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含有暂无官方翻译的名词。
弥林攻防战
Second Siege of Meereen
Mike Capprotti Ser Barristan.jpg
配图: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将亲自指挥女王的军队© FFG
地点 弥林
结果 待定
战斗双方
弥林女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率领的铁种 舰队

风吹团(战斗一开始便转而进攻渊凯方)
奴隶贵族联合军
指挥官
弥林

铁民

奴隶贵族联合军
战力
弥林

铁舰队

  • 44艘战舰,每艘载有约100名掠夺者
  • 17条掳来的商船
新吉斯
  • 36000人,分为6个军团
  • 100头大象,身披盔甲,载有防御塔
  • 3艘划桨船

渊凯

  • 40名渊凯指挥官,每一名旗下有"20、200、2000"不等的奴兵(若平均数无误:~30000人)
  • 六姐妹”投石机
  • 3000 猫之团
  • 800 长枪团
  • 500 次子团(战斗中倒戈)

魁尔斯

其它

人员伤亡
未知 小鸽子
布丁脸
三名“叮当大人”:格卡兹汉·佐·拉赫赞马亚逊·佐·拉赫赞切兹达哈·佐·拉赫赞(可能)
应该还有几千名奴兵/吉斯卡士兵/魁尔斯士兵

冰与火之歌》英文版1~5盒装版

巴利斯坦爵士眺望狼烟四起的弥林 - by Marc Fishman ©

弥林攻防战Second Siege of Meereen,区别于先前丹妮莉斯夺取弥林的那一场战役,故而被又被称为”第二次弥林围城战“,是一场开始于凛冬的寒风开篇的战役,对战双方是以渊凯为首的奴隶湾贵族和丹妮莉斯·坦格利安及其盟友。

序幕

为了推翻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重新拥立西茨达拉为王,渊凯及其盟军朝着弥林进发了。

丹妮莉丝为换取和平嫁给了弥林的吉斯贵族西茨达拉。婚宴安排在大金字塔举行,渊凯的贵族和几名佣兵团长官悉数到场。为了确保这些人在婚宴期间的安全,弥林给渊凯送去了七名人质。[1]渊凯军一直驻扎在弥林城外,丹妮莉丝乘失踪后,渊凯和弥林之间的和平便不复存在了。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被任命为女王之手,他组建了弥林执政议会,与议会成员一道代替失踪的女王管理弥林事务。[2]

与此同时,提利昂·兰尼斯特乔拉·莫尔蒙爵士从奴隶主手下逃脱,加入了驻扎在城外的次子团[3]提利昂和乔拉都认为次子团站错了边,他们应该转而为女王效力。[4] 乔拉说:

等战争结束,大伙儿都得喂蛆虫。许多人意识不到,但仗打起来渊凯必败无疑。弥林城内有无垢者,全世界最优秀的步兵,他们还有龙——等女王回来,就会凑足三条。她会回来的。她必须回来。我们有什么?二十多个渊凯老爷轮流当家,每人属下都有一群训练不精的猴子。踩高跷的,戴铁镣的……指不定还有瞎子和癫痫儿童上阵咧,这帮人胡闹没个底限。

此时此刻,铁舰队终于抵达了奴隶湾沃费指挥的“贵妇号”和部分船只趁着夜色先行驶离“无敌铁种号”,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命令他们打响第一炮。维克塔利昂自己站在“无敌铁种号”上,端详着龙之号角“缚龙者”,计划对丹妮莉丝的三头龙吹响号角。[5]

战役

黎明即将到来之际,弥林攻防战打响了。天空中,龙和投石机投出的尸首飞舞交织。奴隶湾里,战船相互撞击,铁民蜂拥上岸。这场战役同时在两个地方进行,一是奴隶湾,二是弥林城下。

弥林在城墙上驻扎了兽面军,以尽可能替代跟随巴利斯坦作战的无垢者。如果巴利斯坦爵士的进攻失败,丹妮莉丝也没有回来的话,这批兽面军守着的将是弥林的最后一道防线。

两只吉斯兵团在斯卡札丹河对岸扎营。

弥林城下的战役

  • 屠龙者 - 守卫:?
  • 老泼妇 - 守卫:一个吉斯兵团、小鸽子、三名“叮当大人”(格卡兹汉·佐·拉赫赞、马亚逊·佐·拉赫赞、切兹达哈·佐·拉赫赞) +?
  • 女妖之女 - 守卫:血胡子, 两个吉斯兵团 +?
  • 邪恶姐妹 - 守卫:女将军 +?
  • 阿斯塔波的鬼魂 - 守卫:长枪团 +?
  • 马兹达罕之拳 - 守卫:?

