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马丁如是说

3月

瓦雷利亚钢

Q:末日浩劫前,瓦雷利亚钢也是如此珍贵吗?有没有被制成叉子、珠宝等物件的瓦雷利亚钢?

A:瓦雷利亚钢一直昂贵。但在瓦雷利亚毁灭,制作的秘密失传后,它尤为珍稀。大部分被用于制作武器,但无疑也有一些被用在你举的例子上。

Technicon

Q:还会有猎狗的故事吗?

A:写完他的故事会很有意思,他是个很棒的灰色角色。

马丁朗读了《魔龙的狂舞》琼恩II,其中部分文字与之后正式出版的卷五有出入。

《魔龙的狂舞》草稿版 《魔龙的狂舞》正式版
山姆揭示琼恩·艾林任命了杰诺斯·史林特 琼恩揭示琼恩·艾林任命了杰诺斯·史林特
“我在朝中有人!要是泰温·兰尼斯特还活着,你们绝不敢——” 史林特尖叫着被伊梅特半推半拽地赶过庭院,“放开我……你们不能……这事要给泰温·兰尼斯特知道,你们都会后悔——”[1]
他们找来了一百尺长的绳子,不过长城有七百尺高。当杰诺斯·史林特坠到长绳尽头时,大家都听见了他脖子折断的声音。 杰诺斯·史林特被砍头。[2]

4月

琼恩的父母

Q:琼恩最终会发现他父母是谁吗?

A:最后会的。

桑铎当POV

Q:《魔龙的狂舞》里的新POV是桑铎·克里冈洛拉斯·提利尔梅丽珊卓里的谁吗?

A:不是桑铎。

洛拉斯、劳勃·艾林、克里冈家妹妹和剑

Q:梅斯·提利尔荆棘女王知道洛拉斯的性取向么?

A:都知道。

Q:琼恩·艾林是不是劳勃·艾林的父亲?

A:大家都这么想。既然不能验血或测DNA,亲子关系靠猜的程度就大多了。

Q:克里冈兄弟的妹妹死了吗?她是泰莎么?

A:是;不是。

Q:寡妇之嚎在哪?

A:在红堡,等着托曼国王成长到能挥起它。

完整卷四的序幕POV

Q:如果卷四没被分割成两本,序幕POV会是谁?

A:佩特

泰温、奥伯伦、格雷果、北境和珊莎

Q:泰温私生子么?

A:他会为这个问题抽你。

Q:劳勃起义红毒蛇在哪?

A:好问题。这会我想不起来,也许在多恩,也许在狭海对岸的佣兵团。得看我的笔记才知道。

Q:格雷果·克里冈是在赫伦堡被封骑士的吗?

A:应该不是,得查查笔记,我记得他那时已经是骑士了。[3]

Q:史塔克家族有没有过女领主或女王?

A:没有。不过我打算写个邓克伊戈遇到临冬城的母狼们的故事。

Q:贵族妇女会不会受实际生活能力的训练?比如帮客人洗澡、做奶酪等?珊莎受的教育看起来很不合实际,是因为她父母的原因,还是所有贵族女孩都是这么受教育的?

A:珊莎不仅仅是个贵族女孩。她还是全维斯特洛最有权势的贵族之一的女儿。大贵族的地位远在小贵族之上,小贵族的地位远在平民之上。她不会去做奶酪,但艾莉亚也许会认为那很有趣。

未来会面、东方、杀手

Q:珊莎猎狗还会再见么?

A:为啥?猎狗死了,珊莎可能也死了。现在只剩阿莲·石东

Q:POV会见到亚夏瓦雷利亚密尔夷地等地方吗?

A:也许能见到一些。但没必要造访地图上的所有地方。

Q:巴亚撒布哈德沙米利安纳卡亚卡亚纳亚都在哪?那里的女战士会登场吗?

A:维斯·多斯拉克东北方。[4]我想那的局面不会对这个故事有什么影响。

Q:无面者遗憾客有联系吗?

