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梅的雨季 - by Serena Malyon. © FFG

卡斯特梅的雨季The Rains of Castamere是一首描写泰温·兰尼斯特由于雷耶斯家族对兰尼斯特的不敬而将它彻底从维斯特洛上抹去的歌曲。

权力的游戏电视剧黑水大战一集中,卡斯特梅的雨季The National主唱Matt Berninger演唱。[1]

歌词

英文歌词

兰尼斯特家族的金狮
雷耶斯家族的红狮
And who are you, the proud lord said,
that I must bow so low?
Only a cat of a different coat,
that's all the truth I know.
In a coat of gold or a coat of red,
a lion still has claws,
And mine are long and sharp, my lord,
as long and sharp as yours.
And so he spoke, and so he spoke,
that lord of Castamere,
But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with no one there to hear.
Yes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and not a soul to hear.[2] [3] [4]

中文官方翻译

汝何德何能?爵爷傲然宣称,
须令吾躬首称臣?
颜色有别,威力不逊,
各显神通分个高低。
红狮子斗黄狮子,
爪牙锋利不留情。
出手致命招招狠,
汝子莫忘记,汝子莫忘记。


噢,他这样说,他这样说,
卡斯特梅的爵爷他这样说。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雨水在大厅哭泣,内里却无人影。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雨水在大厅哭泣,内里却无魂灵。

中文民间翻译

汝以何德兮欲我臣躬
蕞尔小兽兮未见不同
只色有别兮彼金此红
尔爪利利兮吾爪破风
爵爷乖傲兮如此作讼
雨之霖霖兮旧日厅堂
其声戚戚兮无人彷徨
雨之霏霏兮彼时宫墙
其声哀哀兮枯骨尽藏[5]

粉丝演唱

Rubilacxe

曲&唱&伴奏:Rubilacxe

Media:The Rains of Castermere.ogg

典故[6]

培克叛乱中最令人震惊的无疑是梅卡国王死于星梭城城头扔下的落石,由此引发的混乱已被若干编年史述及(据说杰洛公爵在为伊耿五世继位争取支持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人们几乎忽视了此役对西境造成的严重后果,实际上,它在此改变了历史进程。泰沃德·兰尼斯特早已许婚“红狮”活泼的妹妹艾莲小姐,这位执拗、火爆的少女多年来一心盼望入主凯岩城,如今也不愿放弃。未婚夫死后,她劝诱兰尼斯特双胞胎的弟弟提恩抛弃未婚妻——金树城罗宛伯爵的女儿——转而娶她。

据说杰洛公爵并不赞同,但悲伤、年迈和疾病让他大不如昔,最终勉强点头。征服二百三十五年凯岩城举办了双重婚庆,提恩·兰尼斯特爵士迎娶艾莲·雷耶斯,他的弟弟泰陀斯娶了烙印城埃林·马尔布兰伯爵的女儿简妮·马尔布兰

两度丧偶又身体不佳的杰洛公爵无意续弦,如此一来,雷耶斯家族的艾莲婚后成了凯岩城事实上的女主人。

随着公公愈来愈沉浸书本、愈来愈离不开床榻,艾莲夫人招揽了大批光鲜廷臣,举办许多宏伟的比武竞技和舞会,凯岩城中充斥着她延请的艺术家、默剧演员、乐师……及雷耶斯家的人。她的兄弟罗杰和雷纳多一直陪在她身边,获得了诸多官职、荣誉和领地,她的叔舅辈、堂亲及表亲等也得到诸多好处。据说杰洛公爵的老弄臣、说话尖酸刻薄的驼背“蛤蟆大人”曾言道:“艾莲夫人肯定会法术,不然她怎能让凯岩城内天天下雨咧?”——事后艾莲夫人命人鞭打“蛤蟆大王”,尽管弄臣说三道四通常是被允许的。提恩爵士对夫人言听计从。

征服二百三十六年,篡夺者戴蒙·黑火三世横渡狭海,和“寒铁”及黄金团一起在马赛岬登陆,意在争夺铁王座。他们的支持者不多,因世人普遍认为黑火气数已尽,伊耿五世则召唤天下勤王,第四次黑火叛乱就此展开。

