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提爾·貝里席
Petyr Baelish
OldBaelish.pngHouse Baelish.png
Sardag littlefinger.jpg
配圖:by Sardag
基本信息
別名 小指頭
頭銜 三叉戟河總督
赫倫堡公爵
鷹巢城兼艾林谷的守護者
財政大臣(前)
勢力 貝里席家族
文化 維斯特洛
宗教 七神信仰
出生 268AC[1],出生於五指半島
人物關係
配偶 萊莎·艾林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登場)
烽火危城(登場)
劍刃風暴(登場)
群鴉盛宴(登場)
血龍狂舞(提及)
電視劇
關於《權力遊戲》電視劇中的培提爾·貝里席,請參看TV:培提爾·貝里席

培提爾·貝里席Petyr Baelish公爵, 又稱小指頭,曾是一位來自五指半島的小貴族,被奔流城霍斯特·徒利公爵收為養子。後來成為勞勃·拜拉席恩一世御前會議中的財政大臣,並在勞勃死後通過權術贏得了赫倫堡作為自己的封地。隨後他前往谷地,與萊莎·徒利成婚,進而將艾林家族掌控在自己手中。培提爾以「仿聲鳥」作為自己的個人紋章,取代了他父親的布拉佛斯泰坦巨人。在電視劇權力遊戲中,貝里席由著名演員艾丹·吉倫飾演。

性格和外貌

可參閱:培提爾·貝里席有關的圖片。(18張)

培提爾出生在一個毫無影響力的小家族,畢生大部分努力都是為了提升他卑微的階級,渴求權利和地位,期望成為偉大的人物。培提爾在金錢和貿易方面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在陰謀詭計方面更是一個無可匹敵的大師。當然,比他的聰明才智更龐大的是他的野心。

培提爾身材矮小、體型普通,但有著英俊的相貌。他有一雙灰綠色的眼睛,下巴上有一小撮鬍子,深色的頭髮中夾雜著些許灰白。[2]

歷史

培提爾·貝里席的曾祖父是一個為科布瑞家族效力的來自布拉佛斯僱傭劍士,所以當他的兒子成為一個劍之誓言的時候他就選擇了泰坦巨人的頭作為家徽。貝里席大人的父親是眾多小領主中領地最小的那個,僅僅在五指半島中最小的那個擁有一些岩石地。在九銅板王之戰中,他的父親與徒利家族結下了友誼,所以培提爾作為養子被送到了奔流城[3]

在奔流城,培提爾作為被監護人與地位遠高於他的人一起長大。徒利家的孩子們——凱特琳萊莎艾德慕·徒利也是最早給他取了「小指頭」的外號的人,外號來源於他家的領地。[2] 當他們長大時,培提爾愛上凱特琳,但凱特琳卻對她只像兄弟一般,沒有其他的感情。當凱特琳與布蘭登·史塔克訂婚時,培提爾為了她向比自己大很多的布蘭登要求決鬥。布蘭登很輕鬆的贏了,但在凱特琳的請求下饒恕了貝里席的性命。凱特琳從那之後再也沒有跟他說話,並將布蘭登死後培提爾寫給她的每一封信都燒了。[2]

跟姐姐不同,萊莎·徒利,從小深愛著培提爾,無視了他對凱特琳的迷戀,她趁培提爾因為凱特琳的拒絕而大醉的時候溜進了他的臥室,跟他上床了。精神混亂的培提爾可能將萊莎誤認為是凱特琳,而且在那晚確實叫她為「凱特琳」。[4]從那以後他就宣稱(公開的[请求来源]和私下的[5])他取了徒利姐妹兩人的處女。不久,萊莎懷了培提爾的孩子。當霍斯特·徒利發現的時候,他要求萊莎喝下月茶打掉那個孩子,並將培提爾驅逐出了奔流城,因為貝里席家族太弱小,根本不足以與徒利家聯姻。[6]