A:没有。他们观念差异很大。

柏柏尔人和丹妮

Q:柏柏尔人的阿拉伯化过程中的动荡是否启发了丹妮的故事线?

A:没有。虽然听起来很棒,可惜我不太了解柏柏尔人的历史。

瑟曦的POV

Q:加入瑟曦的POV是为了让人同情她吗?

A:我从不关心角色可爱还是可怜,我只希望让他们真实而有人性。如果我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角色,肯定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才是我想要的。毕竟这就是现实世界的人们看待彼此的方式,看看我们如何看待政治家和电影明星吧。如果大家都喜欢或讨厌某人,那他就是纸板做的脸谱。我希望读者自己决定爱谁恨谁,敬佩谁,同情谁。看到大家对珊莎凯特琳詹姆席恩的多样观点,我知道我成功了。

维斯特洛的一夫多妻制

Q:如今维斯特洛还会接受一夫多妻制么?特别是牵涉到坦格利安的。

A:如果你养了一些巨大的喷火的魔,你就可以让别人接受很多他们本不接受的事。

老角色重返舞台

热派大牛娜梅莉亚瑞肯毛毛狗以后都会出场,不过不会全在《魔龙的狂舞》中。

世界地图

不会有世界地图,中世纪欧洲的地图也不会有美洲和澳洲,甚至连上面的中国和印度都很不准确。

其他种族

Q:森林之子就像精灵族一样么?除了他们还有其他的种族吗?

A:不像精灵,森林之子就是……好吧,就是森林之子。

维斯特洛也有巨人,所以其他种族确实存在,但没有精灵。精灵是陈词滥调了。

龙的性别、瓦雷利亚钢武器和学士项链

很难判定的性别,今后书上会说。[5]

Q:所有的大家族都拥有瓦雷利亚钢武器么?

A:现在登场的瓦雷利亚钢武器还只是冰山一角,不过它们并不全属于大家族。小贵族也可以为声望买一把。骑士乃至普通士兵在战场上也可能从死人手中得到它。

Q:同样的金属能不能在一个学士的项链上重复出现?

A:重复出现是可能的,那意味着这个学士对该领域钻研得十分精深。

维斯特洛的大小

我故意模糊维斯特洛的大小,这样就不会有读者拿着尺子丈量地图后告诉我:“奈德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A走到B的,你写错了。”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那就自己干吧。长城长一百里格,一里格是三英里,就从这开始吧。

万一你发现书的旅行时间有什么错误的话,请替我保守秘密。

成人内容

魔法逐渐增强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出版商对书里的成人内容没什么意见。不喜欢这些内容的大可以去读健康的青年奇幻。

我的确收到一些反对成人内容的读者来信,奇怪的是却没人反对书里的暴力。这是美国社会的悲哀写照:人们为阴茎插入阴道的描写而震怒,却没人为斧子插入脑子的描写而不安。

冰原狼视角和瓦雷利亚语

Q:用冰原狼视角写作是怎样的体验?

A:不可能的任务。我老是看着草稿说:“狼不会懂这个词”。当然狼不懂任何词,而我很难不用任何词写作。只能尽量给文字加上一些风味,表现出狼和与人以截然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但我总在怀疑自己做的程度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难写的要命。

Q:瓦雷利亚语设定了多少?

A:我不是托尔金,没法花十年时间构建出两种语言。我只有大概八个瓦雷利亚语单词。有需要的话,我再编第九个。

论坛

Q:你会去书迷论坛吗?

A:我知道有,但尽量不去。

Q:会因为论坛上的理论推测修改故事吗?

A:这就是我不去的一条重要原因。

Parris知道什么

Q:有没有向你的伴侣Parris透露下本书的重要信息?她有没有问起?

A:答案都是没有。

席瓦斯、口音、历史之谜和多恩民族主义

Q:席瓦斯有灵感来源吗?

A:是国际象棋、闪电战游戏西洋陆军棋的混合,再加上自己的创造。

Q:七国不同地方的人有口音吗?

