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蘭尼斯特
Jaime Lannister
House Lannister.png Kingsguard.PNG
Jaime art.jpg
配圖:詹姆·蘭尼斯特 By Anja Dalisa© 人物形象是電視劇演員尼古拉·科斯特·瓦爾道
基本信息
別名 弒君者
蘭尼斯特雄獅
殘廢
頭銜 爵士
御林鐵衛隊長
東境守護(前)
勢力 蘭尼斯特家族
御林鐵衛
文化 維斯特洛
出生 266AC,出生於凱岩城
人物關係
父親 泰溫·蘭尼斯特
母親 喬安娜·蘭尼斯特
戀情 瑟曦·蘭尼斯特
不和 艾德·史塔克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 (登場)
烽火危城 (登場)
劍刃風暴 (POV)
群鴉盛宴 (POV)
血龍狂舞 (POV)
關於《權力遊戲》電視劇中的詹姆·蘭尼斯特,請參看TV:詹姆·蘭尼斯特
那個少年,從小想當亞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個彎,最後成為了微笑騎士。



詹姆·蘭尼斯特Jaime Lannister,人稱「弒君者」,是一位蘭尼斯特家族的騎士。他是凱岩城領主泰溫·蘭尼斯特公爵和妻子喬安娜夫人的第二個孩子,同時也是他們的長子。他有一個雙胞胎姐姐瑟曦,和一個弟弟提利昂

詹姆在年僅十五歲就成為了「瘋王」伊里斯御林鐵衛,是這支享有極高聲譽的傳奇騎士團史上最年輕的成員。[1]他在篡奪者戰爭中為了阻止野火焚燒君臨,背叛了他的國王,將其殺死在鐵王座之下,因此得到了「弒君者」這個充滿輕蔑和鄙視意味的外號。[2][3]

詹姆一直都與他的雙胞胎姐姐瑟曦秘密保持著肉體關係。並生有二子一女——喬佛里彌塞菈托曼,儘管三個孩子的官方身份是瑟曦與勞勃國王的後代。[4]

從《劍刃風暴》這一卷開始,詹姆成為了一個POV人物

美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中,詹姆由丹麥演員尼古拉·科斯特·瓦爾道(Nikolaj Coster-Waldau)飾演,從第一季起就是該劇的重要角色之一。

性格與外貌

可參閱:詹姆·蘭尼斯特有關的圖片。(59張)
詹姆 by MagaliVilleneuve 出自FFG

詹姆生得高大英挺,金髮飄揚,有著「閃亮的碧眼和利如刀鋒的笑容」。[2] 他被公認是一名相貌英俊的美男子,還同時擁有迷人機智和冷酷傲慢兩種截然相反的評價。

詹姆和瑟曦的長相非常相似,「像一個模子刻出的雕塑」[5]。小時候他們甚至互換衣服假扮對方,連父親泰溫都看不出來[6]布蘭·史塔克認為詹姆看上去像是「傳說中的騎士」。[7] 作為御林鐵衛的一員,詹姆身著白色盔甲,身披白色斗篷,不過他以自己的金甲聞名於世。手持鍍金長劍,偶爾戴著嵌有雄獅的頭盔。[8][9][10][11][12] 被俘一年後,詹姆的外貌徹底改變了。因為不允許清理,他現在臉上都是濃密的鬍鬚,頭髮因許久不洗而打結。這次俘虜讓他看上去瞬間老了五歲,面孔蒼白、臉頰消瘦、雙眼神凹。儘管如此,外人依舊可以一眼就看出他的帥氣和魅力。[13][14] 為了在旅途中隱藏身份,詹姆修剪了髮型,只留下下巴的黃色鬍鬚。[14] 當他到達君臨時,鬍鬚又長出了一些,變成粗糙的鬍渣。[15] [16] 他的面頰依舊消瘦,下凹,下垂的眼袋讓他又老了幾歲。[17] 詹姆開始讓頭髮和鬍鬚恣意生長,[18] 不過一些頭髮已經開始變得灰白。[19]

詹姆天生就是名戰士,對政治和謀略小有興趣,他很少將事情認真對待。[5] 他本人承認,僅有當戰鬥和做愛時候才有真正活著的感覺。[6] 他給旁人留下傲慢無理、是非不分、毀譽的印象[20][21][3][22] 殺死瘋王令他聲名狼藉,他說的每一句話最終都成為醜化自己的證據。[23] 此外,詹姆還非常輕率、頑固、易怒。[24][25] 大家都知道他沒有耐心,[26] 並擔心他的行為會帶來嚴重的後果。[27] 詹姆作為一個偉大的戰士,[28] 他的手下對他十分忠誠。[29][30] 他英勇無比,不懼死亡。[14]

歷史

少年時期

詹姆和他的雙胞胎姐姐瑟曦自幼年起就形影不離,甚至在童年時期開始觀看動物的性行為進行模仿。一次偶然中,他們被母親喬安娜·蘭尼斯特的侍女撞見,詹姆的臥室立即被搬到城堡的另一邊,瑟曦的臥室安排士兵值守。同時兩人都被母親警告不許再犯,否則將不得不告訴他們的父親。[21][31]

