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遊戲第五季ep4分集介紹.jpg
SONS OF THE HARPY
第5季鷹身女妖之子
首映日2015/05/03
本土收視6.82
編劇
導演

鷹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HBO出品的中世紀奇幻詩史美劇《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四集,總播放集數第四十四集。本集由Dave Hill編劇,並由Mark Mylod執導,於2015年5月3日首播。

教會武裝愈發囂張。詹姆波隆出發向南行。丹妮回應鷹身女妖艾拉莉亞·沙德沙蛇們誓要血債血償。


演員

主演

客座演員

Tara Fitzgerald.jpg
Selyse Florent
Will Tudor.jpg
Gary Pillai.jpg
merchant captain
Christian Vit.png
lead Dornish guard
Slavko Sobin.jpg
Second Son
Paddy Wallace.jpeg
lead Kingsguard
Allon Sylvain.jpeg
foreign merchant
CastDefault.jpg
Brothel customer

摘要

君臨

御前會議上,財政大臣梅斯·提利爾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布拉佛斯鐵金庫要求維斯特洛償還十分之一的債務,但重建王家艦隊費用巨大,王室只能還出這十分之一的一半。梅斯提出剩下的錢可以由提利爾家族先墊上,但瑟曦不希望王室欠提利爾家族太多,於是她提出要派梅斯去布拉佛斯和鐵金庫談判,說派財政大臣出馬可以表示對鐵金庫的尊重。瑟曦還提出讓御前鐵衛馬林·特蘭一路護送梅斯前往布拉佛斯。梅斯離開後,派席爾挖苦說御前會議的人越來越少了(如今只剩派席爾、瑟曦和馬屁精科本三人),但瑟曦卻說還不夠少。

之後瑟曦接見了大麻雀,後者已經在瑟曦的干預下成了新的總主教。瑟曦試圖聯合王室和教會,以此抗衡如今政治影響力越來越大的提利爾家族。瑟曦指出五王之戰爆發以來,土地被燒毀、修女被燒死、修士遭人襲擊、靜默姐妹被人強暴、神職人員陳屍街頭。大麻雀說戰亂讓人們屈服於刀劍而非諸神。瑟曦又提到征服戰爭,說那時有戰士之子為七神執行正義。大麻雀迷惑不解,說戰士之子早在兩百多年前就被坦格利安家族解散了。瑟曦說只要國王下令,戰士之子就可以重組,這些人會捍衛七神信仰、保障神職人員的安全,同時保護平民(順便處理與王室作對的人)。瑟曦還稱他們之中就有一個沉溺於爵位和黃金的罪大惡極之人,大麻雀表示願天父給予他公正的審判。

新組織起來的戰士之子如風暴一般席捲了君臨的大街小巷,他們闖入酒館和妓院,還把街上販賣其它神祇偶像的攤子統統砸爛。都城守備隊的士兵只是遠遠觀望,並不上前干預。隨後這群人進入小指頭的妓院,揪著瑪麗和其他妓女的頭髮把她們拖到大街上。混亂之中沒有人注意到奧利法,他看到有人闖入房間抓住了一名正和男妓發生關係的男子,然後一刀結果了他。見此情景,奧利法拔腿就跑。

為了表明自己的狂熱信仰,這些戰士之子紛紛在額頭上烙了一個代表七神信仰的七角星符號,藍賽爾·蘭尼斯特也不例外。他帶領一小隊人逮捕了正在練劍的洛拉斯·提利爾,稱他的性取向違背了諸神和凡人的律法,說罷便拖走了洛拉斯。瑪格麗·提利爾得知此事後怒氣沖沖地質問托曼·拜拉席恩,接著又在托曼面前裝可憐,企圖利用托曼救出洛拉斯。於是托曼去找瑟曦,要她釋放洛拉斯,但瑟曦卻表示「她」並未逮捕洛拉斯,抓他的是戰士之子,托曼應該去找大麻雀。托曼天真地以為大麻雀會聽他的話,便帶了一群士兵前往貝勒大聖堂,但幾名戰士之子攔在聖堂門口,說總主教正在禱告,任何人都不能打擾。托曼身後的一名御林鐵衛表示清理掉這些人就可以進去了,托曼非常吃驚,問他的意思是不是說要在聖地里殺人。此時的托曼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身後的平民則開始叫嚷著「雜種」、「孽種」。見此情景,托曼只得打道回府。瑪格麗見到托曼如此無用,愈發煩躁不安,起身便走,說她要送信給祖母奧蓮娜,讓她回君臨處理這件事。

