临冬城会过的更好,因为兰尼斯特远在天边。但布蕾妮坚信珊莎在谋害她母兄的波顿身边不会有安全可言。他们的对话被一个侍者打断。布蕾妮看出他仍忠于史塔克,便告知自己忠于凯特琳·史塔克,说服他给珊莎传个口信。老侍者听说还有史塔克活着,而且就秘密藏于近旁,顿感鼓舞。

在临冬城,拉姆斯·波顿和床伴米兰达讨论着他和珊莎即将到来的大婚。米兰达承认嫉妒珊莎,尤其是想起拉姆斯还是私生子时还许过旧诺要娶她自己。拉姆斯对此很冷漠,米拉达宣称自己说不定也会另觅贤夫。这激怒了拉姆斯,他凶巴巴地告诉她,她哪儿也不能去,除非她永无止境的嫉妒把他彻底惹烦了。他威胁她想想那些惹烦了他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米兰达则声称永远不会再惹他厌烦。

与此同时,珊莎的女仆给他带来了口信。她宽慰她说在北境仍有她的盟友,告诉她遇事需要帮忙可在残塔最高的那扇窗前点支蜡烛。珊莎在城堡内徘徊时,来到了詹姆推布兰的塔前,遇到了米兰达。米兰达假装友善,跟珊莎谈起了她母亲的死。为了帮珊莎“回忆往昔”,她还带她去看了笼中的席恩。臭佬被吵醒了,在珊莎叫他席恩时猛烈地摇头。他警告她不该下来。珊莎看到他的惨状,愤然离场。

臭佬帮拉姆斯准备开饭时,承认早先时候珊莎到笼前看过他。拉姆斯恶趣味发作,做出要惩罚他的样子,又三言两语宽恕了他。晚餐时,拉姆斯故作得体,为婚礼向珊莎祝酒,但很快故态复萌,逼迫臭佬向珊莎为谋害布兰瑞肯一事道歉。臭佬艰难地吐出了一句对不起。拉姆斯紧接着又提议让臭佬担任把珊莎送出的婚礼职责,因为他是珊莎唯一勉强称得上亲人的人了。卢斯·波顿表示同意。就在拉姆斯自鸣得意之际,卢斯让瓦妲宣布消息:她怀上了一个男孩。拉姆斯为此心烦意乱,珊莎见状乐了。

晚餐后,拉姆斯表达了不满。他不想看到这个对北境继承权的隐藏威胁。卢斯则讲述了拉姆斯诞生的故事:他强奸了一个磨坊主的老婆并吊死了当丈夫的,因为这场婚姻没有经过他的许可。一年后,她带着拉姆斯出现了,声称孩子是他的。卢斯差点决定抽她一顿再淹死孩子,但他看见拉姆斯的第一眼,就认定他是自己的种,并留下了他。卢斯又向拉姆斯披露,史坦尼斯在黑城堡驻有大军。史坦尼斯计划南下君临夺下铁王座,而临冬城就在他的必经之路上,故而他必对北境有所图谋。卢斯希望拉姆斯帮他击败史坦尼斯,拉姆斯同意了。

瓦雷利亚废墟

乔拉·莫尔蒙提利昂·兰尼斯特仍在前往弥林的路上,见识过乔拉在之前对话中的粗暴反应,提利昂决定试着文明交流,询问他们到哪儿了。乔拉站起身看了看地平线上烟气袅袅的废墟,提利昂则乘机建议走捷径穿过古瓦雷利亚废墟,以求速到弥林,另一方面这里的名声也能吓退海盗。乔拉心怀疑虑,但他看到这片曾经傲立文明之巅的废墟,依然很是激动。

在他们一路经过众多穹顶、塔楼、引水渠时,提利昂开始朗诵一首描写末日浩劫的诗,乔拉后来也参与了进来。突然,在烟雾之间,他们看到了一条飞。尽管对龙的存在有所耳闻,但这次是提利昂亲眼所见,震撼非常。乔拉也久久屏息不语,这龙比他走时又长大了不少。分心之下,他们没看见近旁引水渠上的雕像站了起来,跃向他们的小舟——那是灰鳞病病入膏肓的石民,他们被赶到这片废墟隔离起来度过余生。乔拉告诉提利昂不要被他们碰到,并和他们搏斗起来。受缚的提利昂被一个石民逼到了舟尾,乔拉则在另一头和更多石民搏斗。在被那石民抓到之前,提利昂滚下了船,入水逃生,却在水下遭遇更多石民,被拉入水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提利昂醒来,发现自己在岸边,是乔拉把他从水里救了出来。互相确认过彼此都没被石民碰过后,乔拉告诉提利昂他们说不定可以找到个渔村,再找条船,不然他们惟一去弥林的方式就只能是一路走到奴隶湾。提利昂同意了,乔拉去找柴火准备露营。不过他刚走出提利昂的视线,就拉开袖子检查手腕处开裂的皮肤,确认自己在与石民的战斗中已经感染了灰鳞病。他看了看提利昂又看了看弥林的方向,暗下决心就算死也要把提利昂带给丹妮莉丝。

参考与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