培提爾一直與萊莎·徒利保持著曖昧關係,甚至是在她和瓊恩·艾林結婚之後,萊莎說服瓊恩·艾林提拔培提爾為海鷗鎮的稅務官。他使得當地的稅收增加了十倍之後,瓊恩大人開始一再的提拔他,直到他最終成為國王勞勃·拜拉席恩的財政大臣。[7]他的財力和影響力為他贏取了許多盟友和門路,其中包括君臨守衛部隊,他還經營妓院,不止為了錢財更為了獲得消息。有這些資源作為基礎,貝里席用一系列的謊言和出賣迅速獲得了政治力量上的極大提升。[8]

就在卷一事件發生之前,萊莎的丈夫國王之手瓊恩大人發現國王勞勃·拜拉席恩所有的孩子都非他親生,而是詹姆·蘭尼斯特瑟曦·蘭尼斯特亂倫所生,他決定將這發現告知國王。培提爾熟練地控制萊莎毒死了自己的丈夫,告訴她只有這樣才能阻止他把兒子送給別人做養子。在瓊恩大人死後,他又讓萊莎給她的姐姐凱特琳寫了一封信指控王后瑟曦·蘭尼斯特毒死了瓊恩大人。[4]

近期事件

小指頭 by robotdelespacio

權力遊戲

艾德·史塔克成為國王之手之後,凱特琳·徒利也來到君臨與丈夫商量關於有人想要謀殺布蘭。儘管她想著不被人發現的入城,但是培提爾還是知道她的到來,並把她帶到了一間妓院。在那裡培提爾告訴她用來謀殺布蘭的那把匕首原本是他所有,但是在一場打賭之中輸給了提利昂·蘭尼斯特[2](這是一個謊言,直接導致不久之後凱特琳抓獲提利昂,間接導致後來的五王之戰)。培提爾把艾德帶來見他的妻子,並勸說他因為沒有明顯的證據所以最好暫時把匕首的事放一邊按兵不動,還對凱特琳發誓他會幫助艾德查找殺害瓊恩·艾林的兇手。[9]

在艾德·史塔克擔任國王之手期間,培提爾騙得了他的友誼,一方面由於他對凱特琳的感情,更由於他直接的警告奈德,在權力遊戲之中不要信任任何人,包括培提爾自己,他還幫助奈德調查瓊恩·艾林的死因。[10] 在國王勞勃·拜拉席恩受到致命重傷之時,他任命奈德為攝政王和全境守護者,貝里席建議奈德·史塔克不要管瑟曦王后的兩個兒子喬佛里·拜拉席恩托曼·拜拉席恩並非國王的親生子,更不要管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才是法定繼承人的事,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保證喬佛里順利即位,以避免全面的戰爭,並以攝政王的身份攫取最大的權力。艾德·史塔克大人拒絕了這個建議,並希望在他對抗瑟曦的時候能夠通過培提爾的幫助獲得都城守備隊的擁護。[11]貝里席同意了,但卻在最終時刻背叛了奈德,倒戈支持瑟曦,導致奈德被捕,最終因叛國罪被斬首處決。[12]

烽火危城

藍禮·拜拉席恩國王被刺殺之後,培提爾和提利昂·蘭尼斯特決定與提利爾家族結盟以便贏得風暴地那些不願向史坦尼斯國王效忠的貴族們的忠誠。培提爾自願前去苦橋說服他們以結成盟約。[13]通過說服雙方達成喬佛里國王和瑪格麗·提利爾之間的聯姻,培提爾很成功的構建了蘭尼斯特—提利爾聯盟。[14]他帶著提利爾的軍隊和泰溫·蘭尼斯特的軍隊同一時間回到君臨。蘭尼斯特和提利爾的同盟在持續數小時的激戰黑水河之戰中襲擊了史坦尼斯軍的後方。正是培提爾讓加蘭·提利爾穿成藍禮國王的樣子在戰鬥中引起了史坦尼斯的軍隊恐慌。[15]作為回報,培提爾受封赫倫堡公爵,但事實上赫倫堡還在羅柏·史塔克手下的盧斯·波頓控制之下。不管怎樣,名義上成為河間地的總督讓他成為最顯赫的貴族之一,儘管河間地飽受戰火摧殘。[16]通過紅騎士唐托斯爵士培提爾始終保持著和珊莎·史塔克的聯繫,他讓唐托斯含糊的告訴珊莎可以將她帶回家。培提爾還通過奧斯尼·凱特布萊克奧斯佛利·凱特布萊克奧斯蒙·凱特布萊克獲得皇室的秘密消息。提利昂·蘭尼斯特將瑟曦王后的守衛全部遷走之後僱傭了凱特布萊克兄弟做瑟曦的守衛,提利昂認為他們拿錢向自己效忠,但事實上他們是培提爾的手下。[7]

