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知道预言。预言是言语的组合,而言语就像风。”[1] © Morgainelefee.

预言、幻象和梦境Dreams and prophecies可助人回观历史、看清当下或窥探未来,在《冰与火之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末日浩劫前

丹妮思·坦格利安

丹妮思·坦格利安被称为“梦行者”丹妮思,她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先人伊纳尔·坦格利安的女儿。丹妮丝以她的预言能力闻名,著有奇书《征兆与预示》。[2]人们相信她在瓦雷利亚末日浩劫发生前12年作出预言,坦格利安家族得以带着五条躲到龙石岛,成功幸存。[3]

征服之后

详情请阅读:邓克与伊戈/预言

戴伦·坦格利安

戴伦·坦格利安王子是《雇佣骑士》中的角色。

他生活的时代是在《权力的游戏》故事的九十多年前,他说自己会做带预言的梦,而梦中预言总会成真。他的梦境包括岑树滩比武大会后举行的七子审判带来的后果,在《雇佣骑士》中,他的预言成真了。[4]

戴伦还预言说魔龙终会归来,伊里斯一世的另一次预言也证实了这一点。[5]

戴蒙·黑火二世

在邓克与伊戈故事的第三篇《神秘骑士》中也同样提到提琴手约翰(戴蒙·黑火二世的化名)拥有预言之梦。他声称他的梦中内容完全可信,他的行为也反映出他对自己的说法深信不疑,不过和戴伦一样,他梦中的内容其实都是象征意义的。他梦到了第一次黑火叛乱中他的兄长伊蒙伊耿红草原之战上阵亡,邓克未来成为御林铁卫的一员,以及一只龙在一座白城堡中破蛋而出。他相信那是巴特威家族白墙城[5]

瑞然戴蒙成功预见到了两个兄长的死亡,“高个”邓肯爵士也的确在日后成为了御林铁卫,然而他对龙蛋在白城堡中孵出幼龙的理解被事实证明是错的。他以为那是真的龙蛋,而布林登·河文公爵指出其实是一个坦格利安——化名伊戈(Egg)的伊耿王子在白墙城以真实身份亮相,而不是出现在那里的那颗龙蛋将要孵化。[5]

冰与火之歌

布兰·史塔克

详情请阅读:布兰·史塔克/梦境

布兰·史塔克在坠塔之后开始做有预示性的梦,他的灵魂向导是三眼乌鸦。(这些梦看上去像绿先知的绿色之梦)

他看见母亲独坐于船舱,盯着面前桌上一把沾满血渍的尖刀。水手使劲划桨,罗德利克爵士靠着桅杆颤抖喘息。一阵风暴正在他们前方形成,一团怒吼的翻滚乌云,充满无边的雷霆电闪,但不知怎么的,他们却看不见。

梦境的这一段展现了凯特琳·徒利女士罗德利克爵士前往君临的旅程。[6]之后他们在调查刺杀布兰的刺客使用的匕首的主人时受了误导。[7]而结果就是他们劫持了无辜的提利昂·兰尼斯特[8],指控他谋杀罪并把他带到艾林谷接受审判。[9]听说弟弟被抓后,詹姆·兰尼斯特爵士立刻袭击了艾德公爵,要求放了他弟弟。[10]泰温·兰尼斯特则选择派他麾下的军队在三叉戟河流域掀起战火。[11]

他看到父亲脸上刻满哀伤,正向国王苦苦哀求;看到大姐珊莎夜里哭着入眠;看到二姐艾莉亚静静地观望,把秘密藏在心中。他们全被黑影所笼罩,其中一个暗影黑如灰烬,还有张猎犬般恐怖的脸,另一个则全身耀眼金甲,美丽宛如阳光。他们之后站着一个身穿石甲的巨人,更为高壮,当他揭开面罩,里面空空如也,唯有无尽的幽暗和浓浓的黑血。