战争比篡夺者希望的短暂得多,文德河桥之役很快决定了叛军的命运。黑龙旗下官兵们的尸体堵塞了文德河,不断被冲刷到两岸,而国王一方损失不到一百人……但其中包括凯岩城的继承人提恩·兰尼斯特爵士。

可以想见,“荣耀双胞胎”相继阵亡足以让他们悲伤的父亲杰洛公爵陷入崩溃,奇妙的是结果正相反。提恩爵士葬在凯岩城下后,“金狮”杰洛振作起来,重新把控西境全局,意在为第三子,那个意志薄弱、资质平平的男孩泰陀斯扫平障碍,做好一切交接准备。

“雷耶斯的统治”就此告终。为保住权力,艾莲夫人谎称怀有提恩的孩子,但随着时间流逝,她的肚子未见变大,谎言不攻自破,其兄弟亲属等很快只得离开凯岩城,返回卡斯特梅。

艾莲夫人虽未离开,但声威日减,而简妮夫人的势力日增。艾莲夫人被逐出凯岩城的议事会,无法动用兰尼斯特家族的黄金,甚至无权在开庭裁断时发言;与此同时,歌手们开始赞颂简妮夫人的美,这位夫人从平凡女孩长成了大美女。若贝尔顿学士记录的流言可信,提恩爵士的寡妇和泰陀斯的妻子之间的竞争很快变得丑陋。贝尔顿告诉我们,征服二百三十九年艾莲·雷耶斯被控与泰陀斯·兰尼斯特同床,艾莲故伎重演,试图劝诱泰陀斯抛弃妻子,与她结婚。可年轻的泰陀斯(时年十九岁)发现哥哥的遗孀过于开放,让他难以接受,深感羞愧的他回去对妻子认错,并恳求原谅。

简妮夫人愿意原谅年轻的丈夫,但对兄嫂没那么宽容,她毫不迟疑地向杰洛公爵提出指控。愤怒的公爵当即决定给艾莲·雷耶斯找个新丈夫,把她一劳永逸地赶出凯岩城。乌鸦来往,仓促达成婚配,半月后,艾莲·雷耶斯便嫁给了塔贝克厅伯爵瓦德伦·塔贝克——塔贝克家族虽古老荣耀,但如今穷困潦倒,伯爵本人是个气色健旺的五十五岁老鳏夫。

艾莲·雷耶斯成了塔贝克夫人,她和新丈夫一同离开凯岩城,再未返回,但她与简妮夫人的竞争反而变本加厉——“蛤蟆大王”称为“母巢之战”。艾莲夫人没能为提恩爵士产下继承人,却在瓦德伦·塔贝克身边证明了生产能力(值得一提的是,伯爵与前两任妻子也有不少儿子),产下二女一子。为报复杰洛公爵,她将女儿命名为罗翰妮和瑟蕾拉,儿子命名为提恩。简妮夫人也不甘示弱,很快产下长子泰温,传说杰洛公爵抚摸婴儿的金发时,小泰温咬了祖父的手指。

简妮夫人的孩子一个接一个诞生,但她公公见过的只有泰温。征服二百四十四年,“金狮”杰洛因排泄不畅而逝世,第三子泰陀斯·兰尼斯特以二十四岁之龄继位凯岩城公爵、兰尼斯港之盾和西境守护。

三个头衔均与他不配。泰陀斯·兰尼斯特公爵有诸多美德,他不易发怒,乐于宽恕,与人为善——无论对方身份高低——且待人推心置腹。他因乐天性情被称为“笑狮”,有段时间西境人和他一起欢笑……但笑声很快演变成针对他个人的嘲笑。

泰陀斯公爵处事意志薄弱、优柔寡断,对战争更是毫无兴趣(他武艺不精,也从未成为骑士),列代先祖会拔剑而起的侮辱,他只是一笑置之,声称“言语就像风”。他少年时代就很丰满,成为公爵后更是心宽体胖,许多人将他的软弱视为攫取权力、财富和领地的机会。有人故意从凯岩城借钱不还,当大家发现泰陀斯公爵愿意延期、甚至一笔勾销时,兰尼斯港和凯切镇的商人便蜂拥前来告贷。

