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拉斯·提利爾爵士,一名稱為「百花騎士」的騎士。by Michael Komarck ©

騎士Knight,是七國封建文化和七神信仰交織而成的戰士傳統的一部分。騎士的社會地位介乎於領主平民之間。與貴族不同,騎士不能世襲,並且出身低賤的人也能成為騎士。成為騎士以後,名字前即被冠以「爵士」頭銜。

歷史

騎士源於安達爾文化,安達爾人入侵維斯特洛帶來了騎士制度,傳說河灣地「橡木」約翰是這個制度的創始人,也是歷史上第一個騎士。[1] 鋼鐵打造的裝備和戰馬使得安達爾的騎士在軍事上無往不勝,這是安達爾人征服維斯特洛的重要保障。之後,安達爾文化對維斯特洛文化的浸染使得騎士成為七大國戰爭中的主力。然而,北境鐵群島多恩等地,並未受到安達爾文化的大量滲透,騎士精神在文化上也顯得不那麼主流。

現實

人們心中騎士總是英勇、重榮譽、信守諾言、忠於領主、堅守信仰的。他們應當忠於那些封建領主,並且為他們的信仰而戰。事實上,多數騎士並不這麼高尚,許多騎士甚至未曾想過要踐行騎士精神,騎士爵位只是他們投機和高攀的手段。

一定程度上,這種情況的發生不可避免,而且也不難理解;那些私生子平民們未來的路極其狹窄,成為騎士是他們提升社會地位和金錢的極少數途徑之一,而且發下的誓言對他們的限制並不大,並不妨礙他們結婚、生子、繼承領地。另一方面,就騎士身份本身而言,雖風險和成本遠超於利益。但同時它會帶來巨大的機會。

在現實中,成為騎士的最重要方面就是戰鬥技巧。騎士應當時刻準備着戰鬥。一般他們以重騎兵隊為單位戰鬥,身穿鎧甲,手持盾牌,騎在馬背上用長槍(lance)和長劍打鬥。也有騎士喜好用斧頭、錘子或者長矛(spear)。他們至少有一匹,大部分有兩匹:一匹勇猛,一匹溫馴,分別在戰時和平時騎乘。來自維斯特洛南部比如河灣地的騎士多穿板甲,而北方則多穿鎖子甲。 詹姆·蘭尼斯特爵士曾稱:

三百金龍贖一個騎士,很公平的價碼。[2]

為表明身份,騎士在外套和盾牌上刻有紋章,多數時是自己的家族紋章。那些沒有家族紋章或者不願意使用的騎士可以自行創作。個人紋章通常是在成為騎士或對個人有重大意義之時畫成的。許多騎士在頭盔上有飾章,用以美化它們的盔甲,比如布林登·徒利的黑魚[3]佛列蒙·布拉克斯爵士的獨角獸[4]。富有的騎士時常裝備華麗的武器和盔甲來凸顯自己。為了更突出自己的尊貴,他們還會給盔甲上漆,綴寶石,異國珍稀材料製造護肩甲。

並非所有騎士都有侍從,也有少數的騎士有多個侍從。有侍從的騎士說話有分量。[5] 在婚禮時騎士可以得到免費的餐點,無論騎士的身份,因為在婚禮上拒絕一個騎士被認為會帶來厄運。相應的,騎士的侍從也會得到招待。

成為騎士

佛羅倫家族的騎士 - by Tomasz Jedruszek. © Fantasy Flight Games

根據傳統,成為騎士有如下三個過程。

  • 侍童:男孩成為侍童以後會跟着一位騎士,這位騎士就是他的主人。許多騎士和領主都會讓孩子跟着親戚或同盟,讓其他的侍童跟着自己。侍童的工作很簡單,只是為騎士跑跑腿,以後騎士才會教他重要的技巧,比如騎馬比武和劍術。一般訓練時都使用鈍劍在場上比武。
  • 侍從:男孩到了青春期以後就不再是侍童,而成為侍從。侍從知道如何保護並使用武器、盔甲、馬匹,並且也跟着學習騎士精神。戰爭時期,侍從會跟着主人上戰場,幫助他們準備裝備、並肩奮戰。有些侍從不願意當騎士,因此一輩子都是侍從。原因可能是他們自身厭惡打鬥,因此不想要騎士那種生活方式,也可能是沒錢購買裝備。


  • 騎士:任何騎士都能冊封其他人為騎士,不管是出於什麼理由。當侍從成年後,如果他的主人認為他有資格成為騎士,那他就會被冊封為騎士。即使沒有在騎士系統中長大,也可以由於出眾的表現被冊封,比如那些勇武的士兵和有功勞的小人物,成為騎士以後他們的社會地位會立即提升一個級別。在很多人眼中騎士首先代表着一個軍事地位,所以對於那些勢力頗大的領主的兒子們而言,如果他們不能夠到達要求也不一定會被封為騎士,否則所封騎士會失去應有的榮譽,並且讓家族受嘲;這種社會壓力基本阻止了一些騎士處於自私或無關緊要的理由冊封別人為騎士的現象。

受封儀式

騎士的授封儀式 – by Jason Engle. © Fantasy Flight Games

騎士禮可以簡單也可以複雜,然而它總是會包括這樣的儀式:一個人跪在一名騎士面前,騎士把劍搭在下跪者的肩上。典禮一般還都與宗教相關,即七神信仰,成為騎士以後,就被七神委以榮譽的重任。複雜的受封過程包括在授封前一天,騎士需要在七神信仰的戰士前守夜,將劍放在雕塑前或雕塑上,將盔甲疊放在劍下;之後騎士將赤腳從聖堂內走到授封地點,以示謙卑。[6] 受封時騎士身穿未經染色的羊毛外衣,受封后起身扣好劍帶即可。[7] 有時受封后騎士會由修士塗抹聖油。[8] 若是典禮主持者出身高貴或聞名遐邇,對於接受者來說就是莫大的榮譽。

