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Wings Dark Words.jpg
DARK WINGS, DARK WORDS
第3季黑色翅膀,黑色消息
首映日2013/04/07
本土收视4.27

暗翼凶言”(Dark Wings, Dark Words )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二集。本集由凡妮莎·泰勒编剧,由丹尼尔·米纳汉导演,于美国东岸时间4月7日晚上九时首播。

珊莎透露了太多信息;雪伊提利昂帮她个忙;詹姆找到了可以消磨时间的事;艾莉亚遇上无旗兄弟会

演员

主演

Oona-Chaplin--The-Longest-Ride-Premiere--10.jpg
Talisa Maegyr

客座演员

Paul Kaye.jpg
Thoros of Myr
Michael Shelford.jpg
Master Torturer
Joe Purcell.jpg
Riverrun traveller
Joe Cassidy.jpg
King's Landing tailor
Will Rastall.jpg
Tyrell server
Tyrone Kearns.jpg
Brotherhood member

剧情

概要

塞外

琼恩·雪诺塞外之王曼斯·雷德自由民部队一起行军。曼斯告诉琼恩,这是一支成分复杂的部队,包括大约九十个野人部落或氏族,他们使用七种不同的语言,彼此间还存在着大量的纷争与宿怨。尽管如此,曼斯还是将他们团结在了一起。他向野人们透露了实情:留在长城以北,他们必死无疑。曼斯带人去同部队的斥候碰面,一名叫做欧瑞尔的男人,他正凝望着天空中的一只飞鹰。曼斯告诉琼恩,欧瑞尔是个易形者。而耶哥蕊特对琼恩竟对此一无所知感到惊讶。曼斯解释说,易形者是能够侵入动物意识的人类,他们能得到动物的视野甚至控制它的行为。欧瑞尔就是控制他的鹰去部队前的几英里外进行侦察。曼斯向欧瑞尔询问情况,欧瑞尔告诉他,自己看到了先民拳峰,以及许许多多死掉的"乌鸦"。

与此同时,总司令熊老正带着先民拳峰之战中残存的守夜人部队向南败退,希望可以撤回长城。山姆威尔·塔利已然筋疲力尽、寸步难行。前强奸犯雷斯特对山姆在之前的战斗中无所作为,只能够东躲西藏感到愤怒。雷斯特认为山姆拖慢了行军的速度,提出抛下他继续前进。山姆对葛兰忧郁的艾迪在异鬼发起进攻时落下自己先跑回营地感到非常难受,尽管此时此刻他俩并不打算离开他。熊老告诉山姆必须继续行动,并严肃地命令他,“山姆,我不允许你死在这里。”熊老同样告诉雷斯特,他必须照看山姆,并保证山姆能活着回到长城,否则他自己也难逃一死。

北境

布兰·史塔克又做了预言之梦。梦中他在一片森林中行走,再次见到了神秘的三眼乌鸦,并弯弓搭箭瞄准了它。这时,罗柏·史塔克琼恩·雪诺出现在他身旁为他指导箭术,当他射偏之后又听到了父亲的声音,这一切都像是第一季第一季中出现的场景。之后,一个陌生男孩出现在面前,他说布兰知道自己不能射死这只乌鸦,因为自己就是这只乌鸦。布兰猛然惊醒,希望能和欧莎谈谈自己的梦,但欧莎满脑子都是北上之事,不想谈及布兰的梦。

然后,梦中的男孩手无寸铁地接近他们在林中的营地,夏天先是对他咆哮,接着闻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开。欧莎帶著削肩的木茅來到男孩身後,男孩的姊姊來到欧莎身後,拉刀到她的喉嚨。然後大家冷靜下來,那個男孩介紹自己是玖健·黎德, 他的姊姊是 梅拉·黎德黎德家族是史塔克家族忠心的旗人, 他們為了保護布蘭瑞肯而持續搜尋。