多恩

詹姆·蘭尼斯特波隆乘上了一艘潘托斯商船,這艘船的目的地是河灣地舊鎮。船隻途徑與風暴地隔海相望的塔斯島,詹姆錯把它當成了伊斯蒙島,船長糾正了他,說那島又叫藍寶石島,這讓詹姆想起了布蕾妮。之後詹姆和波隆呆在甲板底下,詹姆告訴波隆,他賄賂了船長,等船經過多恩的時候,船長會讓他們搭一艘小船上岸,那裡離陽戟城不遠,離流水花園也近。波隆說他知道詹姆為什麼非要親自前來保護彌賽菈公主,因為他想彌補放走提利昂的過錯。詹姆說放走提利昂的是瓦里斯。(其實是詹姆逼迫瓦里斯幫他放走了提利昂)波隆說等詹姆再見到提利昂,記得替自己問候一聲,詹姆惱怒地說提利昂殺死了父親,下次再見到他要把他一刀劈成兩半。

黃昏時分,兩人坐上了一艘雙槳小船,划船的是波隆,因為詹姆只剩下一隻手,對此無能為力。第二天早晨,波隆殺死了一條盤踞在詹姆頭邊的蛇,把它烤了當早餐。波隆說他擔心船長會把蘭尼斯特家有人進入多恩的消息散播出去,詹姆表示他給了船長一大袋金子,波隆仍然不放心。不久之後,一隊騎馬的巡邏兵在沙漠裡發現了兩人的足跡,詹姆和波隆只好主動現身,波隆撒謊說兩人只是旅人,昨晚不小心翻了船才會來到這裡,但巡邏兵堅持要求兩人解下腰間的劍,波隆把自己的劍插在地上,接著突然朝其中領頭的巡邏兵擲出了匕首,刺穿了他的喉嚨。之後兩人拔劍對付剩下三名巡邏兵,波隆砍死了其中一人的馬,好讓詹姆一隻手也能應付,結果詹姆仍然被對方打得連連後退,千鈞一髮之際,他的金手碰巧抓住了對方的劍,這才有機會用左手刺死了敵人。兩人結果了四名巡邏兵,波隆表示他早就想要一匹多恩的馬了,這些馬能跑連續跑上一天一夜。詹姆說要把那四個巡邏兵的屍體埋起來,波隆說那要浪費很多時間,但詹姆只是說自己一隻手挖不了多少,最後波隆只好氣沖沖地去拖屍體了。

與此同時,陽戟城城外某處,艾拉莉亞·沙德和八名沙蛇中的三名見了面,艾拉莉亞是奧柏倫·馬泰爾的情婦,這三名沙蛇都是奧柏倫的私生女奧芭婭·沙德是其中年紀最大的,她是奧柏倫和一名農婦的私生女;娜梅莉亞·沙德(人稱「娜梅」)是奧柏倫和瓦蘭提斯一名貴族女子的私生女;三個里最小的是特蕾妮·沙德,她是奧柏倫和艾拉莉亞的私生女。艾拉莉亞告訴三人,道朗親王不願舉兵為奧柏倫復仇,三人表示那他們就無法組織軍隊對付蘭尼斯特家了,但艾拉莉亞說他們不需要軍隊,她表示若要挑起戰爭,只需殺掉瑟曦如今身在多恩的女兒彌賽菈就行了。