詹姆九歲那年,母親在分娩他的弟弟提利昂時因為難產而去世。儘管提利昂是個畸形的侏儒,詹姆仍然對他表現出一個哥哥應有的全部真誠的愛。[5]

十一歲時,詹姆在秧雞廳成為了薩姆納·克雷赫爵士的侍從。兩年之後以侍從的身份贏得了人生第一個團體比武的冠軍。

成為騎士

詹姆贏得比武 by Amok ©

十五歲時,詹姆在剿滅御林兄弟會的戰鬥中因為作戰英勇被亞瑟·戴恩爵士封為騎士[32]之後他前往君臨城探訪數年未見的姐姐,卻被告知泰溫公爵計劃讓他迎娶奔流城公爵霍斯特·徒利的第二個女兒萊莎·徒利瑟曦提議詹姆接替剛剛去世的哈蘭·格蘭德森爵士,加入御林鐵衛,這樣既可以接近姐姐,又可以避免和萊莎的婚事。經過一晚激烈的性愛之後,他同意了瑟曦的計劃。[32]

一個月之後,詹姆獲准加入御林鐵衛。在赫倫堡的舉行的授職典禮上,由隊長傑拉德·海塔爾爵士為他披上白袍,成為御林鐵衛史上最年輕的成員。[1] 但是,伊里斯國王當晚就翻了臉,命他返回君臨城去保護蕾拉王后韋賽里斯王子,使他喪失在河安大人舉辦的比武大會中取得榮譽的機會。詹姆立刻意識到國王選他加入御林鐵衛僅僅是為了剝奪泰溫的繼承人,以此來羞辱他瘋狂嫉妒著的泰溫公爵[33]此外,原本打算能接近姐姐的計劃也落了空,泰溫公爵因為這個變故而震怒,辭去首相職位帶著瑟曦返回凱岩城。詹姆卻留在宮裡,守衛著日漸瘋狂的國王。

御林鐵衛

詹姆爵士 by © John Picacio

詹姆擔任御林鐵衛期間,伊里斯的瘋狂愈加嚴重,對於國王的瘋狂行徑,詹姆時常陷入一種矛盾並且困擾的心境。一天晚上,他和瓊恩·戴瑞蕾拉王后的臥室外值班守衛,聽見伊里斯在內像野獸一般粗暴的蹂躪她。詹姆忍不住說道,「我們曾發誓保護她不受他人傷害。」而戴瑞卻回答他,「是的,但是國王除外。」[1]布蘭登瑞卡德·史塔克被處以酷刑的時候,他同樣表達了這種不安的心情,傑拉德·海塔爾卻提醒他:「我們發誓守衛國王,而不是審判國王。」[13] 後來詹姆用「視而不見,進入自己的內心」的方式應付伊里斯的種種酷刑,這種方法他在後來教給了兒子托曼,讓他以此來面對嚴酷的現實。

篡奪者戰爭爆發後,伊里斯拒絕詹姆加入平叛王軍,只是命他留在君臨作為潛在人質,防止彼時尚未明確表示傾向的泰溫公爵加入叛軍。

當戰爭局勢明顯偏向叛亂者一方,君臨眼見即將陷落,伊里斯在寵幸的火術士的協助下,計劃在城內四處埋下野火罐子,寧可將整個城市付之一炬也不願白白送給勞勃·拜拉席恩。接連放逐兩位首相歐文·瑪瑞魏斯瓊恩·柯林頓之後,伊里斯任命科爾頓·切斯德接任。新首相請求國王放棄這個瘋狂的計劃,苦苦哀求卻終究無用,一氣之下扯掉首相項鍊扔在地板上。因為這個,伊里斯將他活活燒死,並把職位賞給自己最信任的火術士羅薩特。在這期間,詹姆一直護衛著國王,知曉他計劃的每個細節但是始終保持沉默[3]

弒君者

詹姆殺死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 by Michael Komarck ©

三叉戟河之戰的爆發促使泰溫採取行動,他率兵抵達君臨城下,以援軍的名義請求進入。儘管瓦里斯認為泰溫是叛徒,伊里斯國王還是聽從派席爾大學士的建議,為泰溫打開大門。一旦進入城中,泰溫立刻調轉矛頭指向伊里斯,拉開了君臨淪陷的帷幕。伊里斯得知後大怒,命令詹姆將他父親的首級獻上。詹姆沒有聽從命令,而是前去將受命毀滅全城的火術士羅薩特殺死,隨後在鐵王座下一劍割斷伊里斯的喉嚨,以防他將焚城命令下達給另一名火術士。

詹姆坐上鐵王座,泰溫公爵麾下的伊利·維斯特林爵士、羅蘭德·克雷赫伯爵率領眾人隨即到來,目睹了詹姆所做的一切。他們詢問是否要擁立新王,詹姆不置可否,只是坐在鐵王座上,將染血的寶劍橫陳於膝,靜靜等待下一個來人。這時,艾德·史塔克騎著馬帶領手下闖入大殿,對他聲稱王座應當歸勞勃·拜拉席恩所有。

