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ed by Fire Robb.png
KISSED BY FIRE
第3季火吻而生
首映日2013/04/28
本土收視5.35
編劇
導演
火吻而生」(Kissed by Fire ),是HBO出品的中世紀奇幻詩史美劇權力遊戲第三季第五集。本集由布萊恩·克格曼編劇,由亞歷克斯·格拉維斯導演,於美國東岸時間4月28日晚上九時首播。

獵狗受到了神的審判;詹姆受到了判決;瓊恩證明了自己;羅柏遭人背叛;提利昂得到了婚禮的教訓。

演員

主演

Nikolaj-coster-waldau-sag-awards-2016-04.jpg
Jaime Lannister
Oona-Chaplin--The-Longest-Ride-Premiere--10.jpg
Talisa Maegyr

客座演員

Paul Kaye.jpg
Thoros of Myr
Will Tudor.jpg
Dean-Charles Chapman.jpg
Martyn Lannister
Tim gibbons.jpg
Willem Lannister
Shuan Blaney.jpg
Karstark lookout
Jamie Michie.jpg
Steelshanks
Tyrone Kearns.jpg
Brotherhood Member

劇情

前情提要

前情提要重溫了第一至三季一些重要情節:

  • 瑟曦認為提利爾家族是威脅
  • 瑪格麗希望珊莎可以嫁給洛拉斯
  • 梅麗珊卓說史坦尼斯的妻子只有流產或死產的孩子
  • 瑞卡德卡史塔克要求為兒子復仇
  • 詹姆和布蕾妮被洛奇俘虜
  • 艾德慕的部下俘虜了威廉和馬丁·蘭尼斯特
  • 戴佛斯試圖刺殺梅麗珊卓,被史坦尼斯下獄
  • 艾德反對勞勃派人暗殺丹妮莉絲
  • 喬拉莫爾蒙向御前會議通風報信
  • 貝里伯爵宣判獵狗要接受比武審判
  • 丹妮莉絲以龍交易了無垢者,然後進攻奴隸主和阿斯塔波

奔流城

奔流城,身陷囹圄的馬丁·蘭尼斯特威廉·蘭尼斯特被牢房外傳來的打鬥聲驚醒。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帶人破門而入。困惑的威廉詢問他們是否來營救自己,但即刻被卡史塔克的手下殺死。馬丁哭喊着說自己只是個侍從,從未做過什麼,但瑞卡德伯爵仍用匕首刺穿腹部殺死了他。兩具蘭尼斯特人質染血的屍體被帶到北境之王羅柏·史塔克面前。羅柏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感到不齒,質問五個大男人為何要謀害牢房中兩名手無寸鐵的侍從。瑞卡德伯爵回答說這是復仇。羅柏指出這兩個男孩和卡史塔克兒子們的死毫無關聯,詹姆·蘭尼斯特才是兇手。瑞卡德伯爵回應說,當他們抓住弒君者時,羅柏不允許自己復仇。而他的母親凱特琳卻偷偷放走了詹姆,希望能換回她被扣押在君臨的兩個女兒。卡史塔克只得退而求其次,拿詹姆的親戚開刀。羅柏咆哮道他們殺死的都只是孩子,並且他別想把自己的暴行怪罪到凱特琳頭上。瑞卡德伯爵拒不認錯,聲稱在戰爭中應該殺死敵人,而不是放走他們——如果羅柏父親曾經教過他的話。一旁忍無可忍的布林登·徒利揮拳將瑞卡德打得單膝跪地,但羅柏出言阻止了他。對羅柏極度失望的瑞卡德伯爵站起來戲謔地表示,北境之王只會訓斥幾句就放了自己,並稱羅柏為"失去北境之王",嘲諷他丟掉了領地臨冬城。羅柏下令吊死參與謀殺的卡史塔克手下,並將瑞卡德伯爵押入地牢。羅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堅持不要走漏風聲,否則泰溫·蘭尼斯特必將為他的侄子復仇。因此,他建議偷偷地將他們的屍體燒掉,並且保持這個秘密直到戰爭結束。但是羅柏拒絕做一個騙子,他說他如果不能對自己隊伍中的殺人者進行公正的審判,又何以以公平為名而戰。羅柏所有的顧問告訴他這是一個壞主意。凱特琳和他的妻子警告他卡史塔克家族的士兵將會放棄戰鬥如果他斬殺他們的主人,更糟的是他們已經非常缺少士兵了。凱特琳認為應該應該將里卡德作為人質抵押,艾德慕也贊同這樣告訴卡史塔克 族人只是作為人質,不會傷害卡里德只要他保持忠誠。羅柏沒能聽進去他母親的忠告,將卡里德帶到奔流城的庭院執行了死刑。羅柏告訴眾人血盟關係未能阻止卡里德背叛他,同樣也不能阻止羅柏執行死刑。卡里德詛咒羅柏,他將會縈繞在羅柏的身邊直到羅柏的死亡。羅柏宣讀了死亡判決親自砍下了卡里德的頭。 羅柏對公正審判的執迷不悟使得事態朝着他的顧問們所預言的方向發展。卡史塔克撤回了他們的士兵,導致羅柏幾乎喪失了駐紮在奔流城一半的軍隊。羅柏向塔莉莎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羅柏覺得泰溫蘭尼斯特可能不需要再對北境的軍隊發動攻擊,只需要等待北方士氣低落。在交戰之初,羅柏的軍隊為了一個統一的新年,但是現在已經消失殆盡了。他的將軍們也開始像孩子一樣的爭吵。羅柏向塔莉莎展示了七國的戰爭地圖,他的軍隊主要在奔流城和赫倫堡 ,蘭尼斯特和提利爾的軍隊集中在君臨城。塔莉莎建議羅柏尋找蘭尼斯特決戰如果蘭尼斯特不入西境,羅柏覺得這樣的希望很渺茫。奪取由強大的蘭尼斯特和提利爾軍隊拱衛的君臨城非常困難,這將無異於自殺。羅柏不願讓他的士兵回家,一旦回家將不會再有人願意再次離家而戰鬥,特別是在「凜冬將至」的時候。他沒有別的出路只能選擇那些最虛弱的敵人。他需要回到西風城孤注一擲攻打凱岩城。讓蘭尼斯特丟臉提高戰士的士氣。只有獲得佛雷家族家族支持才能徵集足夠的士兵進行這場戰鬥。因為羅柏的悔婚使得數以千計的佛雷家族家族士兵離開他的軍隊。羅柏必須重新修復這段聯盟關係。