劍刃風暴

山谷之王 by Mike Capprotti

在御前會議的一次會議中,貝里席告訴泰溫公爵提利爾打算偷偷將珊莎帶去高庭將她嫁給維拉斯·提利爾。這讓泰溫公爵有足夠的時間將她先嫁給了提利昂,以換取泰溫將萊莎·徒利嫁給貝里席,貝里席的新身份是赫倫堡公爵,足以與萊莎聯姻,而萊莎依然愛著貝里席。這樣貝里席不費一刀一槍就將艾林谷納入了自己的手中。協議達成之後貝里席去了艾林谷,提利昂則填補了財政大臣的空缺。[17]雖然培提爾離開了君臨,但是他沒有直接就去艾林谷,他依然待在君臨附近直到喬佛里在婚禮上被刺殺。在混亂中唐托斯爵士將珊莎帶出了君臨,送到了培提爾手上。培提爾隨後殺死了唐托斯,向珊莎解釋說喬佛里死後她會成為被通緝,這種情況下安全就成了第一要務,而唐托斯這樣的醉鬼不可能保守這樣的秘密。接著他解釋了他怎樣和奧蓮娜·雷德溫密謀殺死喬佛里的細節,比如在珊莎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她所帶的鑲有紫水晶的發網將扼死者帶入婚禮毒死喬佛里,還有僱傭一些比武競技的侏儒作為娛樂來陷害提利昂·蘭尼斯特為殺死喬佛里的兇手,希望以此判提利昂死刑,而讓珊莎免受與提利昂婚姻關係的困擾。[7]

貝里席將珊莎的頭髮染成其他顏色,並讓她偽裝成自己的私生女雅萊恩·石東,然後帶她乘船前往谷地。他們在貝里席繼承來的五指半島上的貧瘠領地上停了幾天,萊莎在那裡等著他,並且希望他們能立刻成婚。雖然小指頭希望能夠在鷹巢城舉辦婚禮,但他最終還是同意了。喜宴和洞房之後的第二天他們就去了鷹巢城,但培提爾大部分時間都在一個接一個的走訪谷地的諸侯,希望確保他在新位子上的權威。

培提爾對珊莎的喜愛(貌似是從她母親轉移到她身上)越來越明顯,後來他吻了她,卻被萊莎看見。在嫉妒的怒火之中她想殺了珊莎,培提爾及時趕到勸說萊莎放了珊莎,也是那時萊莎透露她怎樣在培提爾的指示下毒殺了丈夫瓊恩·艾林,寫欺騙的信給姐姐的事。然後培提爾將萊莎推出了月門,並把謀殺的罪名扣在萊莎最喜歡的歌手馬瑞里安頭上,因為他正是目睹一切的唯一一人。[4]

