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name here>
這篇文章需要翻譯。你可以幫助冰與火之歌中文維基來 翻譯它
請對比同名Faith of the Seven 英文詞條更新、補充本詞條的內容。
點擊這裡查看更多需要更新的詞條
信仰,由Nicole Cardiff ©所畫。

七神信仰Faith of the Seven七國最主要的宗教信仰,人們往往簡單的稱之為「教會」。在維斯特洛大陸上,只有北境鐵群島不信任七神,對於他們而言,北境的舊神和鐵群島的淹神更受推崇。為了區別與古老的信仰,教會的神有時也被稱為新神

七神

Guad ©所畫的七神。
七神,取自HBO官方製作的《維斯特洛往事》。順時針起,分別是天父、戰士、少女、陌客、老嫗、鐵匠和聖母。

教會所崇拜的七神,實際上是一個神祗的七種不同形態,代表著七種不同的德行。但是文化程度較低的人會認為他們是七個不同的神。[1] 崇拜者會根據自己所求之事向七神的某一個具體形態祈禱。七個神靈分別為:

  • 天父代表著審判,人們向他祈禱以求正義得以伸張。天父常被描述為一個手持天平的長須男人。
  • 聖母代表著母愛與養育。人們向聖母祈禱,以求多子或憐憫。聖母常被描述為一個充滿愛與仁慈的微笑婦女。
  • 戰士代表著戰鬥中的力量,人們向他祈禱勇氣與勝利。戰士佩戴著一把長劍。
  • 少女代表著天真與純潔,人們常向她祈禱保護少女的貞操。
  • 鐵匠代表著手工藝與勞動,人們常在有工作需要完成時,向鐵匠祈禱力量。鐵匠持有一把錘子。
  • 老嫗代表著智慧,人們常向她祈求指引。老嫗拿著一盞提燈。
  • 陌客七個形態中的一個例外,代表著死亡與未知。信徒很少向陌客求助,但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常常將自己與陌客聯繫在一起。

俗例

七神信仰是七大王國的官方宗教,並緊密的與司法制度和文化融合到了一起。教會有許多的道德條約,如不贊成賭博,反對私生,並詛咒亂倫、弒親等行為。《七星聖經》是教會主要的禱文之一,它被分為類似於福音的許多章節,如《少女之書》。據推測,七神的每一個形態都有自己的章節。少女、聖母與老嫗是一首關於七神女性形態的歌。在喬佛里一世瑪格麗·提利爾的婚禮上,「琴手」哈米西曾演唱此曲。[2]

比武審判中,人們認為七神會站在正義的一方,干預比武的結果。為了成為騎士,侍從必須在聖堂中守夜,並以七神之名被塗上聖油。因為這個原因,在七神信仰並不普遍的地方,比如北境,騎士的數量並不多。

數字「7」被認為是聖潔的數字。教會認為正如神有七面,地獄也有七層。天空中有七大神聖星座,而飯前(或飯後)的禱告也被教導包含七個方面。人們常常在具有神聖意義的儀式或物品上使用數字7。教會的追隨者使用七芒星、水晶稜鏡和彩虹作為宗教的標誌。在禮拜的儀式上,信徒會大量的使用光與水晶來表示七位一體的神。

權力遊戲》電視劇的七芒星。

對七神的禮拜場所被稱為「聖堂」,每一座聖堂都有代表著七神七個形態的藝術形式。在鄉下的聖堂,可能僅僅是雕刻出來的面具,或是用木炭在牆上畫的畫;而在富裕地區的聖堂,則會有鑲嵌著貴重金屬與寶石的雕像。信徒們會在對應著七個形態的祭壇前燃起蠟燭。禮拜儀式由神職人員中地位最高的男性成員主持,並常伴隨著聖歌的演唱。在為孩子命名時,七種聖油會被塗在嬰孩的身上。婚禮則會在天父與聖母的祭壇之間舉行。在富裕地區為特殊原因舉行的儀式上,會伴有更為隆重的一些內容,如由七十七名修士組成的唱詩班。

維斯特洛七神婚禮上新婚夫婦將會發下七重婚誓,接受七次祝福,交換七次承諾。[2]霍斯特·徒利公爵的葬船也有七人護送,代表七神的祝福。[3]

在喬佛里一世與瑪格麗·提利爾的婚禮上,梅斯·提利爾公爵送給新婚夫婦的禮物是一個杯身鑄成七面的金杯。[4]婚宴上特意安排了七十七道大菜和七個歌手以示吉利,甚至表演歌手之一的庫伊鎮的葛勒昂都表示他為婚禮寫的歌有七十七段之多。[2]

