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婚礼
Red Wedding
Lindsey Burcar Red Wedding II.png
配图:The Freys celebrate © Lindsey Burcar
冲突 五王之战
日期 299AC
地点 河间地孪河城
结果 铁王座获胜
罗柏及其部属遭到屠戮
卢斯·波顿成为新任北境守护
战斗双方
史塔克家族 佛雷家族
波顿家族
指挥官
国王罗柏·史塔克 瓦德·佛雷侯爵
卢斯·波顿伯爵
瓦德·河文爵士
战力
3500[1] 城堡守卫
3500波顿军卡史塔克军[2]
人员伤亡
见下方
几乎全部被杀
见下方
50个佛雷家族的士兵[3]
波顿伤亡未知

权力的游戏》中文版

FatherStone ©所描绘的红色婚礼。

红色婚礼Red Wedding,是在五王之战期间,即伊耿历299AC年,发生在孪河城的一场大屠杀。

在这场屠杀中,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他的母亲凯特琳·徒利和他手下的3500名将士大部分都被残忍地杀害。这件事起源于罗柏·史塔克背弃与佛雷家族签订的婚约,而瓦德·佛雷侯爵将此视为对佛雷家族的侮辱,因此精心策划了这场屠杀。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在幕后一手操纵了这件事。他的暗中支持给了瓦德·佛雷以保护和胆量来违反神圣的宾客权利

背景

五王之战最初期,佛雷家族站在史塔克军一边,向北境之王效忠,为罗柏·史塔克守卫着战略意义非常重大的孪河城。作为回报,罗柏·史塔克承诺将来会娶瓦德·佛雷侯爵的其中一个女儿为王后。但罗柏·史塔克却背弃了他的誓言,娶了简妮·维斯特林,这被佛雷侯爵视为对自己和家族的侮辱。

从知道这件事开始,佛雷侯爵就暗中与泰温·兰尼斯特有联系。泰温公爵逐渐使佛雷家族倒向铁王座,与此同时,泰温公爵还与卢斯·波顿以及简妮的母亲希蓓儿·斯派瑟暗中通信。在泰温公爵的示意下,佛雷侯爵假意原谅了罗柏的背誓,并且高调宣布可以安排另外一场联姻,借此将罗柏诱回孪河城。

这场新的联姻,奔流城新任公爵、罗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与佛雷侯爵的女儿萝丝琳·佛雷之间的婚姻,是罗柏·史塔克不能够拒绝出席的。罗柏一到场就向佛雷侯爵表示歉意,而凯特琳·史塔克则要求主人提供面包和盐以确保宾客权利生效。卢斯·波顿带领500骑兵和3000步兵前来,其中大部分来自恐怖堡,另外一部分是那些在罗柏处决瑞卡德·卡史塔克大人之后仍在考虑向谁效忠的卡史塔克家族[2]

婚礼当日

当晚婚宴非常热闹,欢唱了包括"铁枪"和"王后脱鞋,国王弃冠"在内的多首歌曲。当晚的主菜是血红多汁的羊腿。[4] 婚礼当晚的宴席中,罗柏·史塔克的部下大多喝得醉醺醺,佛雷侯爵将雇佣剑手和雇用骑士扮作乐手,将超过3500人屠杀殆尽,自身仅付出了很小的代价。孪河城中及城外扎营的部队以演奏卡斯特梅的雨季为暗号开始动手,仅剩少数北方人还有还手的能力,大部分都在第一时间被屠杀。

佛雷和波顿的人开始攻击史塔克的士兵,特制的宴会帐篷被砍倒后起了大火。在主厅,罗柏的贴身护卫被佛雷家人杀死,包括小琼恩黛西·莫尔蒙文德尔·曼德勒爵士,以及他的母亲凯特琳也被割喉身亡。罗柏身中数箭,最后卢斯·波顿亲自动手,一剑刺入罗柏的心脏,并说这是“来自詹姆·兰尼斯特的问候”[4]

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杀死几乎所有的史塔克军,佛雷仅仅付出了大约五十人的代价,包括高斯·古柏克爵士和泰陀斯·佛雷爵士(他们都是被桑铎·克里冈所杀)。[5]

战斗结束后,佛雷将罗柏和他的冰原狼灰风的头砍了下来,并把灰风的头和罗柏的身子缝在一起,以此嘲笑罗柏和他的冰原狼的联系。佛雷们还把凯特琳夫人割喉之后,扒光衣服扔进三叉戟河,以此嘲笑徒利家族的水葬风俗。

