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Faith-Millitant-Shield-Icon.png
Faith-Millitant-Shield-Icon.png
大麻雀(人物)
High Sparrow
High Sparrow.png
出场季数 5, 6
最后登场凛冬的寒风
出场集数 12集 (见下表)
头衔 总主教
状态 死亡
死亡爆炸野火烧死,野火由科本点燃,幕后主使是瑟曦·兰尼斯特
凛冬的寒风
势力 麻雀
教团武装
信仰 七神信仰
演员 Jonathan Pryce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文不名,无权无势……但是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推翻一个王朝。”
—— 大麻雀

大麻雀High Sparrow 是在第五季第六季中出场的角色,由威尔士演员Jonathan Pryce出演。大麻雀是宗教派系麻雀的首领,同时也是新任的总主教。在担任主教期间,他重建了Faith Militant,神权渐渐超过了王权(国王托曼一世的统治)。他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他为人及其严肃,是个危险人物,只有偶尔会少见地温柔。

生平

背景

大麻雀本是乡间底层人民中的一名普通而卑微的牧师,他过着清贫的生活,渐渐开始施舍帮助身边的穷苦百姓,宣扬在七神面前众生平等的思想,谴责贵族们骄奢淫逸、对神不敬的生活。五王之战后,大麻雀和他的信徒们公开发声,谴责贵族们互相厮杀争斗,把战乱和苦难强加在无辜的百姓身上。在众人簇拥下,大麻雀来到了君临

他逐渐成为了宗教抗议团体麻雀的领袖,他的反对者们则讽刺地称他为“大麻雀”——与王国七神信仰位阶最高的主教,钦定的宗教首领“总主教”相对应。然而他的信徒们则自豪地以此称呼他们的领袖,以示对他的尊敬。大麻雀从未这样称呼过自己,但这个称号从此深入人心。[1] 在大麻雀被任命为总主教之后,依照传统将永远禁止以其本名称呼他,因此不论他真名为何,都不得而知了。[2]

大麻雀看上去是个无害的老人,然而他有着钢铁般坚强的意志。他对七神的虔诚信仰是真实而坚定的,不夹杂一丝政治目的,因此他不可能被贿赂,威胁对他也不会奏效。

第五季

其父泰温·兰尼斯特被杀,君临余波未平,瑟曦·兰尼斯特太后发现大麻雀是个光着脚给穷苦百姓盛汤喝的谦卑的人,产生了扶植他的想法。大麻雀承认这个称呼很有趣,但也毫不掩饰其信徒对总主教的行为,只是表示他们完全可以更小心一些。太后承诺不会逮捕或是处决他,反倒会把总主教囚禁起来,这大大出乎大麻雀的意料。[1]

在太后的影响下,大麻雀被选为新任总主教。为了得到大麻雀的坚定支持,太后签署法令允许其恢复教团武装。[3]

大麻雀主持审讯洛拉斯·提利尔,他被控犯有同性恋罪和渎神罪。大麻雀还传讯了玛格丽·提利尔和洛拉斯的侍从奥利法。奥利法作证使得大麻雀决定给洛拉斯定罪进行审判,并且以伪证罪和渎神罪逮捕了玛格丽。[4]

大麻雀在擦洗贝勒大圣堂的时候,奥莲娜·雷德温走了过来。二人在言语间互不相让,讨论着洛拉斯和玛格丽的被捕事宜。荆棘女王想让他的孙子孙女立即释放,但是大麻雀拒绝了她,并表示不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应该遵守神圣的法律。奥莲娜行贿失败后威胁说要让提利尔家族停止对王国的粮食供应。大麻雀并没有受到威胁影响反而略带讽刺的问这位提利尔家族的女家长是否曾在田野间付出过劳动。他还说平民总是占人口的多数而贵族处于少数地位,当平民不再惧怕贵族的时候这个世界又将会发生什么。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5]

后来,大麻雀遇见了瑟曦,她正站在贝勒大圣堂最老也是最低的一级台阶上想要看看玛格丽王后被关押的情况。这是一级普通的石阶,Baelor the Blessed在建造贝勒大圣堂的时候并没有在上面做什么装饰。大麻雀告诉瑟曦关于教堂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历史,同时说明自己简单朴素的爱以及这种爱代表的纯洁的信仰,并把这种信仰和贝勒大圣堂的报酬作对比。他想用这种对比来说明像提利尔这样的贵族,也是能够被人剥去虚伪的假象,显露出藏于假象之下的真实。然后他直率的问瑟曦:如果剥去你的华丽外衣,显露出藏于虚伪假象之下的真实,人民将会看到什么。大麻雀告诉她,有一位贵族青年已经褪去自己虚伪的外表,并且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蓝塞尔·兰尼斯特走了进来,站在了大麻雀身边。他们极其无礼的沉默看着瑟曦被乌尼亚修女和Boake兄弟逮捕。[5]

