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or Mormont And Now his watch is ended.png
AND NOW HIS WATCH IS ENDED
第3季至死方休
首映日2013/04/21
本土收视4.87

至死方休”(And Now His Watch is Ended ),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四集。本集由大卫·贝尼奥夫D·B·韦斯编剧,由亚历克斯·格拉维斯导演,于美国东岸时间4月21日晚上九时首播。

守夜人队伍为了食物爆发冲突;瓦里斯与更胜他一筹的阴谋家正面交锋;艾莉亚被带到无旗兄弟会的首领面前;丹妮莉丝以龙换军队。

演员

主演

Oona-Chaplin--The-Longest-Ride-Premiere--10.jpg
Talisa Maegyr

客座演员

Paul Kaye.jpg
Thoros of Myr
Burn Gormam.jpg
Karl Tanner
Dan Hildebrand.jpg
Kraznys mo Nakloz
Clifford Barry.jpg
Greizhen mo Ullhor
Sophie Reid.jpg
Tyrell lady

剧情

概要

河间地

河间地, 詹姆·兰尼斯特 使剑的手被洛克砍掉了。 接下来的一天, 洛克的人把他们的犯人詹姆和塔斯的布蕾妮 绑在马背上. 洛克很享受折磨那些不能反抗的人: 他用绳子把詹姆断掉的右手系起来,并让它在詹姆的脖子前摇晃,迫使詹姆去闻他那手腐烂的味道。 詹姆因为身体上的残疾,而发烧病变的发狂. 詹姆只能勉强保持清新, 他从他的马上掉进了泥浆里. 洛奇通过不给詹姆水喝来折磨他,詹姆几乎渴死了. 一个洛克的人装作给詹姆送水,但他却把水泼在詹姆头上来奚落詹姆. 詹姆很虚弱,但他试图指出他的死会给洛克以及他的人造成大麻烦, 但洛克却不屑一顾. 然后洛克递给詹姆一个水壶, 詹姆很快将它喝掉,来不及注意瓶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这时洛克指出他将马尿灌在瓶子里去羞辱詹姆,詹姆一下把他喝的都吐了出来. 詹姆几乎走不动了,但洛克却反复地故意的踢詹姆。 詹姆试图尽最大的努力从洛克的人那偷一把剑来, 但因为太虚弱和发烧詹姆只能勉强站着,更别提挥动一把剑了 - 而且他不能很好地用左手去战斗. 詹姆很快明白了这些, 然后再也没有去试图把他们打倒了,但却触怒了一些人想去杀他。于是他明白他不能像这样苟活着而是要拿着剑死去,有尊严的死去。他被疲惫压垮了,但洛克却没有惩罚他,仅仅警告他如果他还有下一次,就砍掉他的左手。 那天晚上詹姆和布蕾妮被囚禁在营火旁. 詹姆拒绝去吃饭,而是说他想去死。布蕾妮劝说他应该为复仇而活下来, but Jaime says he was that hand, 他没有挥剑的手, 即使他逃跑了,他也什么也不是, 被夺去了身份而活着,还不如作为詹姆.兰尼斯特而死. 布蕾妮说他听到詹姆早些时候曾经试图说服洛奇不要让他的人轮奸她,而是让她爸爸用有她身体那么重的蓝宝石来换她. 因为只有贵族才能换赎金, 塔斯 人称 "蓝宝石岛" 得名于它周围海的颜色, 而不是因为这有蓝宝石, 而且 塔斯家族并不是很富有. 布蕾妮很困惑, 她问詹姆为什么要帮她, 但詹姆并没有回答她. 布蕾妮很生气, 并且暗示詹姆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真正的世界,那个所有人的关怀都被带走了的世界, 但他仍闷闷不乐的像个女人。 但她的批评终于说服詹姆开始吃饭了.