与此同时,泰陀斯的谕令大多被视而不见,腐败迅速滋生。

在宴会和舞会上,客人们肆意取笑公爵,甚至当着他的面,这被称为“拨弄狮尾”。年轻骑士乃至侍从跃跃欲试、竞相打赌,看谁“拔弄”得更狠,而据说对这些嘲讽没人比泰陀斯公爵本人笑得很厉害。

贝尔顿学士在一封寄往学城的信中写道:“公爵大人只想受人爱戴,所以笑口常开,大度宽广,毫不记恨,还赐给嘲笑、藐视他的人荣誉、职位和丰厚礼物,以为这能赢得忠诚。可他笑得越多,他们就越鄙视他。”

公爵的弟弟、小他九岁的杰森·兰尼斯特爵士对此十分不满,但依然卫护着哥哥。杰森本人作风放荡,十三岁时便和侍女生下私生女莱萝拉·希山,征服二百四十四年让亚丽·斯脱克皮小姐怀孕,并被迫娶了她,但亚丽在产下爵士的长子达蒙时因生产而死。为免杰森爵士生出更多私生子,亚丽去世两周后,他便被安排嫁给年纪为他两倍的玛拉·普莱斯特,后者为他依次生下乔安娜、史戴佛和其他二子二女。

随着兰尼斯特家族权势缩减,西境其他家族变得强势、独立,难以掌控。许多小领主转而投靠河湾地,地方上的纷争宁可自行动武解决,也不愿找泰陀斯公爵仲裁。法曼伯爵违背泰陀斯公爵的意志建造舰队,以对抗铁民逐渐升级的掠夺,泰陀斯却不愿触怒葛雷乔伊家族,只是派乌鸦要求科伦·葛雷乔伊大王约束铁民。到征服二百五十四年,连西境外的诸侯也纷纷感到凯岩城的狮子已不再令人畏惧,铁民乃至石阶列岛的海盗又开始在西海岸猖獗起来。

当年年底,泰陀斯公爵同意让七岁女儿吉娜嫁给河渡口领主瓦德·佛雷的次子,理由是对方好言恳求。泰温当年才十岁,却站起来坚决反对——传说他甚至打了父亲,所以不久后被送走——泰陀斯公爵最终没有让步,不过旁观者发现他意志坚定、无所畏惧的儿子具备超越年龄的成熟,和温和的父亲判若云泥。

泰陀斯公爵将继承人送往君临,在伊耿五世国王宫中担任侍酒。公爵的次子凯冯也被遣出,担任卡斯特梅伯爵的侍酒,后为其侍从。

雷耶斯家族原本古老、富有而强大,泰陀斯公爵的庸碌更让他们如鱼得水。“红狮”罗杰·雷耶斯爵士武功盖世,许多人认为他是西境最强剑客,而他弟弟雷纳多精明圆滑的程度恰与哥哥的武力相当。

随着雷耶斯家族的运势冉冉升起,他们的盟友塔贝克厅的塔贝克家族也跟着沾光。这个贫困而古老的家族经历了数世纪衰败,此时却因新媳妇艾莲·雷耶斯的缘故而家道中兴。

艾莲夫人在凯岩城依旧不受欢迎,但泰陀斯公爵很难拒绝她的哥哥“红狮”,于是她也得到兰尼斯特家族的大笔金钱。她用这笔钱修缮几成废墟的塔贝克厅,重建外墙,加固塔楼,主堡也彻底翻新,其华丽程度不逊于西境任何城堡。塔贝克家族更着手并吞周边的小家族——泰陀斯公爵忽略了领主们的抱怨——到征服二百五十五年,他们的家族骑士从艾莲夫人刚进门时的二十名增加到五百名。

同年,泰陀斯公爵在凯岩城庆祝第四子诞生,但喜庆很快化为悲伤。他挚爱的妻子简妮夫人没能自生产中复原,生下吉利安·兰尼斯特不满一月就与世长辞,这对公爵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从此,无人再称他“笑狮”。

