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果·克里岡
Gregor Clegane
House Clegane.png
Komarck Gregor Clegane FFG.jpg
配圖:格雷果·克里岡by Michael Komarck©
基本信息
別名 會走路的魔山
魔山
勞勃·史壯斯爵士
勢力 克里岡家族
蘭尼斯特家族
出生 266AC
死亡 300AC
人物關係
繼承人 桑鐸·克里岡
封君泰溫·蘭尼斯特
瑟曦·蘭尼斯特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 (登場)
烽火危城 (登場)
劍刃風暴 (登場)
群鴉盛宴 (提及)
血龍狂舞(提及)
電視劇

格雷果·克里岡Gregor Clegane爵士綽號「魔山」,是克里岡家族的領主,效忠於蘭尼斯特家族。「獵狗」桑鐸·克里岡是他的弟弟。格雷果因為高大的體型和無可匹敵的凶暴而遠近馳名。在電視劇第一季里,由柯南·史蒂文斯扮演。[1],在第二季中,由伊安·懷特扮演,[1]第四季中,由哈夫托·尤利烏斯·布揚松扮演。

外貌

可參閱:格雷果·克里岡有關的圖片。(23張)

格雷果·克里岡極高極壯。他高近八尺,「肩膀寬厚,手臂粗得像小樹幹。」[2]約三十石重,渾身肌肉。他的武器是把雙手巨劍,但他只憑單手就能使用。因為只用單手所以他的攻擊範圍很廣,一擊就能把人劈成兩半。在與「紅毒蛇」決鬥被帶毒長矛所傷之後,侍從聲稱他的傷口總是劇烈疼痛並需要像普通人喝麥酒一樣喝極大劑量的罌粟花奶來舒緩痛疼。他穿著七大王國最重最厚的鎧甲,普通人連搬都搬不動。在鎧甲下面,他還穿著鏈甲和煮沸皮甲。他戴一隻平頂巨盔,只給口鼻留下呼吸孔道,眼旁還有一道用來觀察的窄孔,盔頂的裝飾是一隻石拳直指天空。格雷果手持六尺長的巨劍,用一隻極厚的橡木板做的盾,上面繪著克里岡家族三隻黑狗的家徽。[3]

歷史

格雷果在伊莉亞面前殺死伊耿

格雷果的過去既黑暗又血腥。在十二歲的時候,他把弟弟桑鐸的臉按在燃燒的火盆上,以懲罰他偷玩自己拋棄的一個玩具。桑鐸臉上因此而留下了巨大的疤痕,他們的父親對外卻謊稱是因為床單著火造成的。[4]

四年後,格雷果被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封為騎士。[4]有謠言說格雷果殺了自己的父親、妹妹和前兩任妻子。據說他的城堡是個陰森恐怖的地方,僕人莫名失蹤,連狗都不大敢進大廳。

格雷克被指控強姦和無數的屠殺,但是他最令人髮指的行為來自於在篡奪者戰爭蘭尼斯特家族所做的一切。那時他十七歲,是蘭尼斯特家族的士兵,在君臨淪陷後入城,彼時戰爭已接近尾聲,他和亞摩利·洛奇爵士一起血洗了紅堡。格雷果闖入王家育嬰房,將雷加王子襁褓中的兒子伊耿王子以頭砸牆,活活摔死。孩子的鮮血和腦漿還未乾,他又姦殺了伊耿的母親伊莉亞·馬泰爾公主。[5][6]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魔山在戰鬥中by Mark Evans ©

格雷果爵士在首相的比武大會上初次登場。比武第二輪,他就以長槍穿喉,刺死了來自谷地的年輕騎士修夫桑鐸·克里岡認為,格雷果發現那騎士的護喉沒有綁好,就故意把長槍上揚,直刺他的咽喉。[4]隨後他又擊敗了巴隆·史文爵士,但最終被洛拉斯·提利爾打落馬下。因為洛拉斯在比武中使了一個小花招,他騎著發情的小母馬去刺激格雷果的公馬,使格雷果馬失前蹄,格雷果勃然大怒,狂怒之下一劍把馬劈成兩半,隨即又試圖攻擊毫無準備的洛拉斯爵士。要不是他的弟弟桑鐸出手相救,格雷果可能已經結果了百花騎士。最終在勞勃國王的高聲令喝下,格雷果才收手。[2]

凱特琳·史塔克劫持提利昂·蘭尼斯特後,格雷果奉泰溫·蘭尼斯特之命劫掠河間地,試圖引艾德·史塔克出戰。艾德削去格雷果的領主頭銜和領地,罰沒他的家產,但是由於腿部重傷無法親自率兵出擊,只是派出貝里·唐德利恩密爾的索羅斯帶領一支隊伍追捕格雷果,並要求他們把他帶回君臨,接受國王的審判。[7] 格雷果在戲子灘對貝里的隊伍伏擊成功,並在戰鬥中第一次殺死了貝里伯爵。[8]在隨後爆發的五王之戰中,格雷果加入到泰溫大軍中,並在綠叉河之戰中,靠恐嚇帶領了左翼部隊。[9]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魔山與他的手下 - by Nordheimer ©

