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茨旦·卡拉勒
Galazza Galare
Galazza Galare TheMico.jpg
基本信息
頭銜 綠聖女
勢力 卡拉勒家族
文化 吉斯
出生220AC[1][2],出生於彌林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血龍狂舞(登場)


格拉茨旦·卡拉勒Galazza Galare彌林吉斯高階女祭司,被稱為綠聖女.

外貌

巴利斯坦·賽爾彌 推測格拉茨旦至少比他年長二十歲。如果猜測正確,格拉茨旦將超過八十歲。[1]

她頭髮雪白,皮膚薄如羊皮紙一般,但歲月並沒有黯淡她眼裡的神彩。她的眼睛是奪人心魄的綠色,和一身綠聖女的綠色長袍相互映襯。[3] 丹妮莉斯·坦格利安覺得那雙眼睛充滿了哀傷,也充滿了智慧。 [4]她一般穿着綠色的袍子,戴着面紗。 [3] 當戴起面紗的時候,她的大部分臉都被遮住,窺探的人們只能看見那雙眼睛。[4] [5] [1] 她的聲音柔和又慈祥。[4] 巴利斯坦·賽爾彌覺得彷彿有一個象徵智慧與高貴的光環圍繞着她。 [1]

近期事件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攻下彌林後,格拉茨旦成為了她的顧問之一。丹妮最初想要廢止托卡長袍的穿着,格拉茨旦規勸她打消此念,並堅持她一定要穿托卡長袍,不然會被永遠憎惡,彌林的吉斯卡利人依舊把丹妮當做一個野蠻征服者和荒誕的外來客,而彌林的女王應當以古吉斯淑女的形象示人。[6]

她與總管瑞茨納克·莫·瑞茨納克一直試圖說服丹妮物色一位彌林貴族成婚,以此籠絡民心。對丹妮而言,神廟的女祭司對自己的支持是至關重要的[6]

丹妮莉絲在大金字塔大廳上朝時,接見了格拉茨旦的堂弟——格拉茲旦·佐·卡拉勒。原本出於他是綠聖女親人的緣故,丹妮應該對他的要求儘量滿足的。可是在聽了此人的請願後,丹妮十分不悅。格拉茲旦過去的女奴如今自己開了紡織店,他想要從她們的收入中抽成,因為女奴們精湛的手藝是承襲自他曾擁有的一位老女奴,而格拉茲旦根本連那位業已去世的老女奴的名字都記不得。丹妮因此而駁回了他的請願,還說他應該給她們買台新紡織機。[6]

格拉茨旦贊成重開競技場,她相信這可以取悅神明。[7]聖恩神廟中,綠聖女給丹妮莉絲講述了彌林是如何走上販奴之路的——吉斯卡利丘陵有豐富的銅礦,而當世界脫離了青銅時代,這種金屬便不值錢了。奴隸灣的沿岸原本曾有雪松生長,而在吉斯卡利帝國瓦雷利亞自由堡壘的常年征戰中,這些樹木都逐漸消失在利斧和焰的摧殘下了。[8] 樹木消失後,風沙侵襲着這片乾旱的土地。在災害影響下,彌林已沒有其它可供貿易的資源,奴隸交易便逐漸成為了彌林的經濟支柱。格拉茨旦說,正是這些無窮無盡的災難,把彌林的人民變成了奴隸販子。丹妮莉絲則發誓要讓這些奴隸販子們再重新成為人民。[8]

格拉茨旦有兩個表親在丹妮那裡做侍酒——同時也是質子——挈薩格拉茲達。一天,她帶着一些神廟祭司白聖女來到丹妮的大金字塔,丹妮邀她共進晚餐,特地讓那兩個孩子來桌邊服侍。他們在丹妮宮中過得很好,丹妮也喜歡他們。然而,鷹身女妖之子的暗殺還在繼續,丹妮卻不忍心因他們的惡行而傷害這些質子。只不過除她之外的人,比如斯卡拉茨·莫·坎塔克就覺得她太過心軟。[3]

奴隸灣針對丹妮的仇恨愈演愈烈,魁爾斯亦向她宣戰,內憂外患之下,格拉茨旦適時提醒丹妮,是時候與一位高貴的彌林貴族結親以平息事態了,她舉薦了西茨達拉·佐·洛拉克,並告之丹妮他已經候在殿外等待女王的召見了。顯然她此行的目的就在於此,她留下西茨達拉和女王二人單獨約談,自己則在用餐後返回了聖恩神廟。丹妮對她的安排感到不滿,並心存疑慮,擔心她和瑞茨納克、西茨達拉在背後串通一氣,有所圖謀。[3]