此時奧芭婭表示他們還有個問題,說一艘潘托斯商船的船長在板條鎮找到奧芭婭,稱詹姆·蘭尼斯特已經來到了多恩,並要求奧芭婭用錢換取更多情報。沙蛇們自然不會善待這名船長,娜梅莉亞一揮長鞭,挑翻了地上的一個水桶,露出了船長的腦袋,原來她們把船長埋在沙里,並在他頭上扣了一個裝滿毒蠍的桶。幾個人意識到她們要開始和時間賽跑了,因為她們必須趕在詹姆之前找到彌賽菈。艾拉莉亞問三名沙蛇是要和平還是要戰爭,娜梅莉亞和特蕾妮都表示願意追隨艾拉莉亞,奧芭婭則說起了她第一次見到奧柏倫時候的事,她說之前自己從未見過奧柏倫,但有一天他突然出現,說自己是奧芭婭的父親,要把她帶走。奧芭婭的母親哭泣不止,但奧柏倫說「男孩女孩都有仗要打,諸神讓我們選擇自己的武器」,於是奧芭婭選擇了一支長矛。奧芭婭表示自己很久以前就選擇了長矛和戰爭,也就是說,她願意追隨艾拉莉亞。奧芭婭說著,一下子將長矛擲出,刺穿了船長的腦袋。

自由貿易城邦

喬拉·莫爾蒙瓦蘭提斯趁著夜色打暈了一名漁夫,偷走了漁夫的船,和他一起的還有他的俘虜提利昂·蘭尼斯特。小船行至海中,提利昂不停地發出各種聲音,迫使喬拉取下了他嘴裡塞的破布。喬拉對自己的身份守口如瓶,但提利昂通過自己的觀察很快得出了結論:眼前這個人就是喬拉·莫爾蒙(比如喬拉的盔甲上有熊紋章)。喬拉之前說過要帶提利昂去見「陛下」,這會兒他說自己說的不是瑟曦·蘭尼斯特,而是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提利昂想起自己曾在御前會議上見過喬拉,當時瓦里斯派喬拉去監視丹妮莉絲。不過如今他們離丹妮莉絲有半個世界那麼遠,提利昂猜測喬拉應該是被流放了,所以他才要綁架提利昂,把提利昂當作禮物呈給丹妮莉絲,好重新贏得女王的歡心。想到自己的處境,提利昂不禁大笑了起來,他告訴喬拉說自己本來就是要去見女王的,喬拉綁架他純屬多此一舉。提利昂還表示喬拉這麼未必能取得丹妮莉絲的原諒,丹妮莉絲也未必會處死提利昂,說不定結果正好相反。聽聞此言,喬拉一巴掌把提利昂掀翻在地。

絕境長城

瓊恩·雪諾黑城堡的院子裡訓練新兵,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他的妻子賽麗絲在一旁觀看,他們的女兒希琳也在。賽麗絲問史坦尼斯,自己是不是應該給他生個兒子,因為當年一個孩子胎死腹中,希琳又成了史坦尼斯的弱點,但史坦尼斯說這不是賽麗絲的錯。此時梅麗珊卓也走了過來,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史坦尼斯旁邊。梅麗珊卓說光之王不會在意因灰鱗病而毀容的希琳,因為她流著她父親的血。賽麗絲扭頭走開,梅麗珊卓說起史坦尼斯要舉兵前往臨冬城討伐盧斯·波頓的事情,她問史坦尼斯是不是要把自己留在黑城堡,就和上回黑水河之役時一樣,史坦尼斯說這次不會了。

如今瓊恩已經成了新的守夜人總司令山姆·塔利拿來了一大堆信要瓊恩簽字,這些信將被送往各個家族,希望他們能給長城提供些人手。其中有封是寫給盧斯·波頓的,瓊恩看到這封信便住了手,說盧斯·波頓殺了他的哥哥羅柏,但山姆說如今波頓家族統治著臨冬城,他能送來的人手可能是最多的,而其它有的家族瓊恩連名字都沒聽過。他還提醒瓊恩,守夜人發過誓要保持中立。瓊恩流露出厭惡的表情,但他還是強迫自己在信上簽了字。

