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佩金
Perkin the Flea
Night's Watch.svg
Image placeholder2.jpg
基本信息
别名 “跳蚤”佩金
头衔 爵士
势力 崔斯丹·真火国王
绿党
都城守备队
守夜人
登场作品
原著书目 公主与王后(提及)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提及)
血与火(提及)

“跳蚤”佩金Perkin爵士是血龙狂舞期间的一个雇佣骑士[1]他是君临暴乱的其中一位领导者。[2]

特征

佩金既狡猾[3]且名声甚差。[4]

经历

血龙狂舞

君临暴乱期间,“跳蚤”佩金拥立他的十六岁侍从崔斯丹为王,声称他是刚过世的韦赛里斯一世国王的私生子。所有加入他的人不论出身,都被他封为骑士。从而集结了成千上百的乌合之众。[1]

托伦·曼德勒爵士率一百名白港人沿钩巷出动取缔,却发现渔民广场临河道上全是佩金的“阴沟骑士”。[1]

守卫临河门的“泥腿子”守军集体投靠了佩金,崔斯丹破烂的旗帜高挂在城门上。[2]佩金的队伍也在诸神门击溃了金袍军[2]

雷妮拉·坦格利安弃守君临不到半天,“跳蚤”佩金爵士就带着他的“阴沟骑士”来到红堡城门前,要求开城投降。“兔唇”加尔斯爵士当即下令敞开大门,企望“跳蚤”大发慈悲。然而佩金爵士依旧处决了加尔斯,和其他二十位忠于雷妮拉的骑士(包括芦苇村的哈慕)。梅莎丽亚夫人被鞭打游街,佩金爵士承诺只要她从红堡一直走到诸神门时没死,就放她自由离开。但她失败了。[1]

佩金爵士放过了尤斯塔斯修士,原因可能是不愿开罪教会。他还释放了城堡地牢里的所有囚犯,包括欧维尔大学士、科利斯·瓦列利安伯爵和阿莉森·海塔尔太后,他们见证了崔斯丹登上铁王座。佩金爵士的部下还找到了受尽折磨的前财政大臣——泰兰·兰尼斯特爵士。“弯足”拉里斯·斯壮得到“跳蚤”的热情欢迎,这位情报总管安然无恙地离开藏身处,还在自称为崔斯丹·真火的新“国王”身边享有荣誉的高位。[1]

崔斯丹颁布谕令将国库的钱财散发给部下。佩金爵士则招募了数十名残存的金袍军,夺得巨龙门国王门雄狮门——这样他就控制了都城七道城门中的四道,以及城墙上一多半的防御塔楼。[1]

伊耿二世的统治

雷妮拉死后,崔斯丹国王、“弯足”拉里斯和佩金爵士从红堡城垛上侦察到博洛斯·拜拉席恩公爵的军队已抵达黑水河对岸。“弯足”说服崔斯丹派他去谈判。“弯足”在欧维尔大学士和阿莉森太后的陪同下与风息堡公爵会面,并达成协议:佩金爵士及其属下的“阴沟骑士”加入风暴地勤王军的行列,协助伊耿二世国王复辟,条件是饶恕其他人等所有罪过,只惩罚崔斯丹一人。博洛斯公爵在来到红堡时询问伪王的情况时,佩金爵士回答“业已锁拿下狱。”[5]

佩金爵士及其属下的“阴沟骑士”随后与博洛斯公爵一起逮捕了牧羊人。当公爵带领风暴地骑士从西面登上雷妮丝丘陵,佩金爵士带领“阴沟骑士”从跳蚤窝出发,走的是较陡峭的南坡。而后,都城守备队在佩金爵士的掌控下重组,受命监督阿莉森太后宣布的宵禁令。[5]

博洛斯公爵及其军队在国王大道之战中战败后,佩金爵士随即与同谋清除了伊耿二世的其追随者。佩金爵士及其属下六名“阴沟骑士”拦住了通往梅葛楼的吊桥。当阿尔佛雷德·布鲁姆爵士想去执行国王“割下那男孩的一只耳朵”的命令时,佩金爵士把阿尔佛雷德爵士从吊桥推下,插在护城河中的铁刺上。[5]

狼的审判

狼时”期间,在克雷根·史塔克公爵的命令下,佩金爵士因谋杀伊耿二世而被捕入狱。审判时,克雷根公爵撤销了先前其他人对“跳蚤”的赦免,判处他死刑,不仅因为伊耿二世因他而死,还因为他背叛了雷妮拉,扶植了崔斯丹,而后又为了保命而抛弃了他。“跳蚤”发誓他是奉“弯足”拉里斯的命令行事的。[6]佩金爵士是早晨行刑时第一个被带到史塔克公爵面前的死刑犯,他和其他犯人们抽签决定谁先受死。克雷根问他有何遗言时,佩金爵士宣称自己愿意披上黑衣,大多数被审判者都跟着他作相同选择。就这样,他逃过一命,[3][6]乘坐梅迪瑞克·曼德勒爵士的“北星号”划桨战船从都城前往白港,然后加入守夜人。[6]

幕后

佩金和他的侍从崔斯丹·真火可能是乔治·R·R·马丁珀金·沃贝克的致敬,后者自称是英国国王爱德华四世的次子什鲁斯伯里的理查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1.3 1.4 1.5 血与火:维斯特洛的坦格利安诸王史,巨龙之死——雷妮拉的失败。
  2. 2.0 2.1 2.2 危险的女人公主与王后
  3. 3.0 3.1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伊耿三世。
  4.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伊耿二世。
  5. 5.0 5.1 5.2 血与火:维斯特洛的坦格利安诸王史,巨龙之死——伊耿二世国王短暂而苦涩的统治。
  6. 6.0 6.1 6.2 血与火:维斯特洛的坦格利安诸王史,余波——“狼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