事后罗柏的青铜王冠被莱曼·佛雷所占有。[6] 后来奔流城攻防战期间詹姆·兰尼斯特爵士从莱曼的妓女手中夺走。[6]而最后,这青铜王冠落到了石心夫人手中。

余波

红色婚礼使得史塔克家族的后续计划戛然而止。泰温公爵将卢斯·波顿封为北境守护佛雷家族也从中得到了许多好处,包括将奔流城授予吉娜·兰尼斯特的丈夫艾蒙·佛雷。同时,这件事也让佛雷家族最后一点点荣誉被完全摧毁,因为他们玷污了维斯特洛最古老最神圣的传统之一,宾客权利。在这之后佛雷家族受到维斯特洛绝大部分家族的反感和敌视,包括他们的盟友。另外,虽然没有任何家族想再次打破这一权利,但这件事依然给了这一古老的权利持久的负面影响,因为在陌生城堡里,客人的安全再也不是那么完全有保障了。

铁王座也由此得到了几位重量级俘虏来稍微缓解维斯特洛四起的烽烟。有了艾德慕·徒利詹姆·兰尼斯特兵不血刃从布林登·徒利手中夺回了奔流城。有了派崔克·梅利斯特,黑瓦德威胁要将他吊死在他父亲的城堡海疆城之外,海疆城也由此投降。大琼恩马柯·派柏则作为俘虏以确保他们家族的忠诚,在此威胁之下,霍瑟·安柏与新任的北境守护卢斯·波顿结成了联盟,克莱蒙特·派柏伯爵被迫帮助围攻奔流城。

红色婚礼之后,多名瓦德·佛雷侯爵的亲属或死于无旗兄弟会(此时在复活的凯特琳·徒利的领导下)或死于威曼·曼德勒大人的复仇。更加讽刺的是,佛雷家族受红色婚礼波及而丧生的人数远高于整个五王之战


佛雷的说辞

杰瑞·佛雷谎称红色婚礼事实上是罗柏·史塔克干的好事。他说,罗柏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半人半狼的野兽,撕开了铃铛响的喉咙,而铃铛响只是个与世无争的无辜傻子。随后,若不是文德尔·曼德勒爵士挡舍身相救,罗柏势必杀死瓦德·佛雷侯爵。他还说,史塔克手下的北方人跟着他变身成狼一起攻击他们。[7]

参与者

策划者

行凶者

在大厅

在营地

已知伤亡

已知被害者

已知俘虏

缺席者

获利

为确保背叛罗柏·史塔克的计划顺利进行,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承诺佛雷家族、波顿家族以及斯派瑟家族的同谋者们授衔并与之联姻:

佛雷家族

波顿家族

斯派瑟家族与维斯特林家族

历史原型

第五季蓝光碟《权力的游戏与真实历史》部分,乔治·R·R·马丁承认红色婚礼的灵感来源于两个历史事件:1440年的“黑色晚餐”(The Black Dinner)以及“格伦科大屠杀”(Glencoe Massacre)

1440年的黑色晚餐

黑色晚餐的起因是苏格兰国王与黑色道格拉斯氏族(the Black Douglas)产生分歧。道格拉斯伯爵带着年幼的弟弟参加了一场非常盛大的晚宴。晚会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但在用餐结束后,鼓点响起,“轰,轰,轰”… 人们冲起来,抓住伯爵和他的弟弟,拖到门外,砍下了他们的头。
—— 乔治·R·R·马丁

十五世纪初,道格拉斯的势力越来越大,已经被国王视作威胁。在1440年,16岁的威廉姆·道格拉斯,第六任道格拉斯伯爵,带着年幼的弟弟在10岁国王詹姆斯二世的邀请下共进晚餐。晚宴由大法官、威廉姆·克莱顿公爵组织。在用餐时,仆人将象征着死亡的黑牛头抬到道格拉斯伯爵面前,兄弟两人随后被拽至城堡山(Castle Hill)。在那里举行了象征性的审判,随后两人身首异处。很快,道格拉斯家族围困了爱丁堡城堡。察觉到危险的克莱顿向国王认错,国王为此授予他克莱顿伯爵的称号。至今都不清楚黑色晚餐的计划是否还有别人参与,利文斯敦和巴肯也曾受人怀疑。[8]

格伦科大屠杀

而格伦科大屠杀,发生在黑色晚餐几世纪后,坎贝尔家族来到麦克唐纳家族居住的小镇留宿过夜。苏格兰待客礼数的历史非常悠久,大家也遵从得极好。麦克唐纳家款待了坎贝尔家族,并提供水和住宿帮他们躲避风暴。到了午夜,他们的客人从床上起来,杀光了身边所有麦克唐纳家族的人。
—— 乔治·R·R·马丁

1692年2月13日早晨,苏格兰高地的科河谷(Glen Coe)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当时的麦克唐纳家族(The MacDonald)还未向新任君主效忠,虽然立场不同,但坎贝尔家族(The Campbells)决定在此借宿后,本着苏格兰人传统的待客礼数,麦克唐纳仍热情款待了到来的客人。当晚,做客的坎贝尔血洗了这座小镇,38个麦克唐纳家族成员被杀,临走时他们烧光了所有房屋,间接导致至少40名妇孺的死亡。

语录

慈悲![4]
—— 凯特琳·徒利哭喊


河渡口领主高高地坐在精雕的黑橡木椅子上,贪婪地审视着这场屠杀。[4]
—— 凯特琳·徒利心想


提利昂: 他们践踏宾客权利!