这一段展示出艾德因劳勃国王决定派人刺杀丹妮莉丝而心烦意乱,[12]也描画了珊莎艾莉亚淑女米凯死后各自的反应。[13]长了猎狗脸的幻影是桑铎·克里冈,而另一个周身盔甲宛如阳光的可能是穿镀金盔甲的詹姆·兰尼斯特,[14]也可能是穿亮铜盔的奥柏伦·马泰尔[15]甚至有可能暗指瑟曦·兰尼斯特。身穿石甲的巨人可能是劳勃·斯壮,因为奥柏伦·马泰尔下的毒使格雷果·克里冈的血液发黑粘稠。[16]也有读者推测是小指头,因为他的家族徽章是布拉佛斯的泰坦巨人。

最后他向北望去,看到闪亮如蓝色水晶的绝境长城,看到私生子哥哥琼恩孤独地睡在冰冷的床上,温度和热度的记忆渐渐消逝,皮肤也随之苍白坚实。

这一段可能是在预言琼恩·雪诺在《魔龙的狂舞》的最后一章中遭遇的事件可能导致其死亡。从另一角度看,也可能是说琼恩·雪诺会被关进冰牢。

现在你知道了吧?乌鸦坐在他肩膀上悄声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要活下去了吧?

“为什么?”布兰不解地问,仍旧不停滴往下掉,往下掉。 因为凛冬将至。[17]

这一段暗示了布兰会是后面故事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详情请阅读: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预言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第一个有预言性质的梦境发生在她和卓戈卡奥婚礼前几天。刚开始梦里韦赛里斯·坦格利安打了他,但很快变成了她目睹魔龙重生的预言。

她的大腿淌满鲜血,正闭眼呻吟,只听一阵狰狞的撕裂,接着是一片雄浑的大火劈啪,仿佛有谁在回应。睁眼一看,韦赛里斯已经不见踪影,四周升起巨大火柱,火柱中间有一头巨龙。它缓缓转头,那对宛如熔岩的眼睛与她目光相接。[18]

很快,丹妮怀上了卓戈的孩子,多希卡林老妪预言她将最终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的母亲。[19]

弥丽·马兹·笃尔

详情请阅读:弥丽·马兹·笃尔/预言

丹妮产下死胎后,弥丽·马兹·笃尔告诉她,卓戈何时才能从活死人状态中恢复。

等太阳从西边升起,在东边落下。等海水干枯,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吹落。等您的子宫再度胎动,您再次怀了孩子。到了那时候,他才会变回以前的模样,在那之前绝不可能。[20]

魁晰

详情请阅读:魁晰/预言

魁晰曾为丹妮莉丝作过两次预言。第一次预言本质上是在敦促丹妮莉丝去亚夏,然而暂时未被理睬:

“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亚夏,丹妮心想,她要我去亚夏。“亚夏人会给我军队吗?”她问。“在亚夏我能得到金钱吗?那儿有船吗?亚夏有什么东西是我在魁尔斯找不到的?” “真相,”戴面具的女人回答。[21]

骑乘着卓耿飞离弥林后,[22]丹妮莉丝想留在多斯拉克海,留在卓耿的巢穴,然而她想起了魁晰的话(“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从而下定决心徒步走回弥林。[23]

第二次则是对丹妮即将面临的危险的精确预言与警告。但这一次的魁晰只是一个梦中影像而不是真人,所以这次预言可能源自丹妮莉丝自己的预言能力:

听我说,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玻璃蜡烛被点燃,苍白母马即将到来,其余事物紧随其后。海怪黑焰狮子狮鹫太阳戏子,皆莫信。牢记不朽者,留心芳香的总管。[24]

不久后,她出现在丹妮莉丝的幻觉中并给出了一个警告:

“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魁晰?”丹妮唤道,“你在哪,魁晰?” 她看见了。她戴着星光织成的面具。“记住你是谁,丹妮莉丝,”群星用女人的声音悄声说,“魔龙知道,但你知道吗?”[23]