在瑟曦同意认罪之后,大主教也同意见见她。他打断了瑟曦关于想要变得虔诚、善良的长篇大论为了聆听她真正的忏悔。大麻雀开心于王后承认了和蓝塞尔的通奸,但是他说为了查明一些指控背后的真相,还是会举行一场审判。这些指控,例如弑君乱伦,瑟曦对此依旧否认。当瑟曦乞求圣母的宽恕时,大麻雀同意在她赎罪之后回到红堡见托曼。在贝勒大圣堂门前,大麻雀在君临人民的面前进行了一次演说。他解释道尽管他们的王后已经认罪,她现在仍乞求宽恕并将会进行一场从贝勒大圣堂到红堡的walk of atonement,同时神的旨意让她全裸并剪短金发。[6] 当曾经骄傲的王后走过他的时候,大麻雀不禁露出了微笑。

第六季

大麻雀制止了乌尼亚修女对于玛格丽王后的惩罚。然而他拒绝回答玛格丽的关于她哥哥的现状的问题,他只是说国王托曼想念她。大麻雀认为男人和妻子之间的爱情是神圣的,但是罪恶依旧能够为其蒙上阴影。当王后拒绝承认任何错误行径时,大麻雀问她是否真的认为自己是无罪的。王后承认每个人都会犯错的时候大麻雀显得很高兴。[7]

大麻雀走近詹姆·兰尼斯特和托曼,他正在改良弥塞菈·拜拉席恩的墓室。国王要求和他的王后见面。大麻雀告诉托曼,只要玛格丽不认罪并诚心悔过,她将一直与人隔绝。托曼走后,詹姆脸色铁青说宗教经羞辱了他的姐姐,但是大麻雀嘲弄说瑟曦已经诚心认罪并且付出了代价。詹姆想要知道他自己的罪是否能被宽恕,然后大胆的想要杀掉宗教的领导者。大麻雀毫不担心的说虽然每一个宗教成员都一文不名,无权无势,但是联合起来他们可以推翻一个王朝。詹姆很快意识到他被教团武装包围,只好被迫停手,尽管大麻雀平静的激将他将把老人的头砍下来。[8]

后来,大麻雀觐见国王托曼,国王为其母亲瑟曦请求准许和她死去的女儿弥赛菈见上一面。大麻雀拒绝了国王的请求,声称瑟曦没有完全证明自己的清白,换句话说她谋杀了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世并且乱伦。当托曼批评大麻雀给他的母亲的待遇时,他表示赞赏于母亲和儿子之间深沉的爱,并将其归因于圣母。然而,他向托曼保证他和他的母亲瑟曦之间没有世仇,一切都只是执行七神的旨意而已。托曼临走前,他告诉国王向七神祈祷,神会保佑他的外祖父和他的妈妈尽管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9]

大麻雀传唤了玛格丽王后。当王后进来的时候,他问她如果被释放了她将会去哪。当玛格丽诚实回答她将会回到她的家族的时候,大麻雀警告她说这将会使她再度堕落,犯下罪行。大主教向玛格丽解释他为什么以及如何变得这么虔诚投身于七神信仰。随后大麻雀准许玛格丽和她哥哥见一面。[10]

托曼再一次来问玛格丽是否安好。大麻雀非常随和表示王后总是站在普通人的一方,并且现在为接纳宗教做出了良好榜样。最后大主教给了托曼和他的妻子一些独处的时间。

当詹姆和梅斯大人率领提利尔家族的军队来要求释放玛格丽和洛拉斯的时候,大麻雀在死亡面前也表示拒绝。紧张气氛过后,大主教宣称玛格丽不会游街忏悔,这让所有人都很惊讶。王后已经皈依七神,甚至把托曼也带入了他们的阵营,所以不需要惩罚。有了国王和王后对于宗教的支持,大麻雀现在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君临。[11]

在玛格丽王后虔诚阅读《七星圣经》的时候大主教走了进来。在简短的讨论了圣母之后,大麻雀问玛格丽他们能否讨论一件私人的事情。托曼告诉大麻雀自从他的妻子被释放之后他们至今尚未同床。玛格丽解释道自己只是认真走好每一步避免再度犯下罪过。大麻雀说妻子给她的丈夫一位继承人并不是一种罪过,这是她的责任。大麻雀随后隔着一层薄纱和玛格丽的祖母,奥莲娜·雷德温说即使她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女人,“荆棘女王”也是一位死不改悔的罪人。[12]

大麻雀越来越能够对国王托曼产生重要的影响,他正在逐步成为君临实际上的统治者。在瑟曦拒绝和他谈话并让格雷果·克里冈杀掉了一名教团武装的狂热分子之后,大麻雀说服托曼颁布法令废除了比武审判,将其视为一种“欺骗”。从今以后,所有审判由宗教中的七位主教主持,就像坦格利安家族征服七大王国之前一样。 [13]