泰温: 这是瓦德·佛雷干的,不是我。
提利昂: 瓦德·佛雷是个将死的暴躁老头,成天只会霸占年轻女子,并为所受的侵犯斤斤计较。这次恶行是他的主意,我对此并不怀疑,但若非别人作出承诺,谅他没胆子单独行动。
泰温: 那换成你呢?你就放过那小子,告诉瓦德大人不需要帮忙?除非想把这老傻瓜送回史塔克的怀抱,为自己迎来又一年的苦战!我倒是不明白,在战场上屠杀一万士兵与在餐桌边干掉十来个贵族相比,前者有何高尚之处?无论以何种标准而言,我们付出的代价都很低廉。只等 黑鱼投降,国王将把奔流城赐予艾蒙·佛雷爵士,同时让蓝赛尔和达冯娶佛雷家的姑娘,杰依长大后则嫁给瓦德侯爵的私生子。至于卢斯·波顿,他将被正式册封为北境守护,并迎送艾莉亚·史塔克返乡。
提利昂: 艾莉亚·史塔克?嫁到波顿家族?我就知道佛雷没胆子单独行动。可这个艾莉亚……瓦里斯和杰斯林爵士找了大半年都没着落,应该死了吧?[9]


那不是谋杀,是复仇,我们有权复仇。那是一场战争!伊耿,伊耿,可怜的痴呆,外号‘铃铛响’,他什么也没做,却被史塔克夫人割了喉咙。我们在营地还阵亡了五十多人,凯拉的丈夫高斯·古柏克爵士死了,杰瑞的长子泰陀斯爵士也死了……他被人用斧头砸中后脑……史塔克的冰原狼咬死四条狼犬,还把兽舍掌管的胳膊咬断了,之后才教乱箭射穿……[3]


柠檬: 所以你们为了泄愤,就把的脑袋缝在罗柏·史塔克身上。

梅里: 那是我父亲干的,我父亲干的。我只有喝酒而已,你们不能因为喝酒就杀人。[3]


红色婚礼是我父亲干的,莱曼和波顿公爵动手杀人,罗索在大帐上做了手脚,还把十字弓手布置在楼台,黑瓦德率军踏平营地……[3]


杰瑞: 红色婚礼是 少狼主干的好事,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变身成野兽,撕开了我侄儿铃铛响的喉咙。那可是个与世无争的无辜傻子啊。此后若非文德尔爵士舍身相救,少狼主还想害死我们的父亲大人

戴佛斯: 你是说罗柏·史塔克杀了文德尔·曼德勒?
杰瑞: 他杀了很多人,我儿子泰陀斯和我女婿也遭毒手。史塔克手下的北方人跟着他变身成狼,他们身上都有野兽的印记,众所周知,被狼灵咬过的人都会变成狼灵。事出无奈,我和我的兄弟们为自卫只好把他们全宰了,否则孪河城内男女老少都将尽数葬身。
戴佛斯: 爵士,你叫什么名字?
杰瑞:' 我是佛雷家族的杰瑞爵士。
戴佛斯: 佛雷家族的杰瑞爵士,你是个无耻的骗子。[7]


他们谈论狼灵和易形者,拍着胸脯保证是罗柏·史塔克害了我的文德尔。他们怎能如此嚣张!他们明知北境不会相信这些谎话——不会真正相信——但他们认定只要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我们就不敢反驳。卢斯·波顿对他在红色婚礼中扮演的角色撒了谎,正如他的私生子临冬城的事撒了谎,但他们握有我儿子,所以我不得不吞下他们的狗屎,还要赞美狗屎的滋味。[10]


还有罗柏,那个比巴隆·葛雷乔伊所有儿子都更亲的兄弟。罗柏在红色婚礼上被佛雷家族无耻地谋害,我应该在那里跟他并肩作战。我当时在哪里?我应该跟他死在一起。[11]


红色婚礼是我至今以来最难以下笔的一段。[12]

引用和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0

HQ--0GY-9-Y2B2VA4U0KEJR.jpg

3年
avatar
北落师门
1

卖女毒妈谁干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3年
avatar
JOooker
1

幕后黑手干的2333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