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name here>
這篇文章需要翻譯。你可以幫助冰與火之歌中文維基來 翻譯它
Faith-Millitant-Shield-Icon.png
Faith-Millitant-Shield-Icon.png
大麻雀(人物)
High Sparrow
High Sparrow.png
出場季數 5, 6
最後登場寒冬冽風
出場集數 12集 (見下表)
頭銜 總主教
狀態 死亡
死亡爆炸野火燒死,野火由科本點燃,幕後主使是瑟曦·蘭尼斯特
寒冬冽風
勢力 麻雀
教團武裝
信仰 七神信仰
演員 Jonathan Pryce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文不名,無權無勢……但是團結起來,我們可以推翻一個王朝。」
—— 大麻雀

大麻雀High Sparrow 是在第五季第六季中出場的角色,由威爾斯演員Jonathan Pryce出演。大麻雀是宗教派系麻雀的首領,同時也是新任的總主教。在擔任主教期間,他重建了Faith Militant,神權漸漸超過了王權(國王托曼一世的統治)。他的真實姓名無人知曉。他為人及其嚴肅,是個危險人物,只有偶爾會少見地溫柔。

生平

背景

大麻雀本是鄉間底層人民中的一名普通而卑微的牧師,他過著清貧的生活,漸漸開始施捨幫助身邊的窮苦百姓,宣揚在七神面前眾生平等的思想,譴責貴族們驕奢淫逸、對神不敬的生活。五王之戰後,大麻雀和他的信徒們公開發聲,譴責貴族們互相廝殺爭鬥,把戰亂和苦難強加在無辜的百姓身上。在眾人簇擁下,大麻雀來到了君臨

他逐漸成為了宗教抗議團體麻雀的領袖,他的反對者們則諷刺地稱他為「大麻雀」——與王國七神信仰位階最高的主教,欽定的宗教首領「總主教」相對應。然而他的信徒們則自豪地以此稱呼他們的領袖,以示對他的尊敬。大麻雀從未這樣稱呼過自己,但這個稱號從此深入人心。[1] 在大麻雀被任命為總主教之後,依照傳統將永遠禁止以其本名稱呼他,因此不論他真名為何,都不得而知了。[2]

大麻雀看上去是個無害的老人,然而他有著鋼鐵般堅強的意志。他對七神的虔誠信仰是真實而堅定的,不夾雜一絲政治目的,因此他不可能被賄賂,威脅對他也不會奏效。

第五季

其父泰溫·蘭尼斯特被殺,君臨餘波未平,瑟曦·蘭尼斯特太后發現大麻雀是個光著腳給窮苦百姓盛湯喝的謙卑的人,產生了扶植他的想法。大麻雀承認這個稱呼很有趣,但也毫不掩飾其信徒對總主教的行為,只是表示他們完全可以更小心一些。太后承諾不會逮捕或是處決他,反倒會把總主教囚禁起來,這大大出乎大麻雀的意料。[1]

在太后的影響下,大麻雀被選為新任總主教。為了得到大麻雀的堅定支持,太后簽署法令允許其恢復教團武裝。[3]

大麻雀主持審訊洛拉斯·提利爾,他被控犯有同性戀罪和瀆神罪。大麻雀還傳訊了瑪格麗·提利爾和洛拉斯的侍從奧利法。奧利法作證使得大麻雀決定給洛拉斯定罪進行審判,並且以偽證罪和瀆神罪逮捕了瑪格麗。[4]

大麻雀在擦洗貝勒大聖堂的時候,奧蓮娜·雷德溫走了過來。二人在言語間互不相讓,討論著洛拉斯和瑪格麗的被捕事宜。荊棘女王想讓他的孫子孫女立即釋放,但是大麻雀拒絕了她,並表示不論貴族還是平民都應該遵守神聖的法律。奧蓮娜行賄失敗後威脅說要讓提利爾家族停止對王國的糧食供應。大麻雀並沒有受到威脅影響反而略帶諷刺的問這位提利爾家族的女家長是否曾在田野間付出過勞動。他還說平民總是占人口的多數而貴族處於少數地位,當平民不再懼怕貴族的時候這個世界又將會發生什麼。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5]

