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五季ep8分集介绍.jpg
HARDHOME
第5季艰难屯
首映日2015/05/31
本土收视7.01
艰难屯Hardhome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第八集,总播放集数第四十八集。本集由David BenioffD.B. Weiss编剧,并由Miguel Sapochnik执导,于2015年5月31日首播。

艾莉亚在训练中取得了一些进展。珊莎与一个老朋友当面对质。瑟曦面临危机。琼恩到达了艰难屯,在这里等着他的是一场恶战。

演员

主演

客座演员

Richard Brake.jpg
The Night King
Ross O'Hennessy.jpg
Lord of Bones
Murray McArthur.png
生成缩略图出错:无法找到文件
Morgan C Jones.jpg
Braavosi captain
Johnna

摘要

弥林

在王座厅,丹妮莉丝正考虑拿提利昂乔拉·莫尔蒙怎么办。兰尼斯特与坦格利安为敌,因此她要提利昂给出她不杀他的理由。提利昂回答说自己杀了双亲,他也是兰尼斯特的敌人。丹妮莉丝不相信任用弑亲者会带来好名声,而提利昂则反过来质疑她是否值得被他辅佐。丹妮莉丝命令他告知为何穿过半个世界来见他,提利昂说自己从流言和瓦里斯那里听说了丹妮的事迹。他细数了风暴降生的前朝弃女在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如何收服蛮族部落,统领大军,征服三城,解放奴隶,还孵化出三条龙,在自己一无所有的现在,这个君主无疑是值得辅佐的。他补充说虽然丹妮手握大军和巨龙,却缺少统治维斯特洛的政治经验和实践智慧,故而需要他的谏言。

她最终决定免他一死,又问起对乔拉爵士的处置方法。她想实现之前放出的“再见必杀”的狠话,因为女王应当一言九鼎。但提利昂为乔拉说话,指出乔拉对她死心塌地,说不定还暗生情愫,但又对她不够推心置腹,始终没有告诉她自己曾为劳勃国王监视她,因此她也不能给出足够的信任把他安置在身边。他辩称虽然女王应该言而有信,但也不能滥杀忠臣。

丹妮莉丝从城中驱逐了乔拉。乔拉盯着自己的发病处看了许久,之后回到亚赞·佐·夸格兹那里,提议作为他的斗士上场。他承诺把亚赞的团队带进大金字塔,为女王赢下角斗大会。然后亚赞可以把乔拉卖到黑市,大赚一笔。

后来,提利昂和丹妮莉丝对坐聊起了野心的话题。提利昂说到泰温是个坏父亲,此时丹妮莉丝也承认她对她父亲的为人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丹妮莉丝好奇提利昂弑父的细节,提利昂调皮地表示如果丹妮莉丝不杀他,说不定哪天他会告诉她的,但那一天他们会需要一个更大的酒瓶和更多的酒。

他们说起瓦里斯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提利昂告诉丹妮莉丝自己信任他,他多半是丹妮早年没有被除掉的原因,瓦里斯还让提利昂确信丹妮莉丝值得辅佐。丹妮莉丝问他有何能力帮她获得她想要的,提利昂自然知道她指的是铁王座。他提议她在奴隶湾待一会儿,在弥林建立一个属于她的王国,并夸奖了她重开竞技场和政治结合的行为。她也表示会在此停留建立秩序,保证奴隶贸易不再死灰复燃,但厄斯索斯终究不是她的家。提利昂反对说她在维斯特洛不会得到支持,但丹妮理想化地认为平民会爱戴她。提利昂先乐观假设她的设想成立(然而并不成立),接着进一步指出在大贵族中她难获支持:史塔克或死或逃,最后的正统拜拉席恩是个不会屈膝的人,兰尼斯特也不可能投降,只有提利尔说不定会倒戈。丹妮莉丝把包括坦格利安在内的大家族比作轮子上的辐轴,彼此倾轧轮流登顶,在追求霸权的道路上把平民踩在脚下。提利昂挖苦说得利者都有心停住轮子,而丹妮莉丝澄清说自己想做的是打破轮子。

丹妮莉丝决定让提利昂留下来做她的顾问,但她拿走了他手上的酒,告诉他醉鬼对于她不会有任何帮助。

布拉佛斯

艾莉亚的新身份是卖蛤的拉娜,她向贾昆·赫加尔展示她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另一个人,只要编个详尽可信的经历就行。无面者把娜拉也就是她送到港口,她注意到有个瘦瘦的人拒绝与一个船长签订船只保险协议,这让那船长非常绝望。贾昆解释说瘦瘦的人的营生相当于赌博,但他不遵守规则:船长死在海上后,他本应信守承诺给船长的家人一笔钱,但他常常不守承诺。贾昆要她杀掉他,并给了她一小瓶要带给瘦瘦的人的“礼物”,毒药。流浪儿怀疑艾莉亚/拉娜是否能够成功。

君临

乌尼亚修女继续要求瑟曦招供以换回自由。瑟曦表现得很轻蔑,但她非常渴,不得不去喝泼在地上的水。科本去牢房造访了她,告诉她审判就要到了,罪名包括通奸、叛国、乱伦,她统统斥为“谎言”。科本透露派席尔大学士已经召来凯冯·兰尼斯特担任国王之手。目前凯文已到君临,他拒绝前来探监。科本还说托曼·拜拉席恩现在孤僻而情绪化,拒绝见任何人,拒绝吃任何东西。临走前他告诉瑟曦他们的秘密计划还在进行。