詹姆坐在鐵王座上 by Michael Komarck ©

接下來的日子,詹姆暗中搜尋到剩下兩個參與了伊里斯焚城計劃的火術士:貝里斯高苟思,然後殺了他們。[3] 儘管艾德·史塔克竭力抗爭,堅稱詹姆應當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軍團勞勃國王還是赦免了他,讓他繼續留任御林鐵衛。與此同時,勞勃也四處宣揚,讓他的新名號弒君者聞名於世。

儘管背叛瘋王的行為令他受盡各種辱罵,詹姆仍然認為殺死伊里斯是令他自豪的傑作。而他殺死瘋王的真正動機,也從未被世人所知曉。

勞勃國王統治時

儘管姐姐瑟曦嫁給勞勃國王成為了王后,詹姆依然與她保持著特殊關係。其後的數年間,瑟曦一共生育了三個孩子:喬佛里王子彌塞菈公主托曼王子。雖然在大多數人眼中,他們都是勞勃國王的子女,而實際上,詹姆才是這三個孩子的親生父親。同時,從外貌上講,三個孩子的長相都與親生父母非常相似。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詹姆·蘭尼斯特劇照

瓊恩·艾林去世後,勞勃國王北上前往臨冬城造訪奈德·史塔克,邀請他繼任瓊恩擔任首相。隨行隊伍幾乎包括整個宮廷,詹姆和瑟曦也在其中。

詹姆和瑟曦在臨冬城一個廢棄的塔樓內私會時,被布蘭·史塔克撞見。布蘭受驚之下幾乎從塔頂跌落,詹姆伸手將他拉了上來,隨後為了使私會之事不外泄而從窗戶將他推出塔外。雖然布蘭並未如詹姆所願死去,但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奈德·史塔克接受勞勃的邀請來到君臨城出任首相,並且著手調查瓊恩·艾林的真正死因。[34][35]調查過程中,奈德發現歷代蘭尼斯特家族與拜拉席恩家族聯姻產下後代的均為黑髮,而瑟曦的三個孩子:喬佛里、彌塞菈和托曼均為金髮,[4]由此察覺了詹姆和瑟曦的特殊關係。

與此同時,奈德的妻子凱特琳·史塔克夫人由於懷疑詹姆的弟弟提利昂布蘭遭受暗殺的幕後主使而將其抓捕。[36]詹姆聽聞消息後,帶領人馬在君臨一條大街上圍堵了剛從妓院出來的奈德一行。詹姆要求奈德下令釋放弟弟,遭受拒絕之後命令手下攻擊奈德和他的隨從,自己則是策馬離去。一陣廝殺之後雙方各有死傷,奈德的一條小腿也在搏鬥中被馬壓斷。[37]隨後詹姆從君臨逃離,加入他父親大軍。[11]

詹姆被捕 by Mathia Arkoniel ©

詹姆率領一支西境軍隊對付河間諸侯,在金牙城擊潰了艾德慕·徒利的主力部隊,成功包圍了奔流城[38]隨後,羅柏·史塔克率領一支北境軍隊奔赴河間支援奔流城,在囈語森林之戰襲營之戰成功偷襲蘭尼斯特軍。詹姆發現中了埋伏之後一度發起猛攻,試圖擊殺羅柏扭轉敗局,戰鬥中殺死了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的兩個兒子艾德托倫,以及哈瑞斯·霍伍德伯爵的兒子戴林恩,但終於還是不敵被俘。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泰溫公爵指派提利昂代理首相期間,提利昂承諾設法營救詹姆,以此來贏得瑟曦的支持。[39] 提利昂派出四個人跟隨使團混入奔流城,在他們的策劃解救下,詹姆曾一度逃脫囚室之外。途中被提前返回的艾德慕發現,雙方發生激烈的打鬥,詹姆以手中之劍給對方以重創,砍死砍傷數人,最終卻寡不敵眾,未能成功逃離。艾德慕因此而被激怒,取消原本較為優待的囚禁條件,將詹姆由塔樓囚室換到骯髒的地牢之中嚴密監禁。為了防止再次逃脫,又將其手腳戴上相互連接的鎖鏈,並將腳鐐釘在牆上。[40]這段時間,瑟曦在君臨將他們的堂弟藍賽爾當做情人,作為詹姆的替身。

五王之戰期間,詹姆一直被囚禁在奔流城。關於釋放的談判始終未能取得進展,提利昂以首相身份公開宣稱願意釋放史塔克家的兩名女孩換取哥哥詹姆歸來,但是羅柏·史塔克卻並未同意。凱特琳在得知兩名幼子的死訊之後傷心欲狂,於是趁夜晚私自前往地牢對詹姆進行審訊,並放走了詹姆,以求換回自己的女兒。[41]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失去右手後的詹姆 by Mustamirri