山姆離開的時候,梅麗珊卓正好走了進來。她試圖說服瓊恩幫助史坦尼斯奪下臨冬城,說即使瓊恩不願被化為正統,他對臨冬城的熟悉程度也能夠幫助他們贏得這場戰役。她還說世間只有一場戰爭,那就是生之爭,說著她走到瓊恩面前,敞開了自己的衣服,鼓勵瓊恩拿下她,因為光之王創造男女是有原因的。瓊恩似乎有些動心,但最終他還是拒絕了,說自己發過誓,還說史坦尼斯不會同意他倆這麼做的(梅麗珊卓則說只要不告訴史坦尼斯就好了)。梅麗珊卓提到瓊恩曾經打破過一次誓言,瓊恩承認自己確實還愛著已經死去的耶哥蕊特,於是梅麗珊卓整理衣衫走開了,但她走到門口又回頭丟下了一句瓊恩以為再也不會聽到的話:「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諾。」

史坦尼斯正在黑城堡的房間裡辦公,希琳走了進來,史坦尼斯問她是否孤單,說黑城堡對一個孩子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地方,但希琳說她很高興能呆在這兒,她本來以為自己會被留在龍石島,因為賽麗絲明確告訴過她「我不想帶上你」。希琳問史坦尼斯是不是以她為恥,史坦尼斯站起身來,說起希琳剛出生不久的事。他說當時有個多恩人聽說希琳出生,來到龍石島,送了一個木娃娃給希琳做禮物,可是那個娃娃上卻帶著灰鱗病病菌,等眾人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希琳已經染上了灰鱗病。史坦尼斯周圍的人都勸他說希琳早晚都要死的,不如送希琳去瓦雷利亞廢墟,讓她和石民一起生活,這樣一來也可以避免灰鱗病在城堡里擴散。史坦尼斯讓這些人都下地獄去,然後從全國各地找來醫師、藥師和學士給希琳看病。聽父親說完這些,希琳喜悅不已,跑上前擁抱了史坦尼斯,史坦尼斯愣了一下,也抱住了希琳。

北境

珊莎·史塔克悄悄來到臨冬城地下史塔克家族的墓窖,走到姑媽萊安娜·史塔克的墓和雕像前點亮了蠟燭(她還在墓前找到了一根數年前勞勃·拜拉席恩來的時候留下的羽毛)。此時小指頭找到了珊莎,說他就知道珊莎會在這裡。珊莎說她的父親艾德·史塔克從未提起過萊安娜的事,但他有時會獨自來到這裡,在萊安娜墓前點上蠟燭。珊莎並不認識萊安娜,因為萊安娜在她出生之前就死了,但她聽許多人說過萊安娜美麗動人。

小指頭說他曾經見過萊安娜,她確實非常漂亮。那會兒他還是個小男孩,被寄養在珊莎母親的家族。當時的河安公爵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比武大賽,許多大人物都出席了這場比賽:瘋王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勞勃·拜拉席恩、萊安娜·史塔克,這些人都來了。萊安娜當時已經公開和勞勃定了親。小指頭說自己出身卑微,而這些人都是傳奇一樣的存在,這讓他內心敬畏不已。在最後一場比武中,雷加王子對陣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最後雷加獲勝,眾人高聲歡呼,可他卻徑直策馬跑過他的妻子伊莉亞·馬泰爾,把冬雪玫瑰編成的冠軍桂冠放在了萊安娜膝頭,人群頓時一片死寂。不久之後,雷加就和萊安娜私奔了,這正是勞勃起兵推翻坦格利安家族的導火索。小指頭說雷加的選擇不知讓多少人為此喪命,珊莎卻說雷加選擇了萊安娜,然後綁架了她、強暴了她。小指頭苦笑了一下,然後提出換個地方說話。