在河间地的其他地方, 艾莉亚·史塔克詹德利 被戴上头套 密尔的索罗斯 和他的人把他们带进了一个无旗兄弟会的藏身洞穴。

君临

瓦里斯漫长的复仇

君临提利昂找到了瓦里斯,对方正忙着用撬棍开启一个木制的大箱。提利昂希望瓦里斯能帮忙查出是谁指使了曼登·穆尔爵士在黑水河之战中结果他的性命。瓦里斯表示愿意效劳,但从他听到的传言来看,瑟曦正是幕后黑手,可那终归只是传言,他并没有确凿证据。提利昂想弄清凶手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姐姐,以便能展开复仇。利用这个机会,瓦里斯开始继续他们在黑水河之战前夜的对话,话题转到了他被阉割的经过。瓦里斯称,他曾是戏班的奴隶,在自由贸易城邦间巡回表演。某天,一名术士在密尔买下了他。术士给瓦里斯喝下了一瓶药剂,这令他浑身无法动弹,但所有知觉仍清清楚楚。然后,术士用长长的弯刀连根带茎地割下来瓦里斯的命根子。术士需要用它来施展咒语,他将瓦里斯的命根子丢进火盆烧毁。在瓦里斯后来长久的梦魇中,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绕不去的并非那名术士,也不是那把弯刀亦或是下体传来的剧烈痛楚……而是在术士向蓝色的火焰祈祷时,从火中回应他的声音。那是神灵?是恶魔?还是仅仅是骗人的把戏,瓦里斯并不清楚。在仪式结束后,术士将瓦里斯扔到了屋外等死,但他下定决心活下来,憎恨着那名术士,并在将来向对方复仇。为了得到权力,瓦里斯做了任何能让他往上爬的事情:最开始,他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乞讨、卖淫、偷窃。渐渐地,他发现窃取别人的秘密,要远远比洗劫他们的钱袋有价值得多。这令瓦里斯一步一步地,从密尔的贫民窟,走到了君临城的御前会议。童年的经历使瓦里斯一直都痛恨施展魔法的人,也是他为何积极对抗史坦尼斯和他的红袍女祭司梅丽珊卓的原因。随着故事的完结,瓦里斯终于撬开了木箱上的最后一颗钉子,他打开了盖子。里面躺着的正是多年前阉割瓦里斯的那名术士,他还活着,却被人五花大绑,从东方大陆运给了瓦里斯。瓦里斯以此来告诉提利昂,多一些耐心,他的复仇终将到来。说完,瓦里斯关上了木箱的盖子。

瓦里斯拜访了萝丝,对方正为他充当在"小指头"手下的线人。萝丝向他讲述妓院中几名妓女对波德瑞克·派恩的反常举动,这令瓦里斯感到费解,他很好奇个中缘由。萝丝问过那几名女孩,她们称波德也并非天生雄伟。但当她继续追问下去,姑娘们只能表示那种感觉“难以形容”。接下来,瓦里斯询问起珊莎·史塔克的近况。萝丝告诉他,自己认为"小指头"准备偷偷将珊莎带离君临。她交给瓦里斯一份"小指头"前往谷地的随行物品清单。瓦里斯对萝丝识字有些惊讶,但表示自己并未从中看出端倪。萝丝指出,清单中包括两张羽毛床,除了珊莎,"小指头"还会为谁下此血本?

玛丽与小乔的红堡大冒险

与此同时,乔佛里领着玛格丽参观了贝勒大圣堂,皇家婚礼将在那里举行。他们跟在瑟曦和奥莲娜·提利尔后面。乔佛里兴奋地讲述起那些发生在大圣堂中残酷血腥的故事,玛格丽则装作饶有兴致,这着实让瑟曦心中恚怒。奥莲娜夫人询问是否劳勃也像坦格利安的国王们一样葬在大圣堂。瑟曦解释说,劳勃希望将自己的遗骨送回风息堡。奥莲娜夫人谈及自己的儿子,说到他的盲目与短见,瑟曦并未中计。但当她被奥莲娜夫人分神的功夫,玛格丽已说服乔佛里打开大门接见圣堂外的人群。被玛格丽安抚过的君临百姓朝两人欢呼并献上祝福。瑟曦意识到自己已失去了对乔佛里的影响。