赫倫堡

赫倫堡洛奇將俘獲的詹姆布蕾妮交給了代理城主盧斯·波頓。失去右手的詹姆讓波頓頗為詫異。對此洋洋得意的洛奇告訴波頓,詹姆並沒有"失去"什麼,被砍斷的右手正掛在他自己的脖子上。看到珍貴的人質受到損傷讓波頓非常不滿,他呵斥洛奇拿走已腐爛的斷手,並令人給詹姆和布蕾妮安排食宿。波頓還召喚科本照料詹姆的傷口。稍後,科本解開了詹姆右腕上胡亂包紮的止血帶,發現傷口嚴重感染。詹姆問自己是否會死,科本表示不會,但腐爛已經擴散,最穩妥的辦法是截掉肩膀下的整個手臂。詹姆拒絕了這個提議,並威脅說若科本膽敢這樣做自己馬上會殺死他。他忽然覺察到對方沒有佩戴項鍊,並非學士。科本沒有否認,他告訴詹姆,由於學城認為他的某些實驗過於"冒險",他們剝奪了他的項鍊和學士資格。說罷,科本準備開始手術,並聲稱自己會儘量留住詹姆的手肘。詹姆突然伸出左手扼住對方了的脖子,他告訴科本,自己不用右手也能殺人。科本只得妥協,表示自己可以試着切掉爛透的腐肉,然後用灼酒消毒阻止腐爛蔓延,如果足夠幸運,詹姆手腕以上便有望保全。詹姆願意一試,但拒絕服用能在手術中減少痛楚的罌粟花奶。科本動手切割斷臂中的壞疽,詹姆厲聲尖叫……