之后数年是西境的漫长历史上最惨淡的岁月之一,由于混乱加剧,铁王座不得不出面干预。伊耿五世国王愤怒于泰陀斯的软弱,泰陀斯便派姻亲丹尼斯·马尔布兰去召唤最放肆的塔贝克家族来问罪。艾莲夫人向兄弟们求救,“红狮”袭击丹尼斯的营地,杀死数百人,包括丹尼斯本人。泰陀斯公爵勃然大怒,但雷纳多·雷耶斯适时现身,诡称一切都是误会,雷耶斯军本要讨伐土匪营地。最终泰陀斯宽恕了“红狮”及其部下,包括塔贝克家族——佩雷斯坦博士说他这么做是因凯冯此时为“红狮”的侍从。

于是乱局依旧,不久后,吉娜·兰尼斯特正式嫁给艾蒙·佛雷,而西境全境爆发了十几场地方战争。科伦·葛雷乔伊趁机攻击仙女岛,摧毁了法曼伯爵的舰队。“蛤蟆大王”嘲笑泰陀斯公爵是“荒唐大王”,修士们则公开鼓动反抗。此间,伊耿国王三次派遣骑士队伍来西境恢复秩序,但每次人一走,一切又故态复萌。国王于征服二百五十九年驾崩于盛夏厅后,西境局势更一发不可收拾,因即位的杰赫里斯二世国王缺乏父亲的胸怀,又被“九铜板王之战”牵扯大半精力。

在“九铜板王之战”中,西境为响应勤王号召派出一千名骑士和一万名士兵,但泰陀斯公爵没有动身,他把指挥权交给弟弟杰森·兰尼斯特爵士——可叹杰森爵士征服二百六十年因肠胃病死于血石岛(也有人说是被“凶暴的”马里斯所杀),西境军队大权遂落入罗杰·雷耶斯爵士之手,“红狮”罗杰爵士带领他们取得许多辉煌胜利。

泰陀斯公爵的头三个儿子也都在石阶列岛立下赫赫战功。泰温·兰尼斯特在战争前夕受封骑士,他随侍年轻的王位继承人、龙石岛亲王伊里斯,战后获得主持亲王的骑士赐封仪式的荣誉;凯冯·兰尼斯特身为“红狮”的侍从,亦赢得骑士身份,还是被罗杰·雷耶斯亲自赐封;两人的弟弟提盖特虽由于年纪太小无法受封骑士,但他的勇气和武艺得到众人认可——他初战就杀死一个成年对手,后来又杀了三人,包括一位黄金团的骑士。儿子们在石阶列岛奋战期间,泰陀斯·兰尼斯特却留在凯岩城享乐,派席尔学士厌恶地写道,公爵看上一个出身低微的年轻女人,那女人原是他小儿子吉利安的奶妈。

泰陀斯诸子战后归来终于引发变革。经受战火洗礼的三位年轻的兰尼斯特非常清楚各家诸侯有多瞧不起他们的父亲,泰温·兰尼斯特爵士立即着手恢复凯岩城的骄傲和权力。我们得知,公爵曾提出虚弱的抗议,但很快缩回那个奶妈情妇怀中,听任继承人主持大局。

泰温爵士的第一项举措便是讨还泰陀斯公爵借出的钱财,无力偿还者必须向凯岩城献上人质。曾在石阶列岛浴血奋战、久经沙场考验的五百名骑士在泰温爵士的弟弟凯冯爵士统帅下组成别动队,专司在西境剿灭土匪和强盗骑士。

许多领主迅速服从了。收债人来到城门口时,玉米城的骑士哈瑞斯·史威佛爵士说:“雄狮终于苏醒”,无力偿还的他只能把女儿交给凯冯爵士作人质。但收债人也非一帆风顺,他们在一些地方遭到沉默地抵制乃至公然抗拒。据说雷耶斯伯爵的学士将泰温爵士的谕令读给他听时,伯爵哈哈大笑,声称“汝不是西境唯一的狮子,吾辈也有爪牙,且锋利致命”,他要朋友和封臣们置之不理。

然而瓦德伦·塔贝克伯爵极为不智地前往凯岩城抗议,自信能说服泰陀斯公爵,迫其撤销儿子的谕令。结果他没见到公爵就被泰温爵士直接扔进地牢,泰温不仅要他还债,还要他交出历年侵占的所有领地。