瑟曦找到了她的父亲泰温公爵,希望确认他正竭尽全力营救詹姆。泰温轻蔑地指出,即使当他好色的残废儿子提利昂史塔克俘虏时,他也发动了一场战争。毫无疑问他现在会为自己的长子做得更多。泰温明确表示他一直都把詹姆当做家族的继承人——尽管他身为御林铁卫,理应已经自动放弃了所有的继承权。瑟曦提出自己才是泰温最应该信任和依靠的人,而不是詹姆或提利昂,但对方却把她排除在计划之外。她说出自己忌惮提利尔在宫中的势力日益增大,必须对他们采取行动。瑟曦还特别强调,自己为玛格丽对小乔的掌控感到忧心重重。泰温却认为,有人能够掌控乔佛里,制止他疯狂的举动,不失为一件好事。泰温告诉瑟曦,之所以一直将她排除在计划之外,并非因为她是女人,而是因为她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他嘲笑瑟曦之前任由乔佛里骑在她头上为所欲为,而自己已计划着手管束外孙的愚蠢行径。

荆棘与蜘蛛

稍后,奥莲娜夫人同玛格丽的两名堂姐妹坐在花园中。一名女孩正在为手帕绣上提利尔的金色玫瑰与箴言"生生不息",这使奥莲娜夫人忍不住抱怨,声称他们家族有着全七大王国中最无趣的族徽与箴言。她谈到其他家族的箴言,如"凛冬将至"和"强取胜于苦耕",并认为比起玫瑰,冰原狼海怪的族徽更具威慑性。这时,瓦里斯不期而至,奥莲娜夫人挥手叫女孩们离开。两人在花园中行走,奥莲娜夫人不停地调侃瓦里斯,对方在言语上占不到任何上风。直到话题转到珊莎·史塔克,奥莲娜夫人才叫瓦里斯直奔主题。瓦里斯告诉她,"小指头"计划在离开君临时带走珊莎:随着布兰瑞肯被认定死在了临冬城,而艾莉亚又下落不明,珊莎现在是罗柏·史塔克合法的继承人。目前,史塔克五王之战中的形势并不乐观,如果罗柏兵败身亡,那么,掌控珊莎便等同于掌控了整个北境。瓦里斯表示,尽管他时常与"小指头"相互讥讽,但自己其实非常畏惧那个男人。他们都擅长于宫廷政治中的诡计与谋杀,但"小指头"会利用一切资源来攫取权力:如果能让他成为灰烬之王,他会毫不犹豫地烧毁整个王国。奥莲娜夫人同意瓦里斯的观点,并表示解决的办法已相当明显。

没过多久,玛格丽就找到了珊莎,她正在黑水河边的悬崖上祈祷。在玛格丽命令负责看守珊莎的兰尼斯特卫兵离开后,两人边走边聊。玛格丽讲了笑话,这让珊莎敞开了心怀。之后,玛格丽邀请她去河湾地高庭做客。珊莎感到十分困惑,因为瑟曦不允许她离开君临。但玛格丽告诉她,那是摄政太后瑟曦的命令,王后玛格丽可不这么想。她同时指出,如果珊莎愿意嫁给洛拉斯,那她就是高庭的一份子。想到终于能逃离乔佛里的魔掌,并嫁给自己的梦中情人,珊莎禁不住喜极而泣。

塞外

卡斯特的堡垒, 在遭受先民拳峰之战的失败后守夜人军团的成员紧张的寻早庇护所 . 葛兰艾迪森·托勒特被迫去铲猪粪, 但曾经是强奸犯的 雷斯特 煽动他们说这儿不安全,而且他们不能相信卡斯特: 因为他把自己新生的儿子拿去供奉异鬼, 而且异鬼很可能会来这儿, 他会把守夜人军团的幸存者交给他真正的主人. 格兰和艾迪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山姆威尔·塔利 拜访了 吉莉, 吉莉正为她的命运而发愁。新生儿。她变得疯狂, 然后朝山姆喊道说他没有关注现状而且喊“他”时声音太大, 卡斯特会把他作为祭品当他发现是一个儿子的时候. 山姆问她是否有给孩子取名字, 但她却回答作为一个即将成为祭品的孩子取名字是没有意义的. 她把山姆妈妈的顶针换给了他 ,她说她不会在意如此笨拙的东西, 她只在意保住她孩子的命。

一些伤员因为受伤而死, 总司令 杰奥·莫尔蒙为一个叫班农的守夜人举行了一场火葬. 莫尔蒙 不太认识这个人, 但他勇敢地骑到长城另一边的不知名的土地去, 勇敢的与那些我们认为不存在的怪物战斗, 人们不会再次看到一个如此勇敢的人. 他说了一句守夜人常用的悼词: "现在, 他的守望终了."