神職人員

Amoka©筆下的總主教。

七神信仰的神職人員習慣上被稱為修士或修女,他們是七神最主要的僕人。他們按照職責發下不同的誓言,向七神的不同形態奉獻自己的服務。

領袖

詳情請閱讀:總主教大主教

教會由地位最高的修士和修女組成的議會進行管理,他們被稱為大主教。大主教由住在君臨貝勒大聖堂內的總主教領導。總主教通常從大主教中選出,但這不是一個必需的條件,曾有過不具備大主教身份的人被任命為總主教的先例。

修士

徒利家族的修士。作者 Nacho Molina © Fantasy Flight Games

教會的男性聖職者被稱為「修士」,他們將自己奉獻給七神的某一個特定形態,並依據自己禮拜的對象,遵守不同的宗教規則。舉例來說,向鐵匠宣誓的修士們,會在脖子上用皮帶掛著一把小金屬錘。過著清修生活的修士可以住在聖堂中,與被稱為「褐衣僧侶」的弟兄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沒有聖堂的修士在鄉間流浪,幫助平民以換取食物和供休憩的屋檐。他們總是在脖子上戴著一個小金屬碗,常被低賤的稱為「乞丐幫」。

教會的領袖被稱為大主教。

修女

教會的女性聖職者被稱為「修女」,她們分為幾種,分別以不同的方式侍奉七神不同的形態。分類有白修女、灰修女和藍修女,但她們之間的各自侍奉那個形態的神,遵守何種宗教規則,這些都尚不可知。「聖母院」是修女開辦的學校,在學城就有一所規模頗大的聖母院。修女也常在大家族裡充當家庭教師。修女也會列席七位法官之一,來審判有信仰問題的女性。高級的修女也會被選為「大主教」,在選舉總主教時有投票權。

組織

靜默姐妹

靜默姐妹是一個為陌客服務的女性的組織,以禁慾和靜默為誓。她們不被視為修女。靜默姐妹們有時被稱為「陌客之妻」。[5] 她們身穿灰衣並用兜帽擋住臉部,除了眼睛。[6]

靜默姐妹為葬禮準備死者的屍體,包括移除肚腸和器官,放干血液。此外她們還會往屍體內塞滿草藥和鹽來遮蓋腐爛的臭味並為保存遺體做好準備。[7]

教團武裝

可參閱:戰士之子窮人集會

教會擁有兩個武裝組織,也就是為人們所知的教團武裝,曾在歷史上幾次出現,可以追溯至征服者戰爭

  • 戰士之子由騎士組成,騎士們放棄自己的土地和財產,為七神而戰。他們拔劍起誓對總主教效忠。戰士之子身著鍍銀鎧甲,披掛彩虹披風,手持寶劍,寶劍的圓頭有星形的水晶。他們對七神的信仰極其狂熱,而對敵人絕不寬恕。他們是聖劍騎士團和星辰武士團的「聖劍」。
  • 窮人集會由地位低下的平民組成,不止有男人,也有女人。他們就像能戰鬥的乞丐幫,在境內遊蕩,在聖堂之間護送虔誠的旅人。他們是輕裝步兵;裝備能找到的任何武器,往往是斧頭或短棍;他們身穿的衣服上有白底紅色的七芒星紋章。他們是聖劍騎士團和星辰武士團的「星辰」。

歷史上這兩個組織給七國的貴族和皇室製造過麻煩,並被殘酷的梅葛殘忍的鎮壓。當時梅葛懸賞這兩個組織成員的腦袋,戰士之子的頭皮一金龍,窮人集會的一銀鹿。最終兩個組織被他解散,信徒不能再次拿起武器,直到在五王之戰的餘波中被攝政太后瑟曦·蘭尼斯特恢復。[8]

僧侶

許多僧侶會剃度,以示在天父面前無所隱瞞。[9]

有些信奉七神的人選擇加入修道社團。通常這些人會發下靜默誓言,他們的領袖被稱作長老,而此人便是這個團體中唯一一個隨時都可以說話的人。長老會在監督和協助之下管理修道院。他們的日常活動主要有冥想,祈禱和靜默。這些人會身著暗棕褐色的,有著寬闊的鐘型袖子和尖頂兜帽的長袍。其中一個修道院位於 寂靜島。Brown brothers serve at septries,[10][11] monastic communities of the Faith similar to monasteries. The brown brothers live in penitence, quiet contemplation, and prayer at these septries, and often take a vow of silence. The leader of the community bears the title of 長老, and he is assisted by 監理.[11]

