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篱城的布雷肯家族
House Bracken
House Bracken.png
家徽 棕色背景上的金色盾牌中
一匹猩红色战马
封地 石篱城
现任领主 杰诺斯·布雷肯
所属地域 河间地
效忠于 赫伦堡的贝里席家族
建立于 英雄纪元

石篱城的布雷肯家族House Bracken河间地的古老家族之一,体内流淌着先民的血液。他们对徒利家族效忠,家族纹章是棕色背景下,一面金色盾牌中猩红色的战马。[1][2]他们的家族箴言未在书中出现。

布雷肯家族的城堡位于三叉戟河的红叉河沿岸。[3]

历史

英雄纪元

布雷肯家族体内流淌着先民的血液,在英雄纪元时期曾是河间地的统治者。他们家族与他们的邻居布莱伍德家族之间有着世仇。根据布雷肯家族的话,布莱伍德家族是他们的臣下,后来他们背叛并篡夺了王位。[4]然而布莱伍德家族讲述的版本恰恰相反。[5]

安达尔人入侵

布雷肯家族与布莱伍德家族共同抵御安达尔人的入侵,但他们败于苦河大战[6]他们之间的仇恨延续了一个又一个世纪,后来布雷肯家族和安达尔人通婚,改信七神,之间的世仇愈发激烈。[7][8]布莱伍德家族坚信布雷肯家族对鸦树城鱼梁木下了毒。[4]战争谷黑皮扣村是部分有争议的领土。两家订立了上百次和约,其中很多还附带了联姻关系;在杰赫里斯一世在位时,他们的仇恨平息了五十年,但是现在所有的仇恨复燃。[4]贝尼狄克·河文是布莱伍德与布雷肯的私生子,最终统治了河间地,成为三叉戟河之王[6]

铁群岛之王哈尔温·霍尔入侵河间地时,艾格妮丝·布莱伍德夫人奋起抵抗,但罗索·布雷肯大人却背后偷袭了艾格妮丝的部队。可能是罗索想要哈尔温打败风暴王国亚列克·杜兰登之后登上三叉戟河之王的宝座,但霍尔家族却将河间地据为己有。哈尔温残暴的统治了河间地,罗索曾起义但最后不幸遇害。[6]

在黑心赫伦修建赫伦堡时,布莱伍德家族和布雷肯家族正在打仗,因此双双遭到了黑心赫伦的惩罚,认为他们影响到了赫伦堡的施工。直至征服战争时,布雷肯家族与其他河间地贵族联手起义,协助征服者伊耿推翻赫伦王,布雷肯家族改向统治河间地的徒利家族效忠。[9]

七大王国时期

征服战争期间布雷肯家族援助征服者伊耿,并起义反抗哈尔温的孙子,赫伦堡黑心赫仑[10]在征服战争数十年前,布雷肯家族与布莱伍德家族之间的冲突致使双方实力式微,最终伊耿一世将三叉戟河总督这一新头衔赐予奔流城艾德敏·徒利[11]

112AC,一位不知名的布雷肯与一名布莱伍德成员决斗以获得雷妮拉公主的芳心,但公主最后嫁给了兰尼诺·瓦列利安爵士。[12]

布雷肯伯爵伊耿·坦格利安四世的首相一职。他的女儿芭芭·布雷肯蓓珊妮·布雷肯是伊耿四世的第五、七任情妇。前者是高贵私生子寒铁伊葛的母亲,后者与父亲一道于176AC被处死。

尤斯塔斯·奥斯格雷爵士称,另一位布雷肯伯爵在第一次黑火叛乱期间曾出航并带有密尔的弓弩手一起前往协助戴蒙·黑火和寒铁伊葛,却被无情的风暴所耽误。[13]

206AC昆廷·布莱伍德伯爵在一场君临比武大会上死于奥瑟·布雷肯爵士手上,进一步激化双方的怨恨。三年后,奥瑟以及一些布莱伍德家族成员参加了岑树滩比武大会[14]“高个”邓肯七子审判时,史蒂芬·佛索威爵士试图说服奥瑟或是布莱伍德家族为之而战,但最终放弃,因为让两者站在同一战线上是不可能的。[14] 在布雷肯爵士弥留之际是,赛夫顿修士解释道,让奥瑟继承会引布莱伍德家族的不满而导致一场战争。布雷肯伯爵的长子死于春季大瘟疫。时任首相的布林登·河文大人也有一半的布莱伍德的血统,因此认为不可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13]

伊里斯·坦格利安执政期间,布莱伍德和布雷肯就一处地产产生争议,国王之手泰温意图判给布莱伍德,但国王伊里斯二世决意给布雷肯。[15]