在大厅中, 莫尔蒙司令正在进行日常检查地图, 当卡斯特继续责备守夜人的成员时. 莫尔蒙说他们会一直待到伤员的伤好的可以走路以后, 但卡斯特却拒绝, 说他们已经恢复得足够好了. 卡斯特甚至当面提议让他们杀掉那些伤的不能走路的人, 如果莫尔蒙不愿意这想做, 他可以离开让卡斯特解决这些人. 莫尔蒙拒绝了 . 另一个年轻的守夜人, Jarl, 进来争论说卡斯特没有给他们吃什么除了掺有木屑的面包, 然后他想知道卡斯特把存粮都藏在哪了. 与此同时, 卡斯特正在喝当守夜人第一次来时送给他的啤酒. 雷斯特也加入这场指控, 卡斯特承认他有冬季库存, 但他要用它来养活他的老婆们并拒绝与守夜人分享. 雷斯特骂卡斯特是私生子 - 这激怒了卡斯特并让他拿起了斧子去威胁雷斯特. 莫尔蒙制止了雷斯特, 卡斯特吼道说他会当他们饿肚子时会把他们都扔到外面躺着. 卡斯特说当有人再次喊他 "私生子"时他会把那人的手剁掉. 当这个紧张又寂静的时刻过去后, 当莫尔蒙正抓住雷斯特并正把他准备送出门时...

...当Jarl狠狠地瞪着卡斯特时,他实事求是地说卡斯特一个私生子: 一个与女儿乱伦, 禽兽. 卡斯特愤怒地朝Jarl冲去,但因为他喝醉了而变得笨拙:Jarl没有退缩, 而是用左手抓住了卡斯特的斧头, 然后用右手持一把匕首穿透了卡斯特的喉咙, 一直穿到了嘴里. 他把卡斯特的尸体丢到了地上, 打了卡斯特的一个老婆一拳, 要求知道食物存放的位置. 莫尔蒙总司令吼道说神会因为这事诅咒他的, 作为宾客却杀了让他进屋的主人会弄的天怒人怨. Jarl大叫道说长城的外面没有法律. Jarl继续用刀威胁一个女孩, 于是莫尔蒙打掉他的剑, 这让Jarl丢下那女孩然后用匕首面对莫尔蒙.突然, 雷斯特在莫尔蒙背后出现并且把捅了他的后背.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葛兰朝Jarl扑了过去. 屋子里一片骚乱。

一些像雷斯特一样绝望了的守夜人都是因为犯罪而被流放到长城的,都向忠于莫尔蒙的人扑了过去,但一些人像葛兰一样的人仍然保持中称.很快屋子里乱成了一片但没人知道真的发生了什么, 这场病变很快扩散到整个卡斯特堡垒。在房子的中央, 莫尔蒙转过身与雷斯特打斗. 莫尔蒙有一把刀在背后但因为刀太长和被激怒了的缘故. 莫尔蒙用一只手掐住雷斯特的脖子, 然后把他抵在了墙上. 正当雷斯特快窒息时, 当莫尔蒙要把雷斯特的气管压破时 - 但莫尔蒙却吐出了血. 他的刀伤是致命的. 受伤的莫尔蒙倒在了地上并继续吐血,现在莫尔蒙被解除了武装并且希望渺茫了, 雷斯特抓起一把刀并反复的捅莫尔蒙的喉咙直到熊老死去. 与此同时, 山姆跑到吉莉的小屋里并要求她与他一起立刻跑要不然他们再也跑不了了. 山姆带着吉莉和她的孩子跑出了卡斯特堡,守夜人的反叛者打败了哪些忠诚于莫尔蒙的人,他们还奸杀了卡斯特其他的老婆. 吉莉因为很熟悉周围的的环境所以她来带路. 沾着莫尔蒙的血,雷斯特朝黑暗吼道他也会砍断山姆的脖子.