克里岡的軍隊血洗戴瑞城,格雷果殺死了八歲的領主林曼·戴瑞。隨後他又攻下了石籬城,在搶奪糧食和供給之後,將其付之一炬。接著他燒掉了傑諾斯·布雷肯領地的作物,並強姦了布雷肯的一個女兒。[10]

格雷果繼續他的肆無忌憚地燒殺搶掠。他曾經一度俘虜了艾莉亞·史塔克但並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因此使得艾莉亞目睹了魔山的滔天罪行。[11]

格雷果·克里岡率軍攻打石磨坊徒利家族擊敗,被迫撤退。[12]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格雷果爵士率眾在北方軍撤退時攻打暮谷鎮,俘獲了諸多貴族,其中包括威里斯·曼德勒

泰溫·蘭尼斯特命令格雷果爵士攻擊正由「山羊」瓦格佔領的赫倫堡並屠城。一個被「山羊」砍了雙腳的廚子為他打開了一道邊門,於是在屠城的時候他逃過一劫。除此以外倖存的還有一個叫「黑拇指」本恩的鐵匠和一個叫皮雅的姑娘,但是很快皮雅就因為在格雷果要求安靜的時候插嘴而被被他和手下輪姦。

格雷果抓到「山羊」瓦格之後,把他的四肢分別砍下來,為了避免他流血過多死的太快,還幫他縫合傷口。格雷果逼著瓦格吃「烤山羊」——瓦格自己四肢的肉,甚至還逼著其他被俘虜的北方人一起吃。

提利昂·蘭尼斯特被控謀殺喬佛里·拜拉席恩,他要求以比武審判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控方瑟曦·蘭尼斯特指定格雷果爵士為她的代理騎士。[13]伊莉亞公主的弟弟奧柏倫·馬泰爾認為這是一個等待多年終於來臨的報仇機會,遂主動出任提利昂的代理騎士。格雷果爵士在決鬥中仍然穿著他那厚重的盔甲、揮舞他的橡木盾牌,單手使用雙手巨劍。而奧柏倫以靈巧的身軀和浸了毒液的長矛戰勝了他。但是格雷果已經中毒且身上多處受傷很難移動的情況下,仍然設法抓住奧柏倫並把他徒手打死。不過,在殺死奧柏倫之前,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承認是自己殺死伊耿和伊莉亞。[3]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格雷果與奧柏倫的比武,作者AbePapakhian

雖然格雷果爵士在比武中勝利,但是奧柏倫長矛上的毒令傷口長滿了壞疽,這使得格雷果的死亡過程異常痛苦和漫長。毒液把血變黑,水蛭一碰到血就死。他的尿都是濃血,毒液還在他的身側燒出一個他自己拳頭大小的大洞。他的嚎叫整個紅堡都聽得到,甚至把人們在半夜都吵醒。昏迷中漸漸死亡的格雷果被科本帶到紅堡地窖,科本得到允許用格雷果將死未死的軀體做試驗。據科本說,他中的毒是經過黑魔法的處理的獅身蠍尾獸毒,所以才令格雷果在痛苦中煎熬而不是即刻死去。[14]

聲稱是格雷果爵士的碩大頭顱被送往多恩領地,作為殺死伊莉亞·馬泰爾伊耿奧柏倫的兇手的懲罰。[15]但與此同時,科本提到正在為瑟曦實驗一種為比武而戰的生物,同時訂了一套盔甲,武器師傅認為沒有人可以穿著這麼重的盔甲移動或戰鬥。

魔山與奧柏倫·馬泰爾的比武決鬥 - by John Picacio ©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一顆聲稱是格雷果爵士的碩大頭顱由御林鐵衛的巴隆·史文爵士送往陽戟城,呈至多恩親王亞蓮恩·馬泰爾奧芭婭特蕾妮娜梅莉亞·沙德面前,而她們三個是奧柏倫親王八個私生女中最年長的三個。[16]

同時,在君臨,因為亞歷斯·奧克赫特爵士死於多恩,使得御林鐵衛有了一個空缺。被囚監中的瑟曦王后要求把一套白袍送給科本大人[17]隨後,科本帶來了一位身高八英尺從頭到腳都穿著白袍的騎士。[18]御林鐵衛的其它成員聲稱他們的這位新弟兄不吃不喝,不需要睡覺甚至不需要去廁所。他從未除下盔甲,也沒有人見過他摘掉面罩的樣子。他從不說話,據科本所說是因為他在神前立下靜默誓言,除非瑟曦王后的冤委被澄清,維斯特洛大陸再沒有罪惡存在,否則他絕不開口。他帶著象徵信仰的七色頭盔,身披布滿七芒星的長袍。