布雷肯伯爵和布莱伍德伯爵在莱莎·徒利小的时候就曾来找霍斯特·徒利解决纠纷。[16]霍斯特打算让布林登·徒利爵士迎娶布雷肯伯爵的女儿。[17]伊利·韦伍德的女儿在嫁到布雷肯家的路上被灼人部拐走,音信全无。[18]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十字路口客栈,三名布雷肯家族的士兵,库雷凯特拉利斯摩霍尔,协助凯特琳·史塔克逮捕了提利昂·兰尼斯特[19] 这三人后来在前往艾林谷的途中,死于高山部落手中。[20]

五王之战爆发之后,格雷果·克里冈爵士烧光了布雷肯家族的土地,将土地化为焦土,屠杀了他们的子民,使石篱城成为废墟。[21]

杰诺斯·布雷肯伯爵被命令即刻上朝宣誓向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效忠,倘若不从,将被视作叛徒,其领地和封号均由王室收回。[22]

杰诺斯伯爵在袭营之战之后抵达奔流城,在战争会议上起身力促大家向蓝礼国王效忠,并南下与其大军会师;也许这仅仅是为了反驳泰陀斯·布莱伍德伯爵先前关于进军赫伦堡的提议。之后随大琼恩以及其他的河间地领主一同尊罗柏·史塔克为北境之王。[21]

列王的纷争

杰诺斯伯爵从兰尼斯特家族手中夺回石篱城的时候受伤,他的侄子亨德利·布雷肯不幸身亡。[23]

冰雨的风暴

昆腾·班佛特伯爵被布雷肯家俘虏。[24]无旗兄弟会称不少人死于兰尼斯特的枪剑之下,此时一个布雷肯的私生子,哈利·河文就在无旗兄弟会之内。[25] 塔斯的布蕾妮克里奥·佛雷詹姆·兰尼斯特在通过布雷肯家族领地时看到多具路边旅店妇人的尸体高高悬挂,称她们曾协助兰尼斯特家族的部队。[3]杰诺斯伯爵其他六位贵族一同参与了霍斯特·徒利公爵的河葬仪式。[26]

罗柏·史塔克死于红色婚礼之后,杰诺斯伯爵无奈向铁王座屈服,并获得了王室的赦免。[27]布雷肯家族为了君临的拜拉席恩家族的利益,向仍旧效忠于史塔克家族布莱伍德家族宣战。[28]

群鸦的盛宴

布雷肯家族的士兵尸体被河水冲至寂静岛长老说这些人跟他们的死敌布莱伍德家族人的尸体葬在一起。[29]布雷肯家发兵包围了泰陀斯·布莱伍德鸦树城[30]

魔龙的狂舞

泰陀斯·布莱伍德伯爵拒绝向杰诺斯投降,最终詹姆·兰尼斯特的介入解决了鸦树城攻防战这一困境。杰诺斯想要寡妇河东岸的大量土地,十字弓山脊发情草场,具体包括玉米坊领主坊污泥厅狂喜原战争谷老铁铺皮扣村黑皮扣村石冢村黏土池村泥冢地黄蜂林洛尔根的树林绿丘芭芭的双乳峰以及蜂蜜树村。但泰陀斯只同意割让木篱城、十字弓山脊、皮扣村、领主坊以及蜂蜜树村。詹姆还命令杰诺斯送一位女儿到君临服侍瑟曦。[4]

也有不少的布雷肯家族成员死于红色婚礼[4]

伊耿历三世纪末的布雷肯家族

冰与火之歌的故事中提到的布雷肯家族成员有(有一部分暂无官方译名):

和这些具名的家族正式成员有着密切关系的人物:

  • 哈利·河文,布雷肯家族的私生子,据说是杰诺斯伯爵的儿子。
  • 布雷肯伯爵的女儿,小时候曾经做过布林登·徒利的妻子候选人。可能是杰诺斯伯爵的姐姐。[21]

历史人物

原书出处

邓克和伊戈

  • 岑树滩比武大会上,邓肯爵士看到了奥瑟·布雷肯和布莱伍德家族的家族旗帜,并且记起三年前的一次比武大会上,奥瑟爵士杀死了布莱伍德爵士,引发两个家族之间新一轮的仇恨。
  • 史蒂芬·佛索威爵士在七子审判中,建议邓肯说服奥瑟爵士或者布莱伍德家族的成员为他而战,但是又想到如果一个家族加入邓肯这边,另一个家族便必然会站到相反的一方。
  • 塞弗顿修士说过,如果老布雷肯伯爵死亡,奥瑟爵士将继承他的位置,此时布莱伍德家族便不可能继续忍受下去,一定会挑起战争。老布雷肯的长子在春季大瘟疫中死去。并且他还预测,现任国王之手布林登·河文有一半布莱伍德家族的血统,他不会阻止布莱伍德家族的报复行动。
  • 根据尤斯塔斯·奥斯格雷爵士的说法,布雷肯爵士曾想和密尔的十字弓战士坐船前往河湾地,协助戴蒙·黑火作战,但是计划被拖延,最终未能实施。

