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了一代人的長夜
復活死人與活人作戰
屍鬼吃人肉

長夜Long Night指的是一個整個已知世界共同流傳的神話故事,一段被恐怖的黑暗與寒冬所籠罩的那段歷史時期。在伊耿登陸前八千年、英雄紀元時期,一場持續長達一代人的淒冷無比的冬天降臨了,給世界帶來了無盡的黑暗,饑荒和恐懼。[1]

過程

長夜

在立下盟誓幾千年後,一場長達一代人的冬天降臨到整個世界。冰冷的世界暗無天日,人們於寒冬里長大,也在寒冬里死去,一生未見春天降臨。城堡里的國王與最卑賤的奴僕無人倖免,凍死在漫長的冬天裏。母親為了讓孩子不要生來受苦而殺死他們,她們放聲大哭,淚珠卻凍結停在她們的臉頰上。[1]洛伊拿人的傳說里,洛恩河在長夜裏消失,由源頭至賽荷魯江之間的河段全部結冰。[2]夷地人認為,長夜是由血石皇的「血亂」引發的,他殺掉了姐姐紫晶女皇,篡奪了黎明上國的王位,又背叛了真神光之女夜獅,改為崇拜一塊從天而降的黑色巨石,因此夜獅讓長夜降臨,懲罰人類。在《玉海概述》里記載一篇夷地的傳說故事,說太陽因為羞於一些沒人知曉的事而隱藏起來,最後一位有猴子尾巴的女人逆轉了這場災劫。[3]

在一片黑暗中,異鬼降臨人間。他們痛恨光明與溫暖,騎着巨大的冰蜘蛛和復活的死馬從極北之地而來,手持薄如刀片的寒冰之劍,屠殺眼前的一切生靈。他們復活死者為他們戰鬥,沒有軍隊可以抵抗他們,人類的存亡危在旦夕。在北境的傳說中最後的英雄為了拯救人類,帶着夥伴出發去尋找森林之子,希望以他們的魔法對抗異鬼。可是,多年追尋卻徒勞無功,而他的夥伴一個接一個死去或拋棄了他,他的武器也化為碎片。此時,異鬼追蹤到這位絕望的英雄,人類最後的希望似乎也將要消散。不過,最後他擺脫了追捕他的異鬼,也許是以龍鋼之劍的碎片殺掉他們。[4]終於,最後的英雄找到了森林之子,而這是一切的轉捩點。[1][2]

黎明之戰

在森林之子幫助下,最早的守夜人軍團組成了。一位偉大的英雄——在亞夏的古籍里記載名為「亞梭爾·亞亥」,在其他文明有不同名字,如英雄海爾科隆、夷·塔爾、尼芙利昂和「獵影者」埃德銳克——手持光明使者,帶領人類向異鬼展開了殊死戰鬥。最終異鬼被擊退,逃回永冬之地。在洛伊拿人的故事中,一位英雄說服所有母親河洛恩的孩子,如河中老人蟹王等,合唱一首秘歌,把光明帶回世界。[2]

布蘭登·史塔克,也被稱作「築城者」布蘭登,用寒冰,礫石和魔法築起了從大峽谷顫抖海的,綿延一百里格的長城以抵禦異鬼的再次入侵。布蘭登·史塔克成為了第一位冬境之王臨冬城(很可能還有風息堡)的建造以及專門負責守衛長城的守夜人軍團的成立也發生在那個時期。[2]

夷地人認為,世界重見光明,可是傳說中的黎明上國已經毀滅,世界已受損害,不同部落的人類各走各路,戰爭、謀殺與淫穢等墮落之事繼續留存世上直至今天。[3]

學城一些學士來說,長夜的故事太過荒誕,弗瑪斯博士在著作里猜測,其實所謂的異鬼是一支先民的部落,是今天野人的祖先。長夜降臨時他們被迫南遷,引發了一連串戰爭。他認為,這些「異鬼」的殘暴行為只是史塔克家族守夜人捏造出來,他們只是想誇大自己的歷史身份,自詡為人類的救星,掩飾自己得益於這場地盤爭奪戰。[2]

第二次長夜

傳說中,守夜人第十三位總司令夜王愛上了一個「肌膚彷佛月亮般蒼白,眼睛猶如藍色的星…皮膚像冰一樣寒冷」的女人(描述與屍鬼很相似),並自立為王。他統治十三年後,北境之王聯合塞外之王喬曼推翻了他。據說,夜王曾向異鬼獻祭,因此人們抹除了一切關於他的記錄,他的名字成為禁忌。

亞夏的古書預言異鬼將會再次出現,拉赫洛的信徒述說預言中的王子亞梭爾·亞亥將會重生並率領軍隊與之戰鬥:

長夏之後,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將籠罩世界,在這個恐怖的時刻,將有一位戰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燒之劍,那把劍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紅劍,持有該劍者便是亞梭爾·亞亥轉世,而他將驅離黑暗。[5]

語錄

我們最古老的歷史記載是安達爾人來到維斯特洛之後寫成的,先民只留下岩石上的符文,因此我們自認為了解的關於黎明紀元英雄紀元以及『長夜』的所謂史實,統統都是數千年後修士們的補記。在學城,有的博士根本不相信這些。[4]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1.2 權力遊戲章節 24,布蘭。
  2. 2.0 2.1 2.2 2.3 2.4 冰與火之歌的世界,長夜。
  3. 3.0 3.1 冰與火之歌的世界,夷地。
  4. 4.0 4.1 群鴉盛宴章節 5,山姆威爾。
  5. 烽火危城章節 10,戴佛斯。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