雖然他被稱為勞勃·斯壯爵士,但很多身處紅堡的人都在猜這位靜默騎士的身份。除非他的面罩被除下,否則沒人能知道他真正的身份。[19]

電視劇

Section icon tv.png  內容來源 HBO電視劇「權力遊戲
本部分與小說中有關「格雷果·克里岡」的劇情設定、人物命運可能有差異,請勿混淆,更多電視劇與小說的差別請查閱此處
首相的比武大會上的格雷果爵士 電視劇截圖
Ian Whyte在第二季中飾演格雷果·克里岡

電視劇先後更換了三位演員來飾演「魔山」。人物命運和故事情節同小說相比並無太大分別。魔山在比武審判中被奧柏倫親王殺死後,被科本留下進行實驗[20][21],在第五季中,電視劇直接公開化了「勞勃·斯壯」即是魔山的事實[22][23]

格雷果的部下

格雷果的語錄

什麼都發現不了的人要眼睛也沒用,把他們的眼睛挖出來給下個斥候。告訴他:希望四隻眼睛比兩隻眼睛能看得清楚點……如果還是不行,那下一個就有六隻眼睛了。[24]
—— 格雷果在襲營之戰


多恩的伊利亞. 我殺了她那個叫個不停的小崽子。然後我操了她。然後我把她腦袋砸碎了。就像這樣。[3]
—— 格雷果對馬泰爾

關于格雷果的語錄

沒人擋的住他。[4]


派席爾:他是個神奇的騎士。

馬柯:一個虛偽的騎士!泰溫大人一條憤怒的狗。[7]


那個野獸的頭顱可以拿來做一份高貴的禮物給王國里所有人,我發誓。[25]


在這個王國里沒有其他騎士能夠在我們的敵人當中激起如此的恐怖.[6]


艾拉莉亞:你要去跟戰鬥嗎?

奧柏倫:我要去殺了他。[3]


他死於毒物,但是在劇烈的痛苦中緩慢死去。[14]


我知道我 父親用的毒藥,沒有比那更慢更痛苦的毒藥了。很快我們就可以聽見山上的尖叫,即使在陽戟城這裡。[26]


身上的傷口以及傷口的流膿。就連蛆蟲也不會觸碰如此糟糕的傷口。他抽搐得如此強烈,我不得不讓他閉嘴阻止他咬到自己的舌頭。我已經盡我所能切除了許多組織,用煮沸的酒和麵包黴菌處理,但無濟於事。他手臂上的血管變成了黑色。當我用水蛭吸他血時,所有水蛭都死了。[27]


犯了說話的錯誤當格雷果爵士想要安靜的時候,因此魔山用他的鐵拳將她的牙齒打成碎片並且還把她漂亮的小鼻子也打壞了。毋庸置疑,他還會做得更糟糕,如果瑟曦不叫他來君臨面對紅毒蛇的比武。詹姆不會哀悼他。[28]
—— 詹姆·蘭尼斯特的思索


要是有一個人有該死的尖叫,一定是格雷果·克里岡。[16]

家族

克里岡家族
建立者
格雷果
魔山
桑鐸
獵狗
妹妹

參見

圖庫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HBO: Game of Thrones: cast and crew
  2. 2.0 2.1 權力遊戲章節 30,艾德。
  3. 3.0 3.1 3.2 3.3 劍刃風暴章節 70,提利昂。
  4. 4.0 4.1 4.2 4.3 權力遊戲章節 29,珊莎。
  5. 烽火危城章節 17,提利昂。
  6. 6.0 6.1 劍刃風暴章節 53,提利昂。
  7. 7.0 7.1 權力遊戲章節 43,艾德。
  8. 權力遊戲章節 55,凱特琳。
  9. 權力遊戲章節 62,提利昂。
  10. 血龍狂舞章節 48,詹姆。
  11. 烽火危城章節 26,艾莉亞。
  12. 烽火危城章節 45,凱特琳。
  13. 劍刃風暴章節 66,提利昂。
  14. 14.0 14.1 群鴉盛宴章節 7,瑟曦。
  15. 群鴉盛宴章節 16,詹姆。
  16. 16.0 16.1 血龍狂舞章節 38,監視者。
  17. 血龍狂舞章節 54,瑟曦。
  18. 血龍狂舞章節 65,瑟曦。
  19. 血龍狂舞終章
  20.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八集,比武審判
  21.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十集,萬生之子
  22.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二集,黑白之院
  23.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三集,大麻雀
  24. 權力遊戲章節 69,提利昂。
  25. 烽火危城章節 7,凱特琳。
  26. 群鴉盛宴章節 2,侍衛隊長。
  27. 劍刃風暴章節 72,詹姆。
  28. 群鴉盛宴章節 27,詹姆。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