不久後,他們再度移動的同時,玖健布蘭討論狼夢,並表示布蘭狼靈玖健说在最初这只是以清晰无比的梦的形式来通过狼的眼睛看到世界,但是经过锻炼,他将能够在清醒的时候进入狼的意识,来控制狼的行动。布兰说自己不仅能进入狼的身体,还经常在梦里见到一只三眼乌鸦。玖健说三眼乌鸦与狼不同,它具有更强大的力量,能够开启“绿之视野”,让人看见未来,看见自己出生前的遥远过去,还能看到千里之外正在发生的事。布兰在父亲艾德行刑那天梦见了他,玖健说这就是布兰拥有绿之视野的证明。玖健还说那天自己也做了同样的梦,他把这个梦告诉了父亲霍兰·黎德,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哭泣,因为霍兰知道儿子做的是预知梦,艾德的确就要死了。布兰说霍兰·黎德是艾德的挚友,两人曾在篡夺者战争中并肩作战。玖健说他的父亲不爱谈论那场战争。此外,布兰此前在梦里见到玖健并非只是个梦,而是玖健主动进入了布兰的梦与他接触,玖健同样记得梦里的三眼乌鸦。

与此同时,北境某处,席恩·葛雷乔伊被囚禁在地牢里,一群人正在审问他,其中有几个铁民打扮的人。这些人似乎根本不是要问出什么,只是单纯要折磨席恩,因为当席恩问他们到底想知道什么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回答“这个”,接着便开始用小刀撬开席恩的指甲。之后这群人又用挤压腿脚的刑具折磨席恩,他们缓缓转动刑具上的旋钮,直到席恩的双脚血流不止。其中一个人不断问席恩为什么要攻占临冬城,却又显然对席恩的答案不甚满意。席恩一开始说了实话(他说他想趁北境虚弱之际拿下临冬城,好给他的父亲和家族带去荣耀),但之后他开始漫无边际地说谎(说他憎恨史塔克家族,史塔克家族是葛雷乔伊家族的敌人),试图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想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样的答案。这群人离开前把一个麻袋套在了席恩头上。众人走后,一名年轻侍从揭开席恩头上的麻袋,说自己是他姐姐亚拉派来救他的,但席恩必须等到夜幕降临、城堡中的人都睡着后才行。说完这些话,男孩又把麻袋套回到席恩头上,绝望的席恩大声恳求他不要走,但男孩还是离开了。

君临

乔佛里·拜拉席恩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婚礼试衣。其间,他的母亲瑟曦·兰尼斯特一直在对他的未婚妻玛格丽·提利尔挑刺,说她摆出一副大善人的样子拜访贫民分明就是为自己树立形象;又说她穿着太过暴露,像个婊子。乔佛里对瑟曦这番批评十分厌烦。

镜头转向珊莎·史塔克,此时雪伊正在为她梳妆打扮。雪伊要她注意培提尔·贝里席,说小指头帮助她必定是有所图的。珊莎天真的认为小指头之所以帮自己只是因为他和母亲的老交情。但雪伊进一步指出小指头对她肯定有性方面的企图。珊莎对这种说法很震惊,认为以小指头的年纪这根本不可能。但雪伊仍然坚持说面对年轻漂亮的女孩,男人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

这时洛拉斯·提利尔爵士前来邀请珊莎去参加提利尔女眷们的茶会。路上,珊莎对洛拉斯说在首相的比武大会上他们曾有一面之缘,但洛拉斯对此好像没什么印象。洛拉斯把珊莎带到玛格丽身边即告离开,玛格丽则把珊莎引荐给祖母奥莲娜·雷德温。奥莲娜夫人有着一副毒舌,全然不顾珊莎在场以及玛格丽的想法,吐槽自己的儿子梅斯·提利尔简直是个白痴,竟然支持蓝礼·拜拉席恩起兵。之后奥莲娜夫人话锋一转,问起珊莎乔佛里国王的为人。起初珊莎不愿意说,在奥莲娜夫人和玛格丽的一再坚持下她吐露了当时乔佛里是如何“仁慈”的处决了父亲,又如何强迫她看父亲那被插在枪尖示众的人头。讲到这里珊莎收住了口,开始机械性的背诵乔佛里是个好国王、自己的父亲是个叛徒那一套谎言。奥莲娜夫人又一再安抚珊莎,珊莎才挤出了一句“乔佛里就是个怪物”。对这个答案,奥莲娜夫人显然不满意,但是事实如此她只能想对策了。

