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拉斯·提利爾
Loras Tyrell
House Tyrell.pngLoras Tyrell COA.png Rainbow Guard.PNGKingsguard.PNG
Loras Tyrell.jpg
配圖:洛拉斯·提利爾,插畫作者:Amoka©
基本信息
別名 百花騎士
小花爵士
頭銜 爵士
彩虹護衛隊長
勢力 提利爾家族
御林鐵衛
彩虹護衛
文化 河灣地
出生 282AC
人物關係
戀情 藍禮·拜拉席恩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登場)
烽火危城(登場)
劍刃風暴(登場)
群鴉盛宴(登場)
血龍狂舞(提及)
電視劇

洛拉斯·提利爾爵士(Loras Tyrell 人稱「百花騎士」,是梅斯·提利爾的三子。他是一個長槍技巧高超的騎士。他在各種比武中獲得的成功,傾倒眾人的英俊外表和浮誇的比武表演技巧使他在七大王國宮廷中成名。儘管他年輕,身形苗條,卻武藝高強,能夠將劍、斧和釘頭錘都使用到極致。他曾是藍禮·拜拉席恩的侍從,也是他的秘密情人。他們的禁忌關係早已被宮廷之中許多人知悉。[1]

洛拉斯的盔甲和武器上所用的徽章是綠野上盛開的三朵金玫瑰。[2]在電視劇權力遊戲中,他由Finn Jones飾演。

外貌與性格

可參閱:洛拉斯·提利爾有關的圖片。(14張)
Ser Loras Tyrell - by Michael Komarck ©

洛拉斯爵士是七國公認的美男子。他擁有長而飄逸的棕色頭髮,還有一對漂亮的金色眼睛。提利昂·蘭尼斯特驚嘆於他的年輕和俊俏的容貌,他認為洛拉斯已經成為傳奇人物,七大王國里一半的女孩想上他的床,所有的男孩都想成為他。[3]

儘管洛拉斯爵士年紀尚輕又身材纖瘦,他仍然是一名出色的戰士。他能夠熟練地使用長劍、戰斧和釘頭錘,給敵人造成致命的打擊。他深受平民,尤其是女人的愛戴。他極度渴望榮譽,有時行事謹慎,有時卻又急躁魯莽。提利昂在和他寒暄時覺得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男孩。[3]珊莎·史塔克為他的美貌傾心不已。在她看來他溫柔又優雅,她從沒見過別的男孩子有他那對絕妙的眼瞳。[4]

歷史

在洛拉斯更年輕的時候,他曾作為藍禮·拜拉席恩的侍從被寄養在風息堡。這可能是他們秘密戀情的開端。 洛拉斯爵士在喬佛里王子命名日的比武大會上擊敗了詹姆·蘭尼斯特。他的盔甲是從托布·莫特師傅那裡購買的。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百花騎士 by Felicia Cano

洛拉斯·提利爾穿著經過精心雕刻,瓷釉上包含了無數種花的盔甲和由鮮花織成的披風參加了首相的比武大會。他戰勝了羅拔·羅伊斯和三位御林鐵衛。每次得勝,他都送一朵白玫瑰給人群中的美麗姑娘。而他送了一朵紅玫瑰給首相的女兒:珊莎·史塔克。珊莎被他的勇武所傾倒,由此迷戀上了他。

儘管洛拉斯因為他的英勇出了名,在對陣魔山格雷果·克里岡一戰中,洛拉斯騎了一匹發情的母馬,這被一些人認為是不光彩的戰術。因此魔山的坐騎受到了影響,弓躍而起。魔山惱怒而攻擊洛拉斯。在桑鐸·克里岡趕來救援之後,洛拉斯放棄了和他的最終戰,直接將勝利的寶座給了桑鐸。 [5]

艾德·史塔克作為國王之手命令貝里·唐德利恩率領隊伍去抓捕格雷果·克里岡而沒有讓洛拉斯率隊時,他感到非常失望。[6]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當藍禮宣布他將參與奪取鐵王座時,洛拉斯和其他提利爾家族選擇了支持和追隨藍禮,他們將洛拉斯的妹妹瑪格麗嫁給他,以此鞏固了提利爾和藍禮的聯盟。藍禮讓洛拉斯成為彩虹護衛的隊長,這是一個類似御林鐵衛的組織,但顯然更為花哨。即使在藍禮成婚之後,他和洛拉斯也沒有分開。而後藍禮被暗殺,洛拉斯憤怒地發狂,一怒之下斬殺兩位在當晚理應保護藍禮的彩虹護衛。他堅信塔斯的布蕾妮凱特琳·史塔克是暗殺的始作俑者,但並沒能捉捕她們。當提利爾家族加盟蘭尼斯特之後的黑水河之戰中,洛拉斯的二哥加蘭穿上了藍禮的盔甲假扮成那位死去的國王,而洛拉斯和他一起英勇奮戰。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提利爾兄妹,作者Ana

由於洛拉斯的父親梅斯·提利爾小指頭協商時答應提利爾加盟蘭尼斯特的要求是讓洛拉斯加入御林鐵衛,洛拉斯由此成為了御林鐵衛的一員,以便在他的妹妹瑪格麗成為王后時能保護她。這種任命同時讓洛拉斯逃離了婚姻的枷鎖。雖然結婚意味著繼承權和其他美好的前景,但洛拉斯對藍禮的懷念無疑使情況變得非常複雜。很快,他就在君臨的市民中獲得了很高的人氣。