A:有。我想过用不同的拼写来表现口音,不过这么做太疯狂了。(只在表现未受良好教育的人时用了错误拼写)因此我改用语法和口头禅来暗示口音。

Q:历史上有众多不解之谜,它们的答案你都想好了吗?还是有需要时再确定?

A:我知道大部分的答案。

Q:多恩民众的民族主义似乎比其他地区更强。民众们都要求为红毒蛇之死开战,而通常民众只希望和平富足。

A:多恩一百年前才并入七国,所以他们确实有更强的民族主义。

瓦雷利亚龙骑士

坦格利安家族瓦雷利亚的末日浩劫后仅存的驭龙者

坦格利安历史

Q:尤斯塔斯·奥斯格雷黑火叛乱的原因之一是戴伦国王把他妹妹卖给了多恩。但与多恩的联姻怎么能算到他头上呢?戴伦结婚肯定是在伊耿四世在位期间,这才是将多恩纳入七国版图的标志。

A:戴伦比他妹妹丹妮莉丝大得多,她出生时戴伦已经结婚生子(破矛者贝勒)。他的联姻是“受神祝福的”贝勒安排和主持的,作为戴伦一世征服多恩之后的议和条约的一部分。丹妮莉丝与多恩亲王的联姻要晚得多,是将多恩合并入七国的条约的一部分。

Q:如果不是因为血龙狂舞确立了女性不能继承王位的原则,戴安娜本可以成为女王的。或许黑火叛乱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这里,比如她告诉儿子:“我才应该是女王,你将在我之后继承大统。”因此戴蒙·黑火认定他的继承权更多地来自母亲,而非父亲。

A:当然有可能。不过是伊耿黑火授予私生子的行为才引发的戴蒙应该成为国王的传言。

Q:《誓言骑士》里,我们看到了曾经辉煌的奥斯格雷家族的衰败。但伊耿征服以来,血龙狂舞、黑火叛乱等事件居然没有让一个站错队的大家族受到严惩。

A:呃,书还没完结呢。

Q:北境,尤其是史塔克家族,有没有在伊耿征服后参加过南方的战事?我没见到瑞卡德之前有哪位史塔克公爵南下。史塔克和坦格利安之间有联姻吗?

A:未回答。

Q:“受神祝福的”贝勒为何不恢复教会的武装?

A:他对武装起任何人都没兴趣,宁愿让全世界放下武器。他是个和平的人,祈祷是他的武器。

Q:除了梅卡之外,有没有哪位坦格利安家的次子得到自己的封地或成为领主?要是梅卡没继位的话,盛夏厅能传给他儿子吗?韦赛里斯一世应该有不少叔叔阿姨和表亲,有可能遇到这类问题。

A:未回答。

Q:戴伦一世是同性恋吗?戴安娜许配给了贝勒,而不是他,很奇怪。

A:不是。他结婚了,只是无后。[6]

族谱

最近我用Ty找到的那款族谱软件Family Tree Builder做了不少工作。当然,做得越多,活也越多……生卒时间、结婚时间……很容易上瘾,我开始发明一大堆在书里根本没提过的角色了——夭折的兄弟姐妹,被遗忘的前妻,嫁到外族开枝散叶的兄弟姐妹,有些分支消亡了,有些则又通过联姻回到主干里(在坦格利安中最普遍),有些则成为独立的一支。这一切没完没了,“他父亲又是谁”这个问题足够你玩到时间的尽头。

族谱还远未完善,要对照一台电脑上的设定笔记和另一台电脑上的族谱太麻烦了。不过这已经比之前你们看过的任何版本都详尽得多。我会发给你们一份,以便你们检查错误和冲突。我可不想再像破矛者贝勒那次一样再把儿子改成弟弟了。坦格利安年龄]]。-7|[7]

(一个月后,马丁发来了史塔克族谱文件)