提利昂·兰尼斯特回到自己卧室,发现雪伊在等他。提利昂感到懊恼又无奈,他曾几次三番的告诉雪伊不能来找他,因为泰温·兰尼斯特明确的威胁他说再见到提利昂跟妓女鬼混就吊死那个妓女,而且泰温言出必行。这一次雪伊也完全听不进提利昂的说教,开始为他宽衣解带。谈话中,雪伊希望提利昂能从培提尔·贝里席手中保护珊莎,但提利昂回答说自己没那个权力,也没那个影响力。接着话题发展到提利昂是否看上了漂亮的珊莎,二人就此打情骂俏了一番。在此过程中,提利昂还承认了曾经嫖过萝丝,不过他说自从遇见了雪伊就再没碰过别的女人。于是我们可以推测提利昂和萝丝的关系应该发生在他第一季身在临冬城的时候。一番打情骂俏后,二人自然继续去滚床单了。

虽然此前珊莎说了“乔佛里是个怪物”,玛格丽还是去乔佛里的卧室找他,而此时的乔佛里正打算外出打猎。玛格丽已经将乔佛里掌控于手心,但瑟曦还是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疑问的种子:玛格丽原本嫁给了乔佛里的叔叔蓝礼·拜拉席恩,但瑟曦说蓝礼是“叛徒”,是众所周知的“变态”。玛格丽说自己嫁给他是奉家族之命,是为了家族责任,但乔佛里疑心蓝礼和玛格丽发生过关系了。玛格丽极力绕圈子说两人没有上过床。眼看乔佛里愈发恼怒,玛格丽说道“我不觉得他对被女人围绕有什么兴趣”。乔佛里问玛格丽是什么意思。玛格丽说蓝礼总是找借口不和她上床。为了引起乔佛里的同情,玛格丽谎称有一次她终于说服蓝礼和他上床“造人”。她说那天蓝礼喝得烂醉,提出了某种“听上去就疼死人而且根本不会让我怀孕”的动作。乔佛里原本担心玛格丽和蓝礼上过床,听玛格丽这么一说,他觉得蓝礼的确是个“人尽皆知的变态”,于是便打消了原本的疑虑。接着乔佛里给玛格丽展示了一把自己新做的不用曲柄上弦的十字弓,说他打算带着这把弓去打猎,还让玛格丽和他一起去享受猎杀的乐趣。

河间地

罗柏·史塔克国王正和他的王后泰丽莎赫伦堡的会议室里,卢斯·波顿走了进来,带来了两封渡鸦刚送来的信,两封信里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一封说的是罗柏在奔流城的外祖父霍斯特·徒利长期遭受病痛折磨,如今撒手人寰。还有一封信是卢斯·波顿的私生子拉姆斯·波顿寄来的,信上说铁民知道自己守不住临冬城,便一把火烧掉了城堡,屠杀了城内所有人后四散逃离。信中没有提到布兰瑞肯,罗柏希望他们还活着,但这份希望看起来十分渺茫。此外,信中也没有提到席恩,他可能抓了两个孩子做人质,但葛雷乔伊家族至今并未提出什么交换条件。这双重打击让凯特琳·徒利不禁落泪,她说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见过父亲。此外,她身处千里之外,没能保护两个孩子,让他们置身危险之中,甚至可能已经丢了性命。想到这里,她的内心更是痛苦不已。

罗柏让卢斯·波顿和一队北境士兵留下来守卫赫伦堡,自己则带着主力军队穿过河间地前往奔流城参加霍斯特公爵的葬礼。瑞卡德·卡史塔克对罗柏的做法愤怒不已,说这只是在浪费时间。罗柏说凯特琳的弟弟艾德慕·徒利如今是奔流城的领主了,他手下的士兵能够进一步扩充罗柏的军队。卡史塔克说除非艾德慕手下的士兵能像兔子那样繁衍,否则就算加上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兰尼斯特家族有了提利尔家族的支持,军队的人数是他们的两倍。罗柏问卡史塔克是不是对此行的目标失去了信心,卡史塔克说如果目标是复仇,那么他还相信。但罗柏已经失去了临冬城,城堡被烧毁,百姓被屠杀,这让罗柏在手下封臣眼里显得脆弱不堪,许多人不再相信罗柏。