詹姆·蘭尼斯特回到君臨之後,洛拉斯發現塔斯的布蕾妮一路與他作伴,他立刻向布蕾妮質問藍禮的死因。在他的要求之下,詹姆暫時扣押了布蕾妮。[7] 隨後洛拉斯同意直接並詳細的詢問她藍禮死時的情形。[8]

洛拉斯一直和他的妹妹保持著親密的關係,瑪格麗也建議他教導年幼的國王托曼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騎士。瑟曦太后卻斷然拒絕,並以他男子氣概不足作為拒絕的藉口。

最終,洛拉斯親自詢問了布蕾妮,確信她在藍禮之死一事中確屬清白。[9]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洛拉斯爵士與詹姆·蘭尼斯特一起為死去的泰溫·蘭尼斯特守夜。在鐵民盾牌列島發起了進攻之後,瑟曦利用洛拉斯稍顯魯莽的性格引誘他率隊進攻龍石島之圍,希望他能由此而讓自己陷入險境。儘管瑪格麗極力反對,洛拉斯依然接受了這個任務。他在整個城市的仰慕者(大多數是女人)的包圍下啟程。根據戰報,他用一場沒有必要的血戰攻下了島嶼的根據地。正如瑟曦所希望的那樣,他在戰鬥中被城牆上倒下的沸油嚴重灼傷,目前具體情況未能確認。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洛拉斯依然在龍石島,奄奄一息。他對島嶼的搜查並沒有找出任何金子,寶石或者龍蛋的儲存點。

電視劇

洛拉斯在首相的比武大會上
Section icon tv.png  內容來源 HBO電視劇「權力遊戲
本部分與小說中有關「洛拉斯·提利爾」的劇情設定、人物命運可能有差異,請勿混淆,更多電視劇與小說的差別請查閱此處

在電視劇中,洛拉斯·提利爾被設定成了梅斯·提利爾唯一的兒子和高庭繼承人,因此也取代維拉斯·提利爾成了與珊莎及瑟曦的婚配對象。

藍禮死後,電視劇里的洛拉斯·提利爾很快有了新歡——他的侍從奧利法。他並未領軍進攻龍石島,而是留在君臨,後因同性戀被大麻雀抓捕入獄。(事實上,書中並無任何直接或間接證據表明七神教會有迫害同性戀的行為)

在第六季中,他一直被關押在君臨,在貝勒大聖堂,大麻雀對洛拉斯進行了審判,他對自己瀆神的行為供認不諱,隨後貝勒大聖堂爆炸,他很可能與其他人一起遇難。[10]

藍禮和洛拉斯

藍禮和百花騎士洛拉斯·提利爾是一對同性戀人,這在書中雖然並未挑明,但有多次暗示。


藍禮國王不時拿匕首尖挑食物給瑪格麗,或俯身輕柔地在她臉上印下一吻,但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和洛拉斯爵士玩笑戲語,或說悄悄話上。[11]


他沖男孩嘲弄地一笑。「為守護國王,你放棄了自己的生活,放棄了土地和頭銜,放棄了結婚生子的希望……」

「提利爾家族會通過我的哥哥們延續,」洛拉斯爵士說,「第三子沒必要繁衍後嗣。」

「的確沒必要,但多數人會樂意享受其中的愉悅。比方說,愛情,爵士先生?」

「太陽落山以後,蠟燭無法替代。」[3]


「都說洛拉斯爵士比『長槍』里奧更強。」提利昂道。「那朵藍禮的小玫瑰?我才不信。」[12]


「藍禮要我擔任前鋒,否則為他穿戴盔甲的該是我,這個任務一直屬於我。我們那天晚上一起……一起作禱告,隨後我把他交給了她,並安排帕門爵士和埃蒙爵士把守帳門,羅拔·羅伊斯爵士在附近警衛。」

「是,我親手埋葬了他,那個地方我從前在風息堡當侍從時和他單獨去過,沒有別人知道,沒有別人可以打攪他的安息。」 [8]


梅斯·提利爾堅稱自己的女兒還是處子之身,瑟曦可不相信。喬佛里固然在完婚之前就被謀殺,可藍禮……他是個喜歡「甜酒」的男人,但你若送上一罐啤酒,他也會欣然一飲而盡。[13]


瑪格麗十分漂亮,跟她哥哥百花騎士幾無二致,太后更懷疑他倆有類似的口味。瞧啊,我們的小玫瑰日日夜夜拖著一大群侍女。現下就有十來個跪在她身邊。[14]


「你當年是誰的侍從,爵士?」她甜甜地問,「我記得,是藍禮大人吧?」

「我很榮幸。」

「是的,我也這麼想。」從這兩人的例子來看,瑟曦很明白侍從和主人之間可能發展出多緊密的聯繫,因此她不允許托曼親近洛拉斯·提利爾。沒錯,百花騎士決不能成為兒子模仿的偶像。[1]

家族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群鴉盛宴章節 24,瑟曦。
  2. The Citadel: Heraldry - Personal Arms
  3. 3.0 3.1 3.2 劍刃風暴章節 12,提利昂。
  4. 劍刃風暴章節 6,珊莎。
  5. 權力遊戲章節 29,珊莎。
  6. 權力遊戲章節 43,艾德。
  7. 劍刃風暴章節 62,詹姆。
  8. 8.0 8.1 劍刃風暴章節 67,詹姆。
  9. 劍刃風暴章節 72,詹姆。
  10.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十集,寒冬冽風
  11. 烽火危城章節 22,凱特琳。
  12. 劍刃風暴章節 38,提利昂。
  13. 群鴉盛宴章節 3,瑟曦。
  14. 群鴉盛宴章節 7,瑟曦。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