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iper vs the Mountain.jpg
THE MOUNTAIN AND THE VIPER
第4季比武审判
首映日2014/06/01
本土收视7.17
比武审判The Mountain and the Viper,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第八集、总播放集数第三十八集。本集由David BenioffD.B. Weiss编剧,并由Alex Graves执导,于2014年6月01日首播。

席恩帮助拉姆斯获得了卡林湾。野人袭击鼹鼠村珊莎编造了一个谎言来保护贝里席大人丹妮莉丝发现了乔拉的秘密。红毒蛇迎战魔山

演员

主演

Nikolaj-coster-waldau-sag-awards-2016-04.jpg
Jaime Lannister

客座演员

Paola-Dionisotti.jpg
Anya Waynwood
生成缩略图出错:无法找到文件
Mole's Town whore
Jody Halse.jpg
Adrack Humble
Alisdair-Simpson.jpg
Donnel Waynwood
生成缩略图出错:无法找到文件
Vance Corbray
生成缩略图出错:无法找到文件
Mole's Town madam
生成缩略图出错:无法找到文件
Cormac McDonagh.jpg
Jack Bulwer

剧情介绍

北境

因为波顿家族北归的道路被铁民驻守的卡林湾阻挡,拉姆斯·雪诺臭佬暂时恢复席恩·葛雷乔伊的身份去与那些铁种谈判。在进入要塞之后,席恩发现卡林湾内部已经因为持续不断的攻击而极度空虚,尸横遍野、疾病肆虐。活着的守军所剩无几,而他们也装备破烂、虚弱不堪。席恩传达了拉姆斯投降献城就可平安归家的条件,但要塞的指挥官拉弗·肯宁断然拒绝,还坚称席恩是冒名顶替者。可是其他人不都这么想。一把斧头突然飞过来钉进了拉弗的头,然后铁种们就开城投降。但最终,拉姆斯没有履行他的承诺,而是无一例外地把他们全部剥皮。

之后拉姆斯与他的父亲卢斯·波顿见面并献上了之前还飘扬在卡林湾上空的葛雷乔伊海怪旗帜。作为对他功劳的奖赏,卢斯向他展示了皇家法令,正式接纳他成为波顿家族的一员。这也意味着拉姆斯将在父亲死后接任北境守护一职。带着满心狂喜,拉姆斯带着臭佬,与波顿家族的军队一同前往他们最后的目的地——临冬城的废墟。

鼹鼠村,一个妓女和吉莉因她儿子在夜里恼人的哭声而争吵起来。就在这时,包括托蒙德斯迪耶哥蕊特在内的自由民掠袭者攻击了村庄,全村惨遭屠杀。但在耶哥蕊特发现藏起来的吉莉和她的孩子后,不但没下杀手,反而示意他们保持安静,从而让他们得以幸存。

长城

鼹鼠村遭袭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黑城堡。想到之前被送往那里的吉莉山姆威尔·塔利担心得不得了,不停地责怪自己把她送走而不是留在黑城堡。对于村子在离黑城堡如此之近的地方受到袭击但守夜人却龟缩不出,葛兰感到非常愤怒。但琼恩·雪诺并不赞同,他表示他们不能出战,否则就正中野人下怀。派普尔艾迪试着安慰山姆。他们说吉莉曾经经历过比这险恶得多的处境,比如在卡斯特堡垒、后来返回长城的艰难路途,甚至还从异鬼手下死里逃生。听了他们的话,山姆才稍稍安心。琼恩却指出了另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如果鼹鼠村已经遇袭,那么黑城堡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而守夜人目前的兵力,在曼斯·雷德的大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艾迪补充说如果野人们没能把他们全部干掉,那紧接而来的更坏的东西会替他们完成任务。他还开玩笑说:“活到最后的那个,行行好,把我们都烧了吧。要是我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我可不想再回来。”

狭海对岸

灰虫子和他的无垢者同伴们在弥林城外游泳时,无意中看见弥桑黛和她的女伴们在河流下游洗澡。她注意到他的目光,也回之以长久的凝视,呆呆地站在那里任他看了好久才想起遮挡身体。稍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询问弥桑黛,她是否感到灰虫子在监视她。弥桑黛表示否定。在交谈中丹妮提到多斯拉克人从来不介意当众裸露身体,更不介意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爱。她又补充说弥桑黛显然不是多斯拉克人——但这也无关紧要,毕竟灰虫子不会对她有兴趣,甚至没有无垢者会渴望女人。弥桑黛强调说他曾经有过兴趣。这番回答让丹妮感到很惊讶,就连弥桑黛也为自己的言语吃了一惊。丹妮提出猜测说在奴隶被阉割时,“柱子”和“石头”都会被切掉,但弥桑黛回答说她不清楚。丹妮又问她有好奇过没有。在一番思索后,弥桑黛承认她好奇过。