不朽之殿

丹妮莉丝在进入不朽之殿后见到了许多预兆。这些预兆中就有红色婚礼,它们虽然是真实的,却十分晦涩难懂。另外,鉴于不朽者对丹妮不怀好意,她看到的景象中可能有部分掺假。

再往前,她见到一场死尸的盛宴。参与者都是遭到残忍屠杀后的尸体,它们东倒西歪地趴在倾倒的椅子和劈烂的高架桌边,躺在一滩滩正在凝结的血液中。有人断手断脚,有人失去头颅。无主的手掌紧握着血淋淋的杯子、木勺、烤鸭和面包。上方的王座坐着一个狼头死人,戴一顶铁冠,握一条羊腿,好似国王握着权杖。他的眼神紧随丹妮,仿佛在无声地控诉。[25]
  1. 裸体美女被四个小人奸污。这个场景预言了五王之战
  2. 盛宴上,惨死的尸体们手握着杯盏、调羹和食物,王座上坐着一个头戴铁冠的狼头死人,这一幕显然是在暗示红色婚礼.。
  3. 丹妮莉丝在布拉佛斯红漆大门内度过的童年。
  4. 墙上挂满龙骨的王座厅内,一个据分析是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的国王坐在长满倒刺的王座上,在君临沦陷后下令烧毁红堡
  5. 房间里一个银发男人(据推测是雷加·坦格利安)为他的儿子取名伊耿,说他将是“预言中的王子”,接着弹起了竖琴。
  6. 一个“英俊的男巫”谎称自己是魁尔斯的不朽之人,提出要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神秘的语。

到达不朽之人的房间后,丹妮莉丝听到几不可辨的低语在对她说话。不朽之人叫她“龙之母”、“三之子”并给了她一些预言:“命中注定你将燃起三团火焰……一团为生,一团为死,一团为爱……命中注定你将骑乘三匹坐骑……一匹床第,一匹恐怖,一匹为爱……命中注定你将经历三次背叛……一次为血,一次为财,一次为爱……”

不朽之人在袭击她不成反被卓耿烧死之前向她展现了更多的画面:[25]

  1. 韦赛利昂的惨死。
  2. 一个古铜色皮肤、银金色头发的高大英雄站在奔马旗下,背后是燃烧的城市。这可能是对雷戈原本可能拥有的未来的一瞥。
  3. 濒死的王子(应该是红宝石滩上的雷加·坦格利安)胸甲镶嵌的红宝石四处飞溅,他用最后一口气呢喃出一个女子的名字。
  4. 没有影子的蓝眼国王手握一把红剑。这可能是指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他的宝剑,光明使者
  5. 人群围着旗杆上飘扬的布龙欢闹。
  6. 石巨兽从一座冒烟的塔上展翅腾飞,喷出阴影之火。
  7. 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
  8. 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
  9. 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

玖健·黎德

详情请阅读:玖健黎德/绿色的梦

玖健·黎德会做预示性的绿色之梦,他坚称他梦中看到的景象总会成真。他声称知道自己的死期。到目前为止他的预言从未出过错,虽然他的梦中景象全都带着强烈的象征意义,缺少具体细节。比如说,他梦见佛雷家的大瓦德小瓦德在临冬城用餐,象征他们在此地听到了家族的消息。[26][27]

在《列王的纷争》中,玖健将自己的一个神秘而令人不安的梦转述给了布兰:

我梦见一片汪洋包围了临冬城。我看见黑色的波涛击碎城门和塔楼,盐水灌进墙内,淹没了城堡。院子里到处都是淹死的人。在灰水望,当我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我还不认得那些面孔,现在我知道了,这里边有酒肚子,就是丰收宴会时为我们唱名的卫士。您的修士也在其中,还有铁匠师傅[28]

显然,这个梦成功预见了席恩·葛雷乔伊铁种偷袭临冬城。布兰徒劳地向将死之人警告他们不可避免的死亡,然而正如梅拉·黎德预测的那样,这个梦没被当回事。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于铁种之手。

玖健后来又告诉布兰在某个梦里臭佬在剥史塔克两兄弟的皮:

我梦到今日进城的那个男子,人称臭佬的那位。你和你弟弟死在他脚下,他用一把细长而血红的剑剥下你们的脸皮。[28]

