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五季ep4分集介绍.jpg
SONS OF THE HARPY
第5季鹰身女妖之子
首映日2015/05/03
本土收视6.82
编剧
导演

鹰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四集,总播放集数第四十四集。本集由Dave Hill编剧,并由Mark Mylod执导,于2015年5月3日首播。

教会武装愈发嚣张。詹姆波隆出发向南行。丹妮回应鹰身女妖艾拉莉亚·沙德沙蛇们誓要血债血偿。


演员

主演

客座演员

Tara Fitzgerald.jpg
Selyse Florent
Will Tudor.jpg
Gary Pillai.jpg
merchant captain
Christian Vit.png
lead Dornish guard
Slavko Sobin.jpg
Second Son
Paddy Wallace.jpeg
lead Kingsguard
Allon Sylvain.jpeg
foreign merchant
CastDefault.jpg
Brothel customer

摘要

君临

御前会议上,财政大臣梅斯·提利尔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布拉佛斯铁金库要求维斯特洛偿还十分之一的债务,但重建王家舰队费用巨大,王室只能还出这十分之一的一半。梅斯提出剩下的钱可以由提利尔家族先垫上,但瑟曦不希望王室欠提利尔家族太多,于是她提出要派梅斯去布拉佛斯和铁金库谈判,说派财政大臣出马可以表示对铁金库的尊重。瑟曦还提出让御前铁卫马林·特兰一路护送梅斯前往布拉佛斯。梅斯离开后,派席尔挖苦说御前会议的人越来越少了(如今只剩派席尔、瑟曦和马屁精科本三人),但瑟曦却说还不够少。

之后瑟曦接见了大麻雀,后者已经在瑟曦的干预下成了新的总主教。瑟曦试图联合王室和教会,以此抗衡如今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提利尔家族。瑟曦指出五王之战爆发以来,土地被烧毁、修女被烧死、修士遭人袭击、静默姐妹被人强暴、神职人员陈尸街头。大麻雀说战乱让人们屈服于刀剑而非诸神。瑟曦又提到征服战争,说那时有战士之子为七神执行正义。大麻雀迷惑不解,说战士之子早在两百多年前就被坦格利安家族解散了。瑟曦说只要国王下令,战士之子就可以重组,这些人会捍卫七神信仰、保障神职人员的安全,同时保护平民(顺便处理与王室作对的人)。瑟曦还称他们之中就有一个沉溺于爵位和黄金的罪大恶极之人,大麻雀表示愿天父给予他公正的审判。

新组织起来的战士之子如风暴一般席卷了君临的大街小巷,他们闯入酒馆和妓院,还把街上贩卖其它神祇偶像的摊子统统砸烂。都城守备队的士兵只是远远观望,并不上前干预。随后这群人进入小指头的妓院,揪着玛丽和其他妓女的头发把她们拖到大街上。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奥利法,他看到有人闯入房间抓住了一名正和男妓发生关系的男子,然后一刀结果了他。见此情景,奥利法拔腿就跑。

为了表明自己的狂热信仰,这些战士之子纷纷在额头上烙了一个代表七神信仰的七角星符号,蓝赛尔·兰尼斯特也不例外。他带领一小队人逮捕了正在练剑的洛拉斯·提利尔,称他的性取向违背了诸神和凡人的律法,说罢便拖走了洛拉斯。玛格丽·提利尔得知此事后怒气冲冲地质问托曼·拜拉席恩,接着又在托曼面前装可怜,企图利用托曼救出洛拉斯。于是托曼去找瑟曦,要她释放洛拉斯,但瑟曦却表示“她”并未逮捕洛拉斯,抓他的是战士之子,托曼应该去找大麻雀。托曼天真地以为大麻雀会听他的话,便带了一群士兵前往贝勒大圣堂,但几名战士之子拦在圣堂门口,说总主教正在祷告,任何人都不能打扰。托曼身后的一名御林铁卫表示清理掉这些人就可以进去了,托曼非常吃惊,问他的意思是不是说要在圣地里杀人。此时的托曼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身后的平民则开始叫嚷着“杂种”、“孽种”。见此情景,托曼只得打道回府。玛格丽见到托曼如此无用,愈发烦躁不安,起身便走,说她要送信给祖母奥莲娜,让她回君临处理这件事。