布蕾妮、詹姆和他的表弟克里奧·佛雷駕著一隻小船前往君臨。由於在奔流城羈押將近一年,詹姆變得十分消瘦,加上長時間未經修整的頭髮,使他看起來十足像一頭雄獅。為了不被奔流城侍衛隊長羅賓·萊格爵士帶領的追兵再次擒獲,詹姆決定剔去一頭標誌性的金髮,留下蓬亂的鬍子,使自己看起來就像另一個人。和追兵激鬥的過程中,布蕾妮悄悄爬上懸崖,扔下卵石、推下巨大的岩石,將對方的船隻砸毀,由此擺脫了追擊。[14] 但是,他們卻未能逃過瓦格·霍特帶領的勇士團,這群人曾經由泰溫公爵所僱傭,現在已經轉而投向新近加冕的北境之王羅柏·史塔克。

瓦格·霍特懷疑自己的上司盧斯·波頓有投向蘭尼斯特家族的打算,於是命令手下佐羅將詹姆的右手砍下,打算以此將泰溫公爵的怒火引向波頓。[21]

對於詹姆來說,失去用劍的手,失去戰鬥的力量,就等於被摧毀了一切。他陷入深深的絕望,失去了生存的意志。一同被捕的布蕾妮始終在一旁鼓勵他,提醒他世上還有很多事情值得他活下去:比如家庭、比如復仇。當被押送到赫倫堡,波頓伯爵命令一位被學城開除的學士——科本治療詹姆斷手,科本對傷口進行了清洗、縫合和包紮。[23]

詹姆營救布蕾妮 by Marc Simonetti ©

詹姆和布蕾妮在浴室里共用一個浴盆洗澡,詹姆向布蕾妮吐露了君臨城之戰許多不為人知的細節,甚至包括伊里斯野火焚城的計劃。之後,盧斯·波頓邀請他們共進晚餐,席間暗示只要詹姆能確保他父親大人不在斷手一事上追究自己的責任,就願意放他回家。雙方就此達成一致,波頓伯爵便命令「鐵腿」沃頓護送詹姆平安到達君臨城。而布蕾妮卻被留下,作為瓦格·霍特的獎賞。[3]

波頓伯爵出發前往支援羅柏國王,由沃頓啟程護送詹姆前往君臨,還有科本學士一路隨行以確保詹姆的健康。途中,詹姆枕著一截魚梁木樹樁睡著,夢見了蘭尼斯特家人、雷加王子、已經死去的御林鐵衛兄弟,和布蕾妮。因為這個夢,詹姆決定掉頭轉回赫倫堡,從瓦格·霍特的手裡救下了布蕾妮。[33]

行進途中,詹姆得知喬佛里的死訊,雖然並不悲傷,但是為了儘早回到姐姐身邊給她安慰,決定改為急行軍。當隊伍到達君臨城,他們撞見了洛拉斯·提利爾爵士。洛拉斯非常憤怒,控告布蕾妮謀殺藍禮·拜拉席恩,詹姆又一次將她解救出來,並且為了阻止兩人相鬥而將她拘留於塔樓待訊。隨後詹姆來到聖堂看望為兒子喬佛里守靈的瑟曦,久別重逢,他們在喬佛里靈前的祭台上激烈地做愛。——隨著兩人關係的破裂,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發生親密關係。

泰溫公爵試圖讓詹姆退出御林鐵衛,回到自己身邊,娶妻生子,當凱岩城的繼承人,但是遭到詹姆的強烈拒絕。

由於失去用劍的手,他將泰溫所贈的瓦雷利亞鋼守誓劍轉送給了布蕾妮,讓她去尋找並且保護珊莎·史塔克,使之免於落入瑟曦之手。[42]

即使提利昂被瑟曦指控,接連輸掉庭審和比武審判,詹姆依然不相信提利昂就是謀殺兒子喬佛里的兇手。他強迫瓦里斯安排放走提利昂。在他逃走之前坦白了一件舊事:多年之前詹姆曾告訴提利昂,他秘密結婚的妻子泰莎是自己花錢雇來的妓女,只是為了讓提利昂體驗男女之事。後來,為了給他深刻的教訓,泰溫公爵命令整營的士兵隨意「享用」泰莎,還讓提利昂最後一個上。實際上泰莎確實是一個農夫的女兒,她愛上提利昂也並非出自安排。詹姆當年的謊言完全出自泰溫的強迫,這次放走他是為了彌補心中的愧疚。

得知真相的提利昂暴怒,將詹姆推倒在地,報復性地謊稱喬佛里死於自己的謀殺並向聲稱瑟曦背著他和藍賽爾奧斯蒙·凱特布萊克以及月童出軌。隨後提利昂扔下詹姆獨自離去,在詹姆不知情的情況下潛入泰溫的臥室,殺死了自己的父親,然後逃得無影無蹤[16]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由於認為是自己私自放走弟弟才會導致父親被殺,詹姆心懷愧疚,決定在貝勒大聖堂為父親守靈七天七夜。當天夜裡,瑟曦冒雨前來請求他出任國王之手,詹姆拒絕,瑟曦生氣地離去。為了拉攏提利爾家族,在詹姆的建議之下,瑟曦同意了托曼和瑪格麗·提利爾的婚事,以此換取梅斯·提利爾在婚禮完成之後離開君臨。[43]