乞丐幫是漫遊的信徒。他們身穿未染色的棕色袍子,乞求救濟並祝福信徒。他們在維斯特洛漫遊並布道。Begging brothers are ranked lower still. These men travel from place to place, but are nonetheless not to be confused with wandering septons, as the latter are one rank up in the Faith’s hierarchy. The begging brothers are dressed in threadbare or roughspun robes, and some might go about barefoot. They all wear a bowl on a leather thong around their necks.[1] Wandering the realm as a begging brother might be done as a penance.[3]

歷史

安達爾人

七神信仰最早起源於生活在 安達斯山地的 安達爾人中。據說七神化為人身在那裡現形。根據 七星聖經的說法, 天父從天穹上摘取了七顆星星,將它們放在了第一位安達爾人的國王 丘陵之王胡戈的額頭,組成了他的王冠。 少女帶來了一位如纖纖弱柳一般的少女,她墨藍的的眼眸好似深潭。這位少女成了胡戈的第一位妻子。聖母使這位少女變得多產,於是她給胡戈生下了四十四個優秀的兒子,正如老嫗所預言的一般。 戰士 讓這些兒子們擁有了強健的臂膀,而 鐵匠給他們每人打造了一副盔甲。[12]

數千年前,安達爾人入侵維斯特洛,於是七神信仰也一併被他們從厄斯索斯帶來了。七神信仰在絕大多數地區都取代了原本的舊神信仰。舊鎮 成為了七神信仰的中心,城市中的繁星聖堂在坦格利安征服之前一直都是總主教的所在地。

七神信仰在六千年以前被安達爾人從東方的大陸帶到維斯特洛。它極大地打擊了維斯特洛本地的舊神信仰。舊鎮成為了七神信仰的中心。而坐落於舊鎮的繁星聖堂在一千年裡一直是大主教的所在地,直到坦格利安家族的來臨。

坦格利安家族

「征服者」伊耿入侵維斯特洛時,他接受了七神信仰並得到了大主教的支持,那位大主教宣稱教團武裝不會抵抗坦格利安的入侵雷妮絲丘陵思懷聖堂也建立於伊耿·坦格利安一世在位期間。

然而當伊耿死去,鐵王座傳到他的兒子伊尼斯一世手中時,教會停止了對坦格利安家族的支持,教會推出了他們的聯盟,轉而支持那些反對坦格利安統治的貴族

之後發生的教團武裝起事在伊尼斯一世和殘忍的梅葛統治期間一直持續著,到傑赫里斯一世統治初期也沒有停止。梅葛對起義的殘酷鎮壓導致了數萬傷亡。 最後,傑赫里斯與教團講和,表示坦格利安家族將成為七神信仰的忠實捍衛者,同時教團解散武裝力量,教團答應了這一條件。傑赫里斯任命主教巴斯國王之手,於是接下來的四十年中,國家太平昌盛。

受神祝福的貝勒

戴倫一世死後,主教國王貝勒一世繼承了鐵王座。他下令在 維桑尼亞丘陵上建築一座新的聖堂。這座聖堂之後得名貝勒大聖堂,它成為了大主教新的居所,取代了舊鎮繁星聖堂

貝勒認為教團不應持有武裝力量,因為他本人篤信和平,堅信祈禱是虔信者唯一應使用的武器。 在他的統治期間,他將一名 石匠任命為了總主教。此人的技藝超乎尋常,於是貝勒相信他是鐵匠的人間化身。雖然大主教是一名技藝精湛的雕刻家,但他卻並不識字,也無法背誦禱文。有傳言認為,貝勒的國王之手韋賽里斯·坦格利安王子將他毒殺,以免他繼續成為王國的笑柄。

貝勒之後又指派一名八歲男孩接任總主教之位,貝勒宣稱這孩子能施行神跡,然而這名男孩在國王將死時卻沒能將他救活。[8] 歷史記錄顯示,貝勒是絕食而亡的,他當時想試圖以齋戒來斷絕自己的欲望。[4]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御前會議上, 培提爾·貝里席告訴Portal:電視劇,王室管教堂借了不少錢。[13]勞勃·拜拉席恩死後,艾德於貝勒大聖堂 前被新王喬佛里·拜拉席恩一世處斬。[14]

烽火危城

藍禮·拜拉席恩五王之戰期間宣稱了自己對鐵王座的繼承權,他根據七神信仰創立了彩虹護衛[15]