臭佬其实是拉姆斯·雪诺。在“臭佬”的建议下,席恩杀了橡树河磨坊的两个和史塔克男孩同龄的小男孩,把他们被处理过的尸体当作史塔克的示众。

高尚之心的鬼魂

详情请阅读:高尚之心的鬼魂/预言

高尚之心的鬼魂是个神秘的侏儒老妇,有时会为无旗兄弟会的兄弟们预知未来。她显示出对蓝礼·拜拉席恩巴隆·葛雷乔伊凯特琳·徒利的死均知情,甚至清楚石心夫人即将诞生一事。[29]

“我梦到一头狼在雨中嗥叫,但无人倾听他的不幸,”矮个女人续道,“我梦到一阵刺耳的喧嚣,闹得头都快炸了,其中有鼓点、号角、笛子及尖叫,但最悲哀的是小铃铛的声响。”[30]
—— 红色婚礼的幻象

巫姬的预言

详情请阅读:巫姬/预言

在《群鸦的盛宴》一书中讲到276AC兰尼斯港为伊里斯二世举办的比武大会期间,瑟曦·兰尼斯特梅拉雅·赫斯班一同去找“蛤蟆”巫姬询问未来。同去的简妮·法曼则半路吓跑了,没听到任何预言。让梅拉雅心惊的是,她不仅不会在日后嫁给詹姆·兰尼斯特,还注定死期将至——事实上她当晚就死了。关于瑟曦的预测比梅拉雅早些被作出,内容十分具体。让瑟曦疑惑的是,她被告知自己未来的丈夫会有十六个孩子而她只有三个,还有关于丈夫身份和子女命运的信息。这些预言助长了她的疯狂。她认为取代她自己的王后会是玛格丽·提利尔,这个念头驱使她做了诸多恶事。[31][32][33]

瑟曦:我什么时候嫁给王子?
巫姬:永远都不会,你会嫁给国王。
瑟曦:我会成为王后,对吧?
巫姬:是的,来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位女人的到来,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

瑟曦:我和国王会有孩子吗?
巫姬:噢,当然。十六个属于他,另外三个属于你。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梅拉雅:我会嫁给詹姆吗?
巫姬:不会是詹姆,不会是任何人,你的贞操将被蛆虫夺去,小妹妹,你的死神将在今夜到来。还没嗅到她的气味吗?她就在你旁边。[31]

梅丽珊卓

详情请阅读:梅丽珊卓/预言

梅丽珊卓声称在火焰中能看见未来。她眼中幻象的准确画面没有多少直接的正面描写,部分原因是梅丽珊卓会把她预知到的事说成是施展巫术的结果[34][35][36],而她也的确会巫术。[37][38]

她的预知能力虽然令人印象深刻[39],然而水平却不高,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戴佛斯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她的心意,将艾德瑞克·风暴带离了龙石岛[36]梅丽珊卓还被琼恩·雪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耍了,野人王子就这么逃出了她的手掌心。另外,由于拉姆斯·波顿与艾莉亚婚礼的消息,她把逃婚的亚丽·卡史塔克错当成是艾莉亚·史塔克,并告诉琼恩他妹妹正逃离一段不幸的婚姻。虽然在婚姻这点上她说对了,但她搞错了女孩的名字。亚丽·卡史塔克在从表兄克雷根·卡史塔克那里逃脱后来长城找到了琼恩。

亚梭尔·亚亥

详情请阅读:亚梭尔·亚亥/谁是亚梭尔·亚亥

根据五千多年前的亚夏古书中的预言,亚梭尔·亚亥将会重生,对抗重现人间的异鬼。这一切将发生在一个漫长的夏天之后,邪寒黑暗随即降临在这个世界。[40]据说亚梭尔·亚亥将再次握起光明使者与异鬼大战,如果他失败了,这个世界就会万劫不复。[36]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40]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39]

梅丽珊卓解释说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就是亚梭尔·亚亥的转世,并给了他一把燃烧的剑。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41]