狭海对岸

奴隶湾的城市阿斯塔波丹妮莉丝来到了交易地点,以克拉兹尼·莫·纳克罗兹为首的奴隶主们早在此翘首以盼。丹妮的多斯拉克护卫们抬着笼子,里面装着三条中最强壮的卓耿女王铁卫乔拉·莫尔蒙爵士和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陪在丹妮身边。被当做礼物送给丹妮莉丝的翻译女孩弥桑黛,也换上了同丹妮相适的新服饰。数千名无垢者集合在了城市的广场上,等待交易。阿斯塔波其余的贵族男女都围在广场边,他们争相目睹丹妮的龙,身负锁链的奴隶在他们身边服侍。

克拉兹尼通过弥桑黛的翻译告诉丹妮莉丝,她买下的无垢者中大多数都未经过战火洗礼,所以在她返回维斯特洛的路上,正可以先试着劫掠一些较小的城市让他们积累经验。奴隶主们将乐于买下任何她俘虏的奴隶,这会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克拉兹尼还狞笑着表示,她卖掉的每个奴隶男孩都将会被阉割,并在为期约十年的训练后,有机会成为新的无垢者。丹妮将卓耿从笼中牵了出来,她抓住系在龙身上的锁链,任它在空中翱翔。丹妮将锁链递给了克拉兹尼,对方交给她象征着无垢者所有权的鞭子"鹰身女妖之指"作为回应。丹妮询问交易是否已经完成,克拉兹尼拉拽着卓耿,不耐烦地给了肯定的回答。

让弥桑黛吃惊的是,丹妮莉丝突然开始使用高等瓦雷利亚语对无垢者发号施令。丹妮用瓦雷利亚语命令无垢者前进然后立正,当太监战士们依令而行后,她清楚地知道他们现在真的属于她了。尚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克拉兹尼向弥桑黛抱怨,让她告诉"维斯特洛婊子",卓耿完全不服从他的指挥。丹妮莉丝转过身面向克拉兹尼,用瓦雷利亚语回答道,"真龙不是奴隶"。惊呆了的克拉兹尼脱口说出,"你会讲瓦雷利亚语?"丹妮告诉他,自己是坦格利安家族的风暴降生丹妮莉丝,血脉源自古瓦雷利亚人,瓦雷利亚语正是她的母语。她在整个过程中都装作懵懂无知,忍受克拉兹尼的下流言语,只是为了麻痹阿斯塔波的奴隶主们。

丹妮莉丝转向无垢者,命令他们杀死所有阿斯塔波的善主,杀死他们的士兵以及每一个拿着鞭子的人。她着重强调要放过儿童,并砍断任何他们看见的奴隶身上的锁链。无垢者遵从她的命令,立即开始攻击四周的奴隶主。克拉兹尼绝望地呼喊士兵杀死丹妮,但却被卓耿吐出的龙焰吞没。卓耿飞上天空,烧死了在城墙上观看的奴隶主们。无垢者大军攻陷了阿斯塔波。他们杀死了城中的奴隶主,解放了全部的奴隶。

阿斯塔波沦陷后,丹妮莉丝经过克拉兹尼被烧焦的残骸,骑上她的白马,走在无垢者当中。丹妮告诉这些太监战士,他们已经当了一辈子奴隶,但今天将恢复自由之身。任何人现在都可以自由离开,不会受到伤害。丹妮询问无垢者是够愿意留下,以自由之身为她而战。短暂的寂静后,一名无垢者开始用他的长矛不停地敲击地面。很快,成百上千的无垢者都加入了他,表明他们愿为丹妮赴汤蹈火。丹妮明白,自已终于得到了她哥哥十七年来梦寐以求的东西:一支能够夺回七大国王的军队。

丹妮策马离开了浓烟滚滚的阿斯塔波,将"鹰身女妖之指"扔在了地上。在她周围,八千名无垢者兵士列队而行,三条龙在高空飞翔。在经过数百年后,又一位坦格利安征服者踏上了征途……