赫倫堡的浴室中,布蕾妮正用力擦洗在穿越河間地時身上留下的污垢。這時,一名僕人攙扶着詹姆出現在了浴室的門口,術後的疼痛使他幾乎無法站立。僕人幫詹姆脫下骯髒的衣物後便離開了。詹姆赤身裸體地走入布蕾妮所處的浴池,在另一端坐下。同樣一絲不掛的布蕾妮憤怒地叫他換到別的浴池,但詹姆回答說自己就願意待在這裏。他擔心自己會在熱水中昏闕,讓布蕾妮那時把他拖出去,並開玩笑說自己可不想當頭個淹死在澡盆中的蘭尼斯特。布蕾妮詢問為何自己要管他的死活,但詹姆指出對方發下過神聖的誓言要把他完好無損地帶回君臨,目前看來進展得並不順利。他諷刺說難怪藍禮在布蕾妮護衛時丟了性命,這令布蕾妮大怒,她兀地從水中站起,不顧渾身赤裸,怒目圓睜地瞪着詹姆。詹姆意識到自己言辭不當,他向對方道歉。布蕾妮令他不要再取笑自己,詹姆表示他真心請求她的原諒,他厭倦了爭吵,希望能夠停戰。布蕾妮回答說停戰的基礎是信任,詹姆說出自己信任她,布蕾妮重新坐了下來。

接下來,詹姆告訴布蕾妮,在她的臉上看到了過去十七年中,自己在無數張臉孔上看到的表情:人們瞧不起他,稱其為"弒君者"、"背誓者"和"無譽之人",但事實卻另有隱情……

奔狼有何資格評判雄獅?

君臨

狹海對岸

奴隸灣,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的新的自由的無垢者軍團, 已經解放阿斯塔波, 變相三座奴隸城邦最北邊的那一座城市———淵凱進軍. 喬拉·莫爾蒙爵士告訴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他是怎麼]在 葛雷喬伊叛亂的後期, 兩方開打時被封為騎士. 喬拉 說他是第二個通過缺口的人在圍攻派克島期間, 就在密爾的索羅斯之後, 索羅斯曾經在那裏揮舞着他那把帶火的劍. 巴利斯坦 認為這很有趣但他卻不在那 (他那時正在指揮 圍攻老威克島 的戰役). 勞勃·拜拉席恩國王親自封喬拉為爵士, 這讓喬拉深感自豪, 但他認為他那是最需要的是去撒尿因為他已經在盔甲里呆了16個小時了。

巴利斯坦承認勞勃是一個好人和一個偉大的戰士, 但卻嘆息他是一個糟糕的國王. 巴利斯坦同樣後悔他浪費了大把的時間與保護哪些國王; 在此之前他花了17年的時間去保護勞勃和瘋王伊里斯 . 巴利斯坦表示一個人的榮譽在於是否能堅持自己的誓言,無論他是侍奉一個瘋子還是一個酒鬼都應如此。(這也是他為什麼不贊同詹姆·蘭尼斯特所作所為的原因).巴利斯坦希望這是這是在他死前的最後一次侍奉別人,因為他想知道為一個他認為值得侍奉的人去戰鬥會怎樣。

他們的談話轉向了丹妮莉絲,喬拉對說巴利斯坦可以完全相信她。巴利斯坦說丹妮莉絲會有一群賢臣想她進言,儘管他曾經警告她,與喬拉一起回維斯特洛對她並不好;喬拉承認他曾經賣過奴隸(買賣奴隸在維斯特洛是會讓人厭惡的行徑)。然後喬拉開始仔細的問,是否御前會議中有人反對勞勃殺死丹妮莉絲,最後的坦格利安。喬拉這樣做顯然是想弄清楚是否巴利斯坦知道他是一個為勞勃國王工作的間諜,並且時刻向瓦里斯匯報。喬拉匯報說丹妮莉絲懷孕了致使勞勃在御前會議對艾德.史塔克說中要殺死丹妮莉絲。喬拉指出御林鐵衛隊長通常在御前會議中有一個席位。可是巴利斯坦表示作為一個在伊利斯坦格利安執政時的御林鐵衛的成員,勞勃不樂意見到他,勞勃從來沒有真正相信他的建議,所以他沒有參加御前會議。喬拉這時安心了,因為巴利斯坦從來沒有參加御前會議,那麼他不可能知道喬拉匯報過關于丹妮莉絲的消息。喬拉和 巴利斯坦短暫的爭執着巴利斯坦投奔的事實,喬拉說他保護着丹妮莉絲幾個與不收勞勃的傷害,而且他才是女王鐵衛的隊長,巴利斯坦不是。