这大概显示出琼恩·雪诺才是亚梭尔·亚亥,而不是史坦尼斯,但她却没能理解。

琼恩·雪诺

详情请阅读:琼恩·雪诺/梦境

琼恩·雪诺做过一个梦,暗示他在找寻自己的身份,在梦里他走过空荡的大厅,大声呼喊,却找不到一个人。琼恩有好几夜都做了这同一个梦,在梦里他找的大多是艾德·史塔克,还有几次他在寻找罗柏·史塔克或者艾莉亚·史塔克,还有他的叔叔,班扬·史塔克

城堡里总是空无一人。连鸟巢里的乌鸦也不见了,马厩里只剩下一堆枯骨,每次都把我吓得半死。我开始乱跑,到处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爬着高塔楼梯,尖叫着别人的名字,任何人都好。最后,我发现自己站在通往地下墓窖的门前,里面一团漆黑,我只能看见蜿蜒向下的螺旋梯。不知怎的,我很清楚自己必须下去,但我却不想下去。我害怕等在里面的东西。古时候历代的冬境之王都在那儿,坐在他们的王位上,石雕狼躺在脚边,大腿横放着铁剑,可我怕的却不是他们。我大声尖叫,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史塔克家的人,此地与我无关,然而没有用,不管怎样我都必须下去。于是我扶着墙壁前进,没有火把照明,我只好慢慢往下走。路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暗到我直想尖叫。[42]

琼恩还梦见过他的弟弟布兰成了一棵鱼梁木,正对他说话:

琼恩?

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虽微如耳语,却坚定依然。呼喊也可能静寂吗?他忙回头,寻找他的兄弟,期望瞥见林间消瘦的灰影,但对面什么也没有,除了……

一棵鱼梁木

它自坚固的岩石中萌生而出,苍白的树根从无数裂沟和细缝间螺旋而上。初时这棵鱼梁木比同类来得纤细,几乎只能算树苗,但它在眼前陡然生长,枝干变粗,直向云霄。他警觉起来,小心翼翼地绕着平滑的粗白树干行走,正好撞见树的脸庞。只见红色的眼睛盯着他,目光凶猛但愉悦。原来这棵鱼梁木的脸生得和弟弟一模一样。弟弟一直都有三只眼吗?

不是一直,静寂的呼喊再度传来,是乌鸦到来之后。

他嗅嗅树皮,闻到狼、树和男孩的气息,除此之外,蕴涵有更深远的味道:浓重的棕味是温暖的大地,坚硬的灰味是冰冷的石头,还有别的、更可怕的气味……死亡,他明白过来。他闻到的是死亡的气息。他猛然缩后,毛发直立,露出利齿。

别害怕,我喜欢身处暗处的感觉。别人看不见你,你看得见别人。但你首先必须睁开眼睛。明白吗?就像这样。大树弯下腰来,触碰了他。[43]

这个梦可能并不是预言之梦,因为布兰在日后的确学会了将自己与鱼梁木相连结,回到过去和人说话。[44] 尚不确定布兰有没有回到别人过往做的梦中联系别人的能力。

马奇罗

详情请阅读:马奇罗/预言
“很多龙。”马奇罗用纯正的维斯特洛通用语回答。……“老龙小龙、真龙假龙、光明的龙与黑暗的龙都有。我还看见了你,小小的身材却洒下长长的阴影,你在魔龙群中怒吼。”[45]

这暗示提利昂将在未来扮演重要角色,会遭遇坦格利安。“老龙”可能指的人有布林登·河文伊蒙学士,“小龙”则可能指丹妮莉丝的龙或者丹妮自己,还有伊耿·坦格利安,或者可能另有他人。[46]真龙的候选人有丹妮莉丝、伊耿和琼恩·雪诺等,而伪龙的候选人则有伊耿、太监瓦里斯和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等。[47]伪龙的人选在书粉的心目中答案大相径庭,尚未有定论。

“你在圣火里看见其他人了?”他谨慎地问。"

“我只看见了他们的影子,”马奇罗透露,“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高大扭曲的家伙,他生了一只黑色的眼睛和十条长长的胳膊,在血海上奔驰。”[45]

