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推测规范
本文皆为理论推测,在未被官方证实前不可轻信
  1. 一个完善的理论推测应当包括理论证据反对证据,甚至疑问
  2. 理论证据是文章的必须内容,反对证据疑问应至少有其一
  3. 若建立词条15天内不提供证据文章将被删除
  4. 若证据属于凭空猜测、有明显硬伤或与原文不符,文章将被删除
  5. 若问题已经明确或已被推翻,文章将被移出理论推测
  6. 欢迎任何人添加证据反对证据,请注明书中来源
  7. 欢迎任何人修改不合理的证据反对证据,但请不要删除,建议将不合理内容注释。注释语句为<!--这样注释-->,强烈建议加上您注释掉它的理由
  8. 关于理论的评论:
  • 欢迎在评论中提出您对该理论的观点和修改建议
  • 禁止攻击性的争论

你唤醒了睡龙

真龙已经不复存在了,丹妮怔怔地看着哥哥,却不敢大声说出来。
然而那天晚上,她却梦见了一只龙。梦中韦赛里斯又在打她、欺负她。她浑身赤裸,害怕得手足无措。她想从他身边跑开,身体却不听使唤。他再度出手,把她打得踉跄倒地。“你唤醒了睡龙之怒,”他一边尖叫一边对她拳打脚踢。“你唤醒了睡龙,你唤醒了睡龙。”她的大腿淌满鲜血,正闭眼呻吟,只听一阵狰狞的撕裂,接着是一片雄浑的大火噼啪,仿佛有谁在回应。睁眼一看,韦赛里斯已经不见踪影,四周升起巨大火柱,火柱中间有一头巨龙。它缓缓转头,那对宛如熔岩的眼睛与她目光相接。这时她便醒了,醒来时浑身颤抖,冷汗直流。她这辈子从没这么害怕过……[1]

这个梦无疑是预兆着第一卷末尾丹妮的的诞生。撕裂的声音当是说她胎死腹中的畸形儿子在难产时予她身体的痛楚,而雄浑的大火则应指三颗龙蛋孵化时的柴堆。

浴火重生

然而就在那天夜里,当她睡觉的时候,却又做了那个关于龙的梦。这次没有韦赛里斯,只有她和巨龙。它的鳞片如暗夜般墨黑,上面血迹湿滑。那是她的血,丹妮发觉。它的眼睛是两个熔岩火池,它张开口,烈焰从中激射而出。它在朝自己唱歌啊,于是她伸开双臂,拥抱火焰,让它将自己完全吞噬,洗涤她,锻炼她。她感到自己的肌肉焦灼发黑,坏死脱皮,感到自己的血液沸腾蒸发,却毫无痛楚,反而觉得强壮健实,如获新生。[2]

在小说中,这个梦从某种角度上看是有疗伤作用的,象征着丹妮莉丝已经接受了她所面对的新生活,并且她的坚强会让她努力做到最好。看来,丹妮已越来越适应多斯拉克的野蛮人生活。更重要的是,这个梦似是有预言意义的,暗示着丹妮将在火中重生。

骑着世界的骏马

“他的马迅疾如风,身后的卡拉萨覆盖整片大地,不可胜数,手中的亚拉克弯刀锋利如同芒草。王子将会如暴风般威猛,他的敌人会在他面前颤抖不休,敌人的妻子将悲伤泣血,哀恸欲绝。他发际的铃铛歌颂他的到来,居住在石头营帐的“奶人”惧怕他的名号。”老妇颤抖着望向丹妮,仿佛十分害怕。“王子骑着马,他将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3]

随着雷戈胎死腹中且四肢畸形,很难讲这个预言中会不会有什么部分真的变成现实。有可能老妪并没有什么魔力,以上这些都是些喃喃乱语。但显然,老妪是相信她自己的话的,而且被吓坏了。所以极有可能有什么别的人,而不是雷戈,会扮演这个“骑着世界的骏马”的角色。例如,这个骏马有可能是对丹妮莉斯的龙诞生的错误解读——他们从某种角度讲是在“骑着这个世界”的。他们高翔着飞过天空,用猛火和神力为丹妮征服这个世界。或者这匹骏马就是——丹妮自己,而男性主导的多斯拉克文化拒绝接受他们命中注定的领导者将是一个女人。