與此同時,丹妮莉絲與她的翻譯彌桑黛會見了無垢者的軍官們。她用低等瓦雷利亞語發表演講,她告訴他們現在他們再也不是奴隸,而是自由人可以有自己的選擇,除此之外她還讓他們選擇自己的領導人。他們立刻列成兩排,其中有一個太監向前走了一步。丹妮莉絲讓他取下頭盔並且告訴她他的名字,他介紹他的名字是"灰蟲子"。丹妮莉絲對這個名字感到疑惑,彌桑黛解釋到阿斯塔波的奴隸主閹割了奴隸男孩去訓練他們成為無垢者,他們強迫男孩們用這些卑賤的奴役名字,經常是由一種顏色或是一種害獸組成的,例如「灰蟲子」,「紅跳蚤」,「黑老鼠」等等。這是為了讓無垢者明白他們是卑賤的,不值錢的害蟲,噁心的東西。丹妮莉絲髮出命令,要所有的無垢者作為自由人必需選一個新的名字。,或者用他們的父母給他們的名字。這位無垢者的長官說他會繼續用「灰蟲子」這個名字,他原來的名字是受到詛咒的,因為當他用這個名字時他被迫成為奴隸,但是「灰蟲子」是一個幸運的並且讓他感到驕傲的名字,因為正是她用這個名字的時候被風暴降生,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絲給予了自由。丹妮莉絲被他的忠誠深深地打動了。

塞外

瓊恩·雪諾托蒙德的命令下加入了一支由二十人組成的野人小隊。這支小隊受塞外之王曼斯·雷德的命令提前開拔,前去攀登長城,從而從後方與正面進攻黑城堡的大軍形成夾擊之勢。易形者歐瑞爾通過他的鷹已經注意到城牆上有守夜人巡邏,便在瓊恩和耶哥蕊特撿柴火時詢問瓊恩,想要確定他們的巡邏頻率和具體情況。瓊恩回答說支巡邏隊由四人組成,兩名遊騎兵,兩名工匠。工匠負責修復沿途的裂縫,遊騎兵則保護他們。但巡邏的次數和出發日期一直在變。歐瑞爾接着問瓊恩在長城南邊的十九座城堡中還有多少駐守有人,瓊恩儘管很不情願,但由於情勢所迫只好回答說只有三個——除了黑城堡(野人本就知曉的),還有長城東極的東海望和西極的影子塔。野人又問起黑城堡的駐防人數,威脅瓊恩老實回答。瓊恩只好報出一個非常誇張的數字,聲稱黑城堡有一支千人組成的部隊(實際上,在莫爾蒙的遊騎兵遠征之前,黑城堡就只有六百人。在那次損兵折將的行動之後,守軍只剩下三百不到了)。托蒙德表達了對瓊恩的欣賞,但同時也威脅說一旦發現瓊恩說謊就要把他生吞活剝。

瓊恩在回答完問題後就和耶哥蕊特一起離開,但野人女孩趁他不注意偷走了他的佩劍長爪,並嬉笑着要他來追。她把他引進了一個溫泉山洞,裏面有天然形成的瀑布和水池。耶哥蕊特說她想看看瓊恩到底有沒有真正地脫離守夜人站在野人一邊——她開始脫衣服,並要求瓊恩與她打破獨身的誓言。她很快就脫個精光,全身赤裸地走向瓊恩,質問他為何還穿着衣服。瓊恩既猶豫又難為情,他還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但隨即他們就開始接吻。瓊恩沿着她的身體一路親吻下來。此時耶哥蕊特依然把瓊恩看作不諳世事的孩子,但她的嘲諷「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在瓊恩親吻她的私處時終究沒能說完。

完事之後他們赤身裸體地擁抱在一起。耶哥蕊特問瓊恩他剛剛「用嘴做的那個」是不是南方的貴族老爺經常對女士做的,但是瓊恩回答說他這樣只是因為想要親吻她那裏。他承認自己在之前還是處子之身,從未擁有過任何女人。相反,耶哥蕊特開始列舉她曾睡過的男人。她回憶起她的初夜給了一個同樣有着一頭紅髮的男孩——紅髮在自由民中間相當稀有,被稱作「火吻而生」,他們認為這是幸運的象徵。然後他們一同滑入溫泉中,浪漫地擁抱彼此。耶哥蕊特在瓊恩耳邊悄悄說,她多麼希望他們拋開外面的凜冬、紛爭與鬼怪,永遠不離開這洞穴。