後來,大麻雀遇見了瑟曦,她正站在貝勒大聖堂最老也是最低的一級台階上想要看看瑪格麗王后被關押的情況。這是一級普通的石階,Baelor the Blessed在建造貝勒大聖堂的時候並沒有在上面做什麼裝飾。大麻雀告訴瑟曦關於教堂的一些不為人知的歷史,同時說明自己簡單樸素的愛以及這種愛代表的純潔的信仰,並把這種信仰和貝勒大聖堂的報酬作對比。他想用這種對比來說明像提利爾這樣的貴族,也是能夠被人剝去虛偽的假象,顯露出藏於假象之下的真實。然後他直率的問瑟曦:如果剝去你的華麗外衣,顯露出藏於虛偽假象之下的真實,人民將會看到什麼。大麻雀告訴她,有一位貴族青年已經褪去自己虛偽的外表,並且有很多話想要和她說。藍塞爾·蘭尼斯特走了進來,站在了大麻雀身邊。他們極其無禮的沉默看著瑟曦被烏尼亞修女和Boake兄弟逮捕。[5]

在瑟曦同意認罪之後,大主教也同意見見她。他打斷了瑟曦關於想要變得虔誠、善良的長篇大論為了聆聽她真正的懺悔。大麻雀開心於王后承認了和藍塞爾的通姦,但是他說為了查明一些指控背後的真相,還是會舉行一場審判。這些指控,例如弒君亂倫,瑟曦對此依舊否認。當瑟曦乞求聖母的寬恕時,大麻雀同意在她贖罪之後回到紅堡見托曼。在貝勒大聖堂門前,大麻雀在君臨人民的面前進行了一次演說。他解釋道儘管他們的王后已經認罪,她現在仍乞求寬恕並將會進行一場從貝勒大聖堂到紅堡的walk of atonement,同時神的旨意讓她全裸並剪短金髮。[6] 當曾經驕傲的王后走過他的時候,大麻雀不禁露出了微笑。

第六季

大麻雀制止了烏尼亞修女對於瑪格麗王后的懲罰。然而他拒絕回答瑪格麗的關於她哥哥的現狀的問題,他只是說國王托曼想念她。大麻雀認為男人和妻子之間的愛情是神聖的,但是罪惡依舊能夠為其蒙上陰影。當王后拒絕承認任何錯誤行徑時,大麻雀問她是否真的認為自己是無罪的。王后承認每個人都會犯錯的時候大麻雀顯得很高興。[7]

大麻雀走近詹姆·蘭尼斯特和托曼,他正在改良彌塞菈·拜拉席恩的墓室。國王要求和他的王后見面。大麻雀告訴托曼,只要瑪格麗不認罪並誠心悔過,她將一直與人隔絕。托曼走後,詹姆臉色鐵青說宗教經羞辱了他的姐姐,但是大麻雀嘲弄說瑟曦已經誠心認罪並且付出了代價。詹姆想要知道他自己的罪是否能被寬恕,然後大膽的想要殺掉宗教的領導者。大麻雀毫不擔心的說雖然每一個宗教成員都一文不名,無權無勢,但是聯合起來他們可以推翻一個王朝。詹姆很快意識到他被教團武裝包圍,只好被迫停手,儘管大麻雀平靜的激將他將把老人的頭砍下來。[8]

後來,大麻雀覲見國王托曼,國王為其母親瑟曦請求准許和她死去的女兒彌賽菈見上一面。大麻雀拒絕了國王的請求,聲稱瑟曦沒有完全證明自己的清白,換句話說她謀殺了國王勞勃·拜拉席恩一世並且亂倫。當托曼批評大麻雀給他的母親的待遇時,他表示讚賞於母親和兒子之間深沉的愛,並將其歸因於聖母。然而,他向托曼保證他和他的母親瑟曦之間沒有世仇,一切都只是執行七神的旨意而已。托曼臨走前,他告訴國王向七神祈禱,神會保佑他的外祖父和他的媽媽儘管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9]