血海上的独眼海怪形象表示攸伦·葛雷乔伊将在未来有重要戏份。

黑袍僧低下头。“我不必多问,光之王向我展示过你的品格。司令大人,每晚我都在夜火中见证前方等待您的荣耀。”[48]

马奇罗知道维克塔利昂未来的命运,但是未向读者详述。

补丁脸

详情请阅读:补丁脸/预言

弄臣补丁脸念叨的歌谣中经常会带有预言内容。

海底下天天是夏天哟!美人鱼发梢有海草,银色海草织礼服,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49]

这几句可能指的是在乔佛里玛格丽·提利尔婚宴上的珊莎。在紫色婚礼当天,珊莎穿了一袭银缎长裙,发间戴着嵌有紫水晶的精致银发网。[7]补丁脸口中的“银色海草”(nennymoans)是“银莲花”(anemone)的英文变体。海葵(sea anemone)的外形像这种花朵,并由此而得名,是一种有毒的海洋动物。

“影子来跳舞啊,大人,跳舞啊大人,跳舞啊大人!”他一边唱,一边单脚站立,然后又换另一只脚。“影子来居住啊,大人,居住啊大人,居住啊大人!”[49]

这几句应该是在暗示梅丽珊卓的缚影术,她在风息堡攻防战期间派出影子杀手,杀死了蓝礼·拜拉席恩[50]科塔奈·庞洛斯爵士。[38]

傻子血,国王血,处女大腿也流血,链子拴宾客啊,大人,链子拴新郎啊,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51]

这几句暗示了红色婚礼

提利昂·兰尼斯特

在随伊利里欧轿前往洛恩河期间,提利昂·兰尼斯特做了个古怪的梦:

当晚,提利昂·兰尼斯特梦见了一场将维斯特洛的丘陵染成血红的大战。他就在战场正中,举着一把跟自己等大的斧头,与“无畏的”巴利斯坦寒铁并肩奋战。魔龙在天空中盘旋。在梦中他有两个头,两个头都没鼻子。父亲是敌军统帅,所以他又杀了父亲一次,接着击毙了哥哥詹姆。他拿斧头把哥哥的脸砸成一团红色稀泥,每砸一下都会哈哈大笑。直到战斗结束,他才发现自己的另一个头已泣不成声。[52]

这看上去像是在说未来的一次战斗中丹妮莉丝军在巴利斯坦和黄金团的率领下进攻维斯特洛。

詹姆·兰尼斯特

详情请阅读:詹姆·兰尼斯特/梦境

詹姆·兰尼斯特离开赫伦堡之后不久枕在鱼梁木的树桩上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促使他回到赫伦堡救回了塔斯的布蕾妮。他梦见自己在凯岩城深处,他的身体又完整了,有了两只手,但是赤身裸体,独自一人。十多个黑影面目隐藏在长袍的兜帽下,手持长枪。詹姆问及他们的身份时,他们沉默不语,用手中长枪把自己逼进了深渊之中。

他朦胧中预感到地底有毁灭等着他,黑暗和恐怖于彼潜伏,有东西要捉他。詹姆想停步,但身后的长矛一直尾随。若我手中有剑,你们都挡不住我。

詹姆最后发现自己掉到了凯岩城下一个深深的积水洞穴。他并不认识这个地方。他问出声“这是什么地方?”,有史以来所有兰尼斯特的声音共同回答说是“你的地方。”詹姆看见了他的父亲、姐姐和大儿子。

“弟弟,这是你的地方,你的黑暗。”她手中的火炬是洞穴里唯一的光明,是整个世界唯一的光明,但她转身离去。

“不要走!”詹姆恳求,“不要离开我!”大家都在离开,“不要把我留在黑暗中!”这里有可怕的东西。“至少……给我一把剑。”

