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雷利亚的末日浩劫Doom of Valyria是一场未知的大灾难,它直接造成瓦雷利亚自由堡垒的崩溃,发生于114BC。自由堡垒覆亡后,接踵而至的战争造成了一个世纪的厮杀与动荡。[1]

描述

这场灾难使瓦雷利亚城周边的土地撕裂成无数的小岛,在这些岛屿之间是烟海。这个地区现在被称为“魔鬼之地”,[2] 绝大多数人不敢进入该地。


瓦雷利亚仍然在厄运笼罩之下。

据说前往瓦雷利亚废墟探险的人,只有很少能活着回来,即使是最勇敢坚定的水手也不敢驶近瓦雷利亚的废墟。据说,瓦兰提斯曾派遣一队舰队收复瓦雷利亚的废墟,结果这支舰队却完整地消失于烟海里。[3]在这场浩劫中,许多瓦雷利亚的秘密,例如制造瓦雷利亚钢的方法,都遗失了。[4]

潘托斯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的宅邸内,有一面彩色玻璃描绘了上述事件。[5]这次神秘浩劫也成为歌手们创作的主题,在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的婚礼上,有歌手为宾客献唱一首高等瓦雷利亚语歌谣,讲述末日降临时一对恋人的故事。[6]攸伦·葛雷乔伊声称他曾经进入瓦雷利亚的烟火废墟,并带回了可以驯服巨龙的号角[7]

末日浩劫

浩劫当日

提利昂·兰尼斯特乘搭的“塞斯拉·科荷兰号”经过瓦雷利亚时,他记得书本上记载,末日降临当天,瓦雷利亚周围五百里的山峰同时喷发,向天空倾泻无数的灰烬、烟雾和火焰,饥饿而炽热的火焰甚至把翱翔天际的魔龙也焚化了。[8]

裂开的大地把瓦雷利亚引以为傲的宫殿、神庙和市镇都吞没了。湖水沸腾或变成酸水,山脉爆发,喷泉把熔岩喷射至高空,火红的云朵洒下由龙晶和恶魔的黑血形成的雨。在北方,大地崩解碎裂,汹涌的海水倒灌填满沉降的大地。[8]


须臾间,全世界最骄傲的城市便不复存在,由它建立的梦幻帝国随之土崩瓦解,长夏之地成了一片枯萎的焦土,还被海洋分割。血与火的帝国落得血与火的下场。瓦雷利亚人可谓种瓜得瓜。[8]

瓦雷利亚的末日也为周围地区带来毁灭。据说当天三百尺的巨浪降临於奴隶湾雪松岛,愤怒的大海扫荡了雪松岛所有的山谷,并吞噬了岛上美丽的城市瓦罗斯和它的所有子民,只有当时出海的渔民和守在岛上最高的山峰的哨兵幸免于难。岛屿北边的奴隶主港口吉扎和它的金字塔,也承受了与瓦罗斯一样的厄运。[9]

坦格利安家族的家主伊纳尔·坦格利安曾深信“梦行者”丹妮思·坦格利安关于瓦雷利亚被一场烈火毁灭的梦境,于是举族迁移至帝国最西边的据点——龙石岛,因而整个家族逃过摧毁了自由堡垒文明的大灾变。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当她走进卓戈卡奥的厅堂,一所在潘托斯的九塔寓所,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注意到了一副描绘瓦雷利亚末日浩劫的彩色玻璃镶嵌画. [5]

冰雨的风暴

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的婚礼上,歌手科里罗·昆延提斯为宾客献唱一首高等瓦雷利亚语歌谣,讲述末日降临时一对恋人的故事。 尽管据提利昂·兰尼斯特所说,这首歌应该是写给一男一女两位歌手的。[6]

群鸦的盛宴

攸伦·葛雷乔伊 声称在他周游世界的历程中,进入了瓦雷利亚的烟火废墟。 在选王会时他声称他已经在除他以外无人敢进入的瓦雷利亚的烟火废墟中找到了龙之号角[10]

魔龙的狂舞

弥林商人王子札罗·赞旺·达梭斯送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个自从瓦雷利亚末日浩劫后就挂在他家穹顶上的挂毯作为礼物。这个巨大,褪色,古老的挂毯上面布满灰尘。它非常美丽而且足以覆盖半个地板。上面描绘了丝绸般的蓝海;绿色,山黑色,棕色的土地。引文以金色或银色线条显示为星星。没有烟海,此时的瓦雷利亚还不是一个岛。 阿斯塔波渊凯弥林是在蓝色的奴隶湾旁边的三个银星。 维斯特洛远离地图的远端。[11]

一天晚上,塞斯拉·科荷兰号航行在比船员所希望的更接近瓦雷利亚。提利昂在甲板上方呼吸夜空。直到西边,只能见到最亮的星星。阴暗的红色发光点亮了天空的东北,血瘀的颜色。提利昂从来没有见过更大的月亮。怪异和肿胀,它看起来好像吞下了太阳,并燃烧了起来。据马奇罗所说,红色的天空总是高于瓦雷利亚。提利昂猜测,这可能是十四火峰反映在云中的火。[8]

Ralf铁舰队中队被三个大风暴击中且相撞。红色的瓦雷利亚风带着灰烬与硫磺的气味,黑风驱使他们向驶那个早已毁灭的海岸。

参考

引用与注释

  1. 魔龙的狂舞章节 25,风吹团员。
  2. 冰雨的风暴章节 8,丹妮莉丝。
  3. 魔龙的狂舞章节 14,提利昂。
  4. 冰雨的风暴章节 32,提利昂。
  5. 5.0 5.1 权力的游戏章节 3,丹妮莉丝。
  6. 6.0 6.1 冰雨的风暴章节 60,提利昂。
  7. 群鸦的盛宴章节 18,铁船长。
  8. 8.0 8.1 8.2 8.3 魔龙的狂舞章节 33,提利昂。
  9. 魔龙的狂舞章节 56,铁岛求婚者。
  10. 群鸦的盛宴章节 19,淹人。
  11. 魔龙的狂舞章节 16,丹妮莉丝。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