由於得知了他和瑟曦的私情,叔叔凱馮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差,在泰溫公爵的葬禮之後就匆匆離去。隨著兩人在處理政務上的分歧日益加劇,姐姐也越來越疏遠他,很快,詹姆就在瑟曦的命令之下離開君臨,前往奔流城接手圍城事宜。臨走前他找人做了一隻可以用皮帶綁在斷肢上的假手,新「手」用純金打造,指甲的部位鑲嵌著祖母綠,手指半攏,可以握住酒杯,也可以把盾牌綁在上面,但是無法握劍。為了鍛鍊左手,行軍途中,詹姆每天晚上都和伊林·派恩爵士比武練習,卻只能被揍得遍體鱗傷。

詹姆與姑媽吉娜·蘭尼斯特 by Pojypojy ©

經過赫倫堡的時候,他任命博尼佛·哈斯提爵士為代理城主,並釋放了一些羈押在此的俘虜,包括白港威里斯·曼德勒爵士。有天晚上,詹姆和羅蘭·柯林頓爵士起了衝突,因為後者提到布蕾妮的時候出言不遜,令他非常生氣[19]。於是詹姆打發羅蘭和格雷果·克里岡的手下護送威里斯前往女泉鎮,從那裡再乘船回到白港[44]

離開赫倫堡後,詹姆在堂弟藍賽爾的封地戴瑞城再次停下。藍賽爾面容憔悴,已經皈依七神,心懷懺悔地向他坦白了曾經和瑟曦有過私情[44]

到達奔流城後,詹姆和表弟達馮·蘭尼斯特以及萊曼·佛雷率領的聯軍會合。詹姆親自前往城外和布林登·徒利談判,但是並未說服對方開城投降。於是詹姆找來他們的俘虜、布林登的侄子、奔流城的現任領主艾德慕·徒利,告訴他將會被釋放回城。只要獻城投降,就可以和布林登穿上黑衣成為守夜人,城內居民則可以自由選擇去留;如果頑抗到底,破城之後就會全部殺光燒光,他的妻子一旦生下孩子,也會被立即殺掉[22]。艾德慕獻出城堡,並且選擇前往凱岩城當俘虜。他在開啟城門之前偷偷放走布林登,詹姆對此非常憤怒,派人四處搜尋,但並未成功。[45]

不久,詹姆收到一封瑟曦的求救信。瑟曦被總主教囚禁,即將遭受審判,請求詹姆作為代理騎士為她參加比武審判。詹姆並未回復,只是命人將信燒掉了。[45]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詹姆抵達鴉樹城,解決陷入僵局的圍城戰泰陀斯·布萊伍德伯爵親自向他投降,詹姆儘量避免使他感到屈辱,不過還是按傑諾斯·布雷肯伯爵的要求把布萊伍德家一部分土地劃歸布雷肯家。詹姆也向這兩支曾為羅柏·史塔克效命的家族索要了人質。

隨後他率部返回奔流城,駐紮在銅分樹村外。當天晚上,塔斯的布蕾妮意外造訪,聲稱她已經找到珊莎·史塔克,請求詹姆獨自跟她前去,否則獵狗就會殺了那女孩。[46]詹姆跟隨她離開,至今仍然下落不明。[47]

電視劇

Section icon tv.png  內容來源 HBO電視劇「權力遊戲
本部分與小說中有關「詹姆·蘭尼斯特」的劇情設定、人物命運可能有差異,請勿混淆,更多電視劇與小說的差別請查閱此處

第四季

詹姆揮舞著新鑄成的瓦雷利亞鋼劍

泰溫計劃讓詹姆卸任御林鐵衛一職回到凱岩城,代替自己凱岩城公爵的位置,但被詹姆拒絕。[48]詹姆不同意布蕾妮將珊莎救出君臨的計劃,而是認為君臨才是對珊莎最安全的地方。[48]

提利昂向詹姆推薦了波隆陪他練劍。在婚禮上,詹姆與洛拉斯·提利爾發生了口角。[49]喬佛里死後,詹姆來到貝勒聖堂同瑟曦一起悼念死去的兒子。支走其他人後,詹姆試圖用吻安慰瑟曦,隨後在喬佛里的屍體旁邊強行與瑟曦發生了關係。[50]

詹姆試圖說服瑟曦相信提利昂的清白,但被瑟曦拒絕。詹姆約布蕾妮在白劍塔碰面,將自己的瓦雷利亞劍和一身新鎧甲送給她,讓她找到珊莎,保護她不受自己姐姐的傷害。此外,他還將波德瑞克·派恩交給布蕾妮當侍從。[51]

在提利昂受審前,詹姆發現找來的證人都對提利昂非常不利。泰溫同意放過提利昂,但表示他需要認罪,最後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52]在比武審判開始前,詹姆拜訪了關在牢里的提利昂,兩人談起去世的表親歐森·蘭尼斯特。返回場內的詹姆與泰溫、梅斯·提利爾、瑟曦、派席爾瓦里斯同坐。[53]