胖子總主教君臨暴亂中被殺。[16] 他的繼任者 是時任代理國王之手的提利昂·蘭尼斯特指派的。七神的忠實信徒們表示艾德·史塔克被斬首於貝勒大聖堂前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因為流血事件玷污了聖堂。

劍刃風暴

泰溫·蘭尼斯特將一頂閃耀的水晶寶冠贈送給了教堂,以替代君臨暴亂期間丟失的冠冕。總主教 在貝勒大聖堂前主持了喬佛里國王與瑪格麗·提利爾的婚禮。[2] 「琴手」哈米西婚宴上唱了一首名為 "少女、聖母與老嫗"的歌。[2]

群鴉盛宴

在戰爭後半段,七國上下的宗教狂熱有所增加。許多朝聖者和難民,通常被稱為 "麻雀"的,加入了窮人集會以便保護自己和其他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這些麻雀們輪流守衛貝勒大聖堂,為虔誠的貴族服務。儘管麻雀們自己是平民,他們卻不尊重世俗的社會地位和等級。

攝政太后 瑟曦·蘭尼斯特通過她的手下奧斯尼·凱特布萊克殺死了提利昂之前指派的總主教。[7] 麻雀們要求由一位非常虔誠的人來接任總主教,此人之後被稱作大麻雀,繼任成為了新的大主教。他將包括泰溫所贈送的寶冠在內的許多教會財產都變賣後用以資助窮人。[8] 瑟曦正式恢復了兩個教團武裝,戰士之子和窮人集會,作為對虔誠的大麻雀的讓步。[8] 許多騎士,包括瑟曦的堂弟藍賽爾·蘭尼斯特,都加入了重組後的戰士之子。[17] 大麻雀之後宣稱瑟曦有罪並囚禁了她。[18]

血龍狂舞

大麻雀允許瑟曦以赤腳從貝勒大聖堂走到紅堡的方式完成贖罪之旅[19]

瓦里斯謀殺凱馮·蘭尼斯特爵士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正試圖恢復教堂對托曼·拜拉席恩的支持。[20]

語錄

Even Aegon tread lightly where the Faith was concerned . . . it was his son Maegor who broke their power, but even then the Faith came back under kings like Baelor the Blessed.[21]

喬治·R·R·馬丁


The old High Septon told my father that kings' laws are one thing, and the laws of the gods another.[22]

Aegon Targaryen to Duncan the Tall


Lancel: My faith is all the nourishment I need.

Jaime: Faith is like porridge. Better with milk and honey.[17]

藍賽爾·蘭尼斯特 and 詹姆·蘭尼斯特


Give me priests who are fat and corrupt and cynical, the sort who like to sit on soft satin cushions, nibble sweetmeats, and diddle little boys. It's the ones who believe in gods who make the trouble.[23]

提利昂·蘭尼斯特 to 哈爾頓


Have you ever noticed that septas always look like prunes? That’s what a life of chastity will do to you.[24]

蓋里斯·丁瓦特 to 昆廷·馬泰爾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群鴉盛宴章節 25,布蕾妮。
  2. 2.0 2.1 2.2 2.3 2.4 劍刃風暴章節 60,提利昂。
  3. 3.0 3.1 劍刃風暴章節 35,凱特琳。
  4. 4.0 4.1 劍刃風暴章節 59,珊莎。
  5. 群鴉盛宴章節 4,布蕾妮。
  6. 烽火危城章節 39,凱特琳。
  7. 7.0 7.1 群鴉盛宴章節 17,瑟曦。
  8. 8.0 8.1 8.2 8.3 群鴉盛宴章節 28,瑟曦。
  9. 群鴉盛宴章節 9,布蕾妮。
  10. 劍刃風暴章節 39,艾莉亞。
  11. 11.0 11.1 群鴉盛宴章節 31,布蕾妮。
  12. 血龍狂舞章節 5,提利昂。
  13. 權力遊戲章節 20,艾德。
  14. 權力遊戲章節 65,艾莉亞。
  15. 烽火危城序章
  16. 烽火危城章節 41,提利昂。
  17. 17.0 17.1 群鴉盛宴章節 30,詹姆。
  18. 群鴉盛宴章節 43,瑟曦。
  19. 血龍狂舞章節 65,瑟曦。
  20. 血龍狂舞終章
  21. So Spake Martin: Direwolves and the Seven, October 29, 2001.
  22. 七王國的騎士劍之誓言
  23. 血龍狂舞章節 27,提利昂。
  24. 血龍狂舞章節 68,馴龍者。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