多恩

詹姆·兰尼斯特波隆乘上了一艘潘托斯商船,这艘船的目的地是河湾地旧镇。船只途径与风暴地隔海相望的塔斯岛,詹姆错把它当成了伊斯蒙岛,船长纠正了他,说那岛又叫蓝宝石岛,这让詹姆想起了布蕾妮。之后詹姆和波隆呆在甲板底下,詹姆告诉波隆,他贿赂了船长,等船经过多恩的时候,船长会让他们搭一艘小船上岸,那里离阳戟城不远,离流水花园也近。波隆说他知道詹姆为什么非要亲自前来保护弥赛菈公主,因为他想弥补放走提利昂的过错。詹姆说放走提利昂的是瓦里斯。(其实是詹姆逼迫瓦里斯帮他放走了提利昂)波隆说等詹姆再见到提利昂,记得替自己问候一声,詹姆恼怒地说提利昂杀死了父亲,下次再见到他要把他一刀劈成两半。

黄昏时分,两人坐上了一艘双桨小船,划船的是波隆,因为詹姆只剩下一只手,对此无能为力。第二天早晨,波隆杀死了一条盘踞在詹姆头边的蛇,把它烤了当早餐。波隆说他担心船长会把兰尼斯特家有人进入多恩的消息散播出去,詹姆表示他给了船长一大袋金子,波隆仍然不放心。不久之后,一队骑马的巡逻兵在沙漠里发现了两人的足迹,詹姆和波隆只好主动现身,波隆撒谎说两人只是旅人,昨晚不小心翻了船才会来到这里,但巡逻兵坚持要求两人解下腰间的剑,波隆把自己的剑插在地上,接着突然朝其中领头的巡逻兵掷出了匕首,刺穿了他的喉咙。之后两人拔剑对付剩下三名巡逻兵,波隆砍死了其中一人的马,好让詹姆一只手也能应付,结果詹姆仍然被对方打得连连后退,千钧一发之际,他的金手碰巧抓住了对方的剑,这才有机会用左手刺死了敌人。两人结果了四名巡逻兵,波隆表示他早就想要一匹多恩的马了,这些马能跑连续跑上一天一夜。詹姆说要把那四个巡逻兵的尸体埋起来,波隆说那要浪费很多时间,但詹姆只是说自己一只手挖不了多少,最后波隆只好气冲冲地去拖尸体了。

与此同时,阳戟城城外某处,艾拉莉亚·沙德和八名沙蛇中的三名见了面,艾拉莉亚是奥柏伦·马泰尔的情妇,这三名沙蛇都是奥柏伦的私生女奥芭娅·沙德是其中年纪最大的,她是奥柏伦和一名农妇的私生女;娜梅莉亚·沙德(人称“娜梅”)是奥柏伦和瓦兰提斯一名贵族女子的私生女;三个里最小的是特蕾妮·沙德,她是奥柏伦和艾拉莉亚的私生女。艾拉莉亚告诉三人,道朗亲王不愿举兵为奥柏伦复仇,三人表示那他们就无法组织军队对付兰尼斯特家了,但艾拉莉亚说他们不需要军队,她表示若要挑起战争,只需杀掉瑟曦如今身在多恩的女儿弥赛菈就行了。

