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其他的詞條可能與此詞條重名或近似,請參閱消歧義頁面Disambig.png
韋賽里斯·坦格利安
Viserys Targaryen
House Targaryen.png
VISERYS III.jpg
配圖:by Amoka©
基本信息
別名 乞丐王
酸腿國王
馬車國王
頭銜 (宣稱)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之王,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
勢力 坦格利安家族
文化 瓦雷利亞
出生 276AC
死亡 298AC,死亡於維斯·多斯拉克
登場作品
原著書目 權力遊戲(登場)
烽火危城(提及)
劍刃風暴(提及)
群鴉盛宴(提及)
血龍狂舞(提及)
寒冬冽風(提及)

韋賽里斯·坦格利安 Viserys Targaryen,是在篡奪者戰爭期間死去的他的父親伊里斯二世和哥哥雷加繼承人。這場戰爭讓他流亡海外,後計劃奪回鐵王座。他自稱韋賽里斯·坦格利安三世,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之王,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人稱乞丐王

外貌

韋賽里斯有一頭銀白色的長髮,以及坦格利安家族的紫色眼睛,還有一張堅毅而憔悴的面龐。[1]丹妮莉絲認為韋賽里斯在流亡生活和缺乏尊重的重壓之下才變瘋,而其他人則認為韋賽里斯只是遺傳了他父親的瘋狂。[2][3]

歷史

篡奪者戰爭期間,韋賽里斯還只是一個小男孩。當雷加在三叉戟河上被打敗的時候,韋賽里斯和他懷孕的母親,蕾拉,逃往龍石島。在他母親之死和戰爭結束之後,韋賽里斯和他的妹妹,丹妮莉絲被忠誠的威廉·戴瑞爵士偷送到了布拉佛斯。他們一直受到威廉爵士的保護,直到其去世。威廉爵士的僕從很快將他們驅逐,他們不得不作為權勢人士的賓客在自由城邦之間漂泊。但是這些人的熱情很快就消退了,結果他們不得不賣掉自己的財務來生存。當韋賽里斯賣掉他母親的皇冠的時候,人們開始叫他「乞丐王」。雖然他與他妹妹的一開始關係的時候相當好,但是後來他開始埋怨丹妮莉絲在出生的時候致他們的母親而死,並且惡劣的對待她。他在發怒的時候常常警告她不要「喚醒睡龍之怒」。

韋賽里斯是一個有野心但急躁,妄想的,並且忽視現實的人。他把自己看做一個真正的國王,任何不足的尊重與欽佩對他來說都是侮辱。他一直拒絕接受在被勞勃·拜拉席恩奪取鐵王座之後坦格利安家族衰敗的現實。

近期事件

權力遊戲

Section icon agot.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一 (已出版)

潘托斯,韋賽里斯遇見了伊利里歐·摩帕提斯,其對於支持韋賽里斯重奪鐵王座感到有興趣,並希望能以他的高升作為回報。伊利里歐和韋賽里斯一手策劃了丹妮莉絲卓戈卡奧,一個強大的多斯拉克馬王,有一萬兵力可以用來征服七大王國,之間的聯姻。韋賽里斯對於放棄丹妮莉絲並把她嫁給卓戈感到很忿恨,並且還在婚禮前一晚進入她的房間試圖至少能取了她的貞操。不過伊利里歐預見到了,並在她的房間派了守衛使得這一切沒有發生。

Harry Lloyd扮演的韋賽里斯·坦格利安(電視劇)

韋賽里斯堅持與卓戈同行以確保卡奧遵守他的承諾。伊利里歐通過向他提供豪宅來試圖阻止他這麼做,但是韋賽里斯拒絕了。韋賽里斯相信卓戈一直在拖延他的諾言的兌現,並變得急不可耐的開始計劃入侵。他認為他把丹妮賣給了卡奧但是卻沒有償還他。但是正如喬拉·莫爾蒙爵士所說,多斯拉克人從不買或者賣,他們只接受禮物,並且最終給還禮物作為回報。可韋賽里斯拒絕聽從伊利里歐或者喬拉爵士反覆的勸說:卡奧只是將丹妮看做一個禮物,他最終會給回韋賽里斯一個禮物(一支軍隊),但是在他想的時候。韋賽里斯覺得被愚弄了,並且變得極不耐煩。