角色

角色注释

注释

  • “至死方休”是守夜人在死去弟兄的葬礼上常说的一句悼词。本集标题引用此句具有象征意义,指本集中莫尔蒙司令官之死。
  • 本集没有提到罗柏凯特琳史坦尼斯龙石岛琼恩/耶哥蕊特/野人这几条故事线。上集提到小指头让出了财政大臣的位置,打算前往艾林谷,因此本集小指头并未出场(虽然萝丝说他还没出发)。布兰玖健本集短暂出场,但瑞肯梅拉欧莎阿多都没有出场。(此处凯特琳出现过,但只是在布兰的梦中)提利昂也仅在一开始短暂出场,和瓦里斯谈论了一些事情。
  • 本集第一次展现贝勒大圣堂内部场景,此外CGI特效制作的圣堂大门模样也有所改变。第一季中艾德·史塔克在贝勒大圣堂外的石阶上被处死,但当时整座建筑的设计并未最后敲定,故当时大圣堂的大部分样貌并未展现在荧幕上。
  • 本集也是瑟曦第一次和父亲泰温共同出现在重要情节中,两人之间有单独的对话。之前瑟曦和泰温也曾在第二季第九集《黑水河之役》第三季第一集《Valar Morghulis》中同时出场,但都是当着宫廷上下众人的面,彼此之前没有直接交流。在上一集《惩罚之旅》中,两人都出席了御前会议,但并无直接交流。从本集也可以看出泰温不仅和提利昂关系不佳,对待瑟曦也同样刻薄严厉。
  • 艾莉亚·史塔克希望猎狗受到制裁,她提到猎狗之前杀死了屠夫的儿子米凯,猎狗则说那是乔佛里的命令。这件事发生在第一季第一集《国王大道》
  • 第一季第六集《黄金宝冠》中,艾德·史塔克曾下令让贝里·唐德利恩带人去抓捕魔山。这一集中唐德利恩曾经短暂露面,但当时这个角色只是由一名临时演员所饰,因为剧组知道这个角色要到第三季才会再次登场,所以他们打算到时候再挑选正式演员。
  • 剧集中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瓦雷利亚语是自己的母语,真实情况并没有这么高大上。丹妮莉丝自幼在自由贸易城邦长大,那里的人说着形形色色的瓦雷利亚语方言。她和哥哥韦赛里斯逃离维斯特洛的时候,韦赛里斯已经会说通用语,他坚持要丹妮莉丝也学会通用语,好等以后夺回故土的时候派得上用场。但丹妮莉丝在自由贸易城邦流亡期间,遇到的多是说瓦雷利亚语的人。虽然如此,第一季第一集《凛冬将至》中,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的人说的也并非瓦雷利亚语,这可能是为了方便观众看剧。此外,剧组知道瓦雷利亚语要到第三季才真正需要出现,所以当时语言学家David J. Peterson尚未接到创造瓦雷利亚语这项重任。
  • 瑟曦和泰温说到“提利尔(Tyrell)”的时候两人发音不同,或许是在强调两人之间的不和谐。瑟曦发的是“TIE-rell”,而泰温发的是“TI-rul”。就连奥莲娜自己说到这个词的时候发音也前后不一。根据剧组在第一集中提供给演员的官方发音指南[1]来看,这个词的官方发音应该是“TI-rul”。
  • 提利尔家族的一个女孩把自己的刺绣展示给奥莲娜夫人看,这是剧集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文字形式出现家族箴言。奥莲娜夫人说“生生不息”这句箴言说的是提利尔家族纹章上的金色玫瑰,还说这句箴言远不如某些家族的箴言有威慑力。七大王国各家族的纹章上通常不会写明家族箴言,比如史塔克家族的族徽上只有一只灰色的冰原狼,并没有“凛冬将至”这几个字。所以在剧集中,除了这集展示的刺绣上写有提利尔家族的箴言外,其它家族的箴言都是从角色口中说出来的。
  • 本集的开头和结尾分别讲到詹姆席恩受到折磨,虽然折磨方式不同,但性质却是一样的:俘虏詹姆的人给了他一杯水,让詹姆如蒙大赦,之后却被告知那是马尿;席恩被释放,但俘虏他的人不过是以此取乐,此后席恩再度被俘。这两种折磨方式都是先给受害者希望,接着又让他们陷入更深的绝望。
  • 本集获2013黄金时段艾美奖两项提名:最佳电视剧音效剪辑、最佳喜剧类或戏剧类电视剧混音。[2]

人物语录

瓦里斯(说到小指头):实际上,我很欣赏他,可是,只要能当上哪怕一个灰烬之王,他甚至不惜坐视整个王国被付之一炬。



席恩·葛雷乔伊:我真正的父亲在掉了脑袋君临。而我已经做过了选择……一个错误的选择。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大声用瓦雷利亚语对无垢者下令):无垢者!杀死奴隶主,杀死这些士兵,杀死每一个手握鞭子的人,但不要伤害孩子!斩断每一位奴隶的锁链!

原著

参见TV:剧集与原著的差异-第三季#至死方休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