大麻雀傳喚了瑪格麗王后。當王后進來的時候,他問她如果被釋放了她將會去哪。當瑪格麗誠實回答她將會回到她的家族的時候,大麻雀警告她說這將會使她再度墮落,犯下罪行。大主教向瑪格麗解釋他為什麼以及如何變得這麼虔誠投身於七神信仰。隨後大麻雀准許瑪格麗和她哥哥見一面。[10]

托曼再一次來問瑪格麗是否安好。大麻雀非常隨和表示王后總是站在普通人的一方,並且現在為接納宗教做出了良好榜樣。最後大主教給了托曼和他的妻子一些獨處的時間。

當詹姆和梅斯大人率領提利爾家族的軍隊來要求釋放瑪格麗和洛拉斯的時候,大麻雀在死亡面前也表示拒絕。緊張氣氛過後,大主教宣稱瑪格麗不會遊街懺悔,這讓所有人都很驚訝。王后已經皈依七神,甚至把托曼也帶入了他們的陣營,所以不需要懲罰。有了國王和王后對於宗教的支持,大麻雀現在實際上已經控制了君臨。[11]

在瑪格麗王后虔誠閱讀《七星聖經》的時候大主教走了進來。在簡短的討論了聖母之後,大麻雀問瑪格麗他們能否討論一件私人的事情。托曼告訴大麻雀自從他的妻子被釋放之後他們至今尚未同床。瑪格麗解釋道自己只是認真走好每一步避免再度犯下罪過。大麻雀說妻子給她的丈夫一位繼承人並不是一種罪過,這是她的責任。大麻雀隨後隔著一層薄紗和瑪格麗的祖母,奧蓮娜·雷德溫說即使她是一位不同尋常的女人,「荊棘女王」也是一位死不改悔的罪人。[12]

大麻雀越來越能夠對國王托曼產生重要的影響,他正在逐步成為君臨實際上的統治者。在瑟曦拒絕和他談話並讓格雷果·克里岡殺掉了一名教團武裝的狂熱分子之後,大麻雀說服托曼頒布法令廢除了比武審判,將其視為一種「欺騙」。從今以後,所有審判由宗教中的七位主教主持,就像坦格利安家族征服七大王國之前一樣。 [13]

在瑟曦和洛拉斯的審判日,大麻雀被野火所吞沒

在瑟曦和洛拉斯的審判日,大麻雀和這座城市的許多貴族都聚集在貝勒大聖堂。洛拉斯承認自己犯下同性戀罪並想要以放棄家族姓名和提利爾家族繼承人身份的方式來贖罪。大麻雀同意了他的請求並在他的額頭上刻下了一顆七芒星。然而,瑟曦卻沒有出現在審判現場,大麻雀讓藍塞爾去找她。瑪格麗意識到瑟曦和托曼都沒有出現,她想要警告人們迅速離開,大麻雀忽略了這些疑點並阻止人們離開,讓他的麻雀們關上了教堂的門。藏匿野火的地方被點燃並徹底摧毀貝勒大聖堂,殺死了無數的人其中包括大麻雀,瑪格麗王后和許多他的追隨者。[14]

性格

大麻雀表現得謙遜,虔誠和睿智。他對奢侈的生活無動於衷,並聲稱放棄唯物主義。相較於其他主教對於平民和他們的苦難漠不關心,大麻雀總是表現出關心和同情。

然而,在他無害的外表之下,他是一個無情的狂熱宗教徒,同時也是十分聰明的權謀政治家,對於君臨的許多政治家的自戀心態有著敏銳的個人認知。他通過教團武裝操縱瑟曦對於瑪格麗的不滿來獲得對君臨的控制。之後,他又對天真、意志薄弱的國王托曼·拜拉席恩施加影響,蓄意操控和利用年輕的國王來獲取更多權力。他還從心理上折磨瑟曦,洛拉斯和瑪格麗,讓他們「認罪」。