红漆大门

“丹妮看到了她最钟爱的那栋布拉佛斯房子的红漆大门,接着她与卓戈在一个繁星漫布的白日中行男女之事。尔后一道巨大的翅膀横扫天际,星星消散,而世界起火燃烧。接下来,乔拉爵士出现,告诉她,雷加才是真正的真龙传人。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火盆上取暖,火盆中的石蛋冒着烟气。爵士开始消逝直至无形,取而代之的是冲上来尖叫着扭打她的韦赛里斯,融化的黄金正从他脸上滴落下来。[4]


接着丹妮看到了他的儿子,高大而威武,有着卓戈的皮肤和她头发的颜色,紫罗兰色杏仁状的双眼。他笑着走向她,然而烈火却从他嘴中喷出,而他也被这火焰吞噬。接着出现的是鬼魂,身着王袍,头发有的亮银,有的金黄,有的亮如白金,双眸则是蛋白石、紫水晶、电气石以及翡翠绿的颜色。他们齐声叫喊,而她必须跟着他们快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剧痛划过她,撕裂她的皮肤,显露出巨大翅膀的阴影。接着她飞了起来。[4]


她再次看到了布拉佛斯的红漆大门,但紧接着她又飞过了多斯拉克海,所有生物都在她脚下四散奔逃。她感觉到门的那边就是家,“有茵绿田野和石砌大房,有温暖她心房的怀抱”。然后她看到雷加,身着武装。但当她揭起他的面罩,里面的脸却是她自己的。在那之后,便只有长长的痛楚,熊熊的烈火,以及星星的细语陪伴着她。”[4]

这些看起来确实只是像高烧噩梦而已。然而,丹妮的儿子烧成灰烬的景象可能暗示着,她用她儿子的性命换来了。那有着“石砌大房,温暖她心房的怀抱”的地方应该是维斯特洛,然而那温暖心房的怀抱究竟是源自过去,还是存于现在,未来,抑或仅仅是一种期待,现在还很难言说。

不朽神殿[5]

接着,靛蓝色的颤影在黑暗中出现。韦赛里斯痛苦地嘶喊,熔化的黄金顺着脸颊流淌,填满他的嘴。[5]

这是韦赛里斯死亡的场景,他被卓戈用融化的黄金加冕而死。


一个古铜色皮肤、银金色头发[6]的高大英雄站在奔马旗下,背后是燃烧的城市。[5]

这幻像似乎是雷戈存活了下来成为了骑着世界的骏马。根据梅丽珊卓索罗斯的解释,预言的幻象常常展示出可能的未来而非必然的未来,这种幻像中的未来并非不可改变。(玖健说他的绿色之梦总是成真。)从韦赛里斯的死亡满足了另一个预言幻象来看,雷戈应该也死了。


红宝石般的血滴从濒死王子的胸口喷出,他跪倒在水中,用最后一口气呢喃出一个女子的名字……[5]

这次呈现的是过去的事情。雷加三叉戟河大决战时死于劳勃·拜拉席恩之手。真正的亮点是雷加死前反复呢喃一个女人的名字。大多数观点认为是莱安娜的名字,并由此推测雷加和莱安娜的感情实际上比之前书中所述的要复杂的多,深入的多。


……龙之母,死亡之女……[5]

丹妮的龙母身份很明确。至于死亡之女,看上去是和之前的三个幻象有关:三个都与死亡相关,并且都与丹妮有着某种联系——她兄弟的死和儿子的死。


红色的剑如夕阳一般耀眼,举在一位没有影子的蓝眼国王手中。[5]

蓝色眼睛是拜拉席恩家族成员外貌特征之一,没影子的蓝眼国王应该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他的影子被梅丽珊卓的法术借用,来除去蓝礼·拜拉席恩风息堡的代理城主科塔奈·庞洛斯。幻象似乎表现的是在史坦尼斯举起红色的剑时,梅丽珊卓向众人宣示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重生的场景。这幅幻象既然是龙之母谎言杀手这组幻象中的其中一副,那么则意味着丹妮的存在证实了幻象所有传达的信息实则是谎言。这似乎是丹妮为亚梭尔·亚亥重生的一种暗示。


