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屯
Hardhome
艱難屯兒.png
艱難屯位於斯托德之角尖端
類型 城鎮廢墟
方位 維斯特洛, 塞外
毀滅於 600年前

艱難屯Hardhome是古時絕境長城以外的野人們的一個聚落。艱難屯位於斯托德之角半島伸向顫抖海的最尖端。[1]

關於

艱難屯附近的海灣形成了一個深水海港,足以讓最大的船隻停靠。木材和石料都非常豐富。海水中伸手可得各種可食用魚類,甚至還有海豹和海象的聚集區。聚集區另一邊是巨大的懸崖,崖壁布滿洞穴。

現如今那裡沒有長期定居者,只有很多洞穴,被守夜人的漢子們稱為尖嘯穴(screaming caves)。

歷史

艱難屯是長城之外唯一一個接近於形成真正的市鎮的地方。在伊耿登陸前三百多年的某夜,艱難屯受到神秘災難襲擊,整個聚落焚毀,所有居民死亡。有人說斯卡格斯島的食人族襲擊了當地,也有人說這是狹海彼岸的奴隸販子所為,但守夜人軍團無法判斷當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派出調查的一艘船聲稱,聚落找不到任何倖存者,而俯視它的懸崖里的洞穴傳來令人心寒的尖嘯。商船說艱難屯的海灣漂滿屍體,大量燒焦的骨頭和枝椏殘存於聚落的廢墟中。據說,艱難屯被燒毀後形成的火焰如此明亮灼熱,以至於長城上的守衛們說似乎太陽從北邊升起來了,灰燼如雨般落在鬼影森林顫抖海達半年之久。[2]

野人們再也沒有回去重建聚落,遊騎兵們帶回燒死的鬼怪在廢墟上遊蕩、渴望血肉的故事,他們都稱艱難屯「受了詛咒」。[2]

在艱難屯被毀之前,威里斯學士(Wyllis)坐潘托斯商船到過那裡,並以醫者和Gorm the Wolf——統領艱難屯的四大部族首領之一——的顧問的身份在那裡立足,期間記錄下大量當地風土人情。Gorm被謀害後,威里斯性命堪虞,便逃回舊鎮,著成了《艱難屯:生活於野人、掠襲者和森林女巫間的三年塞外傳記》(Hardhome: An account of Three Years Spent Beyond-the-Wall among Savages, Raiders, and Wood Witches)一書。

近期事件

血龍狂舞

黑城堡之戰中被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守夜人擊敗之後,鼴鼠媽媽將數千野人帶到了艱難屯。她向野人們布道,在艱難屯受到一次天譴之後,他們將在那裡找到救贖。她說她看到了將有船來到艱難屯將他們帶到南方,[3]在災難之所救贖將會降臨。[4]

梅麗珊卓黑城堡的房間內看到的火中幻象可能是艱難屯:

雪花從黑暗的天空盤旋落下,灰燼自下方扶搖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織。與此同時,燃燒的火箭劃着弧線,從木城牆上飛出。死物在寒氣中安靜地蹣跚而行。它們頭頂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懸崖,火焰在懸崖中上百個洞穴里燃燒。緊接着寒風吹來,白霧湧進山洞,帶來異乎尋常的寒冷,於是火焰接連熄滅,空餘滿地頭骨。[5]


總司令瓊恩·雪諾指派卡特·派克率領十一艘船從東海望出發前去艱難屯將野人們帶到南方。不少船隻在風暴中被毀了。當卡特·派克到達艱難屯時僅剩下六艘船。艱難屯的形勢非常惡劣,野人們開始以自己人的屍體為食,森林中和海洋中似乎有屍鬼存在。奴隸販子已經把一些野人帶往布拉佛斯,而剩下的野人試圖搶奪暴鴉號。卡特·派克將野人們擊退,自己也損失了六個人。他給瓊恩·雪諾送去一隻烏鴉請求陸上的支援,因為從海上回去太遠,也太危險。[2]

在布拉佛斯,艾莉亞告訴慈祥的人她知道海王扣下好心號的原因是船上載滿了奴隸——來自艱難屯的野人。她告訴他那是個詛咒縈繞的古老廢墟。艾莉亞記得老奶媽講過的艱難屯的故事。[6]

賽麗絲·佛羅倫波文·馬爾錫提議讓艱難屯的人們自生自滅,而瓊恩則決定帶人進行陸上搜索。在瓊恩收到野種的信後,托蒙德領命統領搜索隊伍。[7]

語錄

聽說艱難屯是不潔之地,受了詛咒。[2]

引用和注釋

  1. 劍刃風暴塞外地圖
  2. 2.0 2.1 2.2 2.3 血龍狂舞章節 39,瓊恩。
  3. 血龍狂舞序章
  4. 血龍狂舞章節 38,監視者。
  5. 血龍狂舞章節 31,梅麗珊卓。
  6. 血龍狂舞章節 45,盲眼女孩。
  7. 血龍狂舞章節 69,瓊恩。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