“我给你剑。”泰温公爵突然道。

长剑出现在脚边。詹姆摸进水中,直到指头握紧剑柄。手中有剑,没有人再能伤害我。他举起武器,只见剑尖和剑刃上都有苍白的火焰在跳动,一直烧到剑柄。火苗与钢铁同色,发出银蓝的光辉,驱逐周围的黑暗。蹲伏,倾听,詹姆兜着圈子,等待来自黑暗的威胁。流水浸进靴子,没到脚踝,冰冷刺骨。也要小心水底,他告诉自己,天知道有什么东西躲在里面……

布蕾妮在黑暗中出现,她的手被镣铐紧锁。她身上没穿衣服,叫詹姆帮她解开镣铐。她提出要求后,又出现了一把剑。布蕾妮和詹姆的剑都燃着火焰。

“剑燃人存,”瑟曦遥远地喊,“剑灭人亡。”

然后瑟曦走了,詹姆和布蕾妮被单独丢下。

“他们在这儿养了一头熊?”缓缓地、警戒地,布蕾妮开始移动,长剑在手,一步,旋转,又一步,侧耳倾听。溅起小小水花。“洞穴狮?冰原狼?应该是熊吧?告诉我,詹姆,到底有什么?什么东西等在黑暗里?”

“毁灭。”没有熊,他心想,更没有狮子。“只有毁灭。”

梦的这一部分预示了布蕾妮在赫伦堡斗熊,而詹姆随即救了她这件事。

詹姆和布蕾妮思索之间,黑暗中出现了几道阴影。全是詹姆的旧识:奥斯威尔·河安爵土与琼恩·戴瑞爵士,多恩亲王勒文·马泰尔,“白牛”杰洛·海塔尔,“拂晓神剑”亚瑟·戴恩,还有雷加·坦格利安

梦中的布蕾妮几次声明她发誓保护詹姆的周全。亚瑟·戴恩的阴影说他们都发过誓,阴影们指责詹姆导致了伊里斯、伊莉亚、雷妮丝和伊耿的死。而此时詹姆的剑开始熄灭。[53]

詹姆在奔流城攻防战后又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乔安娜·兰尼斯特,在开始时他并未认出她。

她用苍白柔软的手掀开兜帽:“你忘了我吗?”

我根本不认识你,谈何忘记?他说不出口。噢,我当然认识她,好久好久以前……

“你忘了我也罢,连你父亲也忘了吗?不过,我认为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他。”她眼睛是翡翠的颜色,头发则是亮金色,他辨不出她的年纪。十五岁?他心想,五十岁?她登上阶梯,站到棺材前面。“他不能忍受别人嘲笑他。那是他最痛恨的事。”

“你究竟是谁?”他害怕她的答案。

“我问你,你又是谁?”

“这只是一个梦。”

“是吗?”她伤感地笑道,“看看你的手,孩子。”

一只手。只有一只手,紧紧握着剑柄。只有一只手。“在梦中,我总是有两只手。”他抬起右臂,难以理解地望着丑陋的断肢。

“我们梦想着我们得不到的东西。泰温梦想他儿子能成为伟大的骑士,梦想他女儿能当上王后。他梦想他们强大、勇敢又美丽,没人可以嘲笑他们。”

“我成了骑士,”他告诉她,“而瑟曦是王后。”

一粒珠泪滚过她的脸颊。女人重新戴起兜帽,转身离开。詹姆呼唤她,但她充耳不闻,裙裾发出轻微的婆娑声,擦着地板渐行渐远。别离开我,他想大喊,可实际上,很多年以前,她就离开他们了。[54]

其他

语录

预言是一种狡猾的把戏。[55]


要知道,文学作品中的预言是把双刃剑,处理起来必须十分谨慎。我指的是它们可以增加小说的深度和趣味性,但读者可不会喜欢太过字面化或者太容易被一眼看穿的预言……[56]


预言犹如狡诈的女人。她会把你那玩意儿含在嘴里,让你愉悦地呻吟,脑子里想着,这是多么甜蜜,多么美妙,多么舒服……然后她骤然阖上牙齿,你的呻吟变成了尖叫。高艮认为这就是预言的本质,预言每次都会咬掉你的老二。[57]


