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腾石镇之战
Second Battle of Tumbleton
第二次腾石镇之战.png
發生于 血龙狂舞
日期 130AC
地点 腾石镇
结果 黑党胜利
战斗双方
House Targaryen (Rhaenyra).svg 黑党 House Targaryen (Aegon II).svg 绿党
指挥官
亚当·瓦列利安爵士†
艾尔蒙·徒利爵士
班吉寇·布莱伍德伯爵
戴里克·戴瑞伯爵
乔赛斯·斯莫伍德伯爵
莱昂诺·戴丁斯伯爵†
沙比瑟·佛雷夫人
斯坦顿·派柏伯爵†
霍巴特·海塔尔
戴伦·坦格利安王子†
铁锤修夫
乌尔温·培克
战力
4,000河间地兵力
巨龙海烟
约上千河湾地兵力
巨龙沃米索尔
巨龙银翼
巨龙特赛里恩
人员伤亡
少于100人
亚当·瓦列利安爵士†
斯坦顿·派柏伯爵†
莱昂诺·戴丁斯伯爵†
海烟
死亡逾1,000人
戴伦·坦格利安王子†
铁锤修夫
欧文·佛索威伯爵†
马柯·安布罗斯
琼恩·罗克顿爵士†
瑞卡德·罗登
巨龙沃米索尔
巨龙特赛里恩

权力的游戏漫画》 卷3

第二次腾石镇之战Second Battle of Tumbleton,是血龙狂舞期间,发生于河湾地腾石镇,此前黑党绿党在此已发生过一场战役[1]

黑党的亚当·瓦列利安爵士组织了约四千名河间地战士,突袭腾石镇,试图杀死早前叛变的两名黑党驭龙者绿党守军猝不及防而大败,损失了两条、多位贵族军官和逾千名士兵。虽然黑党取得大捷,但亚当爵士和他的龙阵亡,他们无法攻取腾石镇而主动撤退。

序幕

黑党

第一次腾石镇之战后,来自河湾地绿党大军得到从黑党叛变过来的两名庶出驭龙者——白发乌尔夫铁锤修夫——支持,攻下了腾石镇,威胁当时被雷妮拉·坦格利安女王为首的黑党控制的首都君临。两人的变节使女王对其他庶出龙骑士失去信心,在幕僚建议下她命人逮捕亚当·瓦列利安爵士和少女蓖麻,亚当爵士幸得女王之手科利斯·瓦列利安伯爵的提醒而事先骑海烟逃离了君临。亚当爵士极欲证明自己的清白。据说他先去了千面屿,寻求森林之子的建议。之后,他前往河间地仍然效忠雷妮拉的城堡组织军队,计划反攻腾石镇,杀死叛徒。亚当是一个勇敢而有魅力的年轻人,口才出色,他成功说服了许多河间地领主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当然,其中也有亚当骑龙前来的因素,而且河间地领主也害怕一旦绿党胜利,他们如腾石镇一般会受到绿党的野蛮报复。亚当召集到的河间地领主有12岁的班吉寇·布莱伍德伯爵(其父死于火磨坊之战)、沙比瑟·瓦尔平夫人(孪河城的寡妇,其夫死于湖岸之战,而她来自瓦尔平家族的父亲和兄弟也加入了队伍)、戴里克·戴瑞伯爵(先前瓦格哈尔烧毁戴瑞城,原戴瑞伯爵阵亡)和莱昂诺·戴丁斯伯爵。新任旅息城伯爵雨果·凡斯崔斯坦·凡斯伯爵死于红叉河之战后,率领三百名手下以及黑托蒙布率领的密尔佣兵也加入了队伍,他们先前在屠夫的舞会中作战,击败了克里斯顿·科尔。值得一提的是,徒利家族终于加入黑党、参加了战争,其军队先前未受损失,充满活力。巨龙海烟的到来以及腾石镇遭受的命运结束了艾尔蒙·徒利爵士的中立状态,尽管这违背了他的祖父葛拉佛·徒利公爵的一员。总而言之,亚当集合了四千人的河间地军队协助他。[1][2]

绿党

新添的龙骑士并未协助绿党长驱直入攻下君临,反而使他们内部陷于分裂。众人间资格最老的霍巴特·海塔尔爵士接替了在前一战死去的参天塔伯爵蒙德·海塔尔成为绿党最高指挥,但他既无能又优柔寡断,未能及时把握机会。绿党贵族就下一步行动出现分歧,有人建议等待拜拉席恩家族参战,有人主张暂时后撤以补充即将耗尽的补给。在他们争论期间,绿党的士兵日渐减少,瘟疫在军营中蔓延,还有不少士兵弃战潜逃,带着劫掠而得的战利品偷偷回到河湾地。