在瑟曦和洛拉斯的审判日,大麻雀被野火所吞没

在瑟曦和洛拉斯的审判日,大麻雀和这座城市的许多贵族都聚集在贝勒大圣堂。洛拉斯承认自己犯下同性恋罪并想要以放弃家族姓名和提利尔家族继承人身份的方式来赎罪。大麻雀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在他的额头上刻下了一颗七芒星。然而,瑟曦却没有出现在审判现场,大麻雀让蓝塞尔去找她。玛格丽意识到瑟曦和托曼都没有出现,她想要警告人们迅速离开,大麻雀忽略了这些疑点并阻止人们离开,让他的麻雀们关上了教堂的门。藏匿野火的地方被点燃并彻底摧毁贝勒大圣堂,杀死了无数的人其中包括大麻雀,玛格丽王后和许多他的追随者。[14]

性格

大麻雀表现得谦逊,虔诚和睿智。他对奢侈的生活无动于衷,并声称放弃唯物主义。相较于其他主教对于平民和他们的苦难漠不关心,大麻雀总是表现出关心和同情。

然而,在他无害的外表之下,他是一个无情的狂热宗教徒,同时也是十分聪明的权谋政治家,对于君临的许多政治家的自恋心态有着敏锐的个人认知。他通过教团武装操纵瑟曦对于玛格丽的不满来获得对君临的控制。之后,他又对天真、意志薄弱的国王托曼·拜拉席恩施加影响,蓄意操控和利用年轻的国王来获取更多权力。他还从心理上折磨瑟曦,洛拉斯和玛格丽,让他们“认罪”。

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信教或他的谦逊是否只是获取权力的伪装。当他在一场争斗中处于上风的时候他会骄傲的微笑,解释神的意愿的时候也会显得有些傲慢。即使这样,没有人知道他做这些是信仰使然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政治目的,又或者二者皆有,毕竟这些事件大多有着相似的目的。除此之外,在詹姆威胁要杀掉他的时候他表现得不惧死亡而且很冷静,因为他确定詹姆在知道自己随后也会死之后就不会杀他了。

然而,除了他精明的控制和他的追随者,大麻雀盲目的信仰最终引领他走向了死亡。瑟曦促成了这一点,因为他不需要物质世界的任何东西,他也就不惧怕来自物质世界的任何威胁。就像 达里奥·纳哈里斯嘲笑 灰虫子说的,缺乏恐惧会让人无法想象人的想法的可怕,因此他们在控制人民方面会有所不同。大麻雀过于自信,认为瑟曦比他和他的追随者们要弱小得多。因此,他不能理解瑟曦为了除掉他们可以做出多么极端的事来(即炸掉贝勒大圣堂的同时害死了许许多多的无辜的人民)。

出场

第五季 出场
战争将至 黑白之院 大麻雀 鹰身女妖之子 杀死心中的男孩
不屈不挠 礼物 艰难屯 魔龙的狂舞 圣母慈悲
第六季 出场
红袍祭司 破誓者 陌客之书
吾血之血 残人 无名之辈 私生子之战 凛冬的寒风

剧照

语录

所有罪人在七神面前都是平等的。[15]
—— 大麻雀


我想象得出这对你来说是件怪事。你见过的每一个人都有暗藏祸心,而当你挖出它们来的时候不免洋洋自得。但我却要告诉你一个简单的真相,我侍奉诸神,而诸神要求正义。[16]
—— 大麻雀对奥莲娜·雷德温
奥莲娜·雷德温: "这个肮脏的城市里一半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触犯过圣律。你就活在杀手、窃贼和强奸犯之中,可你却要惩罚洛拉斯,就因为他和喷了香水的男妓上床。还有玛格丽,就因为她想维护自己的哥哥?"
大麻雀: "正是,诸神律法对众生一视同仁。"
奥莲娜·雷德温: "如果你想要这种一视同仁,那好吧,当提利尔家族停止向都城供给粮食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挨饿。我保证,大家都会知道,这饥荒该怪到谁头上。"
大麻雀: "奥莲娜夫人,您播过种吗?您割过麦吗?提利尔家族有任何人做过这些事吗?一生的权力和富有几乎蒙蔽了您的双眼。您是寡,我们是众。当众不惧寡之时……[16]"
— 奥莲娜·雷德温与大麻雀的争论


揭掉了金银和虚饰,拆除了雕像和石柱,而这留存下来的东西,简单,牢固,而且真实。提利尔们的矫饰将被揭去,他们的谎言将被拆穿,他们的真心将昭然于天下,而我等将得此教训。高低贵贱,皆是一样。如果把你的矫饰也揭开,我们会发现什么呢?不久之前 一个身心俱疲的年轻人来找过我们,他承受的太多,不堪重负,因而要把他们抛弃。不过,最终他一点点的卸去了重担,抛弃了虚荣、傲慢和罪恶。现在他的灵魂十分轻灵。 他将化作鸟雀飞向七重天。对于你,他有不少话想说。[16]
—— 大麻雀对瑟曦·兰尼斯特说道


的罪抵消不了你的罪行。[17]
—— 大麻雀对瑟曦如是说


我们每个人都很弱小...但合在一起...足以推翻强权。[18]
—— 大麻雀

小说中的大麻雀

可参考《冰与火之歌》原著词条:大麻雀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小猴会聪明
0

最上面那句话跟字幕里的不同哦。。。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