7月

里斯本签名会

有两个魔法之源从相反的方向降临维斯特洛。

《权力的游戏》准备出版时,本来设计了一个典型的奇幻小说封面,画了凯特琳。但书商认为这本书能吸引本来不喜欢奇幻的读者,于是转而为精装版设计了没有暗示书的类型的银箔封面,希望能吸引大众的眼球。计划是之后每一卷都换一种金属颜色。但结果精装版卖得比较失败,于是出平装版时,书商又回到了传统的奇幻封面,画了琼恩和狼。《列王的纷争》出版时,封面是两种风格的结合:底色是延续了卷一精装版的金色,但加入了奇幻封面流行的人物画。到卷四出版时,书商认为现在奇幻小说迷都已经熟悉这部作品,是时候向非奇幻读者推广了。于是又重作了封面设计。

Asshai.com聊天

Q:巴隆·葛雷乔伊第一次叛乱的原因是?

A:他认为没多少领主会支持篡夺者劳勃,此外还认为自己能赢得海战。

Q:杀艾德·史塔克完全是乔佛里的主意吗?小指头会不会影响了乔佛里?

A:小指头的确对乔佛里有一定影响,但别忘了,那时他不在临冬城[8]

Q:为什么艾莉亚最后不给猎狗慈悲?因为她不是真的想杀他,还是因为想让他受罪?

A:对。

Q:维斯特洛人如何计时?一年有几个月?季节不规则要如何纪年?

A:和地球一样,十二个月。地球上的年与季节或月球公转周期无关,一年是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的时间。维斯特洛也一样。

Q:季节的不规则性只体现在维斯特洛吗?东方大陆的人似乎不担心冬天。

A:东方大陆(厄斯索斯)不像维斯特洛这么靠北。

Q:坦格利安王室的一夫多妻只适用于坦格利安女性吗?戴伦二世能否再娶一个妻子,以平息对多恩人的怨气?

A:梅葛就娶了多位不姓坦格利安的妻子,所以有过先例。不过在坦格利安家族失去了龙之后,他们就很难像从前一样凌驾于传统、信仰和领主们的意见之上了。你要有条龙的话,想娶几个就娶几个,没多少人敢反对。

Q:道朗为何不加入蓝礼的事业?

A:不论在席瓦斯棋还是权力的游戏里,道朗是务求确胜的玩家。显然他不认为蓝礼会是赢家。此外他和高庭间的敌意也有影响。

Q:是泰温挖了去莎塔雅那的隧道吗?毕竟雪伊在他床上。

A:有趣的理论。

Q:写谁的死最难过?写谁的死最享受?

A:红色婚礼是我觉得最难写的。恐怕没有让我觉得享受的死亡。即使杀掉一个坏家伙,也是个艰难的过程,毕竟他也是你的孩子。此外,要塑造一个好反派不容易,你总是会担心之后有用得着他的时候。

Q:你为何说多恩受到威尔士影响?多恩的历史元素]]。-9|[9]

A:几代英格兰国王都试图征服威尔士,但收效甚微。威尔士人成功抵抗了几个世纪。他们不是在战场上取胜,而是潜伏到山岭里骚扰敌军。用今天的话来说是游击战甚至恐怖主义。多恩人用了同样的办法。

Q:派席尔为何忠于兰尼斯特?

A:有待揭秘的幕后故事。不过他自己会回答说都是为了国家。

Q:詹姆和Lost里的索耶有相似之处吗?

A:有意思,说不定会有。当这两个系列都完结后再问我吧,那时我们就知道有什么相似了。

Q:你说想再写九个邓克与伊戈的故事,会一直写到盛夏厅吗?

A:个数还没定,九、十、十二个,看需要了。会一直写到邓克的人生尽头,此外就无可奉告了。第三个故事《神秘骑士》已经写完了,会在短篇小说集Warriors上发表。

Q:前三卷里的章节名称都是POV名字,卷四开始不同了。有原因吗?

