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推测规范
本文皆为理论推测,在未被官方证实前不可轻信
  1. 一个完善的理论推测应当包括理论证据反对证据,甚至疑问
  2. 理论证据是文章的必须内容,反对证据疑问应至少有其一
  3. 若建立词条15天内不提供证据文章将被删除
  4. 若证据属于凭空猜测、有明显硬伤或与原文不符,文章将被删除
  5. 若问题已经明确或已被推翻,文章将被移出理论推测
  6. 欢迎任何人添加证据反对证据,请注明书中来源
  7. 欢迎任何人修改不合理的证据反对证据,但请不要删除,建议将不合理内容注释。注释语句为<!--这样注释-->,强烈建议加上您注释掉它的理由
  8. 关于理论的评论:
  • 欢迎在评论中提出您对该理论的观点和修改建议
  • 禁止攻击性的争论


蓝礼之死

“梅丽珊卓已从圣火中预见他的死期”[1]

这是史坦尼斯的妻子,赛丽丝夫人说过的有关蓝礼的话。虽然是通过转述得来的,但这也能够说明梅丽珊卓有从圣火中卜预未来的能力。

光明使者

“据亚夏古书预言,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2]

星辰泣血(bleeding stars直译为流血的星辰)可能指的就是红色的彗星,而冰冷的黑暗(the cold breath of darkness直译为寒夜冰冷的呼吸)最有可能指的是异鬼以及即将到来的寒冬。预言中提到了亚梭尔·亚亥的回归,并又一次地击退了异鬼。

黑水河之战

“......因为梅丽珊卓曾在圣火中看见另一番景象。她看见蓝礼全身绿甲自南方杀来,在君临城下粉碎了我的军队。毫无疑问,如果我在那儿遇上我弟弟,死的就会是我而不是他。”'[3]

这被史坦尼斯和梅丽珊卓认为是一种由于改变过去而已经被排除的可能。但是在黑水河之战中,确实是绿甲的”蓝礼“(实际为加兰假扮)粉碎了史坦尼斯的军队。

亚梭尔·亚亥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4]

星辰泣血(Redstar,红色的星辰)指的是那颗彗星,而异鬼和即将到来的寒冬就是无尽的黑暗(darkness),如同长夜降临时一样。依着梅丽珊卓自己对这个预言的理解,她宣称龙石岛便是烟与盐之地。她还宣称,她已从圣火中看到史坦尼斯就是真主的选民,亚梭尔·亚亥之转世,她还看到史坦尼斯带领着他们对抗黑暗。在她看来,圣火不会说谎,但即使她还没固执地误导史坦尼斯,她可能已经完全迷失在自己的理解中了。毕竟,丹妮莉斯也是出生在龙石岛的。

更重要的是,在卓戈死时,丹妮在烈火中象征性地重生,从此被称为不焚者,而这时恰是泣血彗星第一次出现在天空中之时。并且在那柴堆上,丹妮曾泣下盐泪,并浑身笼罩于烟与火之中。

异鬼

以下是简述,而非逐字引用原文

史坦尼斯说,梅丽珊卓在圣火中向他展示了未来。透过森林中高高的山岗,他看到成圈的火炬,在后面则有一群黑衣人,而外面的雪原中还有一些身影在移动。[5]

史坦尼斯看到的显然是守夜人在先民拳峰受到异鬼威胁的事,故可以肯定,梅丽珊卓有能力展示过去,或者现在,甚至有可能是不远的未来的场景。

伪王

“他们不会的,”梅丽珊卓语调轻柔,“很抱歉,陛下,这并非事情的结束。很快会有更多伪王捡起先代遗留的王冠”
“更多?”史坦尼斯看起来仿佛想掐死她,“更多篡夺者?更多逆贼?”
“我在圣火中看到了”[6]

从其一贯的表现来看,圣火不会说谎——然而它可能被误解或误读——看起来会有更多的人去逐鹿王冠。事实上,在《冰雨的风暴》结尾,托曼和攸伦·葛雷乔伊应该可以被算作是“伪王”。

灰衣女孩

“我在圣火中见过你的妹妹,她逃离了别人强加的婚礼,向此处来,投奔你。我清晰地看到,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7]