此时奥芭娅表示他们还有个问题,说一艘潘托斯商船的船长在板条镇找到奥芭娅,称詹姆·兰尼斯特已经来到了多恩,并要求奥芭娅用钱换取更多情报。沙蛇们自然不会善待这名船长,娜梅莉亚一挥长鞭,挑翻了地上的一个水桶,露出了船长的脑袋,原来她们把船长埋在沙里,并在他头上扣了一个装满毒蝎的桶。几个人意识到她们要开始和时间赛跑了,因为她们必须赶在詹姆之前找到弥赛菈。艾拉莉亚问三名沙蛇是要和平还是要战争,娜梅莉亚和特蕾妮都表示愿意追随艾拉莉亚,奥芭娅则说起了她第一次见到奥柏伦时候的事,她说之前自己从未见过奥柏伦,但有一天他突然出现,说自己是奥芭娅的父亲,要把她带走。奥芭娅的母亲哭泣不止,但奥柏伦说“男孩女孩都有仗要打,诸神让我们选择自己的武器”,于是奥芭娅选择了一支长矛。奥芭娅表示自己很久以前就选择了长矛和战争,也就是说,她愿意追随艾拉莉亚。奥芭娅说着,一下子将长矛掷出,刺穿了船长的脑袋。

自由贸易城邦

乔拉·莫尔蒙瓦兰提斯趁着夜色打晕了一名渔夫,偷走了渔夫的船,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俘虏提利昂·兰尼斯特。小船行至海中,提利昂不停地发出各种声音,迫使乔拉取下了他嘴里塞的破布。乔拉对自己的身份守口如瓶,但提利昂通过自己的观察很快得出了结论:眼前这个人就是乔拉·莫尔蒙(比如乔拉的盔甲上有熊纹章)。乔拉之前说过要带提利昂去见“陛下”,这会儿他说自己说的不是瑟曦·兰尼斯特,而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提利昂想起自己曾在御前会议上见过乔拉,当时瓦里斯派乔拉去监视丹妮莉丝。不过如今他们离丹妮莉丝有半个世界那么远,提利昂猜测乔拉应该是被流放了,所以他才要绑架提利昂,把提利昂当作礼物呈给丹妮莉丝,好重新赢得女王的欢心。想到自己的处境,提利昂不禁大笑了起来,他告诉乔拉说自己本来就是要去见女王的,乔拉绑架他纯属多此一举。提利昂还表示乔拉这么未必能取得丹妮莉丝的原谅,丹妮莉丝也未必会处死提利昂,说不定结果正好相反。听闻此言,乔拉一巴掌把提利昂掀翻在地。

绝境长城

琼恩·雪诺黑城堡的院子里训练新兵,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他的妻子赛丽丝在一旁观看,他们的女儿希琳也在。赛丽丝问史坦尼斯,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生个儿子,因为当年一个孩子胎死腹中,希琳又成了史坦尼斯的弱点,但史坦尼斯说这不是赛丽丝的错。此时梅丽珊卓也走了过来,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史坦尼斯旁边。梅丽珊卓说光之王不会在意因灰鳞病而毁容的希琳,因为她流着她父亲的血。赛丽丝扭头走开,梅丽珊卓说起史坦尼斯要举兵前往临冬城讨伐卢斯·波顿的事情,她问史坦尼斯是不是要把自己留在黑城堡,就和上回黑水河之役时一样,史坦尼斯说这次不会了。

如今琼恩已经成了新的守夜人总司令山姆·塔利拿来了一大堆信要琼恩签字,这些信将被送往各个家族,希望他们能给长城提供些人手。其中有封是写给卢斯·波顿的,琼恩看到这封信便住了手,说卢斯·波顿杀了他的哥哥罗柏,但山姆说如今波顿家族统治着临冬城,他能送来的人手可能是最多的,而其它有的家族琼恩连名字都没听过。他还提醒琼恩,守夜人发过誓要保持中立。琼恩流露出厌恶的表情,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在信上签了字。