人群围着旗杆上飘扬的布龙欢闹。[5]

据后来丹妮所说,这是一条戏子之龙。即用来表演布偶戏时用的布制龙。这段话的意义之前很不明晰,但随着魔龙的狂舞出版,这段话的意义似乎浮出水面。前后两次提到的布龙似乎都与传说中的雷加之子伊耿——小格里芬有关。有一种观点认为小格里芬就是书中被认为的那样:雷加之子,被瓦里斯君临沦陷前偷梁换柱送走,秘密培养多年以待有朝一日重新夺回王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伊耿只是不知情的冒牌货,受瓦里斯和伊利里欧摆布,为了他们的目的服务。我们坚定的认为后者是正确的。(在FAQ中我们会有一个条目详尽探讨这个问题,但是一个预言中的细节几乎完全证实了后者的正确性。往下看)


石巨兽从一座冒烟的塔上展翅腾飞,喷出阴影之火。[5]

明显这段幻象与希琳的梦境和梅丽珊卓的计划相连。希琳曾梦到龙石岛的石龙想要吃掉她。而梅丽珊卓则计划通过献祭国王之血来复活石龙。由于事实上史坦尼斯几乎放弃了龙石岛,所以现在这段幻象变得不那么容易解释。也许这是一个可能出现的幻象,却在洋葱骑士的干预下被化解了?还有一个完全不相关的可能——不太靠谱——这个幻象代表了巨龙在临冬城的废墟被唤醒。这是个有趣的猜测,却无法解释“阴影之火”的部分。

魔龙的狂舞又带来了第三种可能。既然梅丽珊卓的魔法能力在长城上变得更加强大了,那么她就可以召唤更强力的影子奴仆。结合卷五中对她的幻术的揭秘,有没有可能梅丽珊卓利用她的阴影魔法制造了一只影子龙,并视之为龙石岛的石龙?这样“阴影之火”就可以解释了。事实证明梅丽珊卓倾向于使用手段迫使预言成真,例如我们几乎确信她用幻术为史坦尼斯打造了发光的“光明使者”。她会越走越远,并有足够的能力来制造一只魔龙吗?

另外一种解释是,字面上的石巨兽可能指的是弥林的鹰身女妖,此处代指鹰身女妖之子。冒烟的塔应是金字塔。阴影之火指的是针对丹妮一方的的谋杀活动。石巨兽从一座冒烟的塔上展翅腾飞,喷出阴影之火似乎是指躲在金字塔背后的弥林贵族指使或支持鹰身女妖之子对丹妮一方展开一系列的暗杀行动。

此外还有一种解释,即冒烟的塔为旧镇的参天塔。而在魔龙的矿物和凛冬的寒风中的试读章节中,我们可以看到,铁民们的下一个目标正是青亭岛,旧镇与青亭岛的地理位置极为相近。此外,鸦眼从各地找来各种巫师,能帮助他唤醒参天塔的“石巨兽”亦有可能。


……龙之母,谎言杀手……[5]

这话几乎给“布龙”,戏子之龙下了定论。不朽者将其全部称为谎言。拿着“光明使者”的史坦尼斯是假的亚梭尔·亚亥,呼吸着阴影之火的石兽是伪龙。而戏子之龙……是假的坦格利安。


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5]

这个几乎肯定是丹尼莉丝和卓戈的星辰下结婚夜。丹妮故事线的展开从这里开始。


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5]

很神秘。这个人物曾被认为可能是刚逃离波顿父子魔爪的席恩·葛雷乔伊吉利安·兰尼斯特,甚至是洋葱骑士。关于吉利安的说法认为一张死人脸上明亮的眼睛代表他在被人们判定死亡之后仍然活着。还有一个很冷门的可能:这个人物是一个类似冷手的角色,一个有感情且自主的尸鬼。但是这说法也没有解释他为什么在船上或者他到底是谁。