詹姆放走了提利昂

瑟曦在白劍塔找到詹姆,說已經將兩人的秘密透露給泰溫,令詹姆震驚不已。隨後瑟曦開始色誘他,詹姆最終沒能禁住誘惑。詹姆將提利昂救出監獄,並安排他坐瓦里斯的船逃往大海另一端的厄斯索斯[54]

第五季

瑟曦將收到來自馬泰爾家族的威脅並責備詹姆從沒有盡過父親的責任。詹姆表示自己會帶彌賽菈回家。隨後詹姆帶者波隆一同前往多恩尋找彌賽菈。[55]當詹姆和波隆進入流水花園時,看到彌賽菈與崔斯丹·馬泰爾一起嬉戲。詹姆試圖帶走彌賽菈時被計劃暗殺彌賽菈的沙蛇攻擊。雙方發生爭鬥,直到阿利歐·何塔帶著馬泰爾的守衛趕到。波隆、沙蛇和艾拉莉亞被捕。[56]

詹姆警告彌賽菈處境危險,但隱瞞了馬泰爾欲為紅毒蛇報仇的事實。彌賽菈卻表示自己想嫁給崔斯丹。[57]不久,詹姆被帶至流水花園的大廳,與道朗·馬泰爾親王、艾拉莉亞·沙德和崔斯丹·馬泰爾王子和彌賽菈一起進餐。道朗同意讓彌賽菈回家,但要堅持多恩與鐵王座的和平關係,因此崔斯丹和彌賽菈的婚約不得取消;此外,他還要替代奧柏倫·馬泰爾在御前會議的席位。詹姆接受了道朗的條件。[58]

隨後詹姆、波隆、彌賽菈和崔斯丹一併乘船前往君臨。道別時,艾拉莉亞藉機擁吻彌賽菈並下毒。啟程後,彌賽菈坦白了自己知道詹姆就是自己的父親,並且對此表示開心。就在詹姆激動不已之時,彌賽菈毒發身亡。[59]

第六季

詹姆從多恩帶回了彌賽菈的屍體。發誓必將奪回屬於他們的一切。[60]隨後詹姆來到貝勒聖堂托曼一起悼念彌賽菈。隨後詹姆支走托曼並脅大麻雀遠離自己的家人。[61]

詹姆陪瑟曦一起參加了御前議會,成為了瑟曦干預朝政的堅定支持者。[62]他幫助瑟曦說服了凱馮和奧蓮娜,集結提利爾蘭尼斯特的軍隊,準備向大麻雀動手。[63]

貝勒聖堂兵變未遂後,托曼移除了詹姆御林鐵衛的職務,命他帶兵奪回黑魚徒利奪走的奔流城[64]詹姆在波隆的陪同下率領8000大軍抵達奔流城,從佛雷家族手中接手了指揮權。他優待了艾德慕,並試圖勸布林登投降,但黑魚拒絕了他。[65]

布蕾妮出現,告訴詹姆自己完成了對凱特琳·徒利的誓言以及此行的真實目的——尋求黑魚的幫助。詹姆最終同意布蕾妮進入奔流城勸說黑魚投降,答應讓徒利大軍安全北上,並將守誓劍永遠贈給了布蕾妮。[66]

詹姆引誘艾德慕獻出奔流城,並稱自己可以為了瑟曦做任何事。最終,艾德慕終於同意交出奔流城。[66]奔流城淪陷之後,詹姆看到布蕾妮與波德瑞克在黑夜中划船離開奔流城,揮手向她道別。[66]

奪回奔流城之後,詹姆和波隆出席了在孿河城召開的慶功宴。隨後他率軍返回,來到了幾乎被野火夷為平地的君臨。詹姆選擇了留在瑟曦的身邊,並出席了瑟曦的加冕儀式。[67]

家族

語錄

好好想一想,我為愛情做了些什麼。[7]
—— 詹姆推下布蘭·史塔克時說


史塔克,可別瞎擔心喲,我只是先幫咱們勞勃暖暖位子罷了。不過這把椅子恐怕坐起來不大舒服哪! [8]詹姆對剛到達紅堡艾德·史塔克


沒人能像我。世上只有一個我。[13]


這世上雖有一個人為我從未付出的善意愛著我,卻有很多很多人因我最大的恩惠而辱罵我。 [13]
—— 詹姆對凱特琳·徒利


我老實告訴你,玷污我的正是這身白袍,別無他物。[32]
—— 詹姆對布蕾妮


詹姆打定主意,定要歸還珊莎,如果可能,連她妹妹一起還。這當然不是為贏得什麼狗屁榮譽,但眾人皆以為他反覆無常,他卻偏要恪守信誓,感覺多麼美妙![21]
—— 詹姆選擇堅守自己對凱特琳·徒利許下的誓言


詹姆: 爵士,你有所失職,不曾向我們的新弟兄教誨最基本的職責。

馬林: 什麼職責?
詹姆: 保護國王的生命。自我離城以來,死了幾個國王?兩個?[15]