这是梅丽珊卓看到无误的幻象,但解读错误的例子。在《魔龙的狂舞》更后的琼恩章节中,她其实是预见了亚丽·卡史塔克,她逃离了强逼她与堂叔结婚的婚礼。

众多幻象

“她再次看到没有眼珠的脸,透过泣血的眼眶盯着她。接着是海边的群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暗影聚成骷髅,骷髅化成迷雾,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透过火焰帷幕,巨大的有翼阴影飞越湛蓝的天空。”[8]

这些没有眼珠的脸,后来揭示是属于游骑兵黑杰克·布尔威和他两个同伴。他们被哭泣者杀死,挖出眼珠砍下头颅放在长城前面。而海边的群塔,梅丽珊卓向琼恩·雪诺声称是东海望,但她心里却承认东海望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些塔楼。因此这些塔楼或许是指其他滨海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性是这些塔楼属于伊斯蒙岛上的绿石堡,在《魔龙的狂舞》后期遭到黄金团攻陷,但这个推测似乎不太可靠。深渊中升起的黑潮也许使人联想起海怪,继而延伸至铁民。在维斯特洛南方的低语湾畔,有一座城堡称为三塔堡,也许那个地方将被攸伦·葛雷乔伊攻击。另外,海边的群塔也可以是盾牌列岛用来防御铁民的瞭望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也可能是指铁民拿下盾牌列岛、掠袭河湾地。

幻象中的骷髅,梅丽珊卓一度猜测这暗示了头骨桥,但她很快推翻了这个解读。至于幻象中在交媾的肉体,也许是圣火向她暗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达里奥之间的情人关系。即使梅丽珊卓从未在圣火中观察到丹妮莉丝,但接下来那个有翼阴影(龙)的幻象,可能是支持她的确预见丹妮莉丝的证据。

另外一种解读则是此处的暗影指的是杀死蓝礼和科塔奈·庞洛斯的暗影杀手,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似乎暗示的是制造出暗影的梅丽珊卓和史坦尼斯。

“那是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脸孔。是敌人么?火焰中升腾起一千只红眼睛。他看到我了。在他旁边,一个狼脸男孩昂头咆哮。”[8]

明显地梅丽珊卓在此瞥见了“血鸦”布林登·河文,三眼乌鸦和最后的绿先知,以及他身旁的布兰·史塔克。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进。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馀满地头骨。”
死亡,梅丽珊卓心想,头骨代表死亡。”[8]

这个预言似乎是暗示了艰难堡当时的劣况或最终的厄运。尸鬼群前来摧毁跟随鼹鼠妈妈到这里的野人。悬崖中的洞穴似乎是指艰难堡的洞穴,木城墙也许是昔日残留的防御工事,或是野人难民或拯救者所建立的。

“火焰发出微弱的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了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犹如漂动的帘幕后似有若无的阴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8]

琼恩·雪诺在人狼之间变幻,也许单纯指出他是一个狼灵。然而,按《魔龙的狂舞》结尾时的情节来看,也许这预言了琼恩死后灵魂进入了白灵,并最终回复了他的肉身。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8]

这似乎十分重要。坚信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梅丽珊卓,不断地忽略在她祈求瞥见亚梭尔·亚亥后却只看到琼恩·雪诺的事实。这个幻象或许是支持琼恩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有力证据。

引用与注释

  1. 列王的纷争序章
  2. 列王的纷争章节 10,戴佛斯。
  3. 列王的纷争章节 42,戴佛斯。
  4. 冰雨的风暴章节 25,戴佛斯。
  5. 冰雨的风暴章节 36,戴佛斯。
  6. 冰雨的风暴章节 54,戴佛斯。
  7. 魔龙的狂舞章节 28,琼恩。
  8. 8.0 8.1 8.2 8.3 8.4 魔龙的狂舞章节 31,梅丽珊卓。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五点共圆
0

我认为不同的预言,其完成程度是不同的。例如梅姨的预言,无论什么方式,都会发生,只不过不是她想的那个方式。而丹妮见到的幻象,据菩厉而言,“或存在于过去,或尚未到来,甚或不会发生”。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