泰温·兰尼斯特关押瓦德伦伯爵,无疑是想迫使塔贝克家族屈服,但塔贝克夫人迅速打消了他的幻想。那个可怕的女人派骑士抓了三名兰尼斯特来与自己的丈夫交换,其中两名是兰尼斯港的兰尼斯特,只能算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的远亲,但另一名是年轻侍从史戴佛·兰尼斯特、泰陀斯公爵的弟弟杰森爵士之子。

由此引发的危机让泰陀斯公爵暂时离开奶妈的怀抱,否决了自己强硬的继承人(泰温爵士建议把塔贝克伯爵斩成三段交还)。他不但命令释放塔贝克伯爵,还向对方道歉并免除债务。

为保人质交换顺利进行,泰陀斯公爵求助于塔贝克夫人的弟弟雷纳多·雷耶斯,于是“红狮”在卡斯特梅的坚固家堡被选为会址。泰温爵士拒绝出面,归还瓦德伦的是凯冯爵士,而塔贝克夫人亲自交还史戴佛及其他两名远亲。会后雷耶斯伯爵宴请双方,举办盛大的和解仪式,兰尼斯特家族和塔贝克家族在会上互相敬酒致意,交换礼物和亲吻,誓言彼此忠诚“直到时间尽头”。

派席尔大学士后来感叹,所谓“时间尽头”不足一年就来了。未曾参与“红狮”的宴席的泰温爵士,一刻也未曾打消镇压西境不服节制的领主们的决心。征服二百六十一年底,他派乌鸦去卡斯特梅和塔贝克厅征召罗杰·雷耶斯、雷纳多·雷耶斯及塔贝克伯爵夫妇前来凯岩城“承担罪责”。不出所料,雷耶斯家族和塔贝克家族双双起兵抗拒,并破除对凯岩城的忠诚誓言。

泰温·兰尼斯特爵士立刻行动,他没征求父亲同意——甚至没告知父亲——就率领五百名骑士和三千名步兵及十字弓手出发,途中与以布拉克斯家族为首的封臣们合兵一处。

塔贝克家族首当其冲。兰尼斯特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来,以致瓦德伦伯爵来不及召集封臣和支持者,他仅率家族骑士就愚蠢地前去迎战,结果在一场血腥但短暂的战斗中一败涂地,遭遇屠杀。伯爵本人被生擒,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儿子战死沙场,与第二任妻子所生诸子统统被俘。瓦德伦伯爵声称自己值一大笔赎金,只要泰温爵士开价,泰温的回答是:“你想用我们的钱来赎自己吗?”

泰温爵士把瓦德伦伯爵及其诸子,连同伯爵的堂亲、表亲、女婿及其他任何在盾牌或罩袍上绣有塔贝克家族蓝银七星纹章的人统统处死,然后兰尼斯特军将他们的人头插在枪上,挺进塔贝克厅。

艾莲·塔贝克夫人一面闭门死守,一面派乌鸦去卡斯特梅召唤兄弟们增援。夫人对城墙抱有信心,无疑指望长期坚守,当泰温爵士派凯冯前来受降时,艾莲夫人哈哈大笑,吹嘘城池固若金汤。然而兰尼斯特军仅用一天时间就备好攻城机械,随后一块巨石飞越坚固的城墙,砸中历史悠久的主堡,塔贝克夫人和儿子红提恩——时年十九岁,与泰温同年——一同葬身崩塌的建筑中。随后兰尼斯特军发起总攻,里应外合之下,不到一小时就攻克塔贝克厅。泰温·兰尼斯特将塔贝克夫人的两个女儿都送去做静默姐妹——谣传他事先拔掉了两人的舌头——其中,罗翰妮的三岁儿子是塔贝克家族最后的传人,民间传说他后来渡过狭海当了歌手,但更现实的说法是被亚摩利·洛奇爵士丢进了水井。