受封儀式開始前都會宣佈受封人的名字和家族(如果有的話),然後將劍放到受封人右肩說:

戰士之名我要求你勇敢。

長劍從右肩移到左肩。

天父之名我要求你公正。

回到右肩。

聖母之名我要求你保護弱者和無辜之人。

左肩。

少女之名我要求你保護所有婦女…[8]

幾種騎士

科格爾家族的騎士衝鋒 by Tomasz Jedruszek. © Fantasy Flight Games
  • 僱傭騎士:僱傭騎士是在外遊蕩,沒有主人的騎士。因常露宿在外,夜晚即在樹籬下安眠,他們又得名「樹籬騎士」,但是少數富有的僱用騎士有自己的帳篷。大部分僱傭騎士四處遊蕩以尋找僱傭他們的人,並時常參加比武大會,掙錢的同時可以展現他們的勇武,以求被人僱傭。[8] 有些膽大的騎士甚至依靠土匪行為以訓練自己的武藝,因此僱傭騎士時常不被信任,名聲狼藉。[8]
  • 劍之誓言 :有些騎士沒有土地繼承權,於是成了別人的劍之誓言,對別人效忠。他們就像僕人一樣,為主人準備吃的住的,如果用得着的話,跟隨他們打仗然後領工資。在戰爭中,領主往往會暫時僱傭一大幫劍之誓言;戰後,領主就不再需要這麼多騎士了,他們就被遣散,變回僱傭騎士。
  • 有產騎士:有產騎士擁有自己居住的城堡,擁有自己的土地,有農民和士兵,還可能有劍之誓言。有產騎士發過誓,為自己的領主而戰。最富有的有產騎士擁有的土地可能超過窮領主,但騎士在自己的土地上沒有裁決的權利,他們要找自己的君主來主持正義。
  • 北境騎兵:北境少有人信七神,他們也就很少有騎士。然而,北境關於戰爭的傳統與騎士傳統十分近似。北境的重騎兵與南方的騎士作用幾乎相同,所以通常也被認為是騎士,只是名字不同。大多數塗過聖油的北境騎士都住在南方領土內的最北部。[9] 一些來自北方的騎士,比如巴提穆斯爵士,依舊信仰着舊神[10]
  • 真正的騎士:並非一種騎士階層,只是人們對遵循騎士精神者的讚譽。

語錄

我既生為騎士,也要死得像個騎士。[11]


小妹妹,你以為騎士有什麼用?成天穿着黃金鎧甲,一心博取女士歡心?我告訴你,騎士唯一的用處就是生來被我殺。[12]


這些騎士或許跟同輩之間講什麼仁義道德,可我們在他們眼中只是強盜,只怕下手會不顧榮譽信條。[13]


我目睹過上百次的比武和比我願意見到的多得多的戰爭,無論哪個騎士,無論他如何強壯、如何迅捷、如何精準,只要他是人,終歸有極限。[14]


任何騎士都可以冊封騎士,你在這兒見到的每個人,都曾有長劍搭在肩頭。[15]


桑鐸:也許你們真是騎士。你們像騎士一樣撒謊,像騎士一樣草菅人命。

貝里:什麼意思?克里岡。
桑鐸:什麼意思?呸,騎士,一張皮、一把劍、一匹馬。除此之外還有誓言、聖油和女人的信物,喏,就是劍上系的緞帶。也許系緞帶的劍比較漂亮,但它的功用沒變,一樣是殺人![15]


我們是國王的子民,是騎士,是英雄……但長夜黑暗,處處險惡,小姐,戰爭把我們全變成了怪物。[16]


在我的七大王國,騎士會遊歷冒險,向心愛的少女證明自己的價值。他們會去尋找魔劍,黃金寶藏,以及從穴里偷出王冠。[17]


都說騎士的職責是保護弱者和無辜之人,以此類推,老身就是瓦蘭提斯最高尚的處女了。[18]


夜裏搞暗殺不合騎士規範。[19]


沒有榮譽,騎士便和殺手無異。寧為榮譽死,也不能拋棄榮譽苟延性命。[20]
—— 巴利斯坦·賽爾彌對他的侍從說

引用與注釋

  1. 冰與火之歌的世界,the reach: garth greenhand。
  2. 劍刃風暴章節 44,詹姆。
  3. 群鴉盛宴章節 38,詹姆。
  4. 權力遊戲章節 56,提利昂。
  5. 七王國的騎士劍之誓言
  6. 群鴉盛宴章節 8,詹姆。
  7. 烽火危城章節 65,珊莎。
  8. 8.0 8.1 8.2 8.3 七王國的騎士僱傭騎士
  9. So Spake Martin: The Drowned God and More (July 14, 1999)
  10. 血龍狂舞章節 29,戴佛斯。
  11. 權力遊戲章節 57,珊莎。
  12. 烽火危城章節 52,珊莎。
  13. 烽火危城章節 66,席恩。
  14. 劍刃風暴章節 8,丹妮莉絲。
  15. 15.0 15.1 劍刃風暴章節 34,艾莉亞。
  16. 群鴉盛宴章節 42,布蕾妮。
  17. 血龍狂舞章節 23,丹妮莉絲。
  18. 血龍狂舞章節 27,提利昂。
  19. 血龍狂舞章節 46,臨冬城的鬼魂。
  20. 血龍狂舞章節 67,廢王者。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