泰丽莎看到凯特琳在做献给七神的祈祷轮环,凯特琳解释说只有祈祷孩子平安的母亲能够做这样的轮环。她还说自己之前也做过两次,一次是祈祷布兰能从昏迷中醒来,这次祈祷的确应验了,虽然布兰的双腿残废了,但至少他活了下来。泰丽莎问另外一次是什么时候。凯特琳说那是在更早的时候,一个男孩患了疹子,鲁温学士说如果他能熬过一夜,就能活下来,否则就会死掉。凯特琳说的这个男孩就是琼恩·雪诺,一开始艾德带琼恩回来的时候,凯特琳恨不得这个男孩有一天能够死掉,于是她向七神祈祷,祈祷琼恩的死。但后来她又惊觉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怕,琼恩只是个无辜的孩子而已。凯特琳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嫉妒琼恩的母亲。于是当晚她整夜守在琼恩床边,为他编织祈祷轮环,请求七神原谅她之前让琼恩去死的想法,求他们让琼恩活下来,并发誓说今后她会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琼恩,让艾德给他正名,让他也姓史塔克。后来琼恩活了下来,但凯特琳却没有信守自己的誓言。如今凯特琳失去了父亲,两个年幼的孩子可能也已经死了,再加上之前艾德遇害,凯特琳深陷巨大的悲痛之中,说这是诸神在惩罚她当初没有去爱那个失去母亲的孩子。

与此同时,艾莉亚詹德利热派三人逃离了赫伦堡,打算先去三叉戟河的红叉河支流,接着沿河去艾莉亚外祖父的奔流城。之前艾莉亚对两个男孩说了贾坤能帮自己杀三个人的事情,詹德利讽刺艾莉亚,说她本可以让贾坤杀掉乔佛里·拜拉席恩或是泰温·兰尼斯特,这样便可以结束这场战争,可她居然只说了两个微不足道的兰尼斯特士兵的名字,艾莉亚出言反驳詹德利。三人走在林中,遇到了无旗兄弟会的人。此前赫伦堡的兰尼斯特士兵提过这个兄弟会,因而三人对他们有所了解。领队的人名叫密尔的索罗斯,看上去似乎挺和善,他要求三人跟他们走。之后一行人来到一间小酒馆,在那里三人得到了食物和水。詹德利说自己原本在君临跟着托布·莫特打铁,索罗斯说莫特要价是别人的两倍,詹德利反驳说那是因为莫特比别的铁匠要优秀两倍。艾莉亚说自己会用剑,但索罗斯看来并不相信,于是艾莉亚拔出腰间的剑,但索罗斯摆出水舞者一样的架势(无需惊讶,索罗斯来自自由贸易城邦),眨眼间击飞了她的剑。这时兄弟会的另一拨人走了进来,押着一个带头套的大个子,这个大个子就是“猎狗”桑铎·克里冈。这些人说他们等到猎狗烂醉如泥后才将他抓住。索罗斯出言嘲讽猎狗,艾莉亚企图从旁溜走,但猎狗惊讶地望着她,问索罗斯他们跟“这只史塔克家的小母狼”在这儿做什么,这下艾莉亚的身份暴露了。

詹姆布蕾妮正穿过河间地前往君临,好用詹姆交换史塔克家的两个女孩(其实只有珊莎)。詹姆一路上一直在嘲讽布蕾妮,布蕾妮十分警惕,从不让詹姆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甚至用绳子牵住詹姆,连他方便的时候也看着他不放。詹姆说布蕾妮肯定不是北方人,不然当初他去临冬城的时候肯定会见到她,他问布蕾妮是不是拜拉席恩家族的支持者(因为她来自塔斯家族)。布蕾妮生气地否认自己支持史坦尼斯,但又承认自己曾为蓝礼效力。詹姆又问她是不是爱慕蓝礼,还说蓝礼不喜欢她这种类型,他喜欢的是洛拉斯·提利尔那种。布蕾妮说自己比谁都了解蓝礼,但詹姆说自己比她了解的更多,因为篡夺者战争之后,他和蓝礼一起在红堡呆了十七年,当时蓝礼还是个孩子,总在宫廷里蹦蹦跳跳。说着说着,布蕾妮一把扯住了詹姆的头发,詹姆说自己并不是在指责蓝礼或者布蕾妮,因为一个人没法选择自己会爱上谁(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之后两人遇到了一个牵马路过的农夫,农夫说他们走这里肯定是为了避开国王大道,又说不管他们走哪里总会被找到的。詹姆怀疑这个人会去告密,让布蕾妮杀掉他,但布蕾妮拒绝了。