他試圖通過恐嚇丹妮莉絲來威脅卓戈,但是她作為權威的「卡麗熙」保護了她。當他試圖打丹妮莉絲的時候,她把他的馬奪走,使得韋賽里斯只能步行。對於多斯拉克人,一個不在馬背上的男人根本不算男人,並給他起了一個外號,「雷馬爾卡奧」,意思是「酸腿國王」。後來卓戈卡奧提議讓他搭乘馬車,韋賽里斯答應了。他以為是卡奧因為丹妮犯了錯想來向他賠禮。但是他卻不知道這其實是比步行更大的侮辱,因為只有餐位,太監,和老弱婦孺才搭乘馬車。這讓他有得到了一個綽號,「拉迦特卡奧」,意思是「馬車國王」。在維斯·多斯拉克,韋賽里斯醉酒並再次向卓戈要求他的皇冠。韋賽里斯拔了劍——在聖城裡,攜帶刀具或流血打鬥都被絕對禁止。[4]——並企圖威脅丹妮和她未出生的孩子。作為回應,卓戈宣布給韋賽里斯打造一頂皇冠——他熔化他的金腰帶並且倒在了韋賽里斯的頭上,一頂致命的「皇冠」,而且這樣做沒有一滴血濺了出來。

烽火危城

Section icon acok.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二 (已出版)

喬佛里·拜拉席恩在自己十三歲命名日的比武大會上將韋賽里斯在多斯拉克被黃金王冠殺死的消息告訴了珊莎[5]

丹妮莉絲在穿越紅色荒原的時候試圖回憶韋賽里斯好的一面。在龍蛋被孵化後,他將白色的龍命名為韋賽利昂,用來紀念韋賽里斯,她認為雖然韋賽里斯殘忍、軟弱,但仍是她的哥哥,他的龍可以達成韋賽里斯所無法企及的成就[6]

丹妮在魁爾斯被王族拒絕之後,她回憶起了韋賽里斯的遭遇,並表示同情和理解:

即便戴著王冠,我仍舊是個乞丐,丹妮心想,我是世間最為閃亮耀眼的乞丐,但終究是個乞丐。她痛恨這事實,想必哥哥當年也感同身受。他這麼多年來,在篡奪者的殺手追殺下,從一座城市逃到另一座城市,一邊向各位總督、大君和商界巨賈乞求援助,甚至靠諂媚奉承換取食物。他一定知道他們是如何瞧不起他,難怪會變得如此暴躁,如此難以親近,最後終於被逼瘋了。假如我放任自流,也會是這個下場。她內心的一部分只想帶她的人民回到維斯·托羅若,重建那座死城。不,那等於失敗。我有韋賽里斯所不具備的東西。我有龍。有了龍,一切皆已改變。[7]

劍刃風暴

Section icon asos.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三 (已出版)

丹妮在前往阿斯塔波的途中想起了自己與韋賽里斯的關於真龍與「臭魚」的對話:

韋賽里斯既愚蠢又惡毒,但有時候,還是忍不住想念他——不是想念那個殘酷而軟弱的犧牲品,而是想念那個童年時代准她爬上他床的哥哥,那個常給她講述七大王國故事的男孩,那個為她描繪登上王位以後美好生活的國王。[8]

在阿斯塔波,阿斯坦試圖勸阻丹妮購買奴隸,轉而去潘托斯、密爾和泰洛西尋找僱傭兵,丹妮回答道:

我哥哥造訪過潘托斯密爾布拉佛斯……所有的自由貿易城邦。總督和大君們給予他紅酒和許諾,卻讓他的靈魂飢餓致死。一個終生都在乞討的人不可能保持人格。我在魁爾斯已嘗到了這種滋味,決不會手拿討飯碗前往潘托斯。[9]

丹妮在拒絕將王冠賣給善主時說道:

我的王冠決不出售。韋賽里斯賣掉母親的寶冠,從此便沒有歡樂,只余憤恨與暴戾[10]

彌林,據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回憶,說起凶暴無常,韋賽里斯才算得上是「瘋王」「真正」的兒子,而不是雷加[2]

群鴉盛宴

Section icon affc.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四 (已出版)

道朗親王告訴亞蓮恩·馬泰爾,當韋賽里斯和丹妮莉絲與威廉·戴瑞爵士在布拉佛斯時,威廉爵士與奧柏倫·馬泰爾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見證下簽署了一份秘密婚約:若韋賽里斯娶了亞蓮恩·馬泰爾,他將會在他奪取鐵王座的時候得到多恩的幫助。因為韋賽里斯相當沒耐心,他故意沒有被告知這一切,以免他過早的要求他的新娘,招致鐵王座對於多恩的不滿。[11]

血龍狂舞

Section icon adwd.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五 (已出版)

伊利里歐·摩帕提斯告訴了提利昂·蘭尼斯特關於韋賽里斯和丹妮莉絲的故事,他說韋賽里斯將丹妮送給卓戈後企圖在出嫁前夜爬上她的床,多虧伊利里歐嚴加防範避免了多年的計劃付諸東流。對此提利昂評價說:

聽起來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傻瓜。
[3]

在《血龍狂舞》中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的最後一個章節,當她在荒原里遊蕩試圖返回彌林時,她看見了一個戴著「皇冠」的韋賽里斯的幻象,熔化的金子在他燒焦的臉上往下淌。就像以前的生活中那樣,他不停的騷擾她,