—— 詹姆和馬林·特蘭


那個少年,從小想當亞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個彎,最後成為了微笑騎士[17]詹姆想著過去的自己


我接受『拂曉神劍』亞瑟·戴恩的指導——告訴你,他可以一邊用右手撒尿,一邊以左手使劍,砍翻你們五個廢物。[17]


我失去了右手,失去了父親,失去了兒子,失去了姐姐,失去了愛情,不久連弟弟也要失去。可他們居然告訴我,蘭尼斯特家族贏得了戰爭。[42]


我生過國王,也害過國王,珊莎·史塔克卻是好不容易能染指那寶貝榮譽的機會。[42]
—— 詹姆對布蕾妮


或許某一天,蘭尼斯特,或許某一天老百姓們會真的稱呼你為金手將軍:公正的金手將軍。[19]
—— 詹姆吊死土匪時想

他人眼中的詹姆

瓊恩發覺自己幾乎無法將視線自他身上抽離。這才是王者應有的風範,詹姆走過面前時,他如此暗想。[2]


只有詹姆·蘭尼斯特爵士看起來比較像故事裡的偉大騎士,他也是七鐵衛之一,不過羅柏說他殺了瘋狂的老王,已經不能算御林鐵衛了。[7]


提利昂很清楚哥哥那對凡事都蠻不在乎的個性,因此不想跟他計較。自己過去那段慘痛而漫長的童年歲月里,只有詹姆對他有過那麼一絲感情和尊重,光為這一點,提利昂就不願跟他計較任何事。[5]


勞勃:我有什麼理由不信任他?我叫他辦的事他沒有一次讓我失望,就連我現在的王位都是靠他的寶劍贏來的咧。

艾德:他發誓以性命守護國王,結果卻一劍割了國王的喉嚨。
勞勃:媽的,總得有人動手吧?要是他沒殺掉伊里斯,那麼不是你殺就是我殺。
艾德:我們可不是宣誓效死的御林鐵衛[8]


至於剛愎輕率又衝動易怒的詹姆,那就更別提了。遇到繩結,只要能用劍斬成兩段,哥哥是決計不會動腦筋解開的。[24]


詹姆和我不只是姐弟,我們根本是分成兩半的同一個生命,我們共享同一子宮。據我們家老師傅說,他托著我的腳方才來到人世。當我倆結合的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完整。[4]


我弟弟勝過你朋友一百倍。[4]瑟曦·蘭尼斯特艾德·史塔克


換成你哥哥詹姆,他絕不會屈服於一介婦人之手。[68]


弒君者? 就那個以他誓言守護的國王的鮮血來玷污自己寶劍的虛偽騎士嗎?[69]


哥哥詹姆總有辦法使人忠心追隨,甚至賠上性命都在所不惜,提利昂可沒這本領。他拿黃金換取忠誠,用姓氏使人服從。[29]


自那晚在囈語森林被俘以來,詹姆·蘭尼斯特便連刮面也不被允許,那張和太后如此神似的面容而今被蓬鬆的鬍鬚所覆蓋。燈光下,長須閃著金光,他看上去就像碩大的金黃猛獅,雖然被銬住,依然很雄偉。未梳洗的頭髮糾結垂肩,身上衣物業已破爛,面孔則蒼白枯槁……但這位男子依然充滿了力與美。 [13]


凱特琳滿心厭惡地俯瞰他。世上還能找到別的人像他這般美麗卻又如此可鄙嗎?[13]


你好英俊,一襲白衣,大家都說你是最勇敢的騎士。後來我和許多男人睡過,每次都閉上眼睛,假裝那是你,假裝他們有你柔軟的皮膚和金黃的捲髮。[33]
—— 皮雅


當時他因為長期囚禁而變得虛弱,手腕上還有鎖鏈。假如沒有鎖鏈的牽制,他的力量又不曾被削弱,那麼七大王國之內,沒有一個騎士能與他匹敵。詹姆有過許多惡行,但他是個絕頂高手!把他弄成殘廢實在是異常殘酷的行為。殺死獅子是一回事,砍掉他的爪子,折磨其心智,又是另一回事。 [28]布蕾妮憶起詹姆斷手前與她的一次戰鬥


你笑的模樣像吉利安,打起仗來像提蓋,你身上還有某些屬於凱馮的精神,否則就不會披上白袍了……但提利昂才是泰溫的兒子,不是你。[70]


詹姆: 你的條件呢?