A:对。Torcon]]。“先知”、“侍卫队长”、“海怪之女”等章节标题来自原本序幕的小标题。-10|[10]IO9采访]]。“运河边的猫儿”、“商人的仆从”、“临冬城亲王”等章节标题象征身份的改变。-11|[11]

Q:伊耿一世何时改了信仰?是为了取悦新臣民的政治举措吗?

A:对。

Q:为什么贵族等级名称这么少?

A:中世纪的贵族等级随着封建系统与社会结构的复杂化而越来越多,而在早期——比如英格兰亨利一世和威廉二世时期则没这么多头衔。我喜欢这段时期的简单。现在看来,我当初应该至少加一个等级,以区分大贵族和其封臣。不过我没有用那一整套公侯伯子男的头衔倒是挺好。[12]

Q:有没有这样一条规律:POV在自己的章节里受到致命攻击时,不会永远死去?

A:没有规律,没人是安全的。

Q:卷四里艾莉亚怎么没意识到戴利恩说的雪诺大人指的是谁?

A:这个问题留给读者解决。

Q:班扬为何加入守夜人

A:好问题,有一天会有答案的,但不是今日。

Q:淹人真的被淹死了吗?

A:没有。

Q:谁发现了雷加的尸体?他被埋在哪里?

A:按照坦格利安的传统火化了。

Q:珊莎的未来和“狗熊与美少女”有联系吗?

A:呵呵呵,等着瞧吧。这只狗熊……

Q:我们会看到亚夏吗?

A:最多在闪回和记忆里。

西班牙之行

有个人穿着件“班扬还活着”的T恤,马丁看到后说,他不会证实或否认,但卷五肯定会有更多他的信息。

马丁想到的第一个章节,是布兰看砍头。但他对被砍头的是谁毫无概念。写到第八个章节时,才确定让这人在序幕出场。

12月

Pat’s Fantasy Hotlist采访

斯坦·李说过,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而阿克顿勋爵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两条真理之间的张力就是戏剧性的源头。我的英雄是梦想家,那些试图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无论影响大小。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多数人介于两者之间……但在我看来,英雄之处在于努力的过程。无论输赢,我都钦佩那些奋斗过的人。


引用与注释

  1. 这章与卷四山姆I同时发生,而后者提到了琼恩不知泰温的死讯,与杰诺斯知道矛盾。马丁朗读完这章后,过了五天再一次朗读时,已经修改了杰诺斯的措辞。
  2. 把绞刑修改为砍头可能是为了让琼恩遵从艾德的教诲,并呼应珊莎的幻想:“心中只盼能狠狠地报复他,希望哪个英雄能把他也按倒在地,斩首示众。”
  3. 魔山十六七岁被雷加封为骑士,在281或282年。赫伦堡比武大会、篡夺者战争爆发、魔山杀死雷加的妻女分别在281、282、283年。如果马丁这里的记忆没错,魔山受封应该就在赫伦堡比武大会之前几个月内。
  4. 之后马丁修改了地图设定,它们在维斯·多斯拉克东南方。
  5. 龙#繁殖
  6.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说他未婚,可能改了设定。
  7. 坦格利安年龄]]。_7-0|↑ 参看马丁如是说,1999年11月,坦格利安年龄
  8. 马丁似乎把艾德看成布兰了。见乔佛里·拜拉席恩/谋害布兰的凶手
  9. 多恩的历史元素]]。_9-0|↑ 参看马丁如是说,2000年2月,多恩的历史元素
  10. Torcon]]。“先知”、“侍卫队长”、“海怪之女”等章节标题来自原本序幕的小标题。_10-0|↑ 参看马丁如是说,2003年8月,Torcon。“先知”、“侍卫队长”、“海怪之女”等章节标题来自原本序幕的小标题。
  11. IO9采访]]。“运河边的猫儿”、“商人的仆从”、“临冬城亲王”等章节标题象征身份的改变。_11-0|↑ 参看马丁如是说,2011年7月,IO9采访。“运河边的猫儿”、“商人的仆从”、“临冬城亲王”等章节标题象征身份的改变。
  12. 原著封建制度里领主统称为Lord,没有细分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