角色

首次登場

死亡

角色注釋

注釋

  • 野人 稱呼那些紅頭髮的人為「火吻而生」. 耶哥蕊特 就是一個「火吻而生」。「火吻而生」的人被認為會得到神的庇佑。
  • 原著中瓊恩耶哥蕊特在山洞中發生關係是從瓊恩的視角描述的,所以有很多內心獨白無法在劇集中表現出來。瓊恩曾發下不娶妻的誓言,如今卻打破了它,這讓他羞愧難當,暗自發誓這種事絕不會有第二次。但就在同一天夜深人靜之時,瓊恩又和耶哥蕊特發生了兩次關係,天亮的時候還有一次。
  • 據編劇Bryan Cogman透露,瓊恩和耶哥蕊特發生關係的那個帶瀑布的山洞位於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無旗兄弟會藏身的洞穴(也是貝里·唐德利恩獵狗決鬥之處)也是在這個山洞裏拍攝的。[1]
  • 本集中丹妮莉絲厄索斯大陸上發生的故事由Benioff和Weiss撰寫,本來是打算放在下一集《攀爬》中的,後來又放到了這一集裏。本集中瓊恩和耶哥蕊特發生關係的這場戲也不是Cogman寫的。Cogman最先寫好的是本集所有與艾莉亞有關的情節,最後寫的是珊莎這條線,這塊寫起來並不容易,而且後來因為製作上的問題,Cogman又重寫了這部分劇本。[2] Benioff和Weiss所寫的丹妮莉絲的部分本來要放在下一集裏,結果這些情節被提前到了這一集《火吻而生》里,由導演Alex Graves負責拍攝,本集其它內容也都是由Alex負責的。(並不是下一集《攀爬》的導演Alik Sakharov拍好然後剪輯到這一集裏來的)[3]
  • 本集以下角色均未登場:布蘭瑞肯以及與他們同屬一條故事線的角色;山姆吉莉和其他去長城以北遠征的守夜人席恩葛雷喬伊家族的其他人。此外喬佛里·拜拉席恩瓦里斯派席爾這三人雖有提及,但並未出場。
  • 本集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妻子賽麗絲和獨生女希琳第一次登場。
    • 賽麗絲曾在第二季的首映式中短暫「現身」,由演員Sarah MacKeever臨時出演,但既沒有台詞也沒有其他角色指出她是史坦尼斯的妻子(只能根據她在梅麗珊卓儀式上站在史坦尼斯身邊來推斷)。和其他一些重要角色一樣,劇組一開始並未將賽麗絲定為主要角色,等到後面她出場次數足夠多時,才將她介紹給了觀眾。第三季中賽麗絲由Tara Fitzgerald出演,之所以沒讓她第二季就出演賽麗絲,大概是因為第二季里這個角色雖有出場,但一句台詞都沒有。
    • 劇集中並未安排對話解釋希琳為什麼有半邊臉毀了容。希琳在嬰兒時期感染了一種致命的疾病:灰鱗病,這種病會讓患者的皮膚出現可怕斑點,最終導致皮膚大面積硬化脫落。有的人得了這種病還能存活下來,希琳就是個例子(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人從希琳那裏感染灰鱗病),但這些人身上會留下終生難去的疤痕。
  • 詹姆在劇中講述當年篡奪者戰爭之時,瘋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不想讓君臨落入叛軍之手,曾計劃用野火焚毀整個君臨。所以後來黑水河之役時,鍊金術士公會為什麼能夠按期提供那麼多野火,劇集雖未明說,但其原因自然不言而喻了。第二季第五集《古堡幽靈》中,火術士哈林只說眾術士夜以繼日按照瑟曦的旨令幹活,已經備好了七千八百罐野火。而在原著中,有人偶然發現君臨地下藏有當年瘋王遺留下來的野火,鍊金術士將它們搜集了起來。其中最大的一處存放野火的地窖在貝勒大聖堂底下,當時的總主教驚慌不已,懇請鍊金術士趕緊把它們挪個地方。發現這些地窖之前,鍊金術士的公會大廳原本只剩下兩百罐野火。瑟曦告訴提利昂,等到開戰的時候,他們會有一萬罐野火,提利昂原本以為她只是吹噓而已,但後來他親眼看到了這些數不清的存貨。此前雖然鍊金術士夜以繼日地趕工,但哈林說若是沒有發現這批存活,恐怕他們無論如何都達不到瑟曦要求的那一萬罐的數量。之前他們趕不出一萬罐野火,是因為鍊金術士公會(原本就已經開始沒落)的許多資深術士在君臨淪陷時丟了性命,剩下的人難以勝任這項工作。詹姆也提過這件事,當年他先是殺掉了鍊金術士公會的頭目羅薩特,君臨陷落後,他又跑遍全程,殺掉了所有知道野火陰謀的鍊金術士。