山姆离开的时候,梅丽珊卓正好走了进来。她试图说服琼恩帮助史坦尼斯夺下临冬城,说即使琼恩不愿被化为正统,他对临冬城的熟悉程度也能够帮助他们赢得这场战役。她还说世间只有一场战争,那就是生之争,说着她走到琼恩面前,敞开了自己的衣服,鼓励琼恩拿下她,因为光之王创造男女是有原因的。琼恩似乎有些动心,但最终他还是拒绝了,说自己发过誓,还说史坦尼斯不会同意他俩这么做的(梅丽珊卓则说只要不告诉史坦尼斯就好了)。梅丽珊卓提到琼恩曾经打破过一次誓言,琼恩承认自己确实还爱着已经死去的耶哥蕊特,于是梅丽珊卓整理衣衫走开了,但她走到门口又回头丢下了一句琼恩以为再也不会听到的话:“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

史坦尼斯正在黑城堡的房间里办公,希琳走了进来,史坦尼斯问她是否孤单,说黑城堡对一个孩子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希琳说她很高兴能呆在这儿,她本来以为自己会被留在龙石岛,因为赛丽丝明确告诉过她“我不想带上你”。希琳问史坦尼斯是不是以她为耻,史坦尼斯站起身来,说起希琳刚出生不久的事。他说当时有个多恩人听说希琳出生,来到龙石岛,送了一个木娃娃给希琳做礼物,可是那个娃娃上却带着灰鳞病病菌,等众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希琳已经染上了灰鳞病。史坦尼斯周围的人都劝他说希琳早晚都要死的,不如送希琳去瓦雷利亚废墟,让她和石民一起生活,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灰鳞病在城堡里扩散。史坦尼斯让这些人都下地狱去,然后从全国各地找来医师、药师和学士给希琳看病。听父亲说完这些,希琳喜悦不已,跑上前拥抱了史坦尼斯,史坦尼斯愣了一下,也抱住了希琳。

北境

珊莎·史塔克悄悄来到临冬城地下史塔克家族的墓窖,走到姑妈莱安娜·史塔克的墓和雕像前点亮了蜡烛(她还在墓前找到了一根数年前劳勃·拜拉席恩来的时候留下的羽毛)。此时小指头找到了珊莎,说他就知道珊莎会在这里。珊莎说她的父亲艾德·史塔克从未提起过莱安娜的事,但他有时会独自来到这里,在莱安娜墓前点上蜡烛。珊莎并不认识莱安娜,因为莱安娜在她出生之前就死了,但她听许多人说过莱安娜美丽动人。

小指头说他曾经见过莱安娜,她确实非常漂亮。那会儿他还是个小男孩,被寄养在珊莎母亲的家族。当时的河安公爵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比武大赛,许多大人物都出席了这场比赛:疯王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劳勃·拜拉席恩、莱安娜·史塔克,这些人都来了。莱安娜当时已经公开和劳勃定了亲。小指头说自己出身卑微,而这些人都是传奇一样的存在,这让他内心敬畏不已。在最后一场比武中,雷加王子对阵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最后雷加获胜,众人高声欢呼,可他却径直策马跑过他的妻子伊莉亚·马泰尔,把冬雪玫瑰编成的冠军桂冠放在了莱安娜膝头,人群顿时一片死寂。不久之后,雷加就和莱安娜私奔了,这正是劳勃起兵推翻坦格利安家族的导火索。小指头说雷加的选择不知让多少人为此丧命,珊莎却说雷加选择了莱安娜,然后绑架了她、强暴了她。小指头苦笑了一下,然后提出换个地方说话。