之后两人走到了一条大河边,摆在眼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游过去,要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过桥。布蕾妮选择从桥上过去,但走到一半詹姆趁布蕾妮不备,抽出了她的备用剑,割断了牵着他的绳索。两人在桥上打斗起来。作为维斯特洛上下用剑用得最好的人,詹姆有好几次差点就击败了布蕾妮。但他的双手被镣铐束缚,整个人又因为在地牢里呆了太久而变得虚弱,使起剑来远不如从前灵巧,布蕾妮仅仅依靠身体的撞击便将疲惫不堪的詹姆打倒在地。就在这时,一队人马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他们是波顿家族的人,带头的是洛克。詹姆劝他们带他去君临,说他父亲会奖赏他们,但洛克说如果他放走弑君者,北境之王准会要他的脑袋。詹姆知道自己没法说服他,两人成了这群人的俘虏。

角色

首次登场

死亡

角色注释

注释

  • “暗翼凶言”是一句古老的谚语,值得是渡鸦送来的往往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一集中,罗柏·史塔克收到了两个消息,一是外公霍斯特·徒利亡故,一是临冬城被焚毁,两个弟弟布兰瑞肯生死不明。
  • 上一集中,拍摄了一些有艾莉亚·史塔克出现的场景,但之后由于剧集内容过多决定还是将艾莉亚的所有场景移到这一集。不过这两集的导演相同(Daniel Minahan),尽管首集编剧是贝尼奥夫和韦斯,第二集则是由Vanessa Taylor编写的。[1]
  • 本集没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线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线。另外,有虽然君临线,但提利昂·兰尼斯特御前会议成员没有出场。
  • 阿斯塔波出现在了片头的中,但实际上本集没有阿斯塔波的场景。另外,出于故事需要,本集没有提及席恩·葛雷乔伊被囚禁于何处。
  • 虽然截止到第二季末尾罗柏·史塔克成婚的消息还是个秘密,但现在似乎已经尽人皆知。卢斯·波顿甚至称呼泰丽莎·梅葛亚为“陛下”,瑞卡德·卡史塔克则向罗柏指出他的这桩婚事将让他输掉整场战争。
  • 本集中一段重要的对话是乔佛里·拜拉席恩玛格丽·提利尔谈及蓝礼·拜拉席恩的性取向问题。在原著中,蓝礼和洛拉斯这对同性恋人的恋情基本上是发生在台面下的,但作者也曾经确认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宫廷中,他们的秘密还能否算得上“秘密”已经很难说。至少詹姆·兰尼斯特曾说过蓝礼的取向是“宫中保守的最差的秘密”(原著中詹姆没有这样的台词)。像瓦里斯小指头瑟曦这些人,手下都有很多密探,想来他们也该知道。关于这个问题,乔佛里告诉玛格丽说蓝礼是个尽人皆知的“神经病”,估计也是从瑟曦那里听来的。
    • 面对这个问题时,虽然跟乔佛里直说蓝礼是个同性恋能给自己减少不少麻烦,但玛格丽选择了说的含糊其辞,估计是为了袒护洛拉斯。另外,虽然玛格丽本人也许在此方面有更开放的想法,但她不想让乔佛里或者瑟曦知道。
  • 本集提及了凯特琳的父亲霍斯特·徒利已死,虽然霍斯特公爵还尚未出场过。
  • 詹德利明确的指出贾昆·赫加尔是技巧高超的杀手,质问艾莉亚为什么不让贾昆去杀乔佛里国王或者泰温公爵以结束战争。原著中艾莉亚是自己领悟到在小人物身上浪费了两次机会,而最后一次机会又不得不用在逃出赫伦堡时。

引用

0.0
0人评价
avatar