珊莎發現小指頭穿著騎馬時穿的衣服,小指頭說自己要回君臨去了,因為瑟曦來信要找他,拒絕會讓她起疑。這樣一來珊莎就要獨自一人面對波頓家族了。不過小指頭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珊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如果要攻打君臨,勢必要先拿下臨冬城,因而他的軍隊得在冰雪封路之前出發,所以他們很快就會來討伐伯頓家族,而且很可能會得勝,因為史坦尼斯是維斯特洛最傑出的將領。到時候其他的北境家族很快就會倒向史坦尼斯一邊,接著史坦尼斯會任命珊莎為新的北境守護,一來是因為她是史塔克家(目前已知的)唯一的合法繼承人,二來也是為了感謝她父親對史坦尼斯的支持。珊莎問如果史坦尼斯根本不來或者輸了怎麼辦,小指頭說珊莎可以用自己的魅力征服拉姆斯,但珊莎表示她很害怕拉姆斯的父親,小指頭說即使最危險的人也可以智取,而珊莎師從這世上最足智多謀的人。最後小指頭吻了珊莎的雙唇,然後轉身離開了。

彌林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在大金字塔的露台上俯瞰彌林,她說這樣看覺得城裡人人都很快樂,巴利斯坦·賽爾彌說從這樣的距離看百姓總是快樂的,他提起了丹妮莉絲的哥哥雷加·坦格利安,說雷加不喜歡呆在紅堡,他喜歡和百姓混在一起,唱歌給他們聽,巴利斯坦則在一旁護衛他。雷加唱歌非常出色,所以他總能在街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人們都喜歡聽他唱歌,他總能收到很多錢。丹妮莉絲非常吃驚,因為從前韋賽里斯說過雷加喜歡殺人。巴利斯坦說雷加是個優秀的戰士,但他並沒有殺人的嗜好,他是個愛唱歌的謙謙君子。丹妮莉絲問唱歌賺來的錢怎麼花,巴利斯坦說有時候會給別的歌手,有一次他們把錢給了跳蚤窩的一個孤兒,還有一次他們花錢買了酒,喝了個天昏地暗。這時達里奧·納哈里斯走了進來,說西茨達拉·佐·洛拉克和其它幾十號人正在等著覲見女王。丹妮莉絲知道巴利斯坦不喜歡參與朝政之事,便問她願不願意隨自己去上朝,達里奧表示自己有能力保護丹妮莉絲,於是丹妮莉絲讓巴利斯坦去休息,說回頭可以唱歌給她聽。

西茨達拉依然堅持要求丹妮莉絲重新開放彌林的競技場,他說本來今天是競技場開幕的日子,這向來是彌林的傳統,但丹妮莉絲還是堅決不同意。西茨達拉說競技場是奴隸和奴隸主唯一的共通之處,是讓整座城市團結起來的少數手段之一,雖然開放競技場不能馬上解決丹妮莉絲眼下面臨的問題,但這麼做會成為一個良好的開端。

與此同時,鷹身女妖之子開始了他們的大規模襲擊行動。一名彌林妓女和其他妓女把次子團的人迷得毫無防備,鷹身女妖之子輕易就殺掉了他們。等無垢者趕到的時候,妓女又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把無垢者引入了早就設好的圈套:一條狹窄的巷子。鷹身女妖之子從兩頭包圍了無垢者,他們的人數要比無垢者多得多。混戰爆發,灰蟲子殺死了好幾個襲擊者,自己的頭盔不知所蹤,腿上被砍了一刀,身側也被利刃刺中。他抽出匕首,刺中了一名襲擊者的喉嚨,然後繼續對付其他人,但傷口讓他的行動越來越慢。鷹身女妖之子雖有傷亡,但無垢者這邊卻更加慘重,最後只剩下了灰蟲子一人。此時巴利斯坦趕到,襲擊者紛紛丟下灰蟲子轉而對付巴利斯坦。巴利斯坦一口氣幹掉了八個人,但最後一個人卻一刀刺中了他的腹部。巴利斯坦跪倒在地,被那名襲擊者劃開了喉嚨。灰蟲子用長矛使勁刺中了襲擊者的後背,這才了結了他。身受重傷的灰蟲子一下子倒在巴利斯坦身邊,但後者已經不省人事,灰蟲子也暈死了過去。

製作

刪減片段

這段詹姆·蘭尼斯特波隆的對話在後期製作中有所刪減。字幕來自衣櫃字幕組。

衣櫃字幕組《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四集刪減片段.video

參考與注釋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