群鴉盛宴

小指頭 by Algesiras ©

萊莎死後,培提爾以勞勃·艾林是他的養子為由自命為峽谷守護者。谷地最有實力的幾大諸侯組成公義者同盟要求培提爾交出小勞勃。林恩·科布瑞在雙方的談判當中拔出了劍,這一違反賓客權利的行為給了培提爾要求繼續監護小勞勃一段時間的理由。培提爾向珊莎解釋了他將如何在這一段時間裡除掉弱小的反對者、贏得搖擺派的支持、孤立堅定的反對者的計劃,而林恩·科布瑞,事實上已被培提爾收買,他會加入每一個反對小指頭的陰謀。培提爾還打算將珊莎嫁給艾林家族的繼承人哈羅德·哈頓,並藉此為她贏回北境。

血龍狂舞

當王室因為瑟曦王后的一連串愚行而欠下巨額債務的時候,凱馮·蘭尼斯特爵士希望小指頭能回到君臨繼續做財政大臣。

瑟曦琢磨珊莎的事時,回想起在珊莎被蘭尼斯特家許配給提利昂之前,培提爾曾表示願意迎娶珊莎,但由於出身低微而被拒。[18]

寒冬冽風

培提爾按珊莎的建議舉行比武大會,選出八位給勞勃的新護衛,以籠絡渴求榮耀的谷地騎士。珊莎來不及找到培提爾來接待安雅·韋伍德夫人與她的同伴,不久之後她才在地庫里找到他。培提爾指示格拉夫森伯爵和貝爾摩伯爵不要急著出售糧食,而是應該等到其他公義者同盟諸侯的存庫開始空缺、糧價更高時才把食物賣給他們。在兩位伯爵離開後,他指導珊莎如何迷倒哈利。[19]

電視劇

Section icon tv.png  內容來源 HBO電視劇「權力遊戲
本部分與小說中有關「培提爾·貝里席」的劇情設定、人物命運可能有差異,請勿混淆,更多電視劇與小說的差別請查閱此處
首相比武大會上的珊莎·史塔克和培提爾(TV)

美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的小指頭部分自萊莎·徒利死後做了很大改動,並直接刪除了艾林家族的繼承人哈羅德·哈頓這個角色。

第四季

萊莎·徒利死後,約恩·羅伊斯安雅·韋伍德和凡斯·科布瑞來到鷹巢城查詢萊莎自殺的真相,懷疑貝里席是幕後真兇。幾人叫來目擊者「雅萊恩」詢問真相。出乎意料的是,雅萊恩上來就表明了自己是史塔克家長女珊莎的身份,並做了為證,稱萊莎看到小指頭親吻自己的臉頰後十分憤怒、跳下月門自殺。在珊莎的證詞下,他們徹底相信了貝里席。隨後小指頭希望羅伊斯和韋伍德能夠支持谷地公爵羅賓·艾林,並稱自己會將他培養成一個合格的繼承人。之後,小指頭問珊莎為何要幫他,珊莎答道是為了保全自己。[20]

貝里席安排並鼓勵羅賓勇敢邁出城門,巡視谷地。抬頭望去,被換了新衣的珊莎驚艷。[20]

第五季

培提爾質疑布蕾妮的忠誠

貝里席與珊莎·史塔克約恩·羅伊斯觀看羅賓·艾林笨拙得練劍,並將羅賓留給羅伊斯,希望在此他的武藝可以有顯著提高。臨別前,小指頭對羅伊斯說他會帶珊莎回到五指半島,實際上是帶她前往北境[21]

一行人在酒館用餐時,珊莎提到臨行前貝里席收到的一封信,小指頭稱信中提到的是一次求婚。談話時他們被恰好在此地用餐的布蕾妮波德瑞克·派恩發現,布蕾妮準備強行帶走珊莎,小指頭嘲笑布蕾妮「劍之誓言」的身份,稱她效忠的對象卻都死亡;他稱自己是珊莎的姨夫,而且並不信任將珊莎交給她。[22]

來到卡林灣,貝里席才告訴他他們的目的地是臨冬城,而聯姻的兩個人其實是珊莎與拉姆斯·波頓。貝里席稱這是為史塔克家族復仇的唯一的辦法。[23]