冰与火之歌

  • 当驳回为对抗兰尼斯特家族而召集父亲的下属封臣的意见后,凯特琳·徒利抱怨过程中布莱伍德和布雷肯一直在争吵。
  • 三个布雷肯家族人员:库雷凯特, 拉利斯摩霍尔,帮助凯特琳·徒利抓捕了小恶魔,将他带往艾林谷。他们三人都死在去往谷地的路上。
  • 詹姆·兰尼斯特围攻奔流城期间,格雷果·克里冈爵士烧毁了布雷肯家族的土地,屠杀大量平民,将石篱城变成一座冒烟的废墟。
  • 奔流城讨论会中,杰诺斯建议向蓝礼效忠,可能只是为了和布莱伍德伯爵的意见针锋相对。
  • 罗柏·史塔克在北境称王后,杰诺斯伯爵返回石篱城,将兰尼斯特赶出被焚毁的城堡。战斗中,他受了伤,而外甥亨德利战死。
  • 詹姆·兰尼斯特爵士,克里奥·佛雷爵士和塔斯的布蕾妮南下红叉河时经过布雷肯家的属地。
  • 霍斯特·徒利曾计划将布雷肯伯爵的女儿许配给布林登·徒利爵士。
  • 无旗兄弟会声称被兰尼斯特家族杀死的人是布雷肯伯爵的私生子。
  • 杰诺斯伯爵是放出霍斯特·徒利公爵的葬礼小船的七个贵族之一。
  • 有一批身着布雷肯家族服装的死去战士被水冲上了寂静岛。长老表示,他们被和他们的敌人埋葬在一起。
  • 奔流城投降之后,詹姆·兰尼斯特想要促使鸦树城臣服。卡列尔·凡斯伯爵建议他亲自前往鸦树城,因为布莱伍德伯爵不会向布雷肯伯爵投降。
  • 布雷肯伯爵和布莱伍德伯爵在莱莎·徒利还小的时候曾来到奔流城,让霍斯特·徒利裁决他们之间的矛盾。
  • 尽管重新向铁王座宣誓效忠,詹姆·兰尼斯特爵士看到的情况却是在围困奔流城的战役中,并没有布雷肯家族的旗帜出现在国王军一边。不过在那段时间,他们正与布莱伍德家族作战,所以他们的缺席也有理由解释。
  • 伊利·韦伍德的女儿在出嫁给一个布雷肯家族的人的路上被灼人部劫持,从此以后没了消息。

语录

我们跟布雷肯家订立了上百次和约,其中很多还附带了联姻关系。每个布雷肯身上都流着布莱伍德的血,每个布莱伍德身上也流着布雷肯的血。人瑞王统治时期,两家的和平维持了半世纪,随后又吵翻了天,并把旧伤疤统统揭开,继续汩汩流血。我父亲说,这事会永无休止地循环下去,只要人类还牢记先祖吃过的亏,和平就不可能延续。一个又一个世纪,我们两家在互相憎恨中度过,我父亲说这事无法终止。[4]

引用与注释

  1. 群鸦的盛宴章节 33,詹姆。
  2. The Citadel. Heraldry: Houses in the Riverlands
  3. 3.0 3.1 冰雨的风暴章节 1,詹姆。
  4. 4.0 4.1 4.2 4.3 4.4 4.5 魔龙的狂舞章节 48,詹姆。
  5.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徒利家族。
  6. 6.0 6.1 6.2 6.3 6.4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河间地。
  7. Blackwood-Bracken Feud and Coinage, (August 13, 2003) So Spake Martin
  8. So Spake Martin: Blackwood-Bracken Feud and Coinage
  9. 权力的游戏附录
  10. So Spake Martin: Chicon 7 Reading (September 02, 2012)
  11.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the riverlands: house tully。
  12. 12.0 12.1 法外之徒浪荡王子
  13. 13.0 13.1 13.2 七王国的骑士誓言骑士
  14. 14.0 14.1 14.2 七王国的骑士雇佣骑士
  15.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伊里斯二世。
  16. 冰雨的风暴章节 80,珊莎。
  17. 冰雨的风暴章节 71,丹妮莉丝。
  18. 群鸦的盛宴章节 41,阿莲。
  19. 权力的游戏章节 28,凯特琳。
  20. 权力的游戏章节 31,提利昂。
  21. 21.0 21.1 21.2 权力的游戏章节 71,凯特琳。
  22. 权力的游戏章节 57,珊莎。
  23. 列王的纷争章节 7,凯特琳。
  24. 冰雨的风暴附录
  25. 冰雨的风暴章节 34,艾莉亚。
  26. 冰雨的风暴章节 35,凯特琳。
  27. 冰雨的风暴章节 72,詹姆。
  28. 冰雨的风暴章节 74,艾莉亚。
  29. 群鸦的盛宴章节 31,布蕾妮。
  30. 群鸦的盛宴章节 38,詹姆。
  31. 31.0 31.1 31.2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the targaryen kings: aegon iv。
  32. 七王国的骑士雇佣骑士,简体中文版12页。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