预言就像个训练不佳的蠢骡子,看着管用,却不能信任,关键时候掉链子。[58]

另见

引用与注释

  1. 魔龙的狂舞章节 23,丹妮莉丝。
  2. 群鸦的盛宴章节 11,海怪之女。
  3.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
  4. 七王国的骑士雇佣骑士
  5. 5.0 5.1 5.2 七王国的骑士神秘骑士
  6. 权力的游戏章节 14,凯特琳。
  7. 7.0 7.1 冰雨的风暴章节 60,提利昂。
  8. 权力的游戏章节 28,凯特琳。
  9. 权力的游戏章节 34,凯特琳。
  10. 权力的游戏章节 35,艾德。
  11. 权力的游戏章节 56,提利昂。
  12. 权力的游戏章节 33,艾德。
  13. 权力的游戏章节 20,艾德。
  14. 权力的游戏章节 30,艾德。
  15. 冰雨的风暴章节 70,提利昂。
  16. 群鸦的盛宴章节 7,瑟曦。
  17. 权力的游戏章节 17,布兰。
  18. 权力的游戏章节 11,丹妮莉丝。
  19. 权力的游戏章节 46,丹妮莉丝。
  20. 权力的游戏章节 68,丹妮莉丝。
  21. 列王的纷争章节 40,丹妮莉丝。
  22. 魔龙的狂舞章节 52,丹妮莉丝。
  23. 23.0 23.1 魔龙的狂舞章节 71,丹妮莉丝。
  24. 魔龙的狂舞章节 11,丹妮莉丝。
  25. 25.0 25.1 列王的纷争章节 48,丹妮莉丝。
  26. 列王的纷争章节 28,布兰。
  27. 列王的纷争章节 46,布兰。
  28. 28.0 28.1 列王的纷争章节 35,布兰。
  29. 冰雨的风暴章节 22,艾莉亚。
  30. 冰雨的风暴章节 43,艾莉亚。
  31. 31.0 31.1 群鸦的盛宴章节 12,瑟曦。
  32. 群鸦的盛宴章节 24,瑟曦。
  33. 群鸦的盛宴章节 36,瑟曦。
  34. 冰雨的风暴章节 36,戴佛斯。
  35. 冰雨的风暴章节 54,戴佛斯。
  36. 36.0 36.1 36.2 冰雨的风暴章节 63,戴佛斯。
  37. 列王的纷争章节 33,凯特琳。
  38. 38.0 38.1 列王的纷争章节 42,戴佛斯。
  39. 39.0 39.1 冰雨的风暴章节 25,戴佛斯。
  40. 40.0 40.1 列王的纷争章节 10,戴佛斯。
  41. 魔龙的狂舞章节 31,梅丽珊卓。
  42. 权力的游戏章节 26,琼恩。
  43. 列王的纷争章节 51,琼恩。
  44. 魔龙的狂舞章节 34,布兰。
  45. 45.0 45.1 魔龙的狂舞章节 33,提利昂。
  46. 一个流行的理论推测指出琼恩·雪诺可能是雷加王子和莱安娜·史塔克之子。如果该假说成立,则琼恩也可以算“小龙”。
  47. 部分书粉认为伊耿并不是雷加王子的儿子。还有部分相信瓦里斯或伊利里欧或他二人皆是坦格利安(伊利昂·坦格利安)或黑火后裔。
  48. 魔龙的狂舞章节 67,废王者。
  49. 49.0 49.1 列王的纷争序章
  50. 列王的纷争章节 31,凯特琳。
  51. 冰雨的风暴章节 10,戴佛斯。
  52. 魔龙的狂舞章节 5,提利昂。
  53. 冰雨的风暴章节 44,詹姆。
  54. 群鸦的盛宴章节 44,詹姆。
  55. So Spake Martin Numerous Questions.February 28, 2002
  56. George R. R. Martin:“试图取悦每一个人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Adria's News
  57. 群鸦的盛宴章节 45,山姆威尔。
  58. 魔龙的狂舞章节 40,提利昂。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