到達臨冬城後,小指頭與拉姆斯商量拉姆斯與珊莎的婚事,拉姆斯保證不會傷害珊莎。波頓到來,支走了拉姆斯。原來兩人早已達成協議。小指頭稱蘭尼斯特家族已經不再是威脅,卻收到瑟曦寄往鷹巢城尋找小指頭的信。盧斯懷疑小指頭的忠誠,小指頭卻說不必擔心。[23]

美劇權力遊戲-指珊CP.jpeg

臨冬城的地窖內,貝里席在萊安娜·史塔克的雕像前找到珊莎。貝里席回憶赫倫堡比武大會上的萊安娜,回憶起當時的自己。珊莎發現貝里席準備外出,貝里席稱自己要回君臨,並說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很快就會從黑城堡南下攻打臨冬城,介時珊莎將會被封為北境守護。如果一切不能如願,貝里席希望珊莎拿下拉姆斯,以此將臨冬城收入自己之手。[24]

回到君臨時,貝里席與已經追隨大麻雀藍賽爾有了首次交鋒。在紅堡內,貝里席認為逮捕洛拉斯並非明智之舉,瑟曦將一切責任推給了宗教和國王。交談中,貝里席表示谷地與王室站在同一戰線,並透露珊莎回到臨冬城與拉姆斯許下婚約的消息。瑟曦暴怒,貝里席建議凱馮·蘭尼斯特帶軍北上,待史坦尼斯與波頓大戰後,坐收漁翁之利。被瑟曦拒絕後,貝里席自薦帶谷地大軍北上,希望得到「北境守護」的稱號作為嘉獎。[25]

奧蓮娜收到貝里席的信後,來到妓院找他,卻發現妓院已被迫關閉。奧蓮娜將洛拉斯和瑪格麗被捕都歸咎於貝里席,並說兩人站在一條戰線,共同進退。貝里席告訴她了一個秘密:瑟曦和藍賽爾有過姦情。不久後,瑟曦被大麻雀投入監獄。[26]

第六季

GOT609 100915 HS DSC1639.jpg

珊莎臨冬城逃亡後,培提爾來到符石城,騙過約恩·羅伊斯, 成功說服羅賓·艾林,獲權率領谷地大軍前往北境幫助珊莎。[27]

之後,培提爾獨身前往鼴鼠村與珊莎和布蕾妮密會,他聲稱谷地大軍已經駐紮在卡林灣,隨時都能為珊莎效命。面對珊莎的指責,培提爾表示自己不了解拉姆斯的為人,願意接受懲罰,甚至願意受死。臨走前,培提爾提醒珊莎,瓊恩只是她的異母兄弟,讓珊莎對瓊恩有了防備。第季


在臨冬城決戰時,瓊恩率領的史塔克軍隊幾近被拉姆斯全滅,最後關頭培提爾和珊莎率領谷地大軍趕到,剿滅波頓大軍,幫珊莎奪回了臨冬城。

語錄

艾德大人,您實在學得太慢。不信任我,是你跳下馬背以來所做過的最明智的事。[28]
—— 培提爾對艾德·史塔克說


我不是警告你別信任我的嘛。[12]
—— 培提爾對艾德·史塔克說


一袋金龍買得一時安全,一支好箭可保一世平安。[29]
—— 培提爾對珊莎·史塔克說


人生不比歌謠。有朝一日,你可能會大失所望。[29]
—— 培提爾對珊莎·史塔克說


記住,永遠都要讓你的敵人迷惑,永遠都要讓他們猜不透你的打算、看不清你的為人,這樣你真正的目的就不會暴露。很多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做一些沒有明顯好處的事,甚至是一些表面上看來有損於自己利益的事。珊莎,當你日後加入到遊戲中來時,請記得這第一課。[29]
—— 培提爾對珊莎·史塔克說


只有一種永恆的遊戲:權力遊戲。[29]
—— 培提爾對珊莎·史塔克說


君臨城內,只有兩種人。要麼當玩家,要麼做棋子。[7]