野心越来越膨胀的两位庶出龙骑士坚持他们若不获得补偿,就不会协助绿党作战。乌尔夫的野心较小,但也惊人,他声称没有参战的提利尔家族是叛徒,要求绿党把高庭改封给他。修夫则觊觎王位,甚至为自己打造了一顶黑铁冠冕,气得在场的绿党贵族及戴伦坦格利安王子出言辱骂他们。十三位河湾地贵族密谋处死此二人(他们被称为蒺藜),然后让最勇敢的人骑上他们的龙,夺取君临。在他们计划要落实的当夜,亚当爵士的军队向腾石镇发起攻击。[1]

战役

黑党骑士自北边及西边涌来,河间地士兵发射的弓箭如雨点落下,亚当·瓦列利安骑在魔龙海烟上向绿党营地和腾石镇残存的市镇吐下烈焰。绿党纵使人数更多,但早已纪律松弛,领导又不统一,营地陷于大乱。甫开战时绿党就损失了所有龙骑士,乌尔夫在下流獾酒馆里醉得连战斗打响也不知道,戴伦王子葬身于焚毁的营帐内(他的具体死因有争议),修夫则被参与密谋的琼恩·罗克顿爵士所杀,后者随即被数名修夫的党羽砍倒。一些黑党战士试图趁叛徒的龙——修夫的沃米索尔和乌尔夫的银翼——睡眠时袭杀它们,不过战斗声音吵醒了它们,沃米索尔轻易便杀掉来袭的敌人,并开始不分敌我攻击,斯坦顿·派柏伯爵及莱昂诺·戴丁斯伯爵与他们的仆人及骑士们一起被龙焰烧死。[2]

同时,戴伦王子的龙特赛里恩虽然没有骑手,但也升空,不分敌我地喷火,亚当爵士驾龙去迎战它。两头矫捷的龙在空中狂舞,朝对方喷火或嘶吼却不作近战,有人说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求偶而非对战。亚当看见沃米索尔后,也许觉得他必须保护己方的人,他驾龙朝沃米索尔撞过去,而特赛里恩此时也从天而降,加入战团。三条龙在地面搏斗至死,海烟被沃米索尔咬断颈部死去(班吉寇·布莱伍德伯爵认为沃米索尔将海烟撕成了碎片),不久沃米索尔也伤重死去,只剩下特赛里恩残喘至日落时。布莱伍德伯爵下令他手下最好的一位长弓手比利·伯莱利给戴伦王子的龙一个痛快,它的眼睛被三根长箭射穿而死。[1]

战斗第二天日落时,黑党已经取得胜利。[1]

战后

黑党在此战中取胜,但胜利并不彻底。霍巴特·海塔尔手下超过一千名绿党战士被杀,他们还损失了戴伦王子及许多贵族和两条龙,大量辎重和战马被掳获或烧毁。攻方只损失了少于一百人,可是却失去了亚当爵士和他的龙。黑党没有攻城武器或龙可以夺回腾石镇,清除退守在城墙后面的绿党,于是当晚他们主动撤退。战后,四条龙中只有银翼幸存。绿党损失惨重,十三名蒺藜中九位死去,其中包括欧文·佛索威马柯·安布罗斯、琼恩·罗克顿及瑞卡德·罗登,但他们要除去的目标还剩下乌尔夫一人。修夫的称王梦并未随他死去而告终,乌尔夫认为戴伦和修夫已死,自己应该成为国王。翌日,有份参与阴谋的霍巴特·海塔尔爵士向乌尔夫献上两瓶酒为礼物,对方命他和自己同饮,霍巴特爵士未有背叛其盟友而喝下毒酒,于是他和一起毒发身亡。

至此,腾石镇大军的指挥权落到乌尔温·培克伯爵手上。他开出重赏征求能驯服银翼的人,可是无人成功。而当初跟随蒙德伯爵自旧镇至此的南境大军也几乎彻底瓦解,逃兵成批出现。绿党承认失败,培克伯爵召集残存的军士和领主撤退,亚当·瓦列利安牺牲自己拯救了整个都城。[1]

[1]

语录

这条龙是海烟,它的骑者亚当·瓦列利安爵士一心要证明并非所有私生子都是变色龙。有什么比夺回腾石镇、洗刷两大叛徒的劣迹更合适呢?[1]
—— 葛尔丹博士

引用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