在丹妮的觐见室,灰虫子特意来向弥桑黛道歉,但她说不必。灰虫子表示希望自己没有吓到她,弥桑黛也回答说没有。随即灰虫子就开始用通用语剖白心迹,感谢弥桑黛的通用语课程,说这对他而言是非常珍贵的。弥桑黛温柔地纠正了他的一些错误,同时也感到很惊讶,因为她从来没教过他“珍贵的”这个词。灰虫子告诉她,这个词是安达尔人乔拉教给他的。接着话题转向了灰虫子的过去。弥桑黛询问他是否记得自己出生时的名字,又是否记得自己是如何被阉割的。灰虫子都回答没有。弥桑黛说自己很为他的遭遇感到遗憾,对于一个小男孩而言,这样的经历实在是过于残酷了。可是灰虫子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如果自己不被阉割,那他就不会成为一位无垢者,也就不会获得自由,不会有机会能为丹妮莉丝女王效力,更不可能遇见纳斯的弥桑黛。然后他又立刻道歉。这番话让弥桑黛大受感动,在灰虫子将要离开前叫住了他,表示自己一点也不介意今天的偷窥,反而很高兴。灰虫子说他也同样高兴。

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看着无垢者们把被钉死的奴隶主放下来的时候,一个男孩找到了他并递给他一份卷轴。这份卷轴上有国王之手的密封徽记。他把卷轴展开阅读,震惊地发现那是一封由劳勃·拜拉席恩国王签署的皇家特赦令,赦免乔拉·莫尔蒙爵士之前的过错——这说明乔拉曾是丹妮身边的间谍。他立刻前去找乔拉爵士对质。乔拉请求和女王密谈,但巴利斯坦表示从今以后他永远都不要想单独接近女王。很快怒火中烧的女王就要求乔拉给她一个解释,而乔拉竭力声辩称这都是泰温·兰尼斯特离间他们的阴谋。丹妮注意到这份特赦令是在他们相遇的那年签署的,质问他文书是否系伪造。乔拉只好承认它是真的。他很快就坦白说他曾经向瓦里斯提供女王在厄斯索斯活动的情报,丹妮莉丝立刻愤怒地追问是不是他把她怀上卓戈孩子的消息传递给铁王座,所以他们才派出杀手送来毒酒——他们差一点就得手了。乔拉急忙辩解说那时他救了她的命,但丹妮反唇相讥说这都是因为他早就对这一计划心知肚明。面对乔拉的求情,她毫不心软,宣布因为乔拉爵士将她的秘密出卖给沾满她家族鲜血的仇人,他将遭到流放。她只给他一天时间准备。一天之后,如果任何人再在弥林城内看到他,他的头颅就会被扔进奴隶湾。乔拉只好孤身单骑离开弥林。

鹰巢城

出于对莱莎·艾林之死的怀疑,约恩·罗伊斯伯爵、安雅·韦伍德夫人和凡斯·科布瑞爵士组成了特别法庭,要求听取培提尔·贝里席的证词。贝里席宣称莱莎是自杀身亡,但他们并不相信。他们认为夫人在婚礼后不久就离世显得非常蹊跷,而且她对儿子罗宾·艾林的关爱大家有目共睹,不可能会撇下他选择自杀。因此在听取完小指头的证词后,他们传唤了另一位证人——小指头的“侄女”阿莲。阿莲很清楚贝里席的命运就掌握在她的证词中,于是她在法官面前揭露了她的真实身份,并且讲述了她在君临做俘虏时是如何屈辱,而小指头又是如何将她救出魔窟。接下来她篡改了部分事实细节,宣称小指头只是在脸颊上亲吻了她,而莱莎是自己选择跳出月门身亡的。她还着重渲染了莱莎好妒的性格和极不稳定的精神状况。说着说着,珊莎就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法官们深深动容,因此相信了她的证言。但在没有人看到她表情的时候,她向小指头递去一个冷酷却又充满胜利的眼神。

稍后,贝里席私下造访了珊莎,询问她为何要为他说谎。珊莎回答说是因为她不清楚在小指头被处决之后罗伊斯、科布瑞和韦伍德会把她怎么样,但她很明白他的企图;比起把赌注下在陌生人身上,还不如下在熟人身上可靠——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甚至没有从手上的女红中抬起来过。小指头似乎为她的精打细算感到震惊,随即追问她是不是真的清楚他想要什么。珊莎不置可否。接下来,当小指头和罗宾为离开鹰巢城周游谷地的旅行做准备时,珊莎身着一袭黑色羽毛装饰的长裙,戴着一条长长的项链现身,打算同他们一起出发。这暗示了珊莎打算紧紧地把小指头控制在手里。

几乎与此同时,桑铎·克里冈艾莉亚·史塔克终于抵达了鹰巢城下的血门,却从唐纳尔·韦伍德爵士那里听到莱莎·徒利的死讯。猎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而艾莉亚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