雅萊恩,每個人都有渴望,了解他們的渴望,就能了解對方,然後就可以操縱他。[7]
—— 培提爾對雅萊恩·石東


翻遍君臨,你也找不到一個人胸前縫有仿聲鳥紋章,可這並不意味著我培提爾在城中沒有朋友。[7]


許多重榮譽的人在為子女打算時,會做出原本不願涉足的事。[30]


在權力遊戲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時候會拒絕執行你為它們設計的行動。記住這點,雅萊恩,這是瑟曦始終學不會的一課。[31]


所有人都必須學會在恐懼中生活。[32]
—— 培提爾對雅萊恩說

他人眼中的培提爾

他打小就很機靈。可機靈和睿智是兩回事[2]


他嘴角雖然泛起笑意,那雙灰綠色的眼睛卻沒有笑。[33]
—— 珊莎·史塔克對培提爾的第一印象


至於小指頭……天上諸神才知道小指頭在玩什麼把戲。[34]
—— 瓦里斯


小指頭是七國上下第二狡猾的人。[35]


要我跟他同夥,那我寧可娶一隻科霍爾的黑羊[35]
—— 當被問及自己是否與小指頭結盟時,瓦里斯艾德·史塔克


小指頭的錢似乎能憑空誕生,只需指頭輕輕一撮。[17]


他外表雖不出眾,不高也不壯,但我告訴你,他比世界上所有人加起來還能幹。你要乖乖聽他的話,不可違拗。[7]

注釋與引用

  1. 詳見培提爾·貝里席的年齡推斷。
  2. 2.0 2.1 2.2 2.3 2.4 權力遊戲章節 18,凱特琳。
  3. US Signing Tour ; Half Moon Bay ; CA
  4. 4.0 4.1 4.2 劍刃風暴章節 80,珊莎。
  5. 劍刃風暴章節 61,珊莎。培提爾對珊莎聲稱凱特琳給了他「一個女人一生中只能給予一次的東西」。
  6. 劍刃風暴章節 2,凱特琳。
  7. 7.0 7.1 7.2 7.3 7.4 7.5 7.6 劍刃風暴章節 68,珊莎。
  8. 烽火危城章節 17,提利昂。
  9. 權力遊戲章節 20,艾德。
  10. 權力遊戲章節 33,艾德。
  11. 權力遊戲章節 47,艾德。
  12. 12.0 12.1 權力遊戲章節 49,艾德。
  13. 烽火危城章節 36,提利昂。
  14. 烽火危城章節 41,提利昂。
  15. 劍刃風暴章節 67,詹姆。
  16. 烽火危城章節 65,珊莎。
  17. 17.0 17.1 劍刃風暴章節 19,提利昂。
  18. 血龍狂舞章節 65,瑟曦。
  19. 喬治·R·R·馬丁官方網頁,《寒冬冽風》雅萊恩試讀章
  20. 20.0 20.1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八集,比武審判
  21.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一集,戰爭將至
  22.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二集,黑白之院
  23. 23.0 23.1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三集,大麻雀
  24.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四集,鷹身女妖之子
  25.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六集,不屈不撓
  26.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七集,禮物
  27.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四集,陌客之書
  28. 權力遊戲章節 25,艾德。
  29. 29.0 29.1 29.2 29.3 劍刃風暴章節 61,珊莎。
  30. 群鴉盛宴章節 10,珊莎。
  31. 群鴉盛宴章節 23,雅萊恩。
  32. 群鴉盛宴章節 41,雅萊恩。
  33. 權力遊戲章節 29,珊莎。
  34. 權力遊戲章節 32,艾莉亞。
  35. 35.0 35.1 權力遊戲章節 58,艾德。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JOooker
0

小指头是公爵还是伯爵来着?infobox和近期事件冲突啊😓

4年
avatar
Longqiaojushi
1

小指头后来被封为赫伦堡公爵了。

4年
L
0

```

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