沒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信教或他的謙遜是否只是獲取權力的偽裝。當他在一場爭鬥中處於上風的時候他會驕傲的微笑,解釋神的意願的時候也會顯得有些傲慢。即使這樣,沒有人知道他做這些是信仰使然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政治目的,又或者二者皆有,畢竟這些事件大多有著相似的目的。除此之外,在詹姆威脅要殺掉他的時候他表現得不懼死亡而且很冷靜,因為他確定詹姆在知道自己隨後也會死之後就不會殺他了。

然而,除了他精明的控制和他的追隨者,大麻雀盲目的信仰最終引領他走向了死亡。瑟曦促成了這一點,因為他不需要物質世界的任何東西,他也就不懼怕來自物質世界的任何威脅。就像 達里奧·納哈里斯嘲笑 灰蟲子說的,缺乏恐懼會讓人無法想像人的想法的可怕,因此他們在控制人民方面會有所不同。大麻雀過於自信,認為瑟曦比他和他的追隨者們要弱小得多。因此,他不能理解瑟曦為了除掉他們可以做出多麼極端的事來(即炸掉貝勒大聖堂的同時害死了許許多多的無辜的人民)。

出場

第五季 出場
戰爭將至 黑白之院 大麻雀 鷹身女妖之子 殺死心中的男孩
不屈不撓 禮物 艱難屯 血龍狂舞 聖母慈悲
第六季 出場
紅袍祭司 破誓者 陌客之書
吾血之血 殘人 無名之輩 私生子之戰 寒冬冽風

劇照

語錄

所有罪人在七神面前都是平等的。[15]
—— 大麻雀


我想像得出這對你來說是件怪事。你見過的每一個人都有暗藏禍心,而當你挖出它們來的時候不免洋洋自得。但我卻要告訴你一個簡單的真相,我侍奉諸神,而諸神要求正義。[16]
—— 大麻雀對奧蓮娜·雷德溫
奧蓮娜·雷德溫: "這個骯髒的城市里一半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觸犯過聖律。你就活在殺手、竊賊和強姦犯之中,可你卻要懲罰洛拉斯,就因為他和噴了香水的男妓上床。還有瑪格麗,就因為她想維護自己的哥哥?"
大麻雀: "正是,諸神律法對眾生一視同仁。"
奧蓮娜·雷德溫: "如果你想要這種一視同仁,那好吧,當提利爾家族停止向都城供給糧食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挨餓。我保證,大家都會知道,這饑荒該怪到誰頭上。"
大麻雀: "奧蓮娜夫人,您播過種嗎?您割過麥嗎?提利爾家族有任何人做過這些事嗎?一生的權力和富有幾乎蒙蔽了您的雙眼。您是寡,我們是眾。當眾不懼寡之時……[16]"
— 奧蓮娜·雷德溫與大麻雀的爭論


揭掉了金銀和虛飾,拆除了雕像和石柱,而這留存下來的東西,簡單,牢固,而且真實。提利爾們的矯飾將被揭去,他們的謊言將被拆穿,他們的真心將昭然於天下,而我等將得此教訓。高低貴賤,皆是一樣。如果把你的矯飾也揭開,我們會發現什麼呢?不久之前 一個身心俱疲的年輕人來找過我們,他承受的太多,不堪重負,因而要把他們拋棄。不過,最終他一點點的卸去了重擔,拋棄了虛榮、傲慢和罪惡。現在他的靈魂十分輕靈。 他將化作鳥雀飛向七重天。對於你,他有不少話想說。[16]
—— 大麻雀對瑟曦·蘭尼斯特說道


的罪抵消不了你的罪行。[17]
—— 大麻雀對瑟曦如是說


我們每個人都很弱小...但合在一起...足以推翻強權。[18]
—— 大麻雀

小說中的大麻雀

可參考《冰與火之歌》原著詞條:大麻雀

引用與注釋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小猴会聪明
0

最上面那句话跟字幕里的不同哦。。。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