  • 原著中,洛拉斯·提利爾藍禮·拜拉席恩之死悲傷不已,發誓說自己今後再也不會愛上誰了,他說「太陽已經下山,蠟燭無法代替它」。然而在本集裏,洛拉斯居然與Olyver滾了床單,Westeros.org等網站上有不少人對此發出了批評之聲,認為這樣的劇情太過意外,彷彿洛拉斯根本不在意藍禮的死。之後編劇Bryan Cogman接受了Westeros.org的採訪,回應了粉絲的憂慮:洛拉斯與Olyver發生關係是為了讓洛拉斯無意中說出自己要與珊莎成婚一事,而此事體現了提利爾家族蘭尼斯特家族的鬥爭關係。不過Cogman還說自己最初的劇稿里本來有更多情節,能夠明確說明洛拉斯失去藍禮後的悲痛之情並未就此消散。相反,洛拉斯整個人消沉又孤單,因此便和他人隨意發生關係,希望藉此麻痹自己的傷痛,讓自己好受些,但這種行為只讓他更加悲傷,也讓他意識到自己有多麼想念藍禮。Cogman哀嘆說「隨着劇集製作的深入,我們需要修剪越來越多的地方,洛拉斯的這場戲就是其中之一,我不得不這麼改編」。同時他也承認,洛拉斯原本就沒從失去藍禮的悲傷中走出來,但剪切之後的情節讓觀眾覺得他已經走出來了,劇組原本並未預料到這種結果。[4]
  • 劇集中洛拉斯是提利爾家族的繼承人,這與原著和HBO的觀劇指南中說好的不一樣,原著和觀劇指南中都說洛拉斯是梅斯·提利爾艾勒莉·海塔爾所生的第三個兒子。不過劇集中把洛拉斯兩個哥哥的角色和洛拉斯這個角色整合到了一起,所以這兩個角色都被省略掉了。編劇Cogman還進一步說刪掉維拉斯·提利爾加蘭·提利爾這兩個角色是因為時間原因。當然了,編劇們曾一度打算把希琳·拜拉席恩也從劇集裏刪掉。
  • 奧蓮娜·提利爾列舉了提利爾家族給蘭尼斯特家族提供的支援:一萬兩千名步兵、一千八百名騎士、兩千人的預備隊,此外還有大麥、燕麥和黑麥各五十萬斗,一百萬斗小麥、兩萬頭牛、五萬頭羊。
    • 原著中提利爾家族帶來了一支八萬人的軍隊備戰黑水河之役,但這些士兵並未全數駐紮君臨,奧蓮娜夫人似乎也只明確提過給君臨的這一項供給(包括糧食運輸等)。不管怎麼說,從原著可以明確看出蘭尼斯特家族為戰爭調動了一切資源(比如被迫徵召毫無經驗的新兵,最後這些士兵在牛津之戰慘遭屠殺),而提利爾家族似乎並未調集他們所有的兵力。
  • 原著中科本處理詹姆的斷肢是從詹姆的視角描寫的,書中具體解釋了詹姆為什麼不願喝罌粟花奶,因為他擔心自己喝下花奶後失去意識,科本說不定會違背約定,截掉他右手臂殘餘的部分。
  • 原著中羅柏·史塔克用一把長柄斧砍下了瑞卡德·卡史塔克的頭,但他下手十分笨拙,砍了數次才把頭顱完全砍下,弄得身上濺滿了血跡(象徵羅柏犯下了一個大錯)。劇集中羅柏是用劍砍下瑞卡德腦袋的,而且第一下就把頭顱砍了下來。編劇Cogman說這裏的改編是故意為之,目的是與之前的情節呼應。之前在第二季中席恩·葛雷喬伊砍下了羅德利克·凱索的頭,但他下手也很糟糕,砍了好幾下才成功,以此表明席恩並未從艾德·史塔克那裏學到要如何堅定內心。與之對比,劇組想強調羅柏從他的父親那裏學到了如何定心,所以劇集裏羅柏只用了一擊就砍下了瑞卡德的頭顱,與第一季第一集《凜冬將至》相呼應。有趣的是,從視覺上來看,羅柏下手和他父親艾德一樣乾脆利落,但從聽覺上來說,羅柏下手時的配樂和[[TV:第二季第六集|第二季第六集《新舊諸神》中席恩將凱索砍頭時的配樂是一樣的。這讓觀眾覺得雖然羅柏下手沒有猶豫,但處死瑞卡德這個決定本身是非常不明智的(身邊所有謀臣都勸他不要這麼做)。此外,Cogman還說許多鏡頭都是在北愛爾蘭拍攝的,劇組經常要等下雨天拍攝某些場面,但拍攝這一集的時候,北愛爾蘭卻很少下雨,而劇組又覺得羅柏處死瑞卡德的場面一定要配合暴雨天,所以最後他們不得不動用極少用到的造雨機,以此打造出下雨的效果。[5]