泰温爵士下令将塔贝克厅付之一炬,城堡烧了一天一夜,直至烧成焦黑空壳。“红狮”星夜驰援,却只见冲天大火。他带来两千军队,这是他仓促间能集结的所有部队(这不足雷耶斯家族能调遣的部队的四分之一,且因急行军人倦马乏),而泰温·兰尼斯特此时的军队是他的三倍——许多人甚至坚称是五倍——又大多久经战阵。罗杰·雷耶斯寄望奇袭,他下令吹响冲锋喇叭,带头扑向泰温的营地。若是重骑兵数量占优,他本可能获胜,可惜情况并非如此。兰尼斯特军在最初的惊慌后迅速站稳阵脚,他们的人数优势发挥了作用。随后泰温爵士率军反击,雷耶斯伯爵的部下阵亡近半,他无奈只能掉头撤退。箭雨追逐着从营地逃跑的骑手们,其中一枝十字弓矢射穿背甲、插进“红狮”双肩之间,“红狮”挣扎着骑出不到半里格便落马倒地,部下将他抢回卡斯特梅。

三天后,兰尼斯特军抵达卡斯特梅。雷耶斯家族的家堡和凯岩城一样源于矿井,在英雄纪元,这里丰富的金银矿脉让雷耶斯家族几乎与兰尼斯特家族一样富有。为保卫财源,他们在矿井入口处建起外墙,入口本身用橡木和钢铁制成的大门封闭,两旁辅以坚固塔楼,后来又修了各种碉堡和厅堂。据说主入口之狭窄,两名骑士并肩就能抵挡千军万马。与此同时,矿井越挖越深,直到矿脉干涸——此时地下已拓出许多大厅、走廊和舒适卧室,包括一个充满回音的巨大舞厅,它们由复杂的隧道连接。在外人看来,卡斯特梅只是一座普通城堡,适合有产骑士或小领主,但知晓内情的人明白十分之九的建筑在地下。

现在雷耶斯家族退进地下。由于高烧和失血,“红狮”已无法指挥,他弟弟雷纳多爵士担起责任。雷纳多比哥哥更冷静、精明,深知先有人手不足以守卫城墙,因而完全放弃地表防御。等子民安全退入隧道,雷纳多爵士给地上的泰温爵士送信,提议双方和解,并要泰温爵士将弟弟送来作为担保。泰温·兰尼斯特不屑一顾,下令堵死矿井,他带来的矿工用铁锄、斧头和火炬挖出无数吨石头和泥土,掩埋了矿井主入口的大门,直至其完全无法出入。完工后,泰温注意到那条名为卡斯特梅川的的迅捷小溪——城堡因此得名,它注满了城堡旁透明的蓝色池塘——并用大半天时间筑起堤坝,又花了两日将溪水引向最近的矿井入口。

石头和泥土堵死了矿井,连一条松鼠也钻不出来,人更插翅难飞……但阻止不了流水。

据说雷纳多爵士带入矿井的有三百多男女老少,他们无一生还。被安排看守较小和较偏僻的入口的守卫报告说某晚听见地下传来微弱的尖叫和嘶喊,但天亮后石头恢复了寂静。

卡斯特梅的矿井至今未再开启,而泰温·兰尼斯特烧光了地表的厅堂和碉堡。这里化为无言的墓碑,诉说着挑战凯岩城雄狮的愚人的下场。

电视剧

趣事

在原声大碟中卡斯特梅的雨季被拼写为“The Rains of Castomere”,而非在小说中的"The Rains of Castamere",由Ramin Djawadi作曲和乔治·R·R·马丁作词。

主要的演奏事件


语录

希望他再唱一遍《卡斯特梅的雨季》,吃了个把钟头,我都快忘记词了。[3]
—— 奥莲娜·雷德温夫人对 伊森人阿里克 未能 乔佛里·拜拉席恩玛格丽·提利尔的婚礼上献唱的评论


真遗憾,我想再听《卡斯特梅的雨季》。[9]
—— 奥莲娜·雷德温夫人在 蓝诗人托曼·拜拉席恩玛格丽·提利尔的婚礼献唱完情歌后说道

引用

  1. ‘Game of Thrones’ Season 2 Soundtrack Details,OST歌曲写做The Rains Of Castomere而非Castamere
  2. 冰雨的风暴, 章节39, 艾莉亚
  3. 3.0 3.1 3.2 冰雨的风暴章节 60,提利昂。
  4. 群鸦的盛宴章节 10,珊莎。
  5. 百度贴吧 —陌客— 翻译
  6.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
  7. 冰雨的风暴章节 19,提利昂。
  8. 群鸦的盛宴章节 38,詹姆。
  9. 群鸦的盛宴章节 12,瑟曦。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