北境

珊莎不忿且坚定地和臭佬对质她兄弟的事。臭佬先是带着歉意解释了为什么要把她的逃跑计划泄密给拉姆斯,因为曾经的席恩也试过逃跑,还背叛了罗柏·史塔克,他活该受罪。他不小心说漏嘴,说出他和手下烧的不是她的两个弟弟。在珊莎的逼问下,他承认那是两个农家孩子,他自己也没找到布兰和瑞肯。他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方。接着他崩溃了,不顾珊莎的反对跑出了房间。

卢斯·波顿重申他的部队会留守城内,让史坦尼斯的军队在外面挨饿,毕竟城内的储备足够被围六个月。这么下去拜拉席恩军迟早内乱,不战自溃。而拉姆斯则计划决然出手打垮史坦尼斯,他向父亲要了“二十个好手”。

长城

吉莉继续照料山姆的伤口。奥利听说了发生的事,给他们带来了食物。吉莉一走,奥利就表达了对与野人联盟的担忧,特别是托蒙德还带着掠袭者杀了他的双亲。山姆再次向奥利保证琼恩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除非他事成,否则守夜人和维斯特洛都无法抵御异鬼。山姆解释说琼恩做了一个艰难且不受欢迎的决定,要他不要担心,琼恩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艰难屯

琼恩·雪诺托蒙德,以及一众守夜人和自由民抵达了野人市镇艰难屯,想要说服塞外的野人加入他们对抗异鬼和尸鬼大军的队伍。

骸骨之王坚称不与乌鸦为伍,讥讽托蒙德是和琼恩·雪诺一路的变色龙。托蒙德抓过骸骨之王的手杖,把这个老盟友活活打死。野人长老们决定在镇上的屋子开个会,听听琼恩的提议:自由民和守夜人联手对付共同的敌人,活死人们。

这些野人自从曼斯·雷德在长城被抓之后就没见过他,此刻问起了他的情况。琼恩勉强地告诉他们他死了,是自己亲手结果的他。一时群情激奋,野人们甚至想杀了琼恩,但托蒙德为他说话,说明了当时的情况是曼斯被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处以火刑以示警告,他就要活活烧死时,琼恩抗命解脱了他,而不是看着他在火焰中受尽折磨而死。有些野人领袖被说服了,例如卡希和巨人旺旺,但瑟恩人洛博达等一些人头也不回地走了。琼恩派发了龙晶匕首,告诉他们自己的朋友曾用它杀过异鬼。野人们则不太相信。

大约五千名自由民集结起来准备坐船去长城,守夜人开始在屋里收集龙晶匕首。艾迪一路收到旺旺那里,想了想后没有动那个龙晶箭头。但旺旺却不依不饶,用巨人特有的不连贯的古语问他“你瞅啥”。艾迪静静地退了回去,没管那枚箭头。突然之间,所有的狗开始狂吠,远处黑云密布宛如暴雨将至。洛博达听出这是异鬼到来前的异象,命令关牢艰难屯的大门,由门外的许多自由民自生自灭。黑云逼到村庄外时,被关在外面的人们的呼救声戛然而止。转瞬之间,成群结队的尸鬼开始攻打大门、攀爬围墙。琼恩、托蒙德、洛博达、卡希等人并肩作战,给登船的人争取时间。艾迪、旺旺等人被困在了屋里,尸鬼开始围攻后不久那里就着火了,混乱中那袋龙晶武器不知所终。

在俯瞰艰难屯的一个小山上,几个异鬼骑着死马注视着脚下的战斗,夜王也在其中。琼恩和洛博达看到他们,意识到龙晶武器的重要性,他俩冲进燃烧的屋子,却被一个异鬼战士截住了。洛博达与异鬼纠缠,琼恩去找龙晶。洛博达的斧子刚碰到异鬼的剑就化为碎冰,他很快被杀。琼恩拿到了一把龙晶匕首,却被力大无穷的异鬼抓起来抛到了一边。琼恩拿起长爪抵御异鬼的攻击,两人看到双剑相击后瓦雷利亚钢剑仍完好无损,都愣住了。琼恩抓住破绽一剑杀了异鬼,证实瓦雷利亚钢对付异鬼和龙晶同样有效。远处观战的夜王看到这一幕,似乎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卡希刚消灭一队尸鬼,又撞上了一群尸鬼小孩。她太过恐惧无力反抗,被撕咬至死。异鬼们派出了又一大群尸鬼,他们滚下艰难屯上方的峭壁冲了过来。琼恩、艾迪、托蒙德等剩下的活人开始向船跑去。旺旺殿后,把爬到身上的尸鬼甩开,挥舞着着火的大梁一路横扫,跟着大部队走进海中。其他人成功登上了最后一条船,划到了安全的地方。琼恩的人带着后怕回头看,正对上夜王以胜利之姿抬起双臂:在他周围,之前战死的野人纷纷站了起来,变成了尸鬼。卡希也在其中。他们撤离时,夜王和他的子民就这样静静地盯着他们。

参考与注释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