第五卷魔龙的狂舞的事件加之随后不朽者对这组幻象的描述,强烈的暗示了这个人是一位丹妮未来的丈夫。如此,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取代了侄子席恩,在魔龙的狂舞后脱颖而出。他的“死人脸”也许与马奇罗对他手的奇怪治疗有关。

另一种猜想认为,此人就是指丹尼莉丝现在的丈夫西茨达拉

  1. 理由1:这段的总结是烈火新娘,说明丹妮的三次婚姻都和火有关,第一场婚姻中,她火葬了卓戈,诞生了龙。在和西茨达拉的婚姻中,她再次沐浴烈火,非常符合烈火新娘的说法。
  2. 理由2:从结构完整性上考虑,丹妮所有的经历都和三有关,三团火焰,三匹坐骑,三次背叛是三个故事而非九个,这也代表了丹妮的人生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女孩到女王,第二个阶段是从没有方向到知道自己的使命,而且第二个阶段可以说已经接近尾声,或者已经结束,她的两次烈焰焚身和两个丈夫有关,人生成长也和两个丈夫有关,如果这个幻象另指他人,则丹尼莉丝涉及第四次婚姻,和其他情节上的工整结构相悖。
  3. 理由3:作为预言可能不够准确或者不明确,但是在已经被归类的事件上面,不应该有同等重要的事件被遗漏。
  4. 理由4:魁晰的预言中提到海怪是属于“皆莫信”的范畴的。这涉及两个可能的推论:
    1. 一个是丹妮已经逐渐相信了魁晰的预言,在昆廷出现时候,她已经意识到对方是指预言中的太阳之子,当维克塔利昂出现的时候,她会从昆廷的故事中,推测出这个人也属于皆莫信的范畴,经历了西茨达拉,她应该不会选择不信任的丈夫。
    2. 第二个推论是:根据昆廷的故事推测,这个皆莫信不是指来者会背信弃义。而且这段话是在丹妮认为魁晰的预言太过模糊不明的情况下提到的,可以视为对‘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的预言的进一步说明,而前一个预言是关于丹妮人生方向的指引的,所以皆莫信应该是指这些人无助于她人生方向。而实际上,卓戈是有助于丹妮人生成长的,与她独立完成使命的开始有关。依据魁晰的预言,维克塔里昂没有参与到这么重大的课题当中来,与第一段预言中提到的卓戈对丹尼莉丝人生重要程度不相匹配。而西茨达拉恰好给丹妮上了人生的重要课程,和她明确人生使命的方向有关,这种重要程度和卓戈是匹配的。
  5. 理由5:为了让丹尼莉丝完成第三次婚姻,西茨达拉也必须死去,船首上的尸体可能和西茨达拉的死亡方式有关。


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5]

这是一个常常被读者引用的幻象。绝大多数人认为,这句话把莱安娜(最爱蓝玫瑰),“吟游诗人”贝尔的故事(偷走了史塔克公爵的女儿,只留下一支蓝玫瑰),还有琼恩·雪诺(在长城上)联系了起来。如果读者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成为一个琼恩是雷加·坦格利安与莱安娜·史塔克之子的重要证据。一个另外的冷门解释是蓝玫瑰仅仅象征着一个长城上的史塔克。

无论何种解释,甜蜜的空气都暗示着琼恩将对丹尼莉丝很重要。这也许意味着丹妮将会和琼恩在之后的故事中相爱。幻象中的细节和布兰的梦境联系起来,也许琼恩身体变得僵硬,温度消失,脸色苍白,是因为他的身体被保存在了长城下的冰窖中。


……龙之母,烈火新娘……[5]

这一组幻象应该都暗示着丹妮的丈夫,也许是在字面上的丈夫或者比喻中的丈夫。


影子在帐篷里盘旋跳舞,飘逸不定,可怖骇人。[5]

这应该是弥丽·马兹·笃尔的血魔法仪式。在这个仪式她杀死了雷戈并且夺取了卓戈的智慧。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丹妮的三头出生。一个离得稍远的解释是它代表了梅丽珊卓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影子杀死了蓝礼


