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屯
Hardhome
艰难屯儿.png
艰难屯位于斯托德之角尖端
类型 城镇废墟
方位 维斯特洛, 塞外
毁灭于 600年前

艰难屯Hardhome是古时绝境长城以外的野人们的一个聚落。艰难屯位于斯托德之角半岛伸向颤抖海的最尖端。[1]

关于

艰难屯附近的海湾形成了一个深水海港,足以让最大的船只停靠。木材和石料都非常丰富。海水中伸手可得各种可食用鱼类,甚至还有海豹和海象的聚集区。聚集区另一边是巨大的悬崖,崖壁布满洞穴。

现如今那里没有长期定居者,只有很多洞穴,被守夜人的汉子们称为尖啸穴(screaming caves)。

历史

艰难屯是长城之外唯一一个接近于形成真正的市镇的地方。在伊耿登陆前三百多年的某夜,艰难屯受到神秘灾难袭击,整个聚落焚毁,所有居民死亡。有人说斯卡格斯岛的食人族袭击了当地,也有人说这是狭海彼岸的奴隶贩子所为,但守夜人军团无法判断当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派出调查的一艘船声称,聚落找不到任何幸存者,而俯视它的悬崖里的洞穴传来令人心寒的尖啸。商船说艰难屯的海湾漂满尸体,大量烧焦的骨头和枝桠残存于聚落的废墟中。据说,艰难屯被烧毁后形成的火焰如此明亮灼热,以至于长城上的守卫们说似乎太阳从北边升起来了,灰烬如雨般落在鬼影森林颤抖海达半年之久。[2]

野人们再也没有回去重建聚落,游骑兵们带回烧死的鬼怪在废墟上游荡、渴望血肉的故事,他们都称艰难屯“受了诅咒”。[2]

在艰难屯被毁之前,威里斯学士(Wyllis)坐潘托斯商船到过那里,并以医者和Gorm the Wolf——统领艰难屯的四大部族首领之一——的顾问的身份在那里立足,期间记录下大量当地风土人情。Gorm被谋害后,威里斯性命堪虞,便逃回旧镇,著成了《艰难屯:生活于野人、掠袭者和森林女巫间的三年塞外传记》(Hardhome: An account of Three Years Spent Beyond-the-Wall among Savages, Raiders, and Wood Witches)一书。

近期事件

魔龙的狂舞

黑城堡之战中被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守夜人击败之后,鼹鼠妈妈将数千野人带到了艰难屯。她向野人们布道,在艰难屯受到一次天谴之后,他们将在那里找到救赎。她说她看到了将有船来到艰难屯将他们带到南方,[3]在灾难之所救赎将会降临。[4]

梅丽珊卓黑城堡的房间内看到的火中幻象可能是艰难屯: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而行。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余满地头骨。[5]


总司令琼恩·雪诺指派卡特·派克率领十一艘船从东海望出发前去艰难屯将野人们带到南方。不少船只在风暴中被毁了。当卡特·派克到达艰难屯时仅剩下六艘船。艰难屯的形势非常恶劣,野人们开始以自己人的尸体为食,森林中和海洋中似乎有尸鬼存在。奴隶贩子已经把一些野人带往布拉佛斯,而剩下的野人试图抢夺暴鸦号。卡特·派克将野人们击退,自己也损失了六个人。他给琼恩·雪诺送去一只乌鸦请求陆上的支援,因为从海上回去太远,也太危险。[2]

在布拉佛斯,艾莉亚告诉慈祥的人她知道海王扣下好心号的原因是船上载满了奴隶——来自艰难屯的野人。她告诉他那是个诅咒萦绕的古老废墟。艾莉亚记得老奶妈讲过的艰难屯的故事。[6]

赛丽丝·佛罗伦波文·马尔锡提议让艰难屯的人们自生自灭,而琼恩则决定带人进行陆上搜索。在琼恩收到野种的信后,托蒙德领命统领搜索队伍。[7]

语录

听说艰难屯是不洁之地,受了诅咒。[2]

引用和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