布林登: 對你?我不跟你談條件。
詹姆: 那你還來談判作甚?
布林登: 圍城枯燥得要命,我是來欣賞你的斷肢,並且聽聽你要如何掩飾自己新一輪醜行的。結果很遺憾,你的表現不及格。弒君者,你總是教我失望。[22]

—— 詹姆和「黑魚」布林登


圖科·李霍,儘管黑得像學士的墨水一樣,但是身手迅捷而有力,是他自詹姆·蘭尼斯特以來見過最好的天生劍客。


我哥哥詹姆堪稱宇內名將,但他對權力沒興趣,別人把權柄交給他,他會躲得遠遠的。[71]


賽爾彌看重的是御林鐵衛的寶貝榮譽,向來排斥詹姆加入那個小圈子。勞勃叛亂之前,老騎士說詹姆太年輕、太嫩;勞勃叛亂之後,他則四處宣揚該讓弒君者脫下白袍、披上黑衣[72]
—— 提利昂·蘭尼斯特想著巴利斯坦·賽爾彌非常蔑視詹姆的行徑

圖庫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1.2 群鴉盛宴章節 16,詹姆。
  2. 2.0 2.1 2.2 權力遊戲章節 5,瓊恩。
  3. 3.0 3.1 3.2 3.3 3.4 劍刃風暴章節 37,詹姆。
  4. 4.0 4.1 4.2 4.3 權力遊戲章節 45,艾德。
  5. 5.0 5.1 5.2 5.3 權力遊戲章節 9,提利昂。
  6. 6.0 6.1 烽火危城章節 60,珊莎。
  7. 7.0 7.1 7.2 權力遊戲章節 8,布蘭。
  8. 8.0 8.1 8.2 權力遊戲章節 12,艾德。
  9. 權力遊戲章節 29,珊莎。
  10. 權力遊戲章節 30,艾德。
  11. 11.0 11.1 權力遊戲章節 39,艾德。
  12. 權力遊戲章節 58,艾德。
  13.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烽火危城章節 55,凱特琳。
  14. 14.0 14.1 14.2 14.3 劍刃風暴章節 1,詹姆。
  15. 15.0 15.1 劍刃風暴章節 62,詹姆。
  16. 16.0 16.1 劍刃風暴章節 77,提利昂。
  17. 17.0 17.1 17.2 劍刃風暴章節 67,詹姆。
  18. 群鴉盛宴章節 7,瑟曦。
  19. 19.0 19.1 19.2 群鴉盛宴章節 27,詹姆。
  20. 權力遊戲章節 34,凱特琳。
  21. 21.0 21.1 21.2 21.3 劍刃風暴章節 21,詹姆。
  22. 22.0 22.1 22.2 群鴉盛宴章節 38,詹姆。
  23. 23.0 23.1 劍刃風暴章節 31,詹姆。
  24. 24.0 24.1 權力遊戲章節 38,提利昂。
  25. 劍刃風暴章節 68,珊莎。
  26. 權力遊戲章節 63,凱特琳。
  27. 烽火危城章節 54,提利昂。
  28. 28.0 28.1 群鴉盛宴章節 4,布蕾妮。
  29. 29.0 29.1 權力遊戲章節 62,提利昂。
  30. 劍刃風暴章節 4,提利昂。
  31. 群鴉盛宴章節 3,瑟曦。
  32. 32.0 32.1 32.2 劍刃風暴章節 11,詹姆。
  33. 33.0 33.1 33.2 劍刃風暴章節 44,詹姆。
  34. 權力遊戲章節 6,凱特琳。
  35. 權力遊戲章節 25,艾德。
  36. 權力遊戲章節 28,凱特琳。
  37. 權力遊戲章節 35,艾德。
  38. 權力遊戲章節 55,凱特琳。
  39. 烽火危城章節 3,提利昂。
  40. 烽火危城章節 39,凱特琳。
  41. 烽火危城章節 45,凱特琳。
  42. 42.0 42.1 42.2 劍刃風暴章節 72,詹姆。
  43. 群鴉盛宴章節 12,瑟曦。
  44. 44.0 44.1 群鴉盛宴章節 30,詹姆。
  45. 45.0 45.1 群鴉盛宴章節 43,瑟曦。
  46. 血龍狂舞章節 48,詹姆。
  47. 血龍狂舞章節 54,瑟曦。
  48. 48.0 48.1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一集,雙劍
  49.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二集,王家婚禮
  50.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三集,碎鐐之人
  51.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五集,托曼一世
  52.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六集,國法家法
  53.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八集,比武審判
  54. 權力遊戲第四季第十集,萬生之子
  55.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二集,黑白之院
  56.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六集,不屈不撓
  57.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七集,禮物
  58.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九集,血龍狂舞
  59. 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十集,聖母慈悲
  60.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一集,紅袍祭司
  61.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二集,
  62.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三集,破誓者
  63.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四集,陌客之書
  64.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六集,吾血之血
  65.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七集,殘人
  66. 66.0 66.1 66.2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八集,無名之輩
  67.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十集,寒冬冽風
  68. 權力遊戲章節 56,提利昂。
  69. 權力遊戲章節 57,珊莎。
  70. 群鴉盛宴章節 33,詹姆。
  71. 血龍狂舞章節 22,提利昂。
  72. 血龍狂舞章節 57,提利昂。
5.0
1票
avatar
0
分數 0

這個人我不太喜歡,不是因為他推下布蘭,也不是因為篡奪者戰爭時放他那不要臉老爹進城。是因為他把瘋王殺了後,把伊莉亞娘仨忘得一乾二淨。

2年
avatar
Yiyi
分數 0

詹姆電視劇部分完成,quote部分也更新完畢。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