一个小女孩光脚奔向一座红门的大宅。[5]

可能是小时候的丹妮跑向布拉佛斯的房子,那是她最安全的庇护所。然而,经过冰雨的风暴里的事件,这段幻象也可能表现的是艾莉亚·史塔克因不明原因,跑向布拉佛斯的某扇门。毕竟这里没有暗示丹妮认得那个小女孩。


银马拖着一具血淋淋的赤裸男尸,在崎岖的地面弹跳。[5]

几乎可以肯定,这是过去的幻象,丹妮将一个劳勃派来的刺客栓在马上拖着。


一头白狮在比人高的草丛中奔跑。[5]

可能是卓戈杀死的白狮子赫拉卡[7],丹妮后来经常披上这件斗篷,这使她思念卓戈。

其他猜测:白毛狮子在高高的草丛中奔跑,有可能是为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身世做的暗喻,有猜测提利昂是疯王乔安娜之子。


圣母山下,一行赤裸的老妪从大湖中走出,颤抖着跪在她面前,低下灰色的头颅。[5]

圣母山,老妪预言丹妮将会生下骑着世界的骏马。但这里和丹妮当时的实际场景(丹妮赤裸着从湖中走出)略有变动。[3]


一万名奴隶高举血手,她骑在银马上,风一般飞驰而过。“母亲!”他们高喊,“母亲!母亲!”[5]

这预示在渊凯,丹妮解放奴隶的场景,无数奴隶高呼。[8]

玄冰盔甲

那天晚上,她梦见自己就是雷加,正统帅大军前往三叉戟河。但她骑的是龙,不是马。她看到长河对面篡夺者的叛军穿着玄冰的盔甲,而她用龙焰沐浴他们,让他们像露水一样融化,使得三叉戟河如洪流般迸发。她内心的一部分知道自己在做梦,其余的部分则欢欣雀跃。事情正该如此。现实乃是场恶梦,而我这才刚刚醒来。[9]

这里提到身穿玄冰铠甲的叛军,可能暗示着,她一直在准备的战争其实并非是去对阵七大王国的军队,而是去对抗异鬼。而在对抗异鬼中,龙焰应该会成为十分重要的武器。


舱室内还有一个人。

“伊丽?姬琪?你们在哪儿?”女仆们没有应答。太黑了看不见,但她能听见她们的呼吸。“乔拉,是你吗?”
“他们睡了,”一个女人说,“都睡了。”这声音非常接近,“真龙也需要睡眠。”
她就站在我面前。“谁在那儿?”丹妮朝黑暗中望去,有一个影子,一个极其模糊的轮廓,“你要干什么?”
“记住: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9]

可以肯定,魁晰能够使用某种魔法将她自己的身形显示于丹妮面前并与之对话。这场景也许只是简单的幻梦,但更有可能源自某种魔法

引用与注释

  1. 权力的游戏章节 11,丹妮莉丝。
  2. 权力的游戏章节 23,丹妮莉丝。
  3. 3.0 3.1 权力的游戏章节 46,丹妮莉丝。
  4. 4.0 4.1 4.2 权力的游戏章节 68,丹妮莉丝。
  5.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列王的纷争章节 48,丹妮莉丝。
  6. 参考上一段红漆大门,明确指出丹妮莉丝的儿子有卓戈的皮肤和她的头发。从书中对两人外貌的描写我们知道,卓戈的皮肤是古铜色的,而丹妮莉丝的头发是银金色。
  7. 权力的游戏章节 54,丹妮莉丝。
  8. 冰雨的风暴章节 42,丹妮莉丝。
  9. 9.0 9.1 冰雨的风暴章节 27,丹妮莉丝。
0.0
0人评价
avatar
0

黑城堡上关于石巨兽有一说是指患灰鳞病的琼恩克林顿,石化的狮鹫。阴影之火则指狮鹫上台给维斯特洛带来伤害。

3年
avatar
1

以后衣柜有可能会直接打到三叉戟河啊。。。

3年
avatar
Reasno
0

不止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