    • Cogman還提到,劇集中羅柏處死瑞卡德後心緒難安,轉身離去時右手顫抖不已,他將拳頭緊握貼近身側,試圖在眾人面前隱藏這一點,但我們還是能看出他的手在顫抖。這個細節參考了第一季第八集,羅柏下令召集所有北境封臣準備開戰,此時他的右手也在顫抖,席恩指出了這一點。事實上,這樣的顫抖說明羅柏在害怕,否則反倒顯得他太過愚蠢,沒有意識到自己身處險境。羅柏決定處死瑞卡德也並不是像喬佛里那樣一時興起,他知道這麼做會帶來多大的隱患,因此內心緊張不安,但同時他又覺得自己責無旁貸,必須這麼做。[6]
  • 提利昂·蘭尼斯特憤怒地對他父親說自己已經結過一次婚了,泰溫說他記得很清楚。提利昂第一次提起這件事是在第一季第九集《貝勒聖堂》:提利昂愛上了一個農夫的女兒,她叫泰莎,之後提利昂的哥哥詹姆說其實泰莎是個妓女,是他安排來讓提利昂體驗男女之事的,泰溫知道此事後命詹姆來對提利昂解釋清楚,同時廢除了這樁婚姻,接着把泰莎丟給一群守衛,強迫提利昂看着他們輪姦泰莎。
  • 詹德利告訴艾莉亞·史塔克說自己要留在無旗兄弟會,不會跟她一起走了,因為「你永遠不會成為我的家人,你只會是『我的小姐』」。編劇Cogman說這裏詹德利是在明確強調自己和艾莉亞的階級差別。如果他們一起回到羅柏的營地,艾莉亞就會重獲尊貴身份,而詹德利仍舊是個可憐的平民,到那時兩人再也無法像之前一樣做朋友了。這一點是之前有人問Cogman的,因為網上有些人從這句台詞里讀出了愛情的味道,但Cogman否認了這一點,說這句話明顯只是在強調兩人的階級差別。此外,據Cogman透露,在劇本初稿中本打算讓詹德利對艾莉亞說出「粗暴的台詞」,比如說詹德利會對艾莉亞發火,用她的貴族頭銜諷刺她,因為艾莉亞從不明白在底層生活是種什麼感覺。但飾演詹德利的Joe Dempsie認為詹德利還是關心着艾莉亞的,因為艾莉亞一直以來都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不會輕易讓艾莉亞傷心。因此最後定下的劇本中,詹德利並沒有怒火中燒、挖苦諷刺艾莉亞,而是用一種憂傷但認命的語氣說出了上面這句台詞,用這種方式告訴艾莉亞,他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到此為止了。Cogman說這種處理方式更好,更符合人物性格,他很高興Dempsie修改了原劇本。[7]
  • 本集獲2013黃金時段艾美獎一項提名:最佳單攝像機電視系列劇化妝(非整形/假肢)。[8]第三季第第一集《Valar Dohaeris》同樣於2013年獲得「化妝(整形/假肢)」類獎項的提名。[9]

引用與注釋

  1.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2. Bryan Cogman Q&A, WinterIsComing.net, April 24, 2013.
  3.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4.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5.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6.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7. Game of Owns: Bryan Cogmaaaaan, May 3, 2013].
  8. [1]
  9. http://www.emmys.com/shows/game-thrones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