珊莎发现小指头穿着骑马时穿的衣服,小指头说自己要回君临去了,因为瑟曦来信要找他,拒绝会让她起疑。这样一来珊莎就要独自一人面对波顿家族了。不过小指头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珊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如果要攻打君临,势必要先拿下临冬城,因而他的军队得在冰雪封路之前出发,所以他们很快就会来讨伐伯顿家族,而且很可能会得胜,因为史坦尼斯是维斯特洛最杰出的将领。到时候其他的北境家族很快就会倒向史坦尼斯一边,接着史坦尼斯会任命珊莎为新的北境守护,一来是因为她是史塔克家(目前已知的)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二来也是为了感谢她父亲对史坦尼斯的支持。珊莎问如果史坦尼斯根本不来或者输了怎么办,小指头说珊莎可以用自己的魅力征服拉姆斯,但珊莎表示她很害怕拉姆斯的父亲,小指头说即使最危险的人也可以智取,而珊莎师从这世上最足智多谋的人。最后小指头吻了珊莎的双唇,然后转身离开了。

弥林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大金字塔的露台上俯瞰弥林,她说这样看觉得城里人人都很快乐,巴利斯坦·赛尔弥说从这样的距离看百姓总是快乐的,他提起了丹妮莉丝的哥哥雷加·坦格利安,说雷加不喜欢呆在红堡,他喜欢和百姓混在一起,唱歌给他们听,巴利斯坦则在一旁护卫他。雷加唱歌非常出色,所以他总能在街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人们都喜欢听他唱歌,他总能收到很多钱。丹妮莉丝非常吃惊,因为从前韦赛里斯说过雷加喜欢杀人。巴利斯坦说雷加是个优秀的战士,但他并没有杀人的嗜好,他是个爱唱歌的谦谦君子。丹妮莉丝问唱歌赚来的钱怎么花,巴利斯坦说有时候会给别的歌手,有一次他们把钱给了跳蚤窝的一个孤儿,还有一次他们花钱买了酒,喝了个天昏地暗。这时达里奥·纳哈里斯走了进来,说西茨达拉·佐·洛拉克和其它几十号人正在等着觐见女王。丹妮莉丝知道巴利斯坦不喜欢参与朝政之事,便问她愿不愿意随自己去上朝,达里奥表示自己有能力保护丹妮莉丝,于是丹妮莉丝让巴利斯坦去休息,说回头可以唱歌给她听。

西茨达拉依然坚持要求丹妮莉丝重新开放弥林的竞技场,他说本来今天是竞技场开幕的日子,这向来是弥林的传统,但丹妮莉丝还是坚决不同意。西茨达拉说竞技场是奴隶和奴隶主唯一的共通之处,是让整座城市团结起来的少数手段之一,虽然开放竞技场不能马上解决丹妮莉丝眼下面临的问题,但这么做会成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与此同时,鹰身女妖之子开始了他们的大规模袭击行动。一名弥林妓女和其他妓女把次子团的人迷得毫无防备,鹰身女妖之子轻易就杀掉了他们。等无垢者赶到的时候,妓女又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把无垢者引入了早就设好的圈套:一条狭窄的巷子。鹰身女妖之子从两头包围了无垢者,他们的人数要比无垢者多得多。混战爆发,灰虫子杀死了好几个袭击者,自己的头盔不知所踪,腿上被砍了一刀,身侧也被利刃刺中。他抽出匕首,刺中了一名袭击者的喉咙,然后继续对付其他人,但伤口让他的行动越来越慢。鹰身女妖之子虽有伤亡,但无垢者这边却更加惨重,最后只剩下了灰虫子一人。此时巴利斯坦赶到,袭击者纷纷丢下灰虫子转而对付巴利斯坦。巴利斯坦一口气干掉了八个人,但最后一个人却一刀刺中了他的腹部。巴利斯坦跪倒在地,被那名袭击者划开了喉咙。灰虫子用长矛使劲刺中了袭击者的后背,这才了结了他。身受重伤的灰虫子一下子倒在巴利斯坦身边,但后者已经不省人事,灰虫子也晕死了过去。

制作

删减片段

这段詹姆·兰尼斯特波隆的对话在后期制作中有所删减。字幕来自衣柜字幕组。

衣柜字幕组《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四集删减片段.video

参考与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