君临

比武审判开始前的最后几个小时,提利昂詹姆在地牢地最后一次对饮,并缅怀他们的弱智表弟。提利昂对他很好奇,想要多多了解他。提利昂问詹姆奥柏伦·马泰尔是否能赢得比武,詹姆对此表示并不乐观。钟声响起,宣布城市的黎明已经来临。詹姆祝福弟弟能赢得审判。

兰尼斯特的卫兵护送提利昂到比武场,一大群人出席观看。提利昂惊讶地看看奥柏伦只穿着轻便的软甲,手持长矛,还在喝酒 - 相较于他的对手,格雷果·克里冈,全身穿着重甲,并挥舞巨剑 - 提利昂表示担忧,但奥柏伦说他总是在决斗前喝酒,他同样安抚了艾拉莉亚的担忧情绪。泰温·兰尼斯特打断了派席尔冗长的演讲宣布比武开始。

奥柏伦上场后先展现了自己的武艺,群众们都印象深刻。他不断用枪攻击格雷果,并保持移动,使得格雷果无法攻击他,以此消耗格雷果的体力。奥柏伦嘲弄格雷果,强调他谋杀奥柏伦的姐姐和她孩子的罪行。随着战斗的进行,奥柏伦刺中了格雷果的胸部,切断他的脚筋,然后把枪插入了他的肚子,把他钉在地板上。詹姆和提利昂在看台上对望,互相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愤怒奥柏伦在格雷果身边徘徊,要求在他死之前承认罪行,并说出幕后的主谋。

然而,奥柏伦太疏忽了,他过于靠近格雷果·克里冈,后者设法绊倒并抓住了他。格雷果狂暴与愤怒地咆哮,让所有人都听到他强奸并杀害伊莉亚,他一只手打碎了奥柏伦大部分的牙齿,并用拇指抠碎红毒蛇的眼珠,用双拳捏碎了他头骨。他宣称这也是杀害他姐姐的方式。艾拉莉亚恐怖地尖叫,人群沉浸在震惊的沉默中,泰温站起来宣布,神的旨意确认提利昂有罪并被判处死刑。提利昂和詹姆都惊吓地不能反应;只有瑟曦听到死刑判决后得意的笑了。

角色

首次登场

死亡

剧集注释

  • 本集的英文剧名是:“The Mountain and the Viper”————魔山和毒蛇。这个名字来自于格雷果·克里冈爵士的绰号“魔山”和奥柏伦·马泰尔爵士的绰号"红毒蛇" 。
  • 尽管艾林谷再次成为本集的主要场景,但在电视剧片头里没有出现。相比之下,临冬城电视剧片头一直有,但在电视剧里是第一次重新出现。 布拉佛斯及其相关的故事情节在片头有所提及,但电视剧里没有相关的情节。
  • 奥柏伦不断提醒魔山强奸和谋杀他的妹妹伊莉亚和杀害她孩子的罪行。这是引用埃尼戈·蒙托亚在电影“公主新娘”里的著名台词:“你好,我的名字是伊尼戈蒙托亚,你杀了我的父亲,准备后事吧。”

原著

  • 本集出自《冰雨的风暴》的以下章节:
    • 第55章-琼恩 VII: 琼恩得知了鼹鼠村被斯迪和他的劫掠者袭击的消息
    • 第77章-提利昂 X: 提利昂要求比武审判,决斗在奥柏伦·马泰尔与格雷果·克雷冈之间进行(魔山与红毒蛇),魔山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自己谋杀伊莉亚及其儿女的罪行 , 但随后便砸烂了奥柏伦的头.
    • 章节 71-丹妮莉丝 VI: 丹妮莉丝发觉乔拉曾是拜拉席恩王室的间谍,于是将其流放。
    • 詹姆IX: 托曼·拜拉席恩签署王室公文赐予拉姆斯嫡子地位并任命卢斯为北境守护.
  • 本集出自《魔龙的狂舞》以下章节:
    • 席恩/臭佬II: 席恩前往卡林湾并劝说包括Ralf Kenning和Abrack Humble在内的铁民放弃城池并向拉姆斯·雪诺投降。铁民们决定向席恩和拉姆塞投降, 但是拉姆塞随后于卡林湾杀死了所有投降的铁民.

剧中名言

艾拉莉亚·沙德 - "你要跟那东西打?"

奥柏伦·马泰尔 - "我要宰了那东西!"


奥柏伦·马泰尔 - "伊莉亚·马泰尔!你奸了她!你杀了她!你害了她孩子!"

格雷果·克里冈 - "伊莉亚·马泰尔,我杀了她的孩子,我奸了她,然后我像这样捣碎了她的脑袋!"


艾迪森·托勒特 - "活到最后的那个,行行好,把我们都烧了吧。要是我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我可不想再回来。"


艾莉亚·史塔克 - "要是没别的武器,我拿鸡骨头也能干掉乔佛里。"

桑铎·克里冈 - "要真能看到这一幕我愿意花大钱。"


培提尔·贝里席- "早晚都有一死,别操心自个儿的死法啦,操心该怎么活吧。只要活上一天,就要自己做主。"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