一天晚上,格拉茨旦突然帶着三個藍聖女灰蟲子一起去拜見丹妮莉絲,眾人對丹妮講述了一個來自阿斯塔波的,騎着蒼白母馬的人進入彌林城,並送到神廟救治的事,由於此人的病症和他所說的一些恐懼的囈語,格拉茨旦覺得他是神明送來的信使,帶來了災難與毀滅的信號。[9]

疫病摧毀了阿斯塔波,難民被丹妮下令隔絕在城外以避免血瘟在彌林城內蔓延。在一次親自出城布施後,瑞茨納克與格拉茨旦在等待着丹妮,與她商討婚禮的事宜。他們告訴丹妮依照吉斯人的規矩,她要在未婚夫的親屬面前赤裸全身接受檢驗,以保證豐饒多產,神廟的聖女將進行見證。丹妮震驚地抗拒這種事,希望按照維斯特洛的規矩來舉行婚禮,但格拉茨旦說這樣無法得到吉斯眾神的祝福,婚禮務必要在聖恩神廟舉行,並邀請所有彌林的貴族。最後,二人再度要求重開競技場以慶祝聯姻,以示回歸傳統,丹妮對此感到疲憊,她終於同意了。[4]

婚期臨近,丹妮與達里奧·納哈里斯的私情由於達里奧的張揚行事而被眾人察覺。婚禮前日丹妮上朝時,格拉茨旦趕在第一個覲見,當眾指責某個「傭兵團長」放肆無禮,丹妮非常憤怒,只能岔開話題。第二天,格拉茨旦在聖恩神廟為丹妮莉絲和西茨達拉主持了婚禮。[5]

西茨達拉成為國王后的第一件事是解除了斯卡拉茨對獸面軍的指揮權,換上了自己的表親瑪格哈茲·佐·洛拉克,斯卡拉茨也沒有來參加國王的宴會。丹妮憶起格拉茨旦曾經告訴過她,坎塔克家族洛拉克家族之間有血仇。[10]幾天後,格拉茨旦也來參加了競技場重開的慶典,她和神廟的一眾聖女們一起坐在達茲納克競技場里,女王包廂的正對面。[11]

丹妮莉絲騎龍飛走後,西茨達拉暫時成為彌林唯一的統治者,他撤換了大部分之前女王的人手,無垢者則拒絕為他賣命。格拉茨旦是為數不多留任者之一。[11][12] 巴利斯坦·賽爾彌與斯卡拉茨秘密約見商議反抗西茨達拉,巴利斯坦試圖營救被困淵凱營中的人質,斯卡拉茨反對冒險,想以殺死質子來作為人質遭到傷害的報復。在他說出的一串名單中,綠聖女格拉茨旦的血親格拉茲達挈薩放在了首位,不知是否因為他認為綠聖女與鷹身女妖之子確有牽連。[12]

政變成功後,賽爾彌派遣格拉茨旦去敵方營內和偉主大人們商談安排釋放人質,斯卡拉茨對此十分反對,格拉茨旦本人也覺得自己不適合這個任務,但最終還是接受了賽爾彌的命令。三天之後議會召開,參與的眾人皆不相信條件可以談攏,尤其斯卡拉茨,他甚至懷疑綠聖女和敵方的偉主大人們根本就是串通的。賽爾彌卻認為她不僅是個堅強的女人,也是丹妮莉絲忠實的朋友。[1]

格拉茨旦歸來後,賽爾彌立刻召見了她,告訴她議會為她預留了位置,他們需要她的智慧。而格拉茨旦勸說賽爾彌立即釋放國王,讓他重登王位,並表示西茨達拉不可能試圖毒殺丹妮莉絲,宣稱是「吉斯眾神告訴我的」。她堅信丹妮莉絲已經被龍焰燒死,請求賽爾彌答應下令屠龍。她也告訴賽爾彌,偉主大人們沒有答應釋放人質的條件,這時,淵凱軍團的投石車開動了,格拉茨旦悲傷而恐懼地說投向城牆的不是石頭,而是屍體。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1.2 1.3 1.4 血龍狂舞章節 70,女王之手。
  2. 約比六十餘歲的巴利斯坦·賽爾彌年長二十歲
  3. 3.0 3.1 3.2 3.3 血龍狂舞章節 23,丹妮莉絲。
  4. 4.0 4.1 4.2 4.3 血龍狂舞章節 36,丹妮莉絲。
  5. 5.0 5.1 血龍狂舞章節 43,丹妮莉絲。
  6. 6.0 6.1 6.2 血龍狂舞章節 2,丹妮莉絲。
  7. 血龍狂舞章節 11,丹妮莉絲。
  8. 8.0 8.1 血龍狂舞章節 16,丹妮莉絲。
  9. 血龍狂舞章節 30,丹妮莉絲。
  10. 血龍狂舞章節 50,丹妮莉絲。
  11. 11.0 11.1 血龍狂舞章節 52,丹妮莉絲。
  12. 12.0 12.1 血龍狂舞章節 67,廢王者。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