韋賽里斯:我被謀害了。妹妹,你沒為我哀悼。無人哀悼的死亡實在難熬
丹妮:我愛過你。
你想喚醒睡龍嗎,愚蠢的小賤貨?卓戈的卡拉薩是我的。我從他那買的,整整十萬哮吼武士,我用你的貞操付的帳。
我沒有等嗎?為了我的王冠,為了我的王座,為了你。這麼多年的等待,卻換來一鍋熔金。憑什麼把龍蛋送給你?它們是我的!如果我有一頭龍,我會讓世界知道我們家的宣言。
直到她的夢境消失。[12]

寒冬冽風

Section icon twow.png  內容來源 正傳部分 卷六 (預覽版)在正式發布後可能會有所調整

亞蓮恩·馬泰爾在同戴蒙·沙德的談話中談到了韋賽里斯,她質疑道

只是……為什麼丹妮莉絲會任其發生呢?韋賽里斯是她哥哥。她僅存的血親。

戴蒙回答說

多斯拉克人是野蠻的民族。誰知道他們為什麼殺人?也許韋賽里斯擦屁股用錯了手吧。
[13]

在鷲巢堡,亞蓮恩遇到了蘭索諾·馬爾,她認為他「像個坦格利安」。她在心底尋思是否韋賽里斯也長這樣,並認為「如果是這樣,也許他還是死了好」。 [14]

韋賽里斯的語錄

Harry Lloyd as Viserys Targaryen (TV series)
我們會帶著一支軍隊回家,好妹妹,我們會帶著卓戈的千軍萬馬回家。假如你必須嫁給他,跟他上床才能換來這些,你就給我乖乖去做。只要我能得到那支軍隊,就算得讓他卡拉薩里的四萬人通通把你操上一遍,我也會同意,必要的話,連他們的馬一起上也行。現在你只給卓戈一個人干,已經該偷笑了。還不快把眼淚擦乾,伊利里歐就要帶他過來,我可不想讓他看見你哭哭啼啼的樣子。[1]


你們不准碰我,我是真龍,真龍,我要我的王冠![4]

他人眼中的韋賽里斯

孩子,你能叫醒死人嗎?你大哥雷加是最後的真龍傳人,而他已經死在三叉戟河畔。韋賽里斯連條蛇的影子都不如。[15]


家母生我的時候難產而死,家父和家兄雷加死得更早。若不是有韋賽里斯,我連他們的名字都不知道。現在家裡就只剩下他,他是碩果僅存的一個。他是我唯一的親人。[4]


韋賽里斯,『瘋王』伊里斯最後一個兒子。自我出生以來,他就在週遊各大自由貿易城邦,自稱是國王。哼,母親說多斯拉克人終於幫他加冕,不過用的是熔掉的黃金。」他笑道,「你不覺得很可笑嗎?火龍可是他的家徽呢,這就好像你那叛徒老哥被狼殺死一樣。說不定等我逮著他以後,就真把他丟去餵狼。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準備跟他當面決鬥啊?[5]


年時代的令兄,韋賽里斯,已經顯示出他是父親的兒子,與雷加截然不同。[2]


韋賽里斯是個淺薄、貪婪的年輕人,他貪戀父王的王座,也對丹妮莉絲懷有欲望,放棄她讓他很不甘心。公主出嫁前夜,他居然想偷偷上她的床,說什麼執不到她的手,至少要得到她的人。要不是我預先派人防範,這韋賽里斯將讓我們多年來的周密安排付諸東流。韋賽里斯是瘋王伊里斯的兒子,僅此而已。[3]


Words are wind, and the wind that blows exiles across the narrow sea seldom blows them back. That boy Viserys Targaryen spoke of return as well. He slipped through my fingers at Dragonstone, only to spend his life wheedling after sellswords. "The Beggar King," they called him in the Free Cities.

家庭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權力遊戲章節 3,丹妮莉絲。
  2. 2.0 2.1 2.2 劍刃風暴章節 71,丹妮莉絲。
  3. 3.0 3.1 3.2 血龍狂舞章節 5,提利昂。
  4. 4.0 4.1 4.2 權力遊戲章節 46,丹妮莉絲。
  5. 5.0 5.1 烽火危城章節 2,珊莎。
  6. 烽火危城章節 12,丹妮莉絲。
  7. 烽火危城章節 40,丹妮莉絲。
  8. 劍刃風暴章節 8,丹妮莉絲。
  9. 劍刃風暴章節 23,丹妮莉絲。
  10. 劍刃風暴章節 27,丹妮莉絲。
  11. 群鴉盛宴章節 40,高塔上的公主。
  12. 血龍狂舞章節 71,丹妮莉絲。
  13. The Winds of Winter, Arianne I
  14. The Winds of Winter, Arianne II (read at Worldcon 2015)
  15. 權力遊戲章節 23,丹妮莉絲。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