巴利斯坦带着骑兵、角斗士和无垢者从西门进攻,塔尔·塔科带着坚盾军从东门进攻,弥桑洛带着龙之母仆从从南门进攻,“疤背”西蒙带着自由兄弟会防守北门。

巴利斯坦爵士将目标对准了渊凯“六姐妹”投石机中的“老泼妇”,他组织起了五百名骑兵,再加上用兽面军替换下来的无垢者,共有五千兵力。待城门一开,他们就要组成一道盾墙,面对他们的敌人——佣兵团。巴利斯坦爵士认为佣兵团是敌军里最危险的一支力量。弥林有几百名斗技士也前来加入作战,巴利斯坦爵士命他们跟在先头部队后面冲进缺口,尽可能破坏贵族的营帐,给敌人后方制造混乱。“老泼妇”由一个吉斯军团守卫着,他们排成六列,共有六千人,此外还有几个渊凯奴兵组成的军团。

巴利斯坦爵士率军佯装进攻投石机前面的几条防线,在最后一刻转向,将矛头对准守卫着“老泼妇”的渊凯奴兵,重点打击帕扎哈·佐·密拉克苍鹭军。无垢者趁此时机在城下列好阵型,此时渊凯军进攻他们为时已晚。而在空中,韦赛利昂抓住“邪恶姐妹”投出的尸首并将它们吞食,有的尸首则在半空中被龙焰点燃,地面上的人马也被韦赛利昂不分敌我统统烧焦。雷哥则飞向奴隶湾,盘旋在交战的铁舰队和魁尔斯舰队上方。

渊凯差来一名传令官,命令次子团前去对付登陆的铁民,但当时本·普棱外出面见女将军提贝罗·伊斯昂和在场的其他佣兵士官都不愿发兵。

本·普棱回来后,说次子团要按照女将军的吩咐去守卫“邪恶姐妹”,因为女将军担心巴利斯坦爵士拿下“老泼妇”之后,会转而进攻“邪恶姐妹”,此时离次子团最近的战斗正在约3.5英里之外的地方进行。众人聚集在本·普棱的营帐中开会。投石机“阿斯塔波的鬼魂”已经被毁。龙之母仆从轻而易举击溃了长枪团,用锁链拉倒了投石机。韦赛利昂飞回了巢穴所在的乌尔兹金字塔,雷哥仍在奴隶湾上空徘徊。一名渊凯贵族进帐来报,说渊凯军的最高指挥官摩格哈兹·佐·佐尔因命令次子团去攻打后方的无垢者,这批无垢者正朝着血胡子和两个吉斯军团守卫的“女妖之女”推进。

次子团还得知哥扎卡·佐·厄拉兹褴衣亲王杀死了,也就是说,风吹团倒向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所以“烂醉征服者”摩格哈兹·佐·佐尔因现在是渊凯军的最高指挥官。这名来报的渊凯贵族一下子认出了提利昂,说他是逃跑的奴隶,应该把他上交才行。乔拉·莫尔蒙爵士一剑刺死了这名贵族。本·普棱声称次子团自始至终效力于女王,加入渊凯是故意为之。

与此同时,巴利斯坦爵士的注意力也被奴隶湾吸引了,他认出了葛雷乔伊家族的旗帜,却不知道奴隶湾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看见上岸的铁民与渊凯军交战,不禁惊呼:“他们站在我们这边!”

奴隶湾的战役

奴隶湾上,双方船只冲突碰撞不断。铁民用一艘火攻船堵住了斯卡札丹河的河口。雷哥在上空不停盘旋飞舞。渊凯及其盟军的船只纷纷倾覆下沉、陷入火海。他们试图逃走,但铁民截住这些船只,将上面的人统统杀死。之后铁民开始蜂拥上岸。

尾声

待定。

语录

Dragons wheeled overhead, their shadows sweeping across the upturned faces of friend and foe alike.


We have ironborn swarming ashore and Ser Barristan and his Unsullied pouring out the city gates, with us between them, fighting on the wrong bloody side. I am terrified myself.
Tyrion Lannister, to Penny


We do not want to be fighting for the slavers when Daenerys returns… and she will, make no mistake. Strike now and strike hard, and the queen will not forget it. Find her hostages and free them. And I will swear on the honor of my house and home that this was Brown Ben's plan from the beginning.
Jorah Mormont, to Inkpots


The Second Sons were ripe for another change of masters, Tyrion was almost certain of that… though there was a great abyss between "certain" and "almost certain." If I have misjudged my man, all of us are lost.

引用与注释

  1. 魔龙的狂舞章节 50,丹妮莉丝。
  2. 魔龙的狂舞章节 70,女王之手。
  3. 魔龙的狂舞章节 57,提利昂。
  4. 魔龙的狂舞章节 66,提利昂